正文 第1322章 两耳光,癞皮狗

文 / 迪巴拉爵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马越的脸很红。

    人喝酒后的反应不同,有人越喝脸越白,有人越喝脸越红。

    马越就是如此。

    他的五官很深邃,若是侧脸看去,就能看到些阴暗处。

    此刻他和几个男子坐在一个屋子里,边上有两个女子跪坐弹琴,案几上有佳肴美酒,人生至此,不亦快哉。

    “……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左边的绿衣女子肌肤细嫩,一边抚琴,一边曼声而歌。

    “沈安准备了发行纸钞这个狠辣手段,可见此人城府之深。我等此次不可退,一旦退却了,那些害民之法就会源源不断。”

    坐在马越对面的男子叫做钟定,他此刻侃侃而谈,但目光却在绿衣女子的身上,不时微笑,挑逗一番。

    女子不是女伎,而是马越家中的歌姬,最得马越的喜欢,今日带来歌舞,说明这几个男子的身份不低。

    “夏氏兄弟得意了数日,沈安只是一刻钟……有人说他进去不过片刻就出来,随后告示出,汴梁惊。数日和片刻,夏氏兄弟便败了。”

    马越微微垂眸,对那个男子勾引自己的歌姬并不在意。

    此时歌姬是可相互赠送的,也就是个玩物罢了。

    “他随后可有手段?”

    马越冷冷的道:“当年他们兄妹进京时形同乞丐,可不过数年便成了大宋首富。你等以为如何?”

    几个男子纷纷微笑,勾引歌姬的钟定懒洋洋的道:“他再是汴梁首富又如何?我等联手……只是汴梁就有上百人,这上百人的钱财加起来,沈安会被打成原型,依旧是乞丐。”

    他又看了歌姬一眼,右眼眨了一下,继续说道:“只是你等不敢下狠手,否则就算是不挣钱又如何,直接把钱庄给弄垮了才好。到时候他沈安靡费钱粮之罪该如何处置?乘胜追击……一路将他逼出汴梁。出了汴梁就由不得他了,到时候咱们要他生就生,要他死就死,他的一家子,男为奴,女为娼,岂不快哉……哈哈哈哈……”

    呯!

    笑声被打断了。

    房门被人从外面踢开,踢开房门的男子退后,让出了一个笑吟吟的年轻人。

    “好兴致。”

    沈安走了进来,径直坐在了钟定和歌姬之间。

    “你是谁?”

    两个女子惊呼一声,却没向马越求助。

    在她们的眼中,沈安笑的很是温柔,看着就像是个邻家的郎君一般。

    所以那个歌姬并未退后,沈安看了她一眼,说道:“娘子的琴技不错,还请弹奏一曲。”

    马越沉声道:“为何不听歌,春江花月夜,最近有人寻到了这首诗,老夫以为还能一听……沈郡公以为如何?”

    沈安微笑道:“有盛唐之音,不过你等蝇营狗苟,也配听吗?”

    “沈郡公?”

    那两个女人不禁怕了,想起这位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名将,若是动起手来,自己怕是小命难保。就算是不打死,被打断腿也很可怕啊!

    可女人往往越害怕就越喜欢去琢磨。

    马越几人看着肃然,却掩饰不住紧张。

    而沈安很是松散的坐着,就像是在自家一样,从容的他自然有一种让女人心动的魅力。

    “你是马越?”

    马越点头,“正是马某。”

    “今日铜钱在厚本金银铺堆积如山,夏氏兄弟死而复活,在那里欢呼雀跃,号称要耗死沈某。那些铜钱都是你等给的吧。”

    “是。”

    钟定很淡然的说道:“就是我等给的。难道我等就不能做生意?”

    大家联手起来,怕他沈安个鸟啊!

    钟定很淡定,其他人也是如此。

    那歌姬不知为何,竟然抚琴出声。

    琴声中,沈安微笑道:“他是谁?”

    外面进来了黄春,说道:“此人叫做钟定,做的是皮革生意。”

    钟定笑道:“那些皮革都是从辽国来的,就算是走私官家也不会管,你要怎地?大宋首富……听闻你手段狠辣,那便冲着钟某使出来就是。”

    那个歌姬闻言不禁捂嘴,琴声中断。

    竟然有人敢挑衅动辄打断别人手脚的沈安吗?

    那钟定被这样的目光盯着,不禁觉得很是爽快。

    他看着沈安,想看看这人会怎么下台。

    “好。”

    沈安摆手,黄春点头出去。

    “你还真以为自己能呼风唤雨吗?哈哈哈哈!”钟定大笑了起来。

    沈安看着他,然后转向马越。

    “某说过,新政之势不可阻挡,大势之下,你等螳臂当车,此后当被碾压。此言在此,你等尽可充耳不闻。”

    他想起了那些过往的革新,无数阻力,让君臣为之沮丧。

    如今新政再度出发,前方再度出现了那些阻拦者,当如何?

    “你要如何?”马越问道。

    “你以为呢?”

    沈安坐直了身体。

    马越冷笑道:“某早有准备,来人!”

    轰!

    隔壁的房间猛地被踢开,一个大汉冲了过来。

    沈安未动。

    “新政从来都不曾和平,以往不见血,今日某却想见血……小种!杀!”

    外面传来了拳脚击打的声音,声音渐渐往后退去,显然那个大汉不是对手。

    “他有刀子!”

    外面传来提醒的声音,马越狞笑道:“这是某的地方,你竟然在此动手,某令人杀了你的仆役如何?开封府可会治罪?”

    沈安看着他笑了笑。

    嘭!

    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闻小种在门外拱手,“郎君,此人已死。”

    “好!”

    沈安起身,就在马越愕然时,突然挥手。

    啪!

    马越捂着脸,“你竟然敢……”

    啪!

    他的两边脸颊渐渐红肿。

    “某不介意和你等来一场商战,但昨日是谁找人去污蔑钱庄的伙计偷钱……”

    沈安盯着马越。

    马越被这目光看着心中发冷,“不是老夫!”

    他不过三十余岁,自称老夫大抵是想稳重些。

    “某不知道是谁。”沈安淡淡的道。

    “那你还动手?”马越不禁悲愤不已。

    沈安笑道:“因为你上蹿下跳最是活跃,所以不是你也是你。”

    马越发誓自己从未见过这等无耻之人,他怒吼道:“某会让你……”

    沈安眼神转冷,那个歌姬感到了:“郎君,他有功劳!”

    瞬间马越就一身的冷汗。

    好险呐!

    “沈某许久未曾打断人的腿了,竟然还有人记得。”

    沈安冲着歌姬笑了笑,然后转身出去。

    巨大的羞辱感让马越忍不住低头呕吐,他一边呕吐,一边把泪水抹去。

    今日之后,他就是被人抽了没敢还手的懦夫。

    钟定叹道:“此人跋扈,明日某就去寻了人弹劾他。”

    马越抬头,眼中的恨意就像是烈火。

    “喝酒。”

    几人再度喝酒,外面那具尸骸被抬走了,有人进来请示后事。

    “悄然弄出城去,烧了。”

    对于他们来说,处理一具尸骸太容易不过了。

    “要不弹劾沈安使人杀人?”

    “不好,他可以说是咱们使人伏击他,官家会听谁的?”

    操蛋啊!

    众人想到赵曙,不禁觉得这位官家当真是奇葩一朵。

    “历代官家就没有这样的。”

    稍后几人喝的醺醺然的下去了。

    外面已然是灯火通明,流光溢彩。

    马越的情绪很低落,钟定负手站在他的身前,沉声道:“别担心这个,咱们会有收拾他的一日,等着看,某深信不疑。”

    马越抬头,刚想说话,就见一个男子飞奔而来。

    “你的家人。”

    来人是钟定的仆役。

    他回身皱眉,“家中何事?”

    男人出门喝酒,没大事你来打扰,这是想干什么?

    仆役近前喊道:“郎君,那黄寅亲自来了咱们的店铺,说是从此刻起,他不给咱们家供货了。”

    “什么?”

    钟定不禁呆若木鸡,他想起了先前自己对沈安说的话。

    那些皮革都是从辽国来的,就算是走私官家也不会管,你要怎地?大宋首富……听闻你手段狠辣,那便冲着钟某使出来就是。

    而沈安的回复很简单,就一个字。

    好!

    不过是一顿饭的时光,沈安的打击就来了。

    马越皱眉道:“别人不供货,换个人就是了。”

    钟定缓缓蹲了下去,灯火下,头发仿佛全白了。

    “不……除去官方弄来的皮革之外,就数黄寅的最多……他不给,某……拿不到,某……拿不到……”

    他突然抬头,“沈安呢?沈郡公呢?”

    马越退后一步,“他想来是回家了吧?”

    “某要去寻他,某错了,某先前喝多了,烂醉如泥……”

    钟定撒腿就跑,那个仆役楞了一下,然后也跟了去。

    “你竟然去求他,你疯了?”

    马越不敢相信骄傲的钟定会去向沈安摇尾乞怜,他捂着额头,连退数步靠在了门边。

    一个同伴淡淡的道:“皮革生意很挣钱,钟家三十年前渐渐衰落,就靠着这个才再度翻身。若是失去了这门生意,钟定就会变成一条狗……无用的狗,只会狂吠。到了那时,谁会看得起他?”

    “人怎么都行,就是要脸。对于咱们而言,要么有权,有么有钱,无权无钱的就没脸,就是……不要脸!”

    前方的几个男人弯着腰,低声说着沈安的狠辣,以及对钟定的同情,不时有人放狠话,说是要让沈安好看云云。

    两个歌姬站在后面,手中还拿着琴。

    钟定喜欢的那个歌姬看着左边,悠然道:“我一直以为沈郡公是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谁知今日一见却温文尔雅,恍如幼时隔壁家的郎君。我以为他温文尔雅,可只是一个好字,就让钟定如丧家之犬,此等威势,让人怦然心动……”

    另一个歌姬低下头,乌黑的秀发宛如一朵云彩,“先前你家郎君大言不惭,说什么能让沈郡公束手无策。可沈郡公只是两耳光……你家郎君连狠话都不敢说一句。沈郡公……那可是沙场无敌的名将,而这些……不过是口头的悍勇罢了,如何能相提并论?告辞了。”

    唱歌的歌姬讶然,“你先前不是答应我家郎君,去马家做歌姬吗?为何要走?”

    女子微微昂首,淡淡的道:“我本以为马郎君乃是奇男子,可在沈郡公面前却原形毕露,我宁可去沈郡公家帮厨,也不肯去马家伺候一个懦夫!”

    她微微颔首,径直走了。

    这个女子是游走的女伎,有人召唤就来奏乐。先前看着颇为卑微,此刻昂首而行,竟然多了些凛然之意。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