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3章 沈安吐血

文 / 迪巴拉爵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孩子会不会瘦呢?”

    这是早上的杨卓雪。

    “有的孩子生下来那嘴会裂开……”

    这是午饭的杨卓雪。

    果果一脸纠结的看着嫂子,觉得她是魔怔了。

    沈安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妻子在发呆。

    “卓雪啊!”

    “啊!”

    杨卓雪偏头看着他,“官人,妾身想着这孩子……”

    沈安叹息一声,“咱们不止一个孩子,还有,咱们不是亲戚……”

    “亲戚,什么意思?”

    “亲戚……比如说表兄妹成亲,就容易生出有问题的孩子。血脉越近的夫妻,就越容易生出有问题的孩子……懂吗?”

    “真的?”杨卓雪一怔,旋即眉间松开了些:“是了,那家夫妻就是亲戚。”

    沈安叹息道:“是啊!而且孩子的身体很大程度和父母以及祖辈的身体有关系,这叫做遗传……”

    杨卓雪和果果都听呆了,“官人快接着说。”

    好吧,沈安决定给她们来一次科普。

    “祖辈和父母身体好的,没什么大毛病的,那孩子铁定没问题。”

    “遗传就是……人体里有些细微的东西,父母传给子女……”

    一番解释之后,沈安见杨卓雪有些狐疑,就拍着胸脯打包票:“这些都是我邙山一脉的秘传,传子不传女,传子不传媳……呃!”

    他拍打胸脯太过用力,结果只觉得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然后就张开嘴。

    噗!

    一口老血就这么喷了出来。

    沈安懵逼。

    果果傻眼。

    杨卓雪啥毛病都没了,焦急的喊道:“来人呐!”

    陈洛和闻小种闻声而来,等看到沈安吐血时,不禁也呆了。

    “请了郎中来!”

    杨卓雪有些心慌,用手捂着肚子说道:“官人您可觉着哪不舒服吗?”

    “应该没事。”

    沈安心中慌得一批,可却担心妻子肚子里的孩子,就强撑着。

    “哥哥。”果果也慌了,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齐齐落泪。

    “快些去!”

    马蹄声骤然而起,随即远去。

    沈安觉得有些虚,等郎中来了之后,先是诊脉,然后又让沈安张嘴。

    他皱眉道:“待诏好像是成亲了吧?”

    沈安点头,他成亲的事儿汴梁人都知道。

    “家中的娘子也……”

    郎中挑挑眉,沈安大怒,“什么意思?”

    “记得汴梁最出色的郎中几月前来沈家诊脉,说是贵夫人有孕……”

    “你说这些和某的病情有关系吗?”

    沈安想打人了。他觉得这个郎中有些猥琐。

    郎中抚须叹道:“待诏,您年轻气盛……还有钱,家中为何没几个侍妾呢?”

    呃!

    沈安懂了,他摸摸咽喉,问道:“可严重?”

    郎中见他领悟,就笑道:“只是个血泡罢了,喝几日粥就好了,不耽误元旦。”

    沈安无语望天,郎中一脸钦佩的道:“待诏之专一,某阅历了京城权贵高官,除去那几位之外,再无他人,小人佩服。”

    沈安尴尬的道:“此事……”

    郎中一脸我懂事的模样说道:“待诏放心,小人守口如瓶。”

    当朝最年轻的侍讲,大宋第一富豪,竟然除去妻子之外再无别的女人。妻子一怀孕,他就这么憋着,结果上火把喉咙憋出个血泡……导致一口老血喷出来,吓坏了全家。

    丢人啊!

    沈安杀人灭口的心都有了。

    “马上元旦了,多给他一倍诊金。”

    郎中千恩万谢的走了,临走时冲着沈安眨眨眼。

    这是咱们之间的小秘密,你放心好了。

    回到家,果果来问,沈安一脸笑意的道:“安心,哥哥只是喉咙起了个泡。”

    果果只需要看哥哥的笑容就知道真假,而杨卓雪却有些不放心。

    等晚上躺下后,她低声问道:“官人,这是什么病?”

    “毛病!”

    沈安觉得有些那个啥,尴尬。

    杨卓雪却继续问道:“郎中说是上火,要不火锅就别吃了。”

    “别啊!”火锅可是沈安的命,“火锅……停三天吧。”

    “官人……”

    身后一阵磨蹭,火气十足的沈安说道:“好好睡。”

    “火气是怎么起的?”

    “就是……”

    “要不……”

    ……

    第二天早上,沈安神清气爽的出现了。

    “郎君好精神!”

    “郎君看着格外的精神抖擞。”

    仆役的夸赞让沈安暗爽不已,等看到哭丧着脸进来的王崇年时,好心情终于被打断了。

    “怎么回事?”

    沈安担心赵顼这货腹黑的毛病发作,下黑手被人现场抓到,那事儿可就大发了。

    “先前有人说取消了神勇军,大王说如此的话军中的士气怕是会受到影响。”

    “然后呢?”

    沈安捂额,知道赵顼终究还是掺和了此事。

    他刚出阁,最好低调些,万事不管。等过了今年再说。

    “后来有人说神勇军当初在先帝驾崩时作乱,虽然首恶除了,可剩下的那些将士可靠得住?这样的神勇军,不要也罢。”

    “大王辩驳,说后来神勇军去开挖先帝的陵寝,都很卖力气。人孰无过?那些将士不过是被裹挟着出去,后来听到是假消息,大多都回营待命,可见不是叛逆……”

    “僵持住了?”沈安很惆怅的摸了摸咽喉,随即又欢喜起来。

    一夜之间咽喉处的溃疡竟然好了大半,这身体的恢复能力真是厉害啊!

    “是,后来官家搁置了此事。”

    王崇年的神色很是紧张,沈安心中微动,“你想到了什么?”

    赵顼的身边必须得有人帮忙,至少提个醒也好。

    那个乔二就是个二五仔,赵顼留着他也是给自己一个警醒,目前只有王崇年能用。

    此人的能力如何沈安还未仔细琢磨过,所以才有此一问。

    王崇年又露出了沈安想动手的笑容,说道:“某想到了官家怕是在顾忌大王的脸面,否则会直接下诏解散了神勇军。”

    沈安看着他,一动不动的模样吓到了王崇年,他退后一步,说道:“某可是说错了吗?”

    “没错。”

    沈安起身道:“某这就进宫。”

    这件事要赶紧解决了……

    王崇年突然放低声音,“待诏,某以为……这是大王出阁之后要办的第一件事,万万不可失败啊!”

    沈安走过去,凝视着他,“好好干,记住了,忠心是你给出去的,给了就别再给别人……一直坚持下去,会有你的造化。”

    王崇年心中激动,拱手道:“多谢待诏,某此生的忠心就给了大王,若是有违此言,死无葬身之地。”

    他没法不激动。

    赵顼是看重他,可总是隔了一层东西,让他觉得自己算不得心腹。

    沈安能对赵顼施加强大的影响力,他认可了自己,那离大王的认可就不远了。

    “进宫吧。”

    沈安知道该自己出面了。

    赵曙的情况比较复杂,作为焦虑症和抑郁症患者,他的想法与众不同。

    第一是细,细到你无法想象,细到你恐惧。一件事刚开始,病人就已经把最坏的结果想了无数遍。

    所以赵曙大抵对神勇军是深恶痛绝,要想改变他的主意,得另辟蹊径。

    “官人……”

    杨卓雪追了出来,喊道:“您才吐血呢!”

    我去!

    王崇年不禁肃然起敬。

    “待诏,您这……要不还是缓几日吧。”

    “缓几日就是元旦了。”

    沈安咳嗽了一下,觉得自己此刻林黛玉附体了。

    一想到林黛玉,他就想起自己断更许久的那本石头记。

    石头记不知道从哪个途径渐渐传播了出去,在市井中颇受欢迎。

    可那位盐菜扣肉竟然断更了,让那些书迷恨不能把作者暴打一顿。

    ……

    “大王回去之后就读书,早饭都没吃。”

    赵曙在看奏疏,闻言淡淡的道:“还有午饭。”

    “是。”

    陈忠珩觉得这事儿官家大抵是有些不满,所以这算是给赵顼的一次教训。

    “官家,沈安求见。”

    外面来了个内侍,却是和陈忠珩不对付的。两人的目光在虚空中骤然相遇,噼里啪啦一阵,各自冷笑。

    “他来了……”

    赵曙点点头,他知道沈安来做什么,“这个侍讲才将任职,马上就起作用了。果然不能让他太闲,否则整日就在家里吐血什么的……丢人。”

    吐血?

    众人面面相觑,陈忠珩更是觉得沈安是不是病重来求去的。

    稍后沈安来了,进来行礼后赵曙就没管他,只是看着奏疏。

    得!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学习时间了。

    沈安站在那里想着辽人的事儿。从耶律重元父子谋逆被干掉开始,耶律洪基最近好像是在走背运。

    据皇城司的人说,耶律洪基已经有半个月没见臣子了,大伙儿不知道啥原因,结果一个近侍不小心泄露了机密,原来是因为大辽皇帝陛下的嘴角长了个大疮,见不得人。

    随即外面就有人说这是报应。

    耶律重元父子的死亡原因是谋逆被斩杀,可耶律洪基却小瞧了自己这位皇太叔的能力。

    在做了多年的备胎之后,耶律重元也暗中勾搭了不少人,这些人大多不满耶律洪基的统治,所以得此机会就疯狂的散播谣言,说皇帝不想传位给皇太叔,可却不好违反当初的约定,于是就诬陷皇太叔父子谋逆,把他们全宰了。

    耶律洪基真是气坏了呀,一声令下,密谍到处刺探消息,很是杀了一批人以儆效尤。

    可他越杀人,外界的传言就越离谱。

    老耶律啊!你不懂心理学吧?来,哥教你。

    沈安想到这里不禁就乐了。

    “你乐什么?”

    赵曙放下奏疏,皱眉看着这个自得其乐的臣子,觉得很奇葩。

    沈安从神游物外的状态清醒过来,说道:“臣在想辽人那边的事。”

    翻过年就是元旦,赵曙登基后的第一次大朝会……

    辽人在今年可是被大宋弄了几次,吃亏不少,会不会在大朝会上闹腾起来?

    这个问题在赵曙的脑海里闪过,随即就放开了,“你来作甚?”

    沈安拱手道:“臣请保留神勇军。”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