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1章 土炸弹发威

文 / 迪巴拉爵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随着大宋援军的来临,本来打算包夹宋军的西夏残兵止步不前,但却也不退,让折继祖不能去增援宋军的援军。

    这就是牵制,说明西夏的领军将领很有头脑

    折继祖没法去增援,他有些纳闷的道:“那是谁领军?竟让骑兵列阵迎敌。为何不冲起来?特么的!是哪个蠢货,老夫要弄死他!”

    唐仁也绝望的道:“连某这个不懂军伍的都知道骑兵要冲起来才有用,那个蠢货在干什么?难道领军人是国戚?”

    大宋的国戚都变成了饭桶,多年后,高滔滔的伯父高遵裕统领一路大军伐夏,结果这货气量狭窄,见不得别人立功,最终导致伐夏大败。

    那是大宋国戚少有的得到重用,结果一用就把神宗的精气神全给用没了,从此陷入沮丧之中。

    折继祖深吸一口气,说道:“兴许是文官。”

    唐仁丝毫没有身为文官的自觉,点头道:“是了,也唯有文官才会这么蠢。”

    “还不动?老子要杀人了!”

    敌骑距离援军只有三百步,宋军骑兵若是起速也晚了。

    可他们依旧没有起速。

    唐仁想杀人。

    就在此时,就见援军的后方飞起十多个东西。

    这些东西在空中冒着硝烟,一路飞过去。

    辽军的重骑刚好把速度提起来,只需两百步,他们就能全速冲击宋军的阵列。

    这些辽军都在狂喜着,有人甚至在狂呼。

    他们在欢呼宋军出了个撒比,竟然用骑兵列阵来迎敌。

    这不是送菜是什么。

    就在欢呼声中,十多个不明飞行物飞了过来,辽人纷纷抬头。

    然后愕然。

    尼玛!

    这什么时代了?

    宋人竟然还在弄投石机这种古老的东西?

    这玩意儿有毛用啊!

    “哈哈哈哈!”

    辽人中间爆发出一阵大笑,然后那些东西带着硝烟就落了下来。

    “躲避!”

    大家都伏在马背上,心中祈祷着自己别被石头砸中。

    是的,他们觉得这些东西就是石头。

    “轰轰轰轰轰!”

    爆炸声连绵不断的响起,无数铁屑和石子漫天飞舞……

    气浪掀飞了无数辽军重骑,接着就是暗器般的东西。

    噗噗噗噗噗!

    那些铁片和石子在高速之下无坚不摧,那些辽骑的身上仿佛是被谁施展了魔法,出现了无数血洞。

    鲜血漫天飞溅中,曹佾呆若木鸡。

    “这是啥?”

    “安北,这是啥东西?”

    曹佾傻眼了。

    他真的是家学渊博,若非是赵祯猜忌心太重,他早就能进军中去磨砺了。

    可老曹家的传承中压根就没有这等骇人听闻的武器。

    爆炸声震耳欲聋,那些敌骑纷纷落马,还有那些血箭。

    这是什么玩意儿?

    不只是他,折继祖和唐仁也傻眼了。

    折继祖想起了当年的府州之战,在最关键的时候,正是几声爆炸,沈安随后就用火马阵破开了西夏人的防线。

    他激动了起来,喊道:“是沈安来了,是他来了!”

    这个爆炸声大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唐仁不敢相信的道:“什么意思?知州,什么意思?”

    折继祖狂喜道:“是沈安率领的援军来了,全军准备出击!”

    卧槽!

    唐仁一把揪住他,“你怎么知道是待诏来了?还有,出击个屁,西夏人在边上呢!”

    折继祖大笑道:“别担心辽人,他们完蛋了。”

    “列阵,步卒阻拦西夏人,骑兵跟随着老夫出击!”

    折继祖声音洪亮,神色兴奋,麾下一看士气就起来了。

    主将都这样,此战不胜才怪。

    “沈待诏来了!”

    消息随即散播出去,对沈安印象深刻的府州军发出了一声欢呼,然后士气如虹。

    “沈待诏来了,此战必胜。”

    一个新兵不解的问道:“为何?难道那沈待诏还是名将?”

    “你不知道,上次府州大捷就是他突破了敌阵,还有西南大捷,原州大捷他都在,而且都是他指挥的。”

    “卧槽!那还等什么?出击啊!”

    “出击!出击!出击!”

    折继祖长刀前指,骑兵们轰然出击。

    而在前方,从未经历过土炸弹轰击的辽军懵逼了。

    重骑被炸的七零八落,最关键的是战马不听使唤了。

    在没有提防的情况下,骑兵失去了对战马的控制。

    一阵阵长嘶中,辽军的冲击阵型大乱。

    第二波土炸弹如期而至。

    硝烟弥漫中,曹佾呆若木鸡。

    “这是什么?安北,这是什么?你莫不是……某怎么觉得是大爆竹呢?可爆竹哪里能炸得那么响?”

    不得不说,曹佾的感觉很敏锐,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新式火药做成的土炸弹会有这么厉害。

    前方已经没法看了,那些辽军乱作一团,地面上全是人马的尸骸,本就慌乱的战马和骑兵慌不择路的在乱跑。

    这时悍勇没有丝毫意义,就像是原始人第一次遭遇了弓箭打击一样,全懵逼了。

    而在后面,折继祖带着骑兵正在赶来。

    曹佾激动的喊道:“安北,大胜,大胜了!”

    沈安拔出长刀,对曹佾说道:“老曹,敢不敢跟着某去冲阵?”

    他目光俾睨,多次纵横战阵之后,自然有让人心折的地方。

    曹佾一怔,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某该去杀敌!

    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憋屈半生的经历,浑身的热血都在奔涌。

    呛啷!

    曹佾拔刀。

    沈安微笑,点头。

    投石机投出了第三波土炸弹,沈安轻轻踢了一下马腹,战马就冲了出去!

    五千骑兵跟随着他。

    长刀所向,正是辽军。

    曹佾此刻完全懵了。

    他忘记了一切,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

    “为了大宋!”

    五千骑兵齐声大喝:“为了大宋!”

    战马在渐渐起速,曹佾突然觉得有些惶然。

    他从未经历过战阵,哪怕家传的武艺再好,可也只是个新手。

    那些辽军在混乱中集结,他们的目光冷漠,就像是地底下爬出来的恶魔,凶狠而没有丝毫温度。

    这些都是悍卒。

    曹家的兵法里有云:一军之中有三成悍卒,则可称为劲旅。

    而悍卒的标准就是漠然。

    因为他们久经沙场,久经杀戮,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杀戮只是寻常,生死只是寻常。

    这就是悍卒。

    “这是悍卒!”

    他下意识的想提醒沈安。

    可沈安却充耳不闻。

    这时曹佾想到了曹家的家传兵法里有一句话:冲阵时不可泄气,不可伤士气。

    是了,某说这话是伤士气的。

    羞愧的曹佾紧紧跟在沈安的身边,然后前方接敌。

    沈安当面之敌是一个重骑,面甲下,那双眼睛狰狞,长刀拦腰斩来。

    这是不顾防御的招数。

    但重骑浑身重甲,一般的刀也砍不动。

    沈安的长刀黝黑,看着就像是一把破刀,所以重骑很是放松的发动了进攻。

    曹佾心中一紧,想提醒沈安,可沈安已经挥刀格挡。

    铛!

    两把长刀相遇,重骑愕然,曹佾狂喜。

    黑色的长刀完好无损,而重骑的长刀却断为两截。

    沈安早有准备,所以手腕反向压在右边,长刀平平的向左边斩去。

    重骑此刻也反应过来了,他大吼一声,想用半截长刀来格挡。

    可沈安的速度更快。

    黑色的长刀从脖颈上划过,带起一蓬鲜血。

    沈安一催战马,人已经交错而过。

    重骑丢刀,伸手捂着脖颈那里,眼中有绝望之色。

    曹佾跟在沈安的身后,看着那鲜血从重骑的脖颈处飙射出来,身体不禁一紧。

    “老曹!他是你的了!”

    沈安劈断了第二个敌军的长刀,然后把这个对手交给了曹佾。

    曹佾很慌。

    他奋力挥刀,可心中却慌得一批。

    辽军没有格挡,而是用断刀斩来。

    这是以命换命,你曹佾敢不敢?

    曹佾慌了,他完全失去了应变能力。

    前方的沈安喊道:“老曹,杀了他!”

    曹佾下意识的听从了这个命令,继续斩杀。

    长刀遇到了什么阻碍物,随后顺畅了。

    曹佾的眼中全是红色,敌军的断刀从他的胸腹处划过,却因为长度不够,只能在甲衣上划出一溜火星。

    “老曹,你杀人了!哈哈哈哈!”

    前方的沈安继续冲杀,此刻折继祖率军赶到,和沈安一前一后夹击,辽军马上有了反应。

    号角声中,辽军突然向左边撤离。

    “这是撤退了?”

    沈安觉得这不像是辽军的表现,但当他看到步卒那边在浴血奋战,抵御西夏人的冲击时,眸色微冷,说道:“让折知州去追击,咱们去救援步卒。”

    马丹,辽军跑路是因为有西夏人垫背,那么沈安不收拾西夏人还真对不住他们的好意。

    投石机再度打出一波土炸弹,辽军里人仰马翻,惨叫声不断。

    辽将在中间看了投石机一眼,眼中有贪婪之色闪过。

    若是能夺取宋军的宝贝,回去就是大功啊!

    可折继祖来了,他疯狂的率军紧紧咬住了辽军的尾巴,不断蚕食。

    辽将遗憾的打马狂奔。

    曹佾已经懵了,跟在沈安的身边策马疾驰,问道:“为何要帮某杀人?”

    那个对手是沈安特地留给他的,这份情谊他曹佾难以报答啊!

    沈安目视前方,说道:“曹家子弟,不杀人算个逑的曹家子弟!”

    曹佾闻言心中一畅,杀人后的那种异样迅速消散。

    “对,曹家人就该杀敌!”

    弩箭在不断让西夏人绝望,可他们却死战不退。

    前方,一个宋军将领独自突出于防线之前,大刀在他的手中就像是灯草般的轻松,不断收割着敌军的性命。

    可西夏人却不断突入防线,宋军的刀斧手损失惨重。

    指挥使王长林浑身浴血,他也分不清是人血还是马血,可敌军给的压力却越来越大了。

    “斩!”

    他的大刀很重,一刀劈斩去,当面西夏人的战马脑袋被斜劈开来,然后扑倒。

    “稳住!”

    王长林举起大刀奋力喊道:“兄弟们,稳住!”

    刀斧手们被撞飞,后续同袍默然顶上来,然后继续挥动刀斧。

    鲜血在脚下流淌成河,每一步挪动都感到了粘稠。

    就在这个胶着时刻,马蹄声如雷,迅速接近。

    “援军来了!”

    ……

    求月票……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