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3章 五万贯

文 / 迪巴拉爵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包拯只觉得昏昏沉沉的,身体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很舒服。

    他勉强抬头,就看到沈安一脸惶然的扑过来。

    他见过怒火冲天的沈安,也见过装傻使坏的沈安……可从未见过这样的沈安……

    就像是亲人遭遇了劫难。

    他笑了一下,想问‘你急什么?’,然后他就觉得心脏那里绞痛的厉害,就捂住了胸口。

    “包公!”

    沈安扑过来扶住了他,喊道:“快取药箱来!”

    外面有人在奔跑,接着有人冲了进来。

    “郎君!”

    庄老实进来看到沈安扶着包拯,就慌了,喊道:“御医,去请御医!”

    “住口!”

    沈安喝道:“快拿了药箱来。”

    他慌神了,强作镇定的道:“去一个人,隔壁有郎中,扛过来。”

    “是。”

    闻小种直接冲到了围墙边上,轻松的攀爬过去,随后赵宗实家里就传来一声尖叫。

    “郎中!要郎中!”

    闻小种的咆哮引来了赵仲鍼,他见状就喊道:“在厢房,他在厢房。”

    顺着他的手指,闻小种看到了从厢房里出来的郎中。

    郎中在这里只是负责赵宗实一家,相当于健康顾问。闻小种冲过去,一把扛起他就跑。

    “哎哎哎!这是……救命!”

    “住口!”

    赵仲鍼面色发白,喝道:“快架梯子!”

    “不用!”

    闻小种面色一红,双手就举起了郎中,喊道:“接住!”

    围墙对面的陈洛喊道:“扔过来!”

    “嘿!”

    闻小种就这么一扔,把郎中丢了过去。

    “好大的力气!”

    这边才赞了一声,对面的陈洛和姚链已经接住了郎中,架着就往书房跑。

    书房里,沈安已经给包拯喂了一丸药,这是他重金去和一位老郎中求的急救药。

    可这药对心绞痛有没有作用他也不知道,只能让包拯靠在自己的怀里。

    郎中进来时,沈安下意识的喊道:“救了包公重赏,救不了,弄死你全家!”

    郎中来不及和他较劲,见包拯面色难看,就赶紧拿脉,随后喊道:“弄开前襟!”

    沈安亲自出手,用力的一拉,就拉开了前襟。

    郎中怒道:“针呢?某的针不在,怎么治?”

    “这里有!”

    沈安打开药箱子,取出一个针袋来。

    酒精消毒,然后把针递给郎中。

    郎中习惯性的就把针往嘴边送,这是他的习惯,在扎针之前舔一下……

    “浸泡过酒了!别舔!”

    郎中尴尬的看了沈安一眼,然后在包拯的胸下一点下针。

    那下面是肝脏吧?

    沈安冷汗都出来了,大气都不敢出,就怕郎中下手深一些,直接戳肝脏里去。

    外面赵仲鍼也到了,赵宗实也来了,父子二人看着郎中在给包拯施针,这才知道闻小种为何要那么急切。

    沈安神色有些惶然,赵宗实见了轻声叹息着。

    他们兄妹来到汴梁孤苦无依,和包拯还发生过冲突,可后来渐渐的融洽了,更像是一家人。

    赵仲鍼却知道沈安是真的慌了,大抵是六神无主。

    他从未见过沈安这副模样,所以心中黯然。

    若是包拯有什么意外,沈安的情绪怕是会崩溃。

    “包公……”

    果果来了,看到包拯的模样就呜咽了起来。

    “哎……”

    包拯突然呼出一口气,然后睁开眼睛。

    “包公。”

    沈安见他不再痛苦,不禁就含泪问道:“可是好了吗?”

    包拯微微点头,低声道:“果果哭什么?”

    沈安看去,见果果瘪嘴在哭,就说道:“包公无事,果果去玩吧。”

    在成亲之前,沈安出远门都是把果果寄养在包家,所以这一老一少的感情很深,见包拯生病,果果就急了。

    果果却不肯走,包拯勉强看她一眼,笑道:“老夫……无事,好得很。”

    他对门外的赵宗实父子点点头,说道:“郎中是贵府的吧?若是无他,老夫定然难逃此劫……多谢。”

    赵宗实看向郎中。

    “包公这是心疾,此时无碍。”

    心绞痛初期死不了,但若是置之不顾的话,随着发病频率的增加,这人迟早完蛋。

    赵宗实点点头,看了沈安一眼后,说道:“无事就好,需要什么只管说话。”

    “多谢。”

    这是心绞痛,缓解之后就无事了。

    沈安不知道包拯在历史上活了多久,但却知道今日若非是在这里,他的麻烦就大了。就算是最后缓过来,长时间的心绞痛也会摧毁他的健康。

    你的运气真不错。

    包拯也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所以准备回去。

    “您不能回三司。”

    沈安很坚定的道:“您此刻该回家去歇息。”

    包拯笑了笑:“小事而已,老夫犯过好几次了,也一样无事。”

    “那是因为发作时轻,今日就算重。”

    沈安有些急促的道:“这种疾病无法根治,您无法知道它再次犯病会是什么时候。是白天,还是夜晚,或是在您躺下之后,所以……您必须要休息。”

    郎中面色凝重的道:“老夫必须要去禀告给陛下……”

    这种疾病他知道,在犯病之后,病人的生死就不由他了,得看老天爷的意思。

    他看了沈安一眼,然后出去。

    等赵祯得到消息之后也有些懵了。

    “陛下,包拯年迈……”

    韩琦有些兔死狐悲的哀伤:“还是休养吧。”

    死在家里总比死在值房里强。

    赵祯点点头,说道:“就这样吧,御医去给看看。”

    包拯以前用口水给他洗脸,恼火是恼火的,可此刻他却有些伤感。

    那个倔老头就要致仕了吗?

    韩琦的心中也有些唏嘘,出了大殿后,他对曾公亮说道:“包拯虽然倔了些,孤僻了些,可终究是半个君子,如今他去了……”

    “他还没去。”

    一直没吭声的欧阳修看着前方,神色有些茫然:“他还活着……”

    “可郎中说了,他活不了多久,很有可能在下一次犯病时就去了。”

    三人沉默着,等回到政事堂时,就见一群人围在一起说话,神色惊讶。

    包拯的事让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受,韩琦看到这个场景,当即就火大了,喝道:“上衙时偷懒,都记下来,记下来!”

    记下来做什么?

    回头收拾人。

    韩琦可不是慈善人,被他盯上了,这些人几乎可以确定未来的灰暗。

    有人惶然道:“韩相,下官们只是得了个消息,被惊到了……”

    “什么消息?”

    欧阳修觉得韩琦的处置方式太凌厉了些,不大满意,就准备缓和一下气氛。

    “沈安悬赏五万贯,求护心的丸药……”

    五万贯?

    韩琦哆嗦了一下,面无表情的道:“他倒是舍得。”

    曾公亮叹道:“有情有义,有情有义啊!”

    欧阳修笑道:“包拯老儿没几个朋友,他若是去了,家中只留下一个孩子,日子会很艰难。如今……也好。”

    五万贯能让人发狂,但这病郎中也说了,无药可救。

    稍后赵祯也知道了,他只是默然。

    陈忠珩觉得官家有些沉郁,却不知道原因。

    “朕若是病了,谁会为朕这般费心……”

    久病床前无孝子,他还没儿子。

    他的‘儿子’也在唏嘘着。

    “某本以为沈安那年轻人不错,可他竟然能出五万贯……”

    赵宗实觉得自己就无法做到,不,是想不到。

    “前脚才把包拯送回家,回来的路上就悬赏……这个年轻人,有情有义。”

    高滔滔出神的看着外面,右手无意识握着。听到这话后,她缓缓说道:“包拯对他兄妹很好,真的很好,只是……”

    五万贯。

    “郎中说此病无药可治。”

    沈安悬赏那么大,怕是有些自我标榜的意思在里面吧?

    这个病郎中都说了无药可治,最好家里请个郎中常年蹲守……

    所以沈安悬赏五万贯,在有些人的眼中就是作秀。

    “他不是邙山神医的弟子吗?怎么还治不好包拯的病?”

    “某看这个神医弟子怕是骗人的吧?”

    ……

    “他们对金钱的力量一无所知。”

    书房里,沈安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前世关于心绞痛的相关知识。

    很难,他不是医生,这一刻所谓的邙山神医跌下神坛,但他无所谓。

    赵仲鍼也觉得沈安是在绝望中做出了悬赏的决定,所以他只能支持。

    “悬赏……兴许会有办法的。至于包拯那边,郎中说了静养几日再说,想来不会有问题。”

    沈安揉着眉心,“等。”

    ……

    五万贯悬赏,消息出去后,瞬间就引爆了汴梁城的气氛。

    五万贯,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啊!

    沈安的信誉极好,而且他也拿得出五万贯来兑现悬赏,所以汴梁城疯了。

    有心思活络的人想着去骗一把,当然,他们不是第一个。

    榆林巷里,一个仙风道骨的男子站在门口,对庄老实说道:“某有祖传丹药,可解此病。”

    沈安出现了,问道:“丹药何在?”

    男子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小葫芦来,打开塞子,倒出一粒黑色的东西。

    “这就是了。”

    男子被引了进来,厢房里,郎中见他进来,就问道:“可知道这是为谁求药?”

    男子淡淡的道:“包公。”

    郎中带着他去了隔壁。

    隔壁两张躺椅,躺椅上躺着两个大汉。

    他们呼吸微弱,上半身赤裸着,胸口那里有些淤青。

    “这二人都是重犯,一样的心疾,发作的更多、更快,如今都靠着某的针灸来急救……你且等着,等他们犯病了喂药,有效给钱,无效……知道这是哪里吗?”

    这样的准备工作让人心惊,让骗子们无所遁形。

    男子干笑一下,刚想说话,就觉得光线一暗。

    他回身看去,闻小种的宽大身板就堵在门口哪里。

    是骗子就动手,这是沈安的交代。

    郎中掰开了药丸,嗅了嗅,然后吃了一点。

    “细辛……是做什么的?嗯?还有……这是麦粉?你这是要做炊饼吗?”

    男子的仙风道骨荡然无存,他刚张嘴,身后一只大手就抓住了他的脖颈,然后往外拖去。

    “这人是骗子!按照郎君的说法,打断一条腿,开封府若是要追究,尽管来。”

    外面来了不少人,大家都等着看到有人领取了五万贯的悬赏,谁知道竟然是骗子。

    一声惨叫,所谓的仙风道骨就变成了残废。

    随后来敲门的人就少了许多,等第二天时,甚至没人来献药。

    外面就多了风言风语,说沈安的悬赏是白费劲了。

    而此时的沈安正在包家。

    包拯再次犯病……

    针灸挽救……

    包拯强笑道:“老夫无事,有那五万贯,不如陪葬……”

    他还能开玩笑。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