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9章 卡卡……卡住了

文 / 迪巴拉爵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其实中原富饶的根本不是土地肥沃,而是咱们中原人的勤奋和聪慧。看看咱们的周边吧,交趾那边是一年两熟的好地方,物产丰富的让人嫉妒,可他们把日子过成了啥样?”

    “西夏就更不用说了,穷的。至于辽人,他们的好地方不少,可他们把自己的日子如何?耶律洪基还在到处转悠,大宋若是断了榷场,辽人的那些权贵怕是要哭了……”

    沈安正色道:“陛下,以往都是别人来抢咱们的东西,此次好歹也让咱们去抢一次。”

    赵祯被他说歪理的本事给气得……指着他说道:“辽人境内可是善地?再说那棉花之事虚无缥缈,罢了,既然都去了,那朕也无话可说,若是有事……”

    韩琦补了一刀:“陛下,此事乃是沈安一力主张,臣这边拗不过他,只得答应了。”

    沈安听了有些火气,就说道:“那是宝贝,能让大宋发生大变化的宝贝!”

    棉花不是宝贝是什么?

    一旦普及下来,这天下就再无寒冷,但更关键的还是种植地。

    据说塞外有些地方更适合,到时候一鼓捣,那些权贵们会放弃这注大财?

    想起到时候那些权贵豪绅们鼓噪进攻,沈安不禁就笑了。

    “陛下……”

    外面突然有人喊了一嗓子,声音尖利的让沈安不禁打了个哆嗦。

    赵祯喝道:“去看看何事。”

    那内侍被带了进来,说道:“陛下,司马光掉井里了。”

    卧槽!

    群臣齐齐懵逼。

    赵祯发蒙问道:“怎么回事?”

    “司马光去城外体察民情,在野外口渴,就想寻水,结果不小心掉进了一口枯井里,他的随从来求救……”

    赵祯一听就觉得不对劲:“拉上来就好了,难道是重创?”

    “是司马光太胖了些……”

    众人的脑海里出现一个画面:胖乎乎的司马光掉进了枯井里,几人用绳子拉扯,他的身体却紧紧的卡在井壁上……

    这样也行?

    赵祯傻眼了,吩咐道:“赶紧去,赶紧去。让皇城司的人去,多派些人手……”

    出了大殿,韩琦说道:“这天气寒冷,赶紧去吧,否则老夫担心君实怕是熬不过几日啊!”

    司马光的死活不在沈安的考虑范围内,回到家中后,他让曾二梅弄了烤架,然后在前院烧烤。

    他在美滋滋的吃烤肉,郊外一个废弃的小村子边上,一群人围在一口枯井边上放绳子。

    “拉住!拉住绳子!”

    井里的司马光拉住了绳子,上面的人开始使劲……

    “拉不动,用力!”

    “哎……别拉……”

    井里的司马光惨叫一声,喊道:“且住!肚子要破了,要破了!”

    绳子松了一下,有人问道:“都知,还来不?”

    张八年没有纠结,冷冷的道:“再来!”

    绳子再次拉动……

    “不行!老夫上不去,卡卡……卡住了……”

    众人没法,只得放弃了拉扯,随后张八年问道:“司马公可踩到了底了吗?”

    司马光说道:“老夫就站在井底。”

    水井不深,这是个好消息。

    “再试试!”

    于是惨叫声再度响起……

    “不行!”

    这拉不上来咋整?

    张八年也没辙了。

    有下属建议道:“都知,要不……咱们从上面开挖吧。”

    “一直挖下去?”

    “对!”

    张八年盯着这个下属,森然道:“那土会垮塌,不等救上来就……你这是想活埋了司马光?”

    “都等着,某回京请示陛下。”

    ……

    张八年飞速回京,等见到赵祯后就把难处说了。

    “拉不上来?”

    赵祯无语,张八年说道:“那进口中间小,也不知他是怎么掉下去的,官家,这天冷,若是拖延下去,臣担心……”

    吃喝倒是简单,放下去就是,可寒冷呢?

    赵祯马上召集了宰辅们议事。

    “怎么办?”

    赵祯把问题抛出去,自家也在冥思苦想。

    “挖?不妥,弄不好就会把君实给活埋了。”

    “硬拉如何?”

    “不妥,若是把肚皮拉开了……”

    说这话的是欧阳修,说完后,群臣都一脸纠结的看着他。

    ——井上奋力一拉,下面的司马光喊道:“肠子出来了!”

    这画面……

    赵祯的身体抖了一下,说道:“诸卿赶紧想想法子,而且……别说出去。”

    若是说出去,满京城都知道司马光掉井里去了……

    欧阳修很是纠结的道:“这君实幼时砸缸被传为佳话,若是再传出掉井里的事,这该砸什么?”

    砸井呗!

    赵祯觉得欧阳修这话有些伤人。

    曾公亮干咳道:“陛下,此事要不问问工匠?”

    一提到工匠,赵祯的眼睛一亮,问道:“沈安如何?”

    欧阳修本想说不妥,可韩琦却赞道:“沈安的杂学臣多少知道些,什么力什么功的,据说很是有用。”

    “上次验证黄河改道之事时,赵仲鍼和王雱只是计算了一番,就得出了不可行的结论,要不让他去看看?”

    你沈安不是整天牛皮哄哄的吗?把你那杂学说的天上有,地上无的,现在出来溜溜吧。

    赵祯想到依旧呆在井底里的司马光就心急,“速去,让沈安去带人去。”

    出了殿内,欧阳修有些不满的道:“一大坨堵在那里,又不是死东西能硬拉,挖也不能挖,怎么弄?若是不能救出来,官家怪罪沈安……这可是无妄之灾?”

    曾公亮也说道:“是啊!此事和沈安无关,却被带了进来。”

    沈安无辜啊!

    韩琦的眼中闪过冷色,说道:“君实乃栋梁,此刻他身处危境,我等当有力出力。沈安在太学推行杂学,那王雱吹嘘杂学上知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包,既然如此,今日就该让他出力。”

    他心中冷笑,你们两个这是在联手对付老夫呢,可老夫是首相,官家信任,未来的皇子也是老夫硬顶着送上去的。这连下一代帝王老夫都预定了个好感,你们还想掀翻老夫?

    做梦!

    韩琦自觉一下就刷了连带帝王的好感度,所以最近很是得意。

    那边内侍一路跑去沈家,可沈安却不在。

    “何事?”

    王雱和赵仲鍼在,两人正拿着沈安给的题目发愁,见状心中一动,就相对一视,然后说道:“安北兄今日有紧要之事出城了,也不知道在何处。”

    这二人都是聪明之辈,觉得这是逃避功课的大好机会,于是就不嫌弃司马光的为人了,要学沈安的座右铭。

    ——咱们要以德服人!

    内侍一跺脚,说道:“此事倒也无需隐瞒二位,那司马光在城外掉进了枯井里,不上不下的,官家说沈安的杂学得力,让他去看看,好救人呢!”

    “咳咳!”

    王雱拿出折扇扇动了一下,说道:“此事……你可知太学里教授杂学的是谁吗?你可知宗室里最懂杂学的是谁吗?”

    内侍摇头,赵仲鍼淡淡的道:“宗室里某最懂杂学,只是不好去太学,所以让他在杂学教书。”

    这么牛笔?

    内侍没找到沈安有些担心回去被罚,见这二人愿意请缨,就赶紧回宫禀告。

    “赵仲鍼和王雱?”

    赵祯看向张八年。

    张八年说道:“官家,那王雱聪慧,如今在太学教授杂学,那些学生都服他。至于赵仲鍼……宗室里除去他,也没人学过……”

    赵祯叹道:“罢了,让他们快去。”

    这是死马当作活马医。

    张八年除去传令,再回来时就说了沈安的踪迹。

    “官家,沈安听闻陈留有人做鱼好吃,就带着妹妹去了,说是明日才回来……”

    “不学无术!”

    赵祯不禁恼怒了:“还馋!”

    ……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井底的司马光手中拿着一个炊饼在啃,他的手边还有一个水囊,只是却不肯喝。

    喝了就得撒尿,到时候弄的臭烘烘的可不好闻。

    目前井底就是他的家,把这个家弄的空气清新些也是本能。

    只是饭不能不吃。

    按照司马光的逻辑,饭是一定要吃的,而且要有肉。

    但这里是郊外,周围没啥人烟,所以只有救援人员带着的干粮,所以他只能委屈一下了。

    才吃了半个炊饼,就听到了马蹄声。

    司马光仰头倾听着,希望此次来的是高人。

    “见过二位小郎君。”

    一阵打招呼的声音渐渐逼近,随即两个脑袋出现在井口上。

    井不深,可此刻天色黯淡,所以司马光没认出来。

    “某赵仲鍼,见过司马先生。”

    “某王雱,司马先生在下面可还好?吃了吗?”

    司马光一听是这两个少年,顿时就没了心思,又继续吃炊饼。

    赵仲鍼和王雱退回来,两人嘀咕了一阵子,赵仲鍼问道:“拉过几次?”

    这话有些歧义,好在皇城司的人不蠢,“拉过五次,都在中间被卡住了。”

    张八年问道:“可有办法?”

    王雱淡淡的道:“在某的眼中,就没有难事。”

    大话精!

    吹牛笔!

    这是大家的共同心声。

    赵仲鍼皱眉道:“有些艰难,如今天色已晚,且等明日吧。”

    这个才是稳重啊!

    有了王雱的倨傲作为对比,众人不禁对赵仲鍼生出了不少好感。

    可一夜之后的司马光……

    ……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