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7章 老夫是蠢货

文 / 迪巴拉爵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沈安站在中间,目光温和的看着陈忠珩。

    陈忠珩避开视线,心想你可别害我啊!

    赵祯带着最后的希望问道:“泥沙不是飘在水中吗?可否被带下去?”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沈安伸手,手掌起伏一下。

    水无常形,里面裹挟的泥沙会不断沉淀。

    无需言语,赵祯就想起了那些河水。

    他看向了沈安,点头道:“你……很好。”

    富弼昂首,眼中多了痛苦,倔强的道:“陛下,三日!城外的河沟只需三日即成,到时候试试……”

    别用后世人的知识体系来看待古人,不然也不会持续不断的去作死。

    三次!

    从仁宗之后又来了两次,当时的君臣固执的想把黄河改回东边来,依旧死伤惨重。

    河北路真的和老赵家有仇,几次三番被淹。

    他咬牙道:“臣今夜愿意跟着去询问当年的旧人。”

    赵祯知道富弼的压力,也知道他在坚持什么。

    大宋需要一道天然防线,仅此而已。

    ……

    今日的汴梁城不安静。

    开始是抓人,许多官员被拉了出来,一路带去了皇城司。

    这是出事了,出大事了!

    沈安走出皇城,赵仲鍼等在外面。

    “安北兄,小弟佩服!”

    他郑重躬身,沈安微微抬头看着那一抹夕阳,微笑道:“饿了。”

    赵仲鍼直腰说道:“小弟已经订好了地方。”

    “安北!”

    沈安回身,就见到宰辅们走了出来。

    富弼嘴唇紧抿,走到门外就不肯动了。

    张八年飘了出来,富弼冷冷道:“官家已经准了,今夜我等将会在皇城司旁听问话。”

    张八年深凹的眼睛里闪动着幽光,“某知道了,若是胆大,尽可去。”

    富弼不屑的道:“老夫别的没有,胆气却足。”

    张八年的目光扫过宰辅们,说道:“皇城司恭迎诸位相公。”

    他转身,渐渐隐入暮色之中。

    富弼走了过来,肃然道:“老夫的心中只有大宋。”

    我和你从无私仇,今日不管你如何讥讽老夫,不管老夫怎么压制你,一切的目的都是公事。

    沈安没想到他竟然是在解释,就很认真的道:“某冒险反对,更不是为了自己。”

    黄河决堤影响不了我,甚至金军南下也影响不了我,大不了提早全家到南方去,再出海……

    富弼在看着他,最后点点头,说道:“若是你对,老夫赔礼。”

    他说的很轻,但宰辅们都不禁侧目。

    富弼最看重自己的威信,今日竟然要唾面自干吗?

    沈安点点头,然后和赵仲鍼离去。

    两人一路溜达着,夜晚的汴梁城灯火通明,声音嘈杂的恍如集市。

    “这里。”

    赵仲鍼指着边上说道。

    沈安抬头一看,然后回忆了一下,不禁讶然道:“这不是那家青楼吗?”

    赵仲鍼笑道:“是啊!换人了。”

    上次他们俩来这家青楼喝花酒,结果因为太年少,被里面的女人歧视。

    歧视就歧视吧,还坑蒙拐骗,恐吓钱财。

    最后恰好包拯抱着儿子游荡,一家伙抓了他们的现行,就被抄了。

    如今这里早就换了老板,两人走了进去。

    “二位……娘子们,有客人到……”

    灯火中,女人纷纷而来。

    “郎君……”

    “哎哟!好俊俏的少年,快来!”

    赵仲鍼面无表情,实则脚下发软。他低声问身边的杨沫:“她们……她们会干什么?”

    杨沫嘿嘿的笑道:“小郎君,她们会……”

    她们会把你这个没开叫的小公鸡生吞活剥了。

    赵仲鍼有些哆嗦,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他长高了……

    上次那些女人都没把他当做是男人,可这次不一样了。

    这年头十三岁也有开叫的啊!

    而沈安完全就是成熟了,在这些女人的眼中,这样的少年正好,没有油腻,有的只是青涩。

    正如同男人喜欢年轻的女人一样,女人同样也喜欢小年轻……

    “郎君……”

    一个女人猛地扑了过来,沈安来不及躲避,就被她扑了个满怀,然后一股子脂粉味就扑鼻而来。

    “那个……”

    沈安皱眉推去,却退错了地方,顿时一声呻*吟传来,然后女人娇声道:“郎君好着急,奴不依……”

    嘴里说着不依,身体却靠了过来,沈安急忙闪过,然后当先进了屋子。

    “哎呀!”

    那女人扑空了沈安,就扑倒了杨沫……

    赵仲鍼面色苍白的冲进了屋里,坐在沈安的身边,低声道:“好凶。”

    沈安笑道:“女人是老虎,你还小,成年之前莫要碰,不然就是刮骨髓。”

    赵仲鍼点点头,说道:“安北兄,你名声大噪了。”

    “啥意思?”

    赵仲鍼得意的道:“如今外面有人知晓了你阻拦给黄河改道的事儿,百姓在叫好呢!”

    百姓不知道什么防线,但却知道上次一家伙就淹死了无数人。

    要是再来一次的,大伙儿赶紧写信给在河北路的亲戚,让他们搬家才是王道。

    开始上菜了,是冷盘。

    “上酒来。”

    沈安按着太阳穴,腮帮子鼓起,显然是在咬牙。

    “生病了?”

    赵仲鍼关切的问道。

    沈安摇摇头,说道:“没有,只是有些头痛。”

    “今日和宰辅们较劲,耗费的心力颇大,关键是……”

    沈安松开手,淡淡的道:“某不爽!”

    “为何?”

    赵仲鍼偷偷的喝了一杯酒,然后心虚的问道。

    沈安看到了他的小动作,但这是酿造酒,度数很低,所以就假装没看到。

    杨沫在边上使劲眨眼,示意赵仲鍼破例了。

    赵仲鍼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难道是官家?”

    沈安摇摇头,最大的阻力实则是来自于宰辅们。

    他举杯说道:“某在等着富弼的道歉!”

    说完他一饮而尽。

    ……

    皇城司里,威胁的话不断从房间里传出来,外面站着一长排人,夜色中,个个如筛糠般的抖动着。

    “……是……北低东高……说了,可没人听,不敢越级啊!若是越级会被弄……那些人都想捞钱,谁敢阻拦就会倒霉。”

    “……老夫堵过上官,可被喝退。小人想上书官家,可没资格上奏疏……”

    “那一夜无数人丧生,可那些商人却在笑,谁管了?你等现在来问话作甚?特么的晚了,那些亡魂在看着呢!看着那些畜生会遭报应,就算是现在没有,他们的子孙也会成为奴隶,世代被折磨!”

    官员们陆续进去,供出来的话让人心惊。

    更多的贪腐被揭露,更多的情弊被揭穿。

    富弼的面色渐渐铁青。

    “下官……小人有罪,当年小人不贪不行啊!那些人……他们会排斥小人……”

    富弼站在黑暗中,身边是宰辅们。

    他缓缓回身往外走。

    张八年站在门外,负手看着。

    “富相公不听了?”

    富弼摇摇头,坚定的道:“无需再听。”

    曾公亮等人摇摇头,他们是旁观者,可也能感受到富弼身上的那股子颓废气息。

    一行人缓缓出去,直至城外。

    灯笼照耀下,沈安正在那里。

    曾公亮不悦的道:“你在此何意?”

    沈安说道:“富相知道。”

    富弼走上前来,说道:“此事却要多谢你,让我等知道了当年之事的真相。”

    他躬身下去,沈安并未避开。

    “无礼!”

    有人大声呵斥着,沈安却没搭理,等富弼起身时,他微微点头,说道:“三日后,城外见。”

    他竟然受了宰辅一礼?

    这嚣张的让人不敢相信。

    有人怒道:“诸位相公,何必隐忍此人!”

    富弼看着沈安远去,沉声道:“他阻止了改道……”

    有人不解,韩琦说道:“若是再来一次六塔河改道会如何?”

    嘶……

    有人颤声道:“河北路怕是要全废掉了,辽人南下就如同无人之境。”

    历史上不是辽人,而是金人。

    三次作死给黄河改道,整个河北路成了废墟。原先兵精粮足的重镇,成了不设防的跑马场,让金人直逼汴梁。

    这大抵是历史上最愚蠢的自作孽,始于赵祯,再次是王安石,最后是赵仲鍼的儿子……

    所以说,北宋的毁灭起码一半是自家干的好事。

    而黄河改道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

    这时有人从前方来了,气呼呼的道:“诸位相公,那沈安在前面仰天大笑,说是拦截了一群自己找死的蠢货。”

    这个地图炮波及甚广,有人不满的道:“相公,那人跋扈如此吗?”

    “就算是有功,可当有风度,而不是睚眦必报。”

    沈安白天舌战几位宰辅和官家,这事有人知道,而现在事情出了结果,却是宰辅们错了。

    至于官家……帝王无错。

    帝王错了,那就是危机。

    失去了威信,帝王就危险了,这个大宋也危险了。

    曾公亮想起了和沈安的恩怨,突然觉得那一切毫无意义。

    “此事……他没说错。”

    富弼冷冷的道:“我等都是蠢货,老夫马上会上奏疏请罪,诸位……勉力吧。”

    众人都听出了些味道,这位首相已然萌生了退意。

    “富相!”

    富弼没有回答,而且脚步蹒跚的往前走。

    他的随从牵着马过来,他摇摇头,就这么缓缓步入黑夜之中。

    “老夫是蠢货……”

    在夜色中,他喃喃说着。

    随从劝慰道:“相公,那沈安只是一时侥幸罢了。”

    富弼摇摇头,“不,他是胸有成竹。从抓贪腐的商人开始,从那几本账册开始,他就一步步的在反击,整件事他做的完美无缺,把我等的侥幸一一击破,只是官家要伤心了。”

    后人无法理解此时大宋最顶层的一群人在想些什么,为啥那么蠢,竟然去干给黄河改道的事儿,那是因为高估了他们对于大自然的敬畏。

    侥幸心让这群君臣无所畏惧。

    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惧怕。

    他们惧怕辽人南下!

    ……

    感谢书友“夜亂天”成为本书新盟主,码字码到眼花的我马上就多了精神,继续码字。 ( 北宋大丈夫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1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