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卤煮少年.

文 / 零下九十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天都市。

    神箭手分会。

    原本热闹的分会,此刻很是荒凉,只剩下几个总部来的神箭手。

    几人对视一眼,也是恍恍惚惚。谁曾想,短短几日,他们神箭手分会竟然变成了这等模样……

    而就在这时,有几个中介登门,竟是要求他们尽快搬出去。

    ???

    神箭手大佬们怒了。

    过分!

    陆鸣欺负他们也就罢了!

    现在。

    就连租房子的都开始欺负他们了?!神箭手分会的房子,他们可是预付了三十年的房租的!

    “还没有没有王法?”

    神箭手怒吼。

    “不、不是。”

    中介擦擦汗,“前辈,是房主要求你们尽快搬出去,他们愿意退还所有房租,并支付违约金。”

    “退了违约金?”

    神箭手笑了。

    呵呵。

    有意思……

    看他们分会没了,就欺负上门了吗?

    要知道,他们可是堂堂神箭手协会,就算分会没了,依然还有总部!真以为他们是软柿子了?

    谁给他们的胆子?!

    “你们房主是谁?”

    神箭手冷笑。

    “呃……”

    中介顿了顿,如实说道:“赵云山。”

    “谁?”

    神箭手的表情顿时一僵,“赵云山?我记得当初签合同不是他……”

    “以前不是。”

    中介摊手,“但是从今天开始,就是了。”

    神箭手:“???”

    ……

    许久。

    神箭手大佬们恍恍惚惚的离开了协会……

    然后。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曾经的神箭手协会弟子,变成剑卡师协会弟子,又搬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协会大门上的神箭手协会几个大字更是变成了剑卡师协会。

    至此。

    神箭手的所有痕迹都被抹去……

    天都市。

    从此再无神箭手。

    神箭手们:???

    这次。

    是真的凉了……

    “我们怎么办?”

    “汇报给总部吧。”

    神箭手们叹息。

    于是。

    他们第一时间汇报给总部。

    许久。

    总部给了结果。

    将会派人来支援他们,分会没了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网络上的舆论非常可怕,对神箭手极为不利!

    因此。

    他们必须想办法扭转协会的困境!

    而现阶段……

    只有一个办法,参加荣耀盛典,进入最后的十大荣耀协会征战!想尽一切办法,证明协会的实力!!!

    这……

    已经是他们唯一的办法了。

    “……”

    神箭手们沉默。

    前些日子他们还在嘲讽制卡师协会,未曾想,现在竟轮到了他们!

    可悲。

    可叹。

    “我们有希望吗?”

    一位神箭手叹息。

    “有。”

    总部毫不犹豫,“我们原本是打算争夺明年的十大荣耀协会,今年不过是提前了,或许,是时候让他们看看我们协会的底蕴了!”

    “好。”

    神箭手们心神大震。

    如此。

    他们也就放心了。

    许久。

    总部的支援通过传送阵到位。

    不过……

    现在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什么?”

    “我们晚上睡哪儿?”

    “?”

    神箭手们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许久。

    一位大佬默默打开橙鞋旅行app,找到一个文章“天都市十大最受欢迎的酒店”,然后带着神箭手们住下。

    ……

    然而。

    当夜。

    在执法者进行的年底冲业绩之‘扫H打非’行动中,成功逮捕数名不法分子,以及……一大票神箭手前辈。

    ???

    作战部部长都惊了。

    真的。

    老前辈们都这么生猛的吗??

    听闻这次被抓的神箭手年纪最大的已经八十六了。

    他们能说什么?

    不愧是神箭手!

    “这是误会……”

    “什么误会!别说你们学外语,这些姑娘都是本地的!”

    “我们只是住个酒店……”

    神箭手们充满无辜。

    真的。

    他们什么都没干啊!

    狗曰的橙鞋!

    你看你推荐都是什么辣鸡酒店!

    “呵呵。”

    执法者冷笑的看着他们演戏。

    装?

    你继续装?

    你怎么不说你们就谈了一次刚分手的恋爱?

    “我们真的是无辜的。”

    神箭手哭了。

    “真无辜?”

    执法者似笑非笑。

    “真的。”

    神箭手肯定。

    “那……”

    执法者笑了,“小卡片上的通讯是谁打的?”

    ???

    神箭手们一脸懵逼。

    什么……

    小卡片?

    等等。

    见鬼。

    “你们谁打了?”

    神箭手领队疯了。

    你瞅瞅。

    这都什么人!

    “是我。”

    那位八十六岁的老神箭手沉声走出来。

    刷!

    众人顿时肃然起敬。

    雾草。

    居然是这位……

    “是您?”

    领队心态崩了。

    “是我。”

    老前辈叹口气,“老夫看卡牌上就写了个包射……我们想着可能是剑卡师协会又出了什么箭术新卡,因此才打过去的。”

    “???”

    “???”

    “???”

    ……

    次日。

    清晨。

    陆鸣美美的睡了一觉。

    “师父~”

    “起床了呢~”

    小白如往常一样过来叫他床。

    “好。”

    陆鸣懒洋洋的起来。

    嗯~

    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光着脚丫子踩在地板上,你还别说,天都市的冬天,可比夏天暖和多了,地暖的热气丝丝涌现。

    舒适。

    洗漱完毕。

    小白准备的早饭已经好了,从凉皮到油条,一应俱全。

    然后……

    陆鸣还看到了一瓶冰阔乐。

    ???

    等等。

    为什么会有这玩意……

    “啊。”

    小白不好意思,“您说这个啊,小明生要喝的,哭着闹着说冬天太热了,一点也不喜欢冬天,非要喝这个。”

    陆鸣:“……”

    现在的孩子真的是……

    太矫情了!

    冬天怎么了?

    不就是热点么?!

    热了就一定要喝凉的吗?

    真是的……

    嘶——

    陆鸣倒吸一口凉皮。

    舒适~

    还是熟悉的味道。

    “师父~”

    小白跺跺脚。

    讨厌呢。

    师父老毛病又犯了~

    不过……

    想想最近师父劳累,她目光又柔和了几分,师父太辛苦了呢,偶尔皮一点好像也没什么关系的说。

    哦。

    对了。

    小白忽然想起一件事,“师父~早上郲茵前辈接了个通讯呢。”

    “哦?”

    陆鸣好奇,“她家里叫她回去了吗?”

    “那倒没有。”

    小白摇摇头,“是郲茵前辈的丈夫呢,他询问了了一下小明生和小幽笙现在还吃不吃奶……”

    “还嘀咕着什么排除法什么的……”

    “后面就挂了。”

    小白很认真的说道。

    “???”

    陆鸣一脸懵逼。

    奶?

    排除法?

    什么乱七八糟的!

    但是吧,不知道为何,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而当他打开会员所属列表的时候,顿时沉寂……

    哦。

    郲茵:奶娘。

    刷!

    陆鸣沉默了。

    “小白?”

    “在呢。”

    “你喜欢吃奶吗?”

    “哎?”

    “记住,你喜欢。”

    “哎哎哎?”

    “在有人问,你就说你喜欢。”

    “可是人家不喜欢。”

    “你会喜欢的。”

    陆鸣强调。

    “哦。”

    小白脸蛋蹭一下就红了。

    讨厌呢。

    师父总是……

    总是问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上次还念叨的什么不是每一滴牛奶都是特什么苏……还说什么一图封神……

    虽然她不太懂,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词。

    哼哼……

    小小狐可是说过了呢。

    男女之间出现牛奶的词语都不是什么好词。

    没毛病。

    嗯……

    如果猜错了怎么办?

    哼唧。

    师父她是肯定不舍得打的,那就把小小狐打一顿就好啦~

    你看。

    就连师父都被它带坏了呢。

    ……

    饭后。

    陆鸣紧急找到了郲茵前辈。

    没办法。

    真要被宗师杀上门来……他就凉了!

    神箭手协会的宗师他不担心,因为那是正当竞争,神箭手要敢乱来,会被作战部部长打的裤衩都裂开!

    可是这位宗师要是来了……

    什么?

    私人恩怨?

    第三者插足?

    可能真就没人管……

    “怎么了?”

    郲茵好奇的看着慌慌张张的陆鸣。

    “前辈。”

    陆鸣口干舌燥,顿了顿,开口问道,“您当过奶娘吗?”

    “???”

    郲茵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

    好奇的看着他,“你想吃?”

    噗!

    陆鸣差点没当场呛死。

    雾草。

    坦克又碾过去了……

    WDNGF!

    前辈,咱思维能不能婉转一点,这随时发车谁受得了?!

    “奶娘我还真没经验。”

    郲茵前辈摇摇头,“我家孩子也很大了,你要是有这个需求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几个专业辅助……”

    “不、不用。”

    陆鸣擦擦汗。

    没有就好。

    你看,郲茵前辈根本没当过奶娘,现在那什么也早就没了,所以误会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哈哈哈哈。

    而这时。

    郲茵前辈的通讯仪又响起来来。

    “奇怪。”

    郲茵有些疑惑,“最近通讯频率这么高,难道家里出事了?”

    于是。

    她接通了通讯。

    “喂?”

    “怎么了?”

    “不是刚联系过?”

    郲茵疑惑。

    “???”

    “什么乱七八糟的!”

    郲茵有些生气了,“什么奶娘不奶娘的!我有没有你心里没数?!就因为这个,你就一直打通讯?!”

    “陆鸣这样也就算了,你也问。”

    郲茵很无奈。

    对面:???

    等等。

    什么叫陆鸣也这样?

    可惜。

    我们生气的郲茵前辈啪的一声就挂了通讯。

    ???

    陆鸣目瞪狗呆。

    艹。

    好像……

    玩大了。

    “看什么看。”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郲茵狠狠瞪了陆鸣一眼,“虽然我知道你们男人的爱好,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不起小白……”

    砰!

    郲茵一锤砸到了桌子上。

    啪叽!

    那根还没吃完的油条顿时被咋成了酱……

    陆鸣:→_→

    现在是小白的问题吗?

    哭了!

    现在是你丈夫的问题好么?!

    可惜。

    看到忽然暴走的郲茵前辈,陆鸣很心虚的撤了。

    算了。

    等前辈冷静了再解释吧。

    ……

    回到办公室。

    陆鸣准备继续研究卡牌。

    最近有些忙碌,已经好些天没有认真研究卡牌了,只是,就在他刚刚看了一份独立卡牌文档的时候……

    余云杰来了。

    “师父。”

    余云杰恭敬的行礼。

    “嗯。”

    陆鸣微微点头。

    余云杰……

    这才是一个好徒弟啊!

    以前血修的时候,宗师担心自己安危,后来重修剑卡师,就一直在努力修炼了,希望能尽快杀回宗师。

    “修炼的如何了?”

    陆鸣问道。

    “有些问题。”

    余云杰叹口气。

    “嗯?”

    陆鸣疑惑。

    他感知扫过余云杰。

    一星。

    完全看不透。

    “挺好的呀。”

    陆鸣眨眨眼睛,“你重修以前我就看不透你,现在重修以后,我依然看不透你,只能看到一星的境界,说明你恢复的不错。”

    “……”

    余云杰沉默片刻,“师父,我现在就一星……”

    ???

    陆鸣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

    一……

    一星?!!

    这什么魔幻情节?

    等等。

    你可是宗师啊喂!

    宗师!

    这什么概念?!

    就算你是头猪,宗师转修以后,也应该是四星……

    想到这里。

    陆鸣顿了顿,想起了转修的神箭手老前辈。

    哦。

    不对。

    就算是头猪,转修以后也至少三星吧!

    而现在。

    我们的余云杰,刷新纪录,卡在了一星,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一个就算正常修炼也不该卡住的境界。

    真的。

    这根本不科学!

    宗师转修,他们是提供无限资源的!

    就算是一个从未修炼过的新人,都可以堆到三星巅峰!最多卡卡四星门槛,可能努力一下……

    也就过去了。

    这是在不考虑天赋的基础上!

    至于卡一星……

    ???

    这什么魔幻情况?

    “我也不知道。”

    余云杰苦恼,“所以希望师父帮我检查一下身体。”

    “……”

    陆鸣叹口气。

    这糟糕的台词啊。

    不过。

    有问题,终究要解决的。

    卡在一星……

    陆鸣感知余云杰体内力量。

    很正常。

    “你修炼试试?”

    陆鸣建议。

    “好。”

    余云杰沉声道,然后,他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嗡——

    淡淡的能量逸散。

    陆鸣清晰的看到,无数晶莹剔透的粒子,以很快的速度出现在余云杰附近,远超寻常的低级修炼者。

    然后……

    涌入余云杰体内。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能量出现了。

    能量吸收了。

    但是余云杰的力量,却没有丝毫增长!

    很是诡异。

    “奇怪……”

    陆鸣眉头紧皱。

    这不科学啊。

    吞噬能量也得按照基本啊!能量守恒定律懂伐?!

    明明吸收了的……

    那些能量去哪儿了?

    “躺平。”

    陆鸣沉声道。

    “好。”

    余云杰摆出一副任由师父操作的姿态。

    刷!

    陆鸣手中那一层层能量荡开。

    “继续修炼。”

    陆鸣低声道。

    “是。”

    漫天能量再次出现。

    嗡——

    嗡——

    光影闪烁。

    陆鸣感知全开,感受着那些能量的去向,他想了想,干脆让影子附着到那些能量粒子之上。

    于是。

    它随着能量粒子而动,跟随它们涌动,进入余云杰体内。

    最终。

    他终于发现了问题根源!

    那些能量……

    居然……

    在经过余云杰血液的时候,直接被融掉了……

    没错!

    那些能量之所以没有到余云杰体内,没有到余云杰转修凝聚的原卡中,就是因为被血液吸收了!!!

    而这时。

    陆鸣也想起了这位曾经的身份,血修……

    果然……

    不同职业的转修后遗症么?

    “我明白了。”

    陆鸣摇摇头,“是你血液的问题。”

    “果然。”

    余云杰失魂落魄,“我终究只能成为血修么?”

    “这么悲观干嘛?”

    陆鸣好笑,“有问题解决就好了。”

    “我师父人曾经说过。”

    余云杰叹口气,“我的体质,只适合当一名血修。”

    “你的体质?”

    陆鸣好奇。

    难道……

    这货跟田姑娘一样,也是特殊体质?

    “嗯。”

    余云杰苦笑,“当年,我还是个热血青年,被带进血修这一行,我师父修为陷入瓶颈,决定把我卤煮了……”

    “???”

    陆鸣以为自己听错了,“卤煮??”

    “嗯。”

    余云杰点点头,“就是那种,先加水然后放入盐、黄酒、醋……”

    “等等。”

    陆鸣一脸懵逼。

    老子没问你配方啊喂!

    这是重点吗?

    重点难道不是……

    你师父居然要卤煮你!!!

    “哦。”

    “您说这个啊。”

    余云杰挠挠头,“血修之间,同门自残是很常见的。”

    陆鸣:“……”

    难怪你们这职业发展不起来……

    比说相声的还狠。

    “然后呢?”

    陆鸣叹口气。

    “然后……”

    “师父就开始吸我血,然后他就被烫死了。”

    余云杰如实说道。

    “???”

    陆鸣恍恍惚惚,“烫、烫死了?”

    “对呀。”

    余云杰老老实实的说道,“我说过的,我是热血青年啊……”

    “???”

    陆鸣一脸懵逼。

    雾草。

    真就热血啊……。

    ……

    PS:弱弱求张月票。 ( 超神制卡师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50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