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十四章 巴人集团上市整理 上

文 / 貌似高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可能有冒险基因的人还是会选择创业,但是普通人肯定不会这么想。这也是楚垣夕一直没在小康内推行DKP或者孵化创业的原因,如果他强行推动,很有可能变成坑人,相当于帝都土著三十年前卖房出国,真是一回来就傻眼。

    所以对于冯钦的选择楚垣夕也表示充分的理解,这也是他叹气的原因,提出来的时候就预感到冯钦不会愿意。

    然后经过一番考虑,他安排了小康内部专人对接冯钦的资源。如果冯钦愿意创业是最简单的,他的资源完全可以“带资进组”,成为创业盘子的一部分,这样就能清楚明白的进行利益分配。

    但是现在怎么衡量冯钦的贡献呢?总不能白要他的资源。不过事情总是要做的,而且还得赶紧做,因为这是楚垣夕没有注意到的市场行为和变化,但是所谓秋风未动蝉先觉,连冯钦都有资源了,可想而知市场上有意于共享街机的人应该并不少。

    而小康必须从头开始,虽然能够借助巴人不小的力量,仍然落在许多人的后面。

    好在现在这个领域内根本没有巨头玩家,小康进场就是巨头。这事跟薛建华一说,本来想讨论个什么方案,薛建华“扑哧”一声就笑了,说这事咱不用动脑子啊!别的巨头怎么进场屠杀赛道中小玩家的,咱们也怎么做就是了,多简单啊?

    这话说的楚垣夕又一次感到伤感,颇有一种屠龙少年终于成长起来了的感觉。但是确实这是最省心的办法。

    之所以伤感,就是因为自己只是想要省省心,就要碾压一群无辜的赛道玩家,这事怎么想都觉得不地道,自己难道终于要成为自己曾经所厌恶的人了吗?

    可能,这就是生活吧?

    然后他在巴人的工作群里再次做出指示,之前冯钦发出的邀约肯定是无效了,这个项目小康自己做。但是创业的精神永不停歇,冯钦的想法是值得高度赞扬的,汤磊的配合也是合情合理的,这些努力是员工自发的创业的欲望所体现。如果哪位同学有意,

    小康和巴人现在的业务都已经非常庞大,其中能够衍生出的创业机会非常之多,希望同学们勇于考虑。像杜立和于晴,之前都是巴人的普通员工,但是创业一年,做的有声有色,最终的结果也算差强人意,得到了不错的结果,唯一遗憾的是他们不得不因为并购条款而离开了巴人的大家庭。

    即便如此,从个人角度考虑,这也是很合理的结果。而且这个结果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位老同事跳出初级职场,光荣的迈上了创业的道路,而且脚印坚实,走的相当稳健,我个人十分看好他们未来的发展云云。

    这段长文章一发,员工群里终于有点响声了。其实巴人的情况也存在着创业不如打工的问题,所以才响应者聊聊。要是一家没什么前途的公司给员工以巴人相同的孵化选项,哪怕母公司实力不行,孵化能力有限,恐怕选择试一试的比例也会非常之多。

    因此楚垣夕需要的只是激活兄弟们的热情。从这个角度来说去年他瞎出主意确实有得不偿失的感觉,当时刺激了两个特等奖得主出头创业,但是示范效应没能做起来,现在只好使劲圆。

    只不过,群里的彩虹屁几乎都是盛赞楚总强大的创业精神的,否则也不可能连续两次创业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功云云,但是“决心毅力非吾辈所及”这句话深深的出卖了他们怂怂的本质。

    而且知情的有限几个人谁都没有在群里曝光,如果不是巴人集团使劲,估计杜立和于晴一分钱都赚不到。因为最终阿里也没有进军共享充电宝的意思,黄团其实收购不收购两可。但是有人拿阿里吓唬人,最后才达成交易。

    虽然黄团把共享充电宝当成提振公司数据的神器,对赛道玩家实施收摊式打击,但是阿里并没有轻举妄动。主要是阿里面前的MT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一个个都很能作妖,给人一种就算阿里三头六臂也不见得知道先打哪个为好的感觉。

    要说打,拼多多随随便便就弄了六亿用户,两年走完阿里十年路,该不该打?大狗东自从东哥重新定义兄弟之后财报反正是越来越好看了,2020年初的特殊势态中靠自有物流的超强服务不但得到新用户,还唤醒了大量老用户,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收比阿里还高,该不该打?

    反正楚垣夕一直都在不同场合喊该,虽然他也知道大狗东的营收因为大家电占据很大份额所以GMV虚高,而阿里和品多多都是佣金和平台广告费为主,非常实惠。但是,总之阿里打别人就对了!

    这段时间他也没闲着,审计公司因为准备时间非常长,早就接到了IPO前的审计业务,所以出数据出的也非常之快,1月下旬就已经把该出的报告拿了出来。

    这样,提交IPO申请就进入临期状态,在提交之前,有两件事必须做。第一是再给小康投一笔战略投资,用于票补,这事儿必须在提交申请之前做,否则容易惹麻烦。第二就是成立董事会。

    因此巴人在极度忙碌的状态中拨冗开启了董事会的成立小会,先按公司法和证券法的流程召开股东大会,然后把董事会创建起来。其中梁可年最终牵线的独董人选是魔都的一位主打社会科学的张教授,在社会上确实颇有名望。不过谁都知道这个董事会组成还是楚垣夕的一言堂,左看右看几乎没人会反对他的意见。

    其中赵杰是最不可能反对的,因为于文辉其实也有资格做董事。于文辉是《乱世出山》游戏项目组的项目经理,对这款游戏同样有着巨大的贡献。

    然而就算是这种公司治理其实也是说的过去的,特别是对我大A股来说更是如此,就连楚垣夕和朱魑都不可能判定为一致行动人。

    说到上市公司治理,其实也有很独特的样本,比如说我某个2020年上市的知名不具公司,董事长与副董事长因为没有任何婚姻缔结,只是因为子女而存在关系,所以没有被判定为一致行动人,顺利的过了会。

    作为董事会成立之后的第一个决意,楚垣夕就用来给小康做了一次战略投资。这个40亿规模的战投专为票补而设,所以估值什么的也不用特别在意,仍然按照年会时给出的700亿估值推动。

    同时,这次小会也是张教授头一次和其他人见面,互道久仰之后大教授首先就提出质疑,为什么要融这么多的钱呢?融资的用途居然是补贴小康流动资金,这作为战略投资本身不可理解,同时也对小康这一重要的巴人的被投企业产生怀疑。至少,与社会上小康生活的名声不符。

    而且似乎据他所知小康的老股东们,也就是本次战略融资之前入股的股东们,只是被告知了战略融资的概况,既没有拿到全面详细的融资文书,也没有获得参与的权力。因此,巴人集团的融出行为是否完全合法合规?

    楚垣夕心说既然已经成立董事会,甚至已经要申报IPO了,那么一切都要合乎流程,符合法律,其中信批是股市中最重要的一环。关键是时间所剩无几,小康要做票补的事情也已经基本上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是不知道要补到什么程度罢了。

    所以,他开诚布公的说:“由于巴人是小康生活最大的单一外部股东,因此巴人有权力了解小康的具体商业计划。而我本人就是小康生活的实控人,所以我保证陈述的真实性和有效性,但请暂时不要外传。

    小康生活目前的现金流保持健康,得益于健康币在扩张的同时维持较低费用率,现金流大多数时间处于流入状态。因此,需要补充四十亿流动资金,只是为了一件事——获客,需要为了做增长而烧钱。

    具体的手段是即将在春节档上映的电影《我服了》,由巴人集团出品,由小康生活发行,双方通力合作。其中发行的票补方式是100%票补,但要求用户下载小康生活APP,票补获得的抵用金只能在小康APP中消费。料敌从宽,我估计本次票补的规模在20亿到40亿之间,按平均40元每张电影票记,获客数量在5000万到一亿之间。

    当前小康生活的主要工作是以互联网思维做增长,用户数量和活跃度是小康的社交、云区块链以及其它一些业务的生命力所在。为此我们,我是说小康生活本部,做出了各种方案、预案和技术开发,用于拉动新增,以及保住留存等等。具体的方案非常详细,但是就不宜在巴人的董事会上进行披露了。

    至于合规的问题,小康的历史融资中并没有赋予任何股东以优先权之类的权利,而巴人集团作为单一最大股东,依约进行战略出资合理合法。同时本项融资的用途也与巴人集团的业务有极强的连接,是用于发行巴人集团的电影,因此在可以向外界披露也可以不披露的情况下,出于维护商业秘密的考虑我谨代表小康生活选择不披露。”

    袁敬坐在自己的席位上,保持方块脸不动摇,但是心旌神摇。其实他已经很久没和楚垣夕面对面交流了,通过微信看不出来什么变化,楚垣夕还是那种经常做惊人之语的表现,总体可以说是滑稽多余严肃。

    但是今天一见,气度俨然,而且方案之宏大,目标之明确,架构之缜密,以及手段之酷烈和对春节档电影的打击之惨烈,完全不像他记忆中的楚垣夕了!

    难怪他要先进行战投,然后再申请IPO呢,要是先申请再战投,有关部门不得把眼珠子瞪圆了啊?

    袁敬知道楚垣夕必出幺蛾子,张教授可没有袁敬的心理准备,当即震了一个目瞪口呆,心说神特么出于维护商业秘密的考了!尼玛原来道上传闻巴人发片要请老百姓免费去影院看电影是特么真的!我还以为是笑话呢,原来是小康请客!

    很快,一场胜利的会议闭幕,楚垣夕在召集会议之前就已经把融资的所有手续都做好了,反正是左手倒右手,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神速,于是一气呵成,打完钱连通稿都没发,直接申请IPO,以至于小康的很多中小股东居然是通过巴人集团申请IPO而公开披露的信息曹了解到小康做的到底是什么战略融资,纷纷大呼坑爹……

    这段时间楚垣夕相当于给自己加了一班,在OKR序列中插入了共享街机的项目事宜。这事虽然比共享充电宝更好,但是需要从头开始找代工也是挺麻烦的。好在无论巴人还是小康,早就进入了实体企业,共享滑板车、品质生活中的某些品类,还有其他一些七七八八的款都是找的代工,所以OEM这块并不是没有经验,上手速度并不慢。

    和充电宝处于半饱和状态不同,共享街机领域甚至都还没有形成赛道的概念,没有独角兽以优雅的姿势奔跑。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蚂蚁级别或者叫做百万级别的玩家能够入场的原因——价格屠夫还没来呢!

    所以市场定价还算合理,使得他们凭借百万元以下的资金规模也可以做到盈利,能够快速回本,现金流比较好的情况下,哪怕通过传统的贷款方式扩张都有利可图。

    所谓姿势优雅的独角兽,那也是独角兽,角特别的锋利,见到一个竞争对手就顶死一个,直到自己跑到最前面。既然没有其它独角兽,那么,我来当这头独角兽!

    然而,如果这个领域能够发展为赛道,对照一下共享充电宝就可以知道,至少还有两轮价格战,同时也是地面战,不但要有非常好的价格,而且还要有非常强大的地面推广能力,把优质点位咔嚓咔嚓咬下来的才有可能成为赢家。

    从另一个角度看去,其实也能得出同样的结论,那就是目前这个领域内品牌很多,什么悟空、超人、麦子、张渝、魔岩、趣玩等等等等,不胜枚举。这是新兴领域的初级特征,市场还没有被大玩家踩踏,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等待巨型镰刀的收割。

    当然,这个时间段内的行业生态也是最有趣的,充分说明共享经济并不是不好,而是成本和价格的问题。成本高、单价低的行业,由于不能尽快回本,资金不充裕的玩家就不可能坚持到终点。而现在恰好是成本低、单价高的时期,使得整个生态显得很有活力。

    共享单车正是经历过多轮的厮杀,螺旋形演进之后终于将单价提高到1.5元,才返回到有活力的状态。

    楚垣夕简单算了笔帐,一台共享街机算上所有成本差不多要一千块,如果把价格从现在的2元降低到5角,扣掉电费和点位费用之类的,基本上就没人能赚钱。退一万步,降到5角之后就算毛利还能维持在正数,回款周期根据边际递增的效应也要变得无穷大,这还有人工成本之类是浮动的呢,算净利就是魔鬼。

    “嗯,那就定在8毛好了!”楚垣夕随即拍板,然后把方案交给薛建华去执行。小康目前已经是一个有着庞大地面队伍的企业,靠规模化可以把人工成本的平均数往下压得很低,光靠这一点其实已经能够挤死大量的百万级玩家。价格打个四折,竞争力肯定是非常高的,还能把盈亏维持在成本线上,对玩烧钱的选手来说是个非常理想的状态。

    与此同时巴人几天申请创业板IPO的消息也基本上在道上广为流传,很多人开始预测IPO定价。

    要知道即使在科创版开版之后创业板的估值仍然是比较水的,而巴人集团经过一系列的业务调整之后也确实越来越像一家科技公司了。

    要是巴人的成长历程更传统一些,做预测的机构肯定更多,但巴人非但不传统,只做过一次融资,而且还把三个投资者中的两个给清盘了,所以直接利益相关的现在只有郑德基金老哥一个。但是即便如此,仍然有大量投资机构做出了严谨或者扯淡的报告,在一月底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其中比较容易梳理的是巴人集团的对外投资,其中不包括公开市场买股票这种流动资产。当然这个容易也分跟谁比,巴人的投资也要分类。。

    首先是孵化类。这两年来巴人逐渐孵化出巅峰视效,地中海游戏和戈壁网络也算日见峥嵘,还有巴拿拿,在曹珊的带领下也走进孵化状态。

    其中巴拿拿比较重资产,很容易计算估值,巅峰视效因为有过小破站的战投意向,因此估值是有保底的。但地中海和戈壁网络比较难于计算,因为国内就没有这么做游戏的,这简直就是把国朝游戏同行的理念按在地板上摩擦。 ( 咸鱼的自救攻略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4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