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十三章 小康逸事

文 / 貌似高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别人不知道,他赵杰还不知道吗?于文辉被楚垣夕按着脑袋砍低了ARPU值,砍掉了大部分国产坑爹游戏祖传的氪金点,就这样,流水都快追上《无道昏君》挂机手游了!还不是热度、热度以及热度造成的?

    为什么他知道的这么清楚呢?因为《无道昏君》也有神似的遭遇,没有被楚垣夕亲手操刀砍光氪金点,但是,所有数值坑都不能用氪金来补,而只能用时间来填。

    当玩家知道无论如何也买不到某些道具,而且其他人也一样买不到的时候,只要有足够吸引人的玩法,以及正确的运营活动,游戏的寿命确实可以被极大的拉长。在挂机游戏中目前《无道昏君》已经活成了奇葩,同样爆火过的历代挂机游戏就没有一个能活这么久的。

    但是,这套运营方式赚不到流水啊……

    楚垣夕是没那闲工夫去探讨赵杰的内心,他这边小康也要开年会了。1月22号,小康年会上大概发出了价值35亿的期权。

    这个价值其实是按照700亿估值的5%计算出来的,5%是小康员工持股计划中比较大比例的一部分了,算是在未上市状态下的一次非典型派发,使得兄弟们能够赶上低估值的末班车,今后需要做出优秀的业绩,才能以激励的方式继续拿期权。

    之所以说是低估值的最后的末班车,是因为目前公司按公允价值评估肯定能到700亿以上,这是最保守的估计,基本上和B站的市值相仿。

    小康的估值比较复杂,但是亮点实在太多了,外界有各种评估方式,比较靠谱的是把各条产品线拆出来单独进行估值。其中光一个区块云释放出的远超同行业的利润率,就足以让人给出更高的估值重心。

    要知道阿里云上一个财年的营收大涨了62%,在亚洲范围内称王称霸,国内逐渐站住赛道C位,企鹅也在发力狂追。这种情况下其它玩家想要获取市场非常费劲,而且同时,就连建设基础资源的成本都在逐渐抬高。

    有个学名,这叫5G时代新基建,搞的人多了自然就会进入拥挤状态。当然,向下游输出的价格也要跟着涨,就好比房地产市场拿地成本高企,地王频出,最后结果就是房价越来越高一样。

    但是对新玩家来说,销售出去是未来的事情,垫付成本是眼前的事情。而5G赛道上的玩家们通常又没有房地产大玩家们翻手为云的手段,可以借鸡生蛋,拿别(yin)人(hang)的钱给自己拿地盖房。

    所以最终效果就是准入门槛越来越高,入门之后的发现前面不是一条路,而是还有好些个门槛,就连上市公司都非常的头大。

    因此新玩家用传统的思路去玩云服务,面对逐渐成型的“巨头笼罩局”是玩不动的。这也是百度在2020年的上半年突然强调云服务必须立刻盈利的原因,能够快速增长的时候,巨头绝对不会在乎一时的盈亏,而增长枯竭的时候必须盈利否则就没法玩了。

    但是小康区块云突然站了出来,在云服务中找到一条别具一格的子赛道,方向极为独特,而且一个人跑在赛道最前方,后面的选手连起跑器还没架好呢。

    关键是小康验证了区块云的盈利逻辑能跑通,这是最重要的。同时走的是最极致的互联网思维,用户数量和时长占比代表区块云的生命力,这对所有互联网企业来说简直就是明灯一般的存在!

    搞互联网的什么才是最舒适的状态?并不是可以按照高估值融到资的时候,而是不用看巨头脸色的时候。有了舒适的状态,害怕融不到资吗?

    因此小康区块云部分在创投圈内目前非常吃的开,有人甚至单独为这部分业务给出了两百亿左右的估值,接近科创版云服务上市公司的市值。

    其实楚垣夕对这个估值还远远看不上,因为小康云是吃用户的,等到《我服了》上映之后,得好好让他们估一下应该值多少!要知道阿里云的估值是5500亿¥,小康云跟阿里云看齐是长期计划,现在虽然还很弱小,但是短期看个十分之一总没问题吧?

    总之小康除了移动支付的推动稍显逊色之外其它业务线都是相当有竞争力的,反而是门店变成了“基础设施”,不是常见的互联网基础设施,而是联系各种本地生活方式的纽带。因此年会上拿出5%的期权论功行赏,比抽什么车都给力。

    要知道小康的员工本身或多或少也会得到一些期权,有些比较重要的任务形成OKR的任务包里也是包含期权的,因此一夜过去小康中出现几百个身价千万的富豪,虽然没法变现,并且他们不知道三年内都没什么机会变现,但是仍然是一件非常炫富的事情。

    以至于,某些炫富类的平台上忽然多出了许多帖子,询问怎么能够和小康生活的攻城狮相结识,以至于居然有员工在工作群里问三大婚恋平台的线下服务红娘到底靠谱不靠谱,几万块钱的会员费有没有交的价值?不知道哪位同事有经验,赶紧介绍介绍。

    这种人简直把楚垣夕气了一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倒不是工作群里不能聊点私事,其实这种事情到工作群里问,反而是效率最高的一种方式。即使是对公司来说,员工如果希望解决某个生活中的大问题,公司肯定也希望他或者她不走或者少走弯路,高效而且愉快的解决,这样才能尽量少占精力,拿出更多的时间为公司创造价值。

    因此只要掌握好分寸都没有问题。

    楚垣夕生气是因为怎么会有这么矬的人呢?小康的兄弟居然沦落到需要用婚恋平台找对象?这不是相当于在说我楚某人无能吗?

    他当即抄起手机噼里啪啦输入一大段话:“不靠谱,肯定不靠谱!你要明白,线下的红娘和你的利益诉求是矛盾的,你的希望是成,而只有你们不成,红娘才能持续从你们身上赚到钱,一旦你们成了,你们两个客户就同时流失了明白吗?

    小康工作,这点商业思维都没有吗?只有彻底改革这种付款机制,你和红娘的利益才能一致,才能继续说下一步,怎么为你服务,收多少钱合理。

    比如说,红娘收费改为第三方暂存,假定费用是两万元,其只有三千元作为第一笔给到婚恋机构,然后要么你和由红娘牵线的姑娘结婚,这笔钱才给到婚恋机构;要么超过约定时间还没结婚,或者你和别人结婚了,退钱。”

    写到这里楚垣夕心说老夫这个思路还是很合情合理的嘛,于是又把整段话复制到巴人集团那边,然后问:“今年年会得大奖拿到特殊DKP的同学们,有没有兴趣创个业,做这种项目?用互联网思维彻底颠覆国朝的婚恋市场。”

    这一年巴人集团并没赚什么大钱,反而花出去不少钱,但是用来扶植创业肯定是足够的。而且扶持不扶持员工创业,以及扶持多少,并不是根据公司盈利多少,前年卖巴人游戏赚三百多亿,去年年会也才扶持了两个400万特殊DKP出去,但今年年会特等奖抽出六个400万。

    下面立刻有人问:“去年杜立和于晴的创业项目咋样了?”

    但是这一条马上又被人非常快速的撤回了,楚垣夕心说这是谁啊?撤回这么快干什么?咱们是可以正常沟通的好吗?

    “杜立和于晴啊,创业项目被黄团收购了,某种程度上算是成功吧,巴人集团因此还赚到不少钱。要是被阿里收购就把某种程度的前缀去掉。”

    写完,他还特地@了一下财务陈晓:“@陈晓,杜立和于晴最后各分了多少钱?”

    陈晓很快回话:“他们平分了240万。”

    楚垣夕:“嗯,交完税也有接近一百万,不到一年,对于年会特等奖来说,马马虎虎!”

    结果等了半天群里一片静默,居然让他冷场了!这能忍吗?于是楚垣夕按照撤回者留下的痕迹找昵称,结果搜出来一看,这头像眼熟啊?再往里一点,大量的对话显示出来……

    “冯钦?冯钦你怎么混到巴人的群里来了!你是小康的员工!”

    楚垣夕一看对话居然是说狗哥和《盗墓公寓5》的,虽然人改了昵称,但是这厮就是冯钦无疑了!

    冯钦赶紧发笑脸:“兄弟公司,兄弟公司嘛。”

    “汤磊呢?群管怎么当的!拿了冯钦多少好处?从实招来!”楚垣夕在群里做大怒状,心说冯钦这孙子刚刚在小康年会上拿了价值上千万的期权,这特么就出幺蛾子,果然给员工钱给太多是个错误!

    结果冯钦没过多大会的功夫自己跑到小康总裁办,跟楚垣夕说:“楚总,我真不是去捣乱的……是这么回事!”

    原来,去年巴人集团不是并购了一个十动文化然后注入到曹珊领衔的巴拿拿里面了么,这事儿也不是什么秘密,小康的人只要想打听也很容易知道。十动文化是做抓娃娃机的,在线下有一定的积累,占着某些商场资源,结果2020开年的时候大肆扩张,特殊事态一来现金流立刻就崩了,让巴人捡漏成功。

    被巴人并购过来之后这个公司赋能线上,娃娃机和IP周边产品在特殊事态结束之后全都大爆,使得巴拿拿的业务和数据都非常好看。

    此外楚垣夕还抓住时机战投了巴奴火锅。这事同样不是秘密,只不过和巴人原有的业务没有太多的交集罢了,是单方面由巴人提供流量赋能服务,通过吃播探店等等形式扩充私域流量的池子,以及更合理的运营这部分私域流量。

    冯钦之所以加巴人的群,是因为他最近通过个人的人脉拿到一个不错的项目资源,类型叫做“共享街机”。

    所谓共享街机,和传统的街机厅街机相比个头小的多,没有大屁股,屏幕也略小几号,其它功能基本类似,但是能够直接摆在桌子上,可以称为便携型街机。

    这种规格的机型商场里可以摆放,KTV包厢里能玩,饭店等餐的时候来一局青春的对战也挺不错的,关键是在扫码支付的年代管理和付款都非常便捷,市场前景非常不错。

    关键是这种项目一看形式就能感觉到和十动文化非常匹配,巴奴也用得上,不但用得上,甚至还有可能释放出招揽客户的效果。

    因此冯钦就想把资源对接过来。

    这个资源,他当然可以直接拿来找楚垣夕,但是冯钦这位怪侠他就不走上三路。巴人集团目前有神荼、郁垒两大门神,一个是法务主管罗媛,一个就是人资主管汤磊,冯钦直接找汤磊说巴人集团既然存在内部孵化创业制度,他想跟巴人的员工沟通一下看看是否有人愿意干这个。

    汤磊也不知道怎么办,这个要求并不离谱,但是势必不能只找年会获奖的人,因为巴人集团成立的时间毕竟也都三年了,拿着特殊DKP的员工多的是,其中有的人已经攒到百万级别。可他又不能拉一个人名单,让冯钦一个个找过去,那就不像话了,因此俩人一合计,干脆把冯钦拉到巴人的群里。

    结果就被楚垣夕抓了一个现行……

    楚垣夕一听,首先不应该责备汤磊,如果他直接拒绝掉,打法冯钦该干点啥就干点啥,是最不会出任何错误的,不干事就不会做错。正是因为肯干事,而且确实是为公司、为兄弟们寻找最佳的解决策略所以才犯了不是错误的错误,冯钦也是同场办公的人,其实也不算外人。

    但是冯钦这个渣渣!

    楚垣夕当即在微信群里说:“冯钦给我解释原因了,汤磊放他进来是有道理的,我撤回之前的批评。”

    然后他扭头问冯钦:“有这种好事为什么不直接在咱小康内部消化呢?”

    冯钦,楚垣夕还不能说他吃里扒外,因为巴人不是外,但是小康明摆着更需要这样的项目好不好?

    “这个……”冯钦明显一愣,然后一介七尺大汉做出颇为不好意思的样子,赧然说道:“我以为那啥,我以为小康对这种项目不感兴趣。原来这是好事啊?”

    “啊?为啥啊?”楚垣夕颇为不解,不过仍然解释说:“好事肯定是好事,你也在小康干这么久了,拿着上千万的期权,你对公司的战略要加强理解啊。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推广我们移动支付的办法吗?现在公司就是移动支付走的慢。”

    说话间楚垣夕站起身来走到黑板前面,冯钦顿时一阵错愕,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享受到总裁亲自做示范讲解。

    只见楚垣夕边画边说:“给你举个例子,这种共享经济怎么用?用来搭配娃娃机?用来给餐厅获客?都不是!正确的姿势之一,是直接让用户关注公众号之后在公众号里付款,这样就把流量吸到私域池子里了,ok?这事巴人擅长,咱小康的兄弟不那么熟。但是这是普通意义上的正确,对我们来说最简单了,用小康付款,打6折。明白了?”

    当然,具体打多少折得看怎么运营,如果是商场中获取点位,这是非常好的事情,因为只需要缴纳固定租金。这方面确实可以使用十动文化的资源协助获取点位,然后放开手脚打折。

    而饭店和KTV之类的线下流量富集场所,一般不会收取固定租金,肯定是要分账的,打折比例得由地面推广员一家一家砍过去。这恰恰是小康所擅长的。

    冯钦恍然大悟,然后又感到了疑惑:“我之所以觉得公司不感兴趣就是因为,共享充电宝不是也是这样的吗?我之前是只想到获取线下流量,但是看咱公司不但不干共享充电宝,巴人还把孵化的项目给卖了,所以觉着咱应该对这种共享经济的方式不感冒?”

    楚垣夕给了他一个呵呵,“你这个比共享充电宝强啊……共享充电宝获取线下流量多累你知道吗?谁说我不感冒?我感冒之前得先看看和谁竞争,那是黄团随时可以垂直打击,所以不感冒,并不是真的不感冒!”

    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声:“唉,小康暂时没开始像巴人那样的孵化,所以你是不是已经蠢蠢欲动了?”

    冯钦心说其实我就是蠢蠢,并没有欲动,这玩意动起来多累啊?但是忽悠别人去创业就相当于“上来,自己动”,这就相当舒爽了。是不是楚垣夕也是这么想的??

    因此他再次露出憨厚的笑容:“没有没有,我在小康干的挺好的,比什么创业都强。”

    楚垣夕心说这倒是啊,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巴人和小康相比看起来似乎巴人很猛,但是不会像小康这么给员工以激励。就算给出同等幅度的激励,因为小康的后劲比巴人实在猛太多了,一旦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员工在小康内部兢兢业业的打工,其实已经比很多创业者的收入预期要高了,那还何必创业呢? ( 咸鱼的自救攻略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4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