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53章:爆发吧许汉文

文 / 昨夜大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妖有劫。

    道有劫。

    佛自然也有劫。

    法海知道自己的业障心魔到来,每日念经稳固心神,祛除杂念,这日忽然想起自己抓的那只蜘蛛精。

    那蜘蛛精说自己深受佛荫,当时苦苦哀求,被镇压之后,念珠依旧灵气不散,难道自己真的抓错了他?

    或许他就是自己的心魔起源。

    起身出了金山寺,一路飞行,来到当日抓蜘蛛精的杭州城外山区,看到那处凉亭。

    站在凉亭边,法海双手合十。

    “善恶有头,蜘蛛,当日我废你两百年道行,今日我被魔障所困,也算报应,现在我便放了你,期望我们一同解脱。”

    伸手抬起万斤重的凉亭,法海就是一愣。

    自己的紫金钵盂不见了。

    法海深深皱眉。

    怎么回事?难道那蜘蛛精自己脱困了?

    不可能。

    自己当时废了他的修为,紫金钵盂上加持困妖法阵,凭借那蜘蛛自己绝对走不脱。

    难道被别的妖精所救?

    法海无功而返,返回金山寺继续修行。

    原本他想通过放蜘蛛精缓解一些业障,可那蜘蛛精被江浩所救,让法海心情无法缓解,无形中心魔更重一分。

    ......

    闲来无事,江浩拿出金鲤精李麟送给他的那块玉牌研究起来,在其他世界,江浩深研过阵法,灵力探查下,很快了解这个玉牌的情况。

    其实并不复杂,玉牌内镶嵌了一个传讯阵法,只要以灵力催动阵法,就可以发生传讯,声音自动发送到母符那边。

    而且还可以一对多,也就是一个母符可以联通无数子符,比如江浩制作好母符,外面有一百个人拿到子符,全都可以和江浩沟通,子符之间却不能沟通。

    虽然只是一个传呼机,可在这个时代,已经是最先进的通讯装置,比纸鹤传讯还要方便几分。

    江浩现在有钱了,到玉石店买了几块碧玉,用纯均剑切成一个个zippo打火机大小的玉块,以灵力在内部刻画阵法。

    在刻画阵法时,江浩还突发奇想,给这些阵法编上密码,不要怀疑阵法能不能加密,高级阵法其实都可以加密,手法禁制就是其中之一,这样就算别人拿到玉符,没有密码也打不开。

    除了母符,其他通讯玉符全部编上号码,1到100号,这样以后有人联络自己,他就可以知道是那个玉符发来的信息,更加科学实用。

    当一个懂科学的家伙进入修仙界,现代想法与阵法碰撞,自然会产生很多新的想法。

    至于好母符,为了方便收信息,不能收入黄金空间,所以江浩高价买了一块羊脂白玉,雕刻成一个龙龟平安牌,下面缀着流苏,可以挂在腰间当玉佩。

    ‘君子无故,玉不去身’。

    腰挂玉佩,拿上折扇,身上白儒衫,一种儒雅俊秀之感自然散发出来,藏都藏不住。

    又到了休沐日,江浩穿戴整齐再次来到姐姐许娇容家,刚一进门,许娇容就过来牵住弟弟的手,上下打量不住点头。

    “汉文,今日却是精神了不少,就应该好好收拾,要不哪像青年才俊。”姐姐笑着道。

    说完扫眼看看门外,拉着江浩进屋,小声道:“你姐夫和我说了,你那些珍珠,真的是妖精给你的,不是为非作歹所来?”

    “自然是真的。”江浩语气肯定的道。

    许娇容知道自己弟弟不会对自己撒谎,这才放下心来,脸上露出笑意。

    “汉文这是好人有好报,做善事得善果,姐姐也替你高兴,不过以后啊,可不能和那些妖精真有接触,咱们毕竟是普通人。”

    “知道的姐姐。”

    “对了,你姐夫走之前说,中午回来吃饭,让你等他别走,他已经给你找了几处宅子门面,吃了午饭后,咱们一起去看看。”许娇容道。

    “好啊。”

    眼看到了晌午,李公甫回来吃饭,看到江浩后,立刻道,“你要的宅子和门面,我给你找了几处地方,提前去看了看,觉得还算合适,今天你休沐,一会咱们一起去看看,如果觉得满意就定下来,放心,价钱上我让那些牙子压了又压,绝对不敢坑咱们。”

    “有姐夫在,我哪有不放心的。”

    江浩捧了一句,李公甫呵呵笑了两声,略显得意。

    吃过饭后,李公甫、许娇容一起陪着来看房,早有牙子在等待,看到李公甫赶紧上来打招呼。

    “李爷,您来了,咱们先看门面还是宅子?”牙子点头哈腰的问道。

    “先看宅子”。李公甫道。

    一连看了几家,总体来说都还可以,价格江浩觉得也合适,毕竟是李公甫精挑细选过的。

    在距离西湖不远的三元巷,他们看了最后一套宅子。

    这是一座典型的江南民居,红漆木门,前面是倒座房,外客厅、账房、门房、客房、仆人房一应俱全。

    过了中堂影壁和垂花门,是一条抄手游廊,便于主人雨雪天行走,进了正院子,院中很是宽敞,中间种着一颗金桂树。

    两侧厢房,正面是正厅正房,两侧还有耳房、书房,过了正房正厅,后面是后罩房,也就是后院,有一个独立小院和一排房子,是内眷卧室。

    这套宅子明显比之前几套要大些,也更新,不用重新装修,搬进来就可以直接入住,而且家具也很全,谁不是什么名贵木料,却也是水曲柳打造的,很是美观耐用。

    牙子能看出江浩对这里很满意,笑着道:

    “这里原本是一个司士助教的宅子,那助教升官去了京城,就准备卖了这套宅子,所以挂出来,因为宅子成色新,所以价格高一些,要价850贯。”

    “这不是李爷发话了吗,所以我和那家人说了说,最后整整压下去100贯,750贯,您看成吗?”

    新房不用重新装修,家具一应俱全,地理位置也好,距离西湖边也就步行10分钟左右,江浩对这里很满意,看向姐姐许娇容。

    许娇容想了想道,“三元巷,三元及第,这个名字讨喜,原本就是读书官员的宅子,汉文也能沾沾文气,或许来年能考中个秀才,我看就这里吧。”

    就这样,江浩买下了这套宅子。

    随后三人又去看门面房,一通看下来,在元宝街挑中一个门面,元宝街街道宽敞,青石板铺路,算是钱塘主街之一,人来人往,生意繁华。

    这处门面前厅后院,前厅大约有百多平米,被分成两间一大一小,江浩琢磨着,大房摆上药柜做正堂和药房,小房做诊室。

    后面的院子,两侧厢房可以做仓库和煎药室,后院正房可以做病房,安置伤者,偏房可以让伙计居住。

    地方足够大足够宽敞,够用了。

    价格1580贯,可以接受。

    当即拍板买下来。

    和主家签了买卖协议,去衙门做了公正,从此以后这套宅子和门面,就是许仙的产业了。

    许娇容看的满心欢喜,弟弟有了安身立命之所,今后再娶上一房媳妇,生几个孩子,今后许家还可以继续绵延下去。

    “宅子的事情交给姐姐,我明日就找人收拾一下,买生活所需物品,总要给你收拾妥帖了,估计再有个四五日就能住进来。”许娇容笑着道。

    “那就有劳姐姐了。”

    有个姐姐真舒服。

    至于医馆的事情,就需要江浩自己操心了,他找了专门的匠人,让他们看了门面后,该修的地方修,开医馆所需家具,该添置添置。

    有钱一切OK。

    不过真要医馆开张,估计总要几个月时间。

    这日江浩刚刚下课,原本准备去元宝街医馆看看进展,刚走出书院,远处有个声音叫他。

    “汉文,我正要找你,没想到在这里见到。”

    江浩转头,看到来人是许仙为数不多的好友,也是以前的同窗潘良玉。

    “良玉兄。”江浩微微拱手打招呼。

    潘良玉过来,抓住江浩的手就走,“走走,跟我走”。

    江浩被他拽着往前走。

    “干嘛去?”江浩问道。

    “同窗西湖月夜游船诗会,你别整日自己窝在房间不出来,像个书呆子一样。”潘良玉道。

    自己是书呆子吗?

    好像以前的许仙确实是。

    或许不是他书呆,而是不愿意被人瞧不起甚至嘲讽,所以才远离人群。

    就像江浩来的第一天,在野外见到两个昔日同窗,就被有意无意的嘲讽一番。

    所谓西湖月夜游船诗会,可以说是学子们的保留节目,邀约一群同窗好友,登船喝酒听曲写诗装逼,和现代去KTV同理,其实就是玩乐。

    每晚西湖上全是这种游船画舫,生意兴隆。

    江浩和潘玉良来到西湖边,此时天色刚黑,画舫都已经打上灯笼,找到朋友租的游船,两人登船时,那些同窗对潘玉良很是客气,对江浩的态度明显冷淡。

    潘玉良家室不错,父亲是八品朝散郎,虽然是个闲散官却也是官身,而且潘玉良也已经考中秀才,许仙相比就差远了,家世不行,读书不成,自然被人看不起。

    在船上,江浩还看到了曹瑾和吴山,就是刚穿越来,嘲讽他的那两个家伙。

    众人来齐,游船划入西湖,歌姬出来弹奏助兴,众人吃喝玩乐一番后,开始今天节目,淫诗作赋。

    唐诗宋词,好诗词都已经被写尽。

    如今这些人所做,又能有多少惊艳之词。

    江浩听他们做的诗,普通的很,毕竟都只是一群青年书生,学问最多也就是个秀才。

    转头看向西湖,花船游弋曲声不断,好一派闲适喜乐场景。

    “汉文,到你了,往日做不出来,都是罚酒一杯,今日不会又以酒代诗吧。”曹瑾笑着道。

    语气明显带着调侃。

    江浩收回看向外面的视线,说道:“今日什么题目来着?”

    “你不会一直神游物外,没有听我们说话吧。”有人不满道,心说这许仙明显就是来蹭吃蹭喝的。

    “情爱相思,诗词皆可。”旁边潘玉良提醒道。

    虽然提醒,不过老潘不觉得许仙能做出什么好诗词,自己这好友生性木讷,背四书五经下苦功夫还可以,诗词却极不擅长。

    江浩没理会其他人的感受,顿了几秒钟,心里闪过无数情爱相思诗词,张口吟道。

    “惜起残红泪满衣,它生莫作有情痴,天地无处着相思。

    花若再开非故树,云能暂驻亦哀丝,不成消遣只成悲。”

    ......

    众人听了顿时有一种惊艳之感,无不瞪大眼睛。

    没想到这许仙真的做出一首好诗词。

    这不科学啊。

    有人处于震惊中,有人在细细琢磨这首诗,却有一人大声叫好,正是江浩好友潘玉良。

    “好,这首诗写的真妙,好情好意。”

    众人惊醒,也跟着鼓掌,这首诗确实非常不错。

    掌声还没落,江浩又说道,“可能是今天喝了些酒,忽然有种文思泉涌之感,脑子里又有了一首诗。”

    “还有吗,那太好了,读出来给大家听听。”有人道。

    江浩也不客气,朗声道: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好,好诗词!”

    这次江浩念完,不止潘玉良一人叫好,好几个人一起叫起来。

    江浩拿起旁边酒杯,一口喝下去,笑着道,“其实刚刚还想到一首词来着。”

    “汉文,快快念出来。”

    潘玉良发现今晚好友忽然爆发了,很是兴奋。

    曹瑾和吴山等一众平日看不起许仙的人,都愣愣的看着江浩。

    今天这家伙吃了大力丸还是聪明丹,怎么文思如尿崩啊,还没玩了。

    “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江浩幽幽念出来。

    “好~,好词,好相思!”

    “好意境,听了就让人有种落泪的冲动。”

    “原来汉文不是不会写诗词,而是平日那些题目不擅长,汉文擅长的是情爱相思诗词。”。

    “今日这几首诗传出去,西湖上或许又多几段传唱之曲,没准以后汉文到了画舫上,也会有小娘免费招待呢,呵呵呵。”

    几首诗词一出,很多人一改往日许仙无能木讷的印象,江浩心说,今日小小展露一下,日后自己忽然爆发,免得人们太多怀疑。 (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3/1342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