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三八七章 最后的时光

文 / 沙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齐宁与萧绍宗定下约定,以十二个时辰为限,若是十二个时辰之内齐宁找不出皇帝是被萧绍宗所害的证据,齐宁便要自缚出城。

    城头上下众人都是听得明白,卢霄内心深处一直都觉得这次事变大有蹊跷,甚至怀疑萧绍宗在这其中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如今萧绍宗手握重兵,一声令下,便可强攻皇城,而且这种情势下,也根本无人可以阻拦,但萧绍宗竟是出人意料地答允了齐宁的条件。

    如果心中有鬼,担心齐宁真的找到证据,萧绍宗自然不会给齐宁留下时间,但萧绍宗既然敢给齐宁十二个时辰,包括卢霄在内的一些官员心中都忍不住想,难道萧绍宗当真是坦坦荡荡?

    心中无鬼,才会如此坦然。

    “王爷,为何要答允他的条件?”窦馗忍不住道:“此人狡诈多端,迟则生变,下官以为,该当立刻攻城。”

    萧绍宗淡淡一笑,随即叹道:“一旦攻城,双方必有死伤,羽林卫骁勇善战,玄武营和虎神营也都是帝国悍卒,本王实在不忍让我大楚的将士因为齐宁这样的卑劣之徒而自相残杀血溅皇城。”瞥了城头齐宁一眼,道:“他既然污蔑是本王害了皇上,本王就给他十二个时辰,看看他是否真的能够无中生有找出证据来。清者自清,本王知道百官之中还有人对本王心存芥蒂,本王就要让朝中百官亲自辨明是非。”

    窦馗叹道:“王爷心怀坦荡,让人钦佩。”

    袁老尚书也道:“王爷心怀宽广,以十二个时辰为代价,免去我大楚将士自相残杀,宽厚仁善,这也是我大楚之福。”

    “老大人,既然给他十二个时辰,小王就不会差他半点时间。”萧绍宗道:“诸位大人暂且歇息。窦大人,你掌理户部,十二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还劳你派人准备将士们的饭食。”

    窦馗立刻道:“王爷放心,下官定当竭力办好。”

    齐宁在城头看着萧绍宗和众官员退走,唇边这才泛起一丝笑,他心里自然很清楚,萧绍宗既然在宫中设下圈套,就不可能留下任何证据被自己所用,否则萧绍宗也不可能答应的如此痛快。

    他也知道今夜发生的一切,事起仓促,萧绍宗虽然早有准备,但不可能在这短时间内做到完美无缺,今晚萧绍宗在仓促之下的部署,终归还是存在破绽,虽然那些破绽并不足以证明萧绍宗有罪,但却能让一些官员心中起疑,譬如玄武营和虎神营进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这就难免会让心存疑惑,毕竟宫中刚刚发生弑君事件,萧绍宗就能在几个时辰之内兵临城下,如果事先没有安排,着实让人难以置信。

    如果萧绍宗拒绝自己的要求,立刻下令攻城,定然会让许多官员觉得萧绍宗是做贼心虚,害怕自己找出证据来。

    萧绍宗虽然眼下手握重兵,但他要得到朝臣们的拥戴登上皇位,势必要消除群臣心中的疑窦。

    萧绍宗谋夺皇位,虽然处心积虑,但为了迷惑先皇帝和隆泰小皇帝,一直都是深居简出,这就注定他在朝中的根基很浅,无法依靠真正的实力得到拥护上位,只能是以阴谋诡计达到目的。

    此种情况下,要消除群臣疑窦就成为萧绍宗必须做的事情。

    齐宁料定萧绍宗不会拒绝,事实也恰是如此。

    赤丹媚已经混出城,接下来赤丹媚必然会按照自己的计划去行动,有十二个时辰,足以让计划得到实施。

    可是自己所料是否准确,赤丹媚是否能够顺利达到目的,这却不是齐宁能够掌控的。

    此番萧绍宗谋夺皇位,齐宁与他的争斗从一开始就落于了下风,萧绍宗隐忍多年,便是齐宁之前也一直没有提防到此人的威胁,可说在这场争斗中,萧绍宗在暗处,而齐宁却是在明处,萧绍宗的计划步步有序,齐宁处处被动,这场争斗一直持续到眼下兵戈相见的局面,齐宁依然是处于下风,他知道要想扭转局面,就只有那最后一个机会,他只能赌这一次。

    余别古当然不明白齐宁的用心,忍不住低声道:“国公,十二个时辰一到,若是.....没有证据,难道您.....?”

    “余校尉,我既然和他有了约定,就不会食言。”齐宁道:“十二个时辰一到,如果我没有证据,自会出城,你们也都不要继续抵抗,到时候将所有的责任都放在我身上便好。”

    “国公.....!”

    “不必多言。”齐宁抬手拍了拍余别古肩头,微笑道:“这一次能得到你们的相助,实在是我的荣幸,亦是先帝爷高瞻远瞩。”往城下看了一眼,才道:“这里先交给你了。”也不多言,径自离开了城头。

    他走下城头,心中却是冷笑,暗想如果赤丹媚的计划失败,十二个时辰之后,自己也确实要出城,只不过却绝不可能任人屠戮,到时候也只能是鱼死网破,凭借自己的一身功夫,强行杀出一条血路。

    旭日东升,齐宁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径自到了宫内的一处暖室内,两名宫女见到齐宁进来,立刻行礼,齐宁挥手示意二人先退下,这才转过一道屏风,屏风后面有一张软榻,卓仙儿此刻便在软榻之上。

    她之前刺杀齐宁,电光火石之间,齐宁也并没有手下留情,反手伤了她,虽然伤势不至于威胁性命,但却也是受伤不轻,齐宁本想着让卓仙儿随同皇后一同混出宫去,但考虑到一旦走动很可能会让内伤更重,就只能暂且留在了宫内。

    见到齐宁进来,仙儿勉强坐起身,齐宁加快步子上前,在床边座下,握着她手道:“你别动,小心伤势。”随即懊恼道:“都怪我,当时.....!”

    仙儿已经打断道:“都是仙儿的错,和侯爷无关。”那一双双往往的眼眸却是恢复了从前那股温柔,齐宁看着仙儿柔和的眼神,心中一暖,轻声道:“仙儿是不是都想起来了?”

    “有些事情都记得了。”仙儿轻声道:“可是.....并没有全都想起来,我只记得......侯爷是好人。”

    “是好人,是好人!”齐宁忙道:“那可是大大的好人,你别急,慢慢总能想起来的。”看着仙儿这张陌生的脸庞,轻叹道:“我只以为再也见不到你,好在上天有眼.....,仙儿,你容貌改变,若非还记得你以前的身形动作,我恐怕也是认不出来。”

    “侯爷,是不是.....是不是你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仙儿微显黯然之色。

    齐宁握紧仙儿的手,摇了摇头,道:“无论仙儿变成什么样子,在我心里都是最美的姑娘,你什么样子,我都会喜欢。”

    仙儿嫣然一笑,齐宁犹豫了一下,才问道:“你是地藏六使中的人?”

    仙儿低下头,沉默了一阵,终是抬头道:“我是大慈天女,侯爷.....是不是早就知道?”

    齐宁摇头道:“也是不久前才知晓。焰摩使者一直潜伏在京城,是受了地藏的吩咐,暗中协助萧绍宗篡位。”

    仙儿嘴唇微动,却没有说话。

    “仙儿,你别误会,我不是想从你口里打探什么。”齐宁叹道:“你若不愿意说,我就不问。萧绍宗已经带领兵马将皇城团团围住,我还有十二个时辰,十二个时辰一到,我若不出城,萧绍宗就会下令攻城,为免那些将士自相残杀,时辰一到,我必须出城,只是外面千军万马,到时候我不能带你走,只能将你留在宫中。不过你只要不透露与我的关系,萧绍宗应该不敢在宫中任意杀戮,找到机会,等你伤势好之后,再伺机出城。”

    “十二个时辰?”仙儿娇躯一震,盯着齐宁眼睛:“侯爷十二个时辰之后要出城?”

    齐宁微微颔首:“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死里逃生,如果我能活着,日后自会与你相会,否则......!”神色微有些黯然,但很快便笑道:“不说这些,至少我们还能一起呆上十二个时辰,只可惜你现在受了伤,否则真想听你弹一曲曼珠沙华!”

    仙儿娇躯动了动,似乎要下床,齐宁忙道:“你做什么?”

    “侯爷,你帮我找一具古琴,我.....我现在就弹给你听。”

    “傻姑娘,你这样的伤势,我若是还让你弹琴,岂不是太没人性。”齐宁哈哈一笑,将仙儿按住在床上,这才道:“上天待我不薄,至少在我决死一战之前,能和你相认,知道你还好好的,我.....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仙儿低头沉默许久,终于道:“我们.....都是地藏收养的孤儿!”

    齐宁一怔,皱眉道:“孤儿?”

    仙儿微点螓首,犹豫一下,终是道:“焰摩使者和摄天使者都是古象人,持宝童子......他是昆仑山人后人” ( 锦衣春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2/1260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