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96 不是好兆头

文 / 抚琴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宁公子,宁公子!”

    我大叫着赶紧去追,毕竟再往前就是虎口崖了,我也担心悲剧再度重演。剑神也急坏了,连忙催马去追,好在宁公子没有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很快就将马勒住了,这时距离虎口崖已经没有多远。

    望着前方的悬崖,宁公子怔怔发呆。

    我追到他身边,无奈地说:“宁公子,你真把我吓一跳。”

    剑神也追上来,沉声说道:“宁公子,这种玩笑可开不得,你要出个什么意外,我怎么和宁老交代?”

    “刚才那一瞬间,我是想死。”宁公子低着头说:“得不到程依依,我宁肯死!”

    我的心顿时“咯噔”一下,宁公子已经到这种程度了吗,还是单纯有种叛逆心理,越是得不到的,越是不被人看好的,越是想要握在自己手中?

    旁边的剑神叹了口气:“真是想不明白,世上怎么总有人为了什么鸟爱,就要死要活的,能顶饭吃,还是能顶汤喝?”

    宁公子回头看向剑神:“前辈,你从来没有爱过一个人吗?”

    “没有,从来没有。”剑神说道:“从我开蒙练功的那天起,师父就教导我,只有断绝七情六欲,才能……”

    剑神还没说完,宁公子就打断了他:“你的三个徒弟,你也不爱他们?”

    七情六欲,当然不只有爱情和肉欲,也包括其他的情感和玉望。

    剑神将三个徒弟含辛茹苦地养大,并且教授他们本领和武艺,按照红花娘娘的话说,剑神是爱他们的。

    剑神沉默了一阵,道:“不爱。”

    宁公子无话可说了,下马朝着虎口崖走去,我和剑神当然不放心,立刻跟了上去。

    “我就是从这摔下去的。”宁公子看着万丈深渊,幽幽地道:“那时候,我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脑子里只有程依依一个人,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得到她的芳心。”

    剑神并不能体会这种情感,淡淡地道:“这种浅沟怎么可能摔死人呢?”

    浅沟?

    剑神竟把这种深渊称之为浅沟!

    宁公子很不服气地说:“前辈,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您要说这崖摔不死人……”

    话还没有说完,剑神突然纵身一跃,直接跳下了虎口崖!

    我和宁公子当然震惊无比,连忙扑到崖边往下张望,就见剑神跃下十几米后,突然拔出一支长剑,猛地插进旁边的崖壁内,待到身子不再下坠,接着“噔噔噔”几下,如同飞檐走壁一般,又出现在了我们眼前,稳当当地站在虎口崖之上。

    我和宁公子当然看得目瞪口呆。

    真是神功再世!

    这样的人,除非生病或是老死,否则根本不可能死了吧?

    “我……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功夫?”宁公子喃喃地说。

    对功夫,宁公子也是很痴迷的。

    “首先,断绝七情六欲。”剑神认真地说:“你整天情啊爱的,是不可能有什么大成就的。”

    “你不如学学魏公子。”剑神又指向我,“你看他就很绝情,未婚妻在医院躺着,他连看都不看一眼,他的成就一定会比你大。”

    咳,怎么扯上我了?

    因为那是陈冰月啊,换成程依依试试,我二十四小时不出病房。

    “谁说的?”宁公子又杠上了:“我师父和程依依那么恩爱,也没妨碍他们成为高手!”

    “他们那点微末功夫,连我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剑神这话当然很狂,却是事实。

    宁公子又无话可说了。

    “没意思。”他说:“要是不能去爱,再强的功夫也没意思。”

    宁公子翻身上马,“驾”的一声朝前而去……

    剑神今天的话有点多,感觉上像是受了谁的指示,特意训导宁公子的,当然并不成功就是。

    宁公子本来开开心心出来打猎,身边还有剑神护卫,那叫一个肆意嚣张、无所畏惧,结果话不投机半句多,一番话下来让他备受打击,打猎的兴致也不怎么高了,草草打了几只鹿后,宁公子便提议回去。

    这么长的时间,莫鱼应该得手了吧,所以我也欣然同意。

    即便如此,我们回到家里也黄昏了。

    我和宁公子约好改天再出来玩,便各回各的家了。

    auzw.com 回到家后,我把自己关在屋内,且将手机放在桌上,静静等着莫鱼来电。

    我知道,莫鱼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

    我甚至在脑海里推演,宁公子回到家后,肯定先去探望“闹肚子”的莫鱼,接着两人聊一聊天,宁公子离开后,莫鱼就会给我打来电话……

    果不其然,等到夜色降临的时候,莫鱼立刻给我打来了电话。

    “魏公子,您好,久等了吧?”

    “还好。”我立刻问:“有什么收获吗?”

    “没什么收获。”莫鱼说道:“我虽然成功进入暗室,也见到了那个佩蒂,但没发现任何异常。”

    “哦?说说看?”

    “想要避开石天惊等人的监视非常容易,毕竟我已经在宁家住了一段时间,和他们混得也非常好。我进入宁老的房间后,第一时间开启了屏蔽器,确定不会惊动任何警报。接着,我又按您说的方法,很轻松就打开了暗室的门,然后悄无声息地潜了进去……”

    虽然莫鱼说得十分轻松,但我还是惊出一身冷汗,因为我想起了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想方设法潜进暗室……

    如今,莫鱼算是“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了,有了我之前的经验,他能顺利很多。

    “一开始非常黑,我往前走了一会儿,最终来到一个狭小的暗室里,有灯,但是不亮。我能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外国小孩躺在床上正在熟睡,大概就是您说的佩蒂了。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发现了,那个小孩也没什么异常,就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小孩,所以我就退出来了。”

    听完莫鱼的描述,我还挺失望的,但还是说:“你可能看错了,佩蒂不是十一二岁,他只有七八岁。”

    我还以为佩蒂躺在床上,所以莫鱼没能看清身高,只是随口纠正下他。

    结果莫鱼坚定地说:“魏公子,我不会看错的,七八岁的小孩,和十一二岁的小孩,根本不是一个体量,我还是能分清的。”

    确实,小孩子长个虽然很快,但七八岁和十一二岁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所以我相信莫鱼的判断。

    但佩蒂明明是七八岁,怎么会是十一二岁,就算外国人的基因比较好,普遍长得又高又大,也不至于发育那么快吧,天天吃激素都不可能啊。

    这才过去一个多月!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我又忍不住说:“上个月我才见过佩蒂,明明是个七八岁的小孩……”

    “魏公子……”莫鱼奇怪地问:“您上个月就回国了?”

    我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紧说:“错了,是我听爷爷说的,佩蒂是个七八岁的小孩,怎么可能一个多月就长到十一二岁了?这事实在太蹊跷了,你还是再查查吧。”

    “好,我会查一查的。”

    我想了想,又说:“近期你先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再找机会把剑神引出去……”

    莫鱼刚说了一声“好”字,突然又“咦”了一声。

    我立刻问:“怎么了?”

    莫鱼沉默了下,似乎起身在看什么,接着才说:“魏公子,先不和你说了,宁老回来了啊,所有人都去迎接了……”

    宁老回来了?!

    这本来是件稀松平常的事,这是宁老的家,宁老当然可以回来。但我不知怎么回事,心中突然隐隐不安起来,因为宁老的工作十分繁忙,一般是不会回来家的,尤其是他最近一段时间总在国外,回家更是成了一件罕见稀奇的事……

    按照我以往的经验,之前他每次回来都是事出有因!

    难道,莫鱼秘密潜入暗室的事,又被他知道了?

    我几乎本能地说:“莫鱼,这可能不是什么好兆头,你赶紧离开宁家……”

    我的话没说完,就听“咣当”一声重响,似乎门被人踢开了,接着有人恶狠狠道:“莫鱼,跟我们走一趟!”

    是石天惊的声音!

    再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的脑子顿时“嗡嗡”响,还是出问题了吗?

    可是,问题出在哪呢,剑神被我引出来了,也躲过了石天惊的监视,宁老房间里的警报器也被屏蔽,就连佩蒂都在床上睡觉……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不管怎样,莫鱼一定有麻烦了,我必须去救他!

    我毫不犹豫,立刻夺门而出,出了大门便朝宁家而去,两家隔得不远,所以我很快就到了。我喘了两口气,让自己变得淡定些,接着迈步走进宁家,边走还边叫唤:“宁公子,休息好了没有,咱们去外面喝酒吧!”

    我可是魏子贤,宁家当然没人拦我,反而一路引着我走进去。

    来到中院,我的脑子一下炸了,这里果然站着许多宁家的人,还有石天惊率领的众护卫。宁老背着双手站在首位,正虎视眈眈地盯着院中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正是莫鱼……

    zwqiushu ( 龙抬头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2/1235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