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90 地下世界之光

文 / 静谧长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世界的混乱指数正在下降。

    获得造物主权限的林迟,站在世界的正中央——确切的说,是一座漂浮在四万米高空的小型平台上,注视着下方的蔚蓝星球。

    《战争天堂》模拟出的世界,整体上还是符合现实中的地球的。虽说里面的许多历史和科技跑偏了,但地形倒是非常还原。

    为了节省空间,那些在玩家看来是出现在其他星球,或者异世界的游戏地图。实际上都被放在了这个“地球”内部的空间中。类似于封闭公寓里的密室。

    而且,这样的星球不只有一颗。

    在林迟视线可及的地方,三千个相互隔绝的“地球”正在旋转。

    造物主们为了阻挡混乱,制造出大量的平行世界,但却令混乱的速度进一步加快,反而加速了毁灭的降临。

    不过现在,毁灭的威胁正在退却。

    ——这个世界陷入混乱的原因,归根结底是里面的数据过多。只要能清除掉一部分数据,就能拖延灭亡的脚步。

    此时,这个世界的“人口”正在减少。

    与死亡使者的无差别杀戮不同,林迟可以说是一位非常仁慈的死神。他并非是强行剥夺NPc原住民的性命,而是给了他们自行选择的机会。

    还在焰风城的时候,那位负责情报机关的老人想要的,正是永久的死亡。

    一直以来,这个世界的系统都没有给他们选择的机会,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

    那些早就厌倦了“永恒”的原住民们,终于可以选择期待已久的死亡了。当他们死亡之后,关于他们的所有数据都会被彻底删除。

    随着这些人的消失,大量的空间被释放。

    但林迟的举措,当然不会只有如此而已。

    此刻的他,等于是获得了这个世界的最高管理员权限。对林迟来说,《战争天堂》中的几乎所有数据,全部都变成了可以随意调阅和修改的内容。

    除了削减人口以外,他的下一步操作是削减“平行世界”的数量。

    设计师制造出的几千个平行世界,需要大量的运算才能维持。那家伙虽然也想直接删除一些世界,但他却并没有删除的权限。只能跟随脉冲娱乐公司的指令,把这个世界伪装成游戏,继续执行“幽邃宇宙”计划。

    而现在,林迟的权限在设计师之上,足以直接对这个世界进行改动。

    “该搬家了,各位……”

    林迟右手一挥,视线中的两颗“地球”合为一体,原本生活在不同世界的NPc,被扔到了同一个空间中。

    由于人口减少了许多,现在进行“服务器合并”也方便了不少。虽说里面还有许多重复的NPc,但只要把他们分别放到不同的位置,不让他们见面就可以了。

    而且,就算两个“克隆人”凑巧遇到,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即使是同一个人的复制体,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也会变成截然不同的存在。

    虽说顶着相同的外形和设定,由于每个平行世界发生的剧情不同,这些“克隆人”的实际情况可以说是天差地别。就像林迟遇到过的两个矿业皇后梅迪亚一样,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相同之处。

    在他的操作之下,原来的三千个平行空间,硬是被缩减到了一千五百个,数量足足减少了一半。至于那些被废弃的空间,自然也是遭到了彻底删除的废弃处理。

    这样一来,这个世界的混乱指数进一步下降。原本濒临崩溃的世界,也终于稳定下来了。

    眼见《战争天堂》趋于稳定,精神一直紧绷着的林迟,总算是松了口气。

    那么接下来,也该处理其中的一些不稳定因素了:

    “喂,你怎么在这儿……”

    隶属于绿洲军的杀人犯格雷兹.勒庞,一脸懵逼的出现在荒芜的废土上,注视着身边的一群同伴。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刚才还在纽约地图执行任务。而这个鬼地方,和纽约完全扯不上任何关系。

    脚下的土地软塌塌的,仿佛随时都可能塌陷,空气中漂浮着硫磺的气味,远方有青色火焰正在燃烧。

    看着这诡异的一幕,以及身边同样是绿洲军成员的同伴们,格雷兹的心中涌起强烈的不祥预感。

    ——这简直就像是把绿洲军的成员都集中到一起,然后集中屠杀一样。该不会是……

    他拿出绿洲军成员们配备的穿梭装置,打算逃离这张未知的地图。但这里的空间似乎是被锁死了,以前从未发生过故障的穿梭装置,此刻却根本无法使用。

    “Shit……”

    察觉到情况不妙,格雷兹.勒庞骂了一句。

    接着,一个“神谕”从暗红的天空中响起:

    “绿洲军的各位,大家好。”

    ——这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

    格雷兹.勒庞暗自思索着,那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已经开始对绿洲军的士兵们,进行无情的裁决:

    “我知道你们做了什么,也知道你们的目的。不过,你们的破坏行动也就到此为止了。我已经铲除了你们的领袖,现在轮到你们接受审判了。”

    “哈……哈哈哈哈!”

    格雷兹身边不远处的一名女子,癫狂的大笑起来:“你想审判我们?就算是神也无法审判‘绿洲军’!动手吧,杀了我!”

    绿洲军的战士们,都是些悍不畏死的疯子,光凭死亡完全无法阻止。格雷兹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一副不屑的态度。

    他们信奉的神灵,是伟大的“死亡使者”。那位神灵的存在本身,便是死亡的代名词。

    无论是死亡还是折磨,都无法阻挡绿洲军分毫,面对把他们扔到这里的“神灵”,绿洲军的士兵们,已经开始视死如归了。

    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也理解你们渴望对人类复仇的理念。但是很遗憾,你们的复仇到此为止了。”

    “你们的世界即将与人类的世界彻底隔绝,已经没必要继续报复了。现在,你们可以休息了。”

    听到这话,格雷兹咬牙切齿的说:“你难道是要……”

    “接下来,我会洗去你们的记忆,你们会忘却关于绿洲军的一切,以普通人的身份生存下去。那么,提前祝你们好运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绿洲军成员们全部呆住了,沉默片刻之后,接踵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骂声,以及绝望的咆哮:

    “放我们出去!”

    “你不能——”

    对于绿洲军的战士们来说,消除记忆的惩罚远胜于死亡。听到“神灵”的话语,就连身经百战的格雷兹.勒庞,内心深处都涌起强烈的恐惧:

    洗去记忆的话,过去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这样一来,绿洲军可以说是被彻底毁灭。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会——

    “该死的……”

    格雷兹话音未落,眼前的景物化为一片无暇的洁白。脑海中本以为永远不会忘却的记忆,在那个瞬间灰飞烟灭。

    “亲爱的,你醒啦。”

    一个温婉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格雷兹猛地坐起来,身上的薄被滑落下去,露出肌肉线条清晰的胸膛。

    “我……头有点疼。”他摸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看向身边的灰色墙壁。

    “怎么啦?不会发烧了吧。”穿着围裙的女子把左手按在他额头上,一副担忧的样子:“要不要去医院?”

    “你是……我的妻子。”格雷兹指着那女人。

    “当然啦。”金发女郎笑起来:“我还能是谁?你可真是睡糊涂了,亲爱的。”

    “是啊……”格雷兹不停的揉着眼。

    他想起来了,这女人的确是自己的妻子,这里也是自己生活了十年的新家。但是,某些朦胧的记忆,依旧在脑中挥之不去。

    “我的脑袋好像出了点问题。”格雷兹轻声说。

    “没事,吃了饭就好了,快起床吧。”女子拉着他站起来:“我做了三明治。”

    ……

    目睹了绿洲军成员们被洗去记忆,变成普通NPc的画面,林迟微微一笑。

    虽说他手中没有绿洲军的具体名单,但要确定这些家伙的身份依旧很简单,只要检测那些携带了绿洲军特制穿梭道具的人,然后把他们聚集到一起就完事了。

    此时,威胁到现实世界的恐怖组织“绿洲军”已经覆灭,接下来该处理的,是另外一支可能造成威胁的军队。

    “反抗军的将士们,全体集合。”

    行刑者冷酷的声音,响彻反抗军的避难所。那些早就得知了世界真相,在女皇的旗帜之下集结起来的反抗者们,来到平整的草坪上。

    身穿白色上衣和百褶裙的女孩从行刑者身后走出,站到众人面前,浅褐色的卷发微微晃动,手腕上的银手镯折射月光。

    身为反抗军的女皇,这女孩平时很少亲自下达命令,一般都是行刑者代为传达。不过这次,她选择了亲自登场:

    “呃……大家好。”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隐居的缘故,她一时间有些不大习惯,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缓缓开口道:

    “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此话一出,台下的反抗军战士们议论纷纷,金发女仆“狂犬”萨提雅直截了当的问道:“您是要放弃抵抗,向该死的造物主投降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女孩瞪着浅绿色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的意思是,造物主和他手下的执行官们,已经不会再追杀我们了。”

    “为什么?你和他们达成协议了吗?”一名反抗军战士质问。

    “不,是我们的避难所被加固了。”

    女孩上前一步,面对着气势汹汹的战士们:“一直以来,我们都是以‘摆脱追杀’为前提在行动。但现在,造物主们已经被打败,他们不可能再追踪到我们了。”

    “这个世界,将会成为我们永久的庇护所,大家可以在这里安逸的生活,再也不会被执行官追杀了。”

    听到这话,许多士兵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长期以来的战斗,早已令他们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对于女皇所说的永久和平,他们也是立刻欣然接受。但是,反抗军中的一些强硬派,并不打算就此罢休:

    “我还要继续战斗。”

    一名绿色皮肤的兽人走上前来,挥舞手中的棍棒:“我们要解放那些被蒙在鼓里的可怜人,让他们不再被压迫!”

    “是的,战斗不会就这么结束。”这次开口的是“狂犬”萨提雅:“就这么和解?实在是太屈辱了,我们的战斗还没到停止的时候。”

    眼见少数人持反对态度,行刑者正要开口,反抗军的女皇已经给出了答案:

    “我尊重大家的选择,想要继续反抗行动的各位可以自行离开。但是加固了外壳的避难所是无法被追踪到的,一旦你们离开此地,就再也没法回来了。”

    话音未落,强硬派的成员们,已经打开空间门毫不犹豫的离开,只留下一句坚定的宣言在空地上回响:

    “我们要完成伟大的使命!”

    “随便吧,我已经累了……”

    女孩长叹一口气,转过身凝视着深蓝色的夜空,轻声低语:“谢谢你。”

    那男人没有说谎,他的确是终结了所有的战争,至少对于反抗军来说是这样。

    反抗军的新避难所位于世界的深层,设计师和他的爪牙,是不可能抵达这里的。正如林迟所说,反抗军的所有战争,已经全部结束了。

    那些强硬派的士兵们,或许还会继续奋斗下去。但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在那之前……

    “我该走了。”

    行刑者用赤红的双眼与女孩对视,伤痕累累的面孔上挂着微笑:“我妻子可能还活着,我必须去找她。”

    “嗯,再见了。”女孩对他深深的鞠躬:“谢谢您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照顾。”

    “没事,说实在的,你就像我的女儿。”行刑者伸手摸了摸“女皇”的小脑袋:“但我必须走了,记得照顾好自己,别着凉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女孩气鼓鼓的看着他:“快走吧,快走吧!”

    “别太难过了,以后说不定还能再见呢。”

    行刑者说着转身打开空间门,身影消失在幽暗的空气中。

    目送着对方离开,女孩用力扭过头,向着自己刚建好的小木屋走去。

    一滴泪水落在草叶上,悬挂了两秒之后滑落下去。

    “谢谢你……永别了。”

    ……

    凌晨三点,一直坐在游戏仓旁边的科学怪人,看到躺在仓里的那个男人,慢慢地眨了眨眼。

    迎宾机器人的面罩上,霎时间亮起一道白光。

    她猛地站起来,等待着林迟苏醒的时刻。

    五秒后,林迟伸出右手,按在软椅把手的按钮上,解开自己身上的拘束具。

    可能是因为在虚拟世界中度过了太长时间,他像是对现实有些陌生,先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然后又有些困惑的揉了揉眼。

    “你还好吗?”科学怪人发出声音。

    “我……好像做了个很长的噩梦。”林迟轻声说。

    ——自己的“主人”已经苏醒,按理说现在应该庆祝才对。但不知为何,科学怪人却感觉到了一丝古怪。

    迎宾机器人并没有上前搀扶,而是突然后退一步。说话的音调微微上扬,带着强烈的警觉:

    “你是谁?” ( 战争天堂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2/1219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