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文 / 南无袈裟理科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三个月后。

    夜。

    “日前……印发通知,决定设立冀北安雄新区。这是……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鹏城经济特区和魔都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安雄新区规划范围涉及冀北省**、**、**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地处京都、津门、保州腹地,区位优势明显、交通便捷通畅、生态环境优良、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现有开发程度较低,发展空间充裕,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本条件。安雄新区规划建设以特定区域为起步区先行开发,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

    晋平县大敦子镇敦寨,龙老兰老宅,我走到堂屋,拿起遥控器,正要将播放着新闻的电视关掉,王明走过来找水喝,指着电视画面上说道:“我真该听他们的劝,买几个安雄新区概念股,说不定能够大赚一笔钱呢。”

    我忍不住笑,说你还缺这点儿钱?

    王明耸了耸肩膀,说谁会嫌钱少呢?现在的物价越来越贵,苗疆万毒窟要发展,吸收新成员,方方面面都要钱的呢……

    我哈哈一笑,说你女儿呢?

    王明说跟朵朵她们在屋子里陪着小妖姑娘呢——哎,你说陆左也真是,他堂堂一苗疆蛊王,搞个订婚酒怎么那么简单了,而且还弄在这里,要不是来的都是咱们这样的至交好友和乡里乡亲的,指不定被人埋汰死呢。说实话,我要是早知道如此,就帮着接过来,我来帮着操办了。

    我说左哥的意思呢,就是小范围的传达一下,不想搞大。

    王明为小妖姑娘鸣不平,说再低调,也不能亏待了小妖姑娘啊,人家多好的妹儿,跟了他这么多年,不管怎么样,都还是要给一个交待的啊,你看你这次结婚摆酒,那才叫做真敞亮,东海蓬莱岛摆台,来者全程飞机报销,游轮接送,广邀天下豪杰,庙堂之上,江湖之远,但凡是有名有姓的角儿,愣是没有一个落下的,那场面、那气派,光是喜宴的花边新闻,就都够让江湖议论大半年的——就这阵势,你不给陆左来一套?

    我瞧见他有点儿喝高的样子,苦笑一声,说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当时的局势太过于严峻,为了镇场子、亮肌肉,我会这么豁出去?说实话,搞完那一场,我感觉比白洋淀大战还累,休息了三天我都没有缓过来呢。

    王明叹了一口气,说也对,白洋淀大战之后,遍地苍夷,半个江湖都废了,朝堂之上,也是千疮百孔,倘若不是你竖起牌子来,江湖人的精气神,说不定就在那一下给打垮了呢。

    我关了电视,而王明端起旁边的茶缸饮了一口水,提起之前的形势,两人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不是身处其间的人,是无法了解白洋淀大战对于天下大势的影响和改变。

    三十三国王团、三十四层剑主和邪灵教,三方势力集结了最为庞大的人员,筹谋许久,在中华之地搅动风云,朝堂和江湖全力迎战,从莽莽长白山一直激斗到了京都之地,又从京都转移到了白洋淀湖区,一场旷世大战,无数成名人物如同蝼蚁一般雨打风吹去,不知道多少宗门在这一战消亡,又有不知多少的豪杰从此再无声息。

    朝堂寄予厚望的冥狼部队,在这一战,据说只剩下了十几人,就保留了几根独苗苗,而其余的军方力量,甚至整个建制都给打没了。

    还有许多的人员,即便是没有殒没在当时的大战之中,也在后来数次的大清算之中,消失了去。

    不过相对于底蕴深厚的朝堂,江湖上的损失更加严重。

    北方江湖损失最为惨重,被誉为天下第一观的京都白云观,修行者的人员损失高达六成,而这也都还算是好的,有的宗门,甚至连一个修行者也没有存在。

    一颗火种都没有留下来。

    这样的局势已经完全打破了平衡,先前因为某些原因蛰伏起来的家伙,又将当初的“禁武令”重新提了出来,甚至还想要通过新形势下的境况,趁热打铁,将江湖上的修行宗门给一并收拢,好统一管理,统一安排,免得如之前一般,麻烦不断,纷争四起。

    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削减日益庞大的几个有关部门,从而达到相互钳制的权术之道。

    这样的声音并不只是一个两个,而是有无数的跳梁小丑在喧嚣。

    甚至已经影响到了高层的决策。

    而我与虫虫婚礼的大操大办,虽然远在东海,却还是将我们这一伙人的实力和人脉显露在了某些有心人的眼中,让他们,以及他们身后的大人物们,不得不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能否担得起陆左、萧克明、陆言、王明和闻铭这些人,以及他们身后势力的敌视和愤怒。

    如果是在以前,或许有人会妄想着自己能够扛得住这样的压力。

    但白洋淀大战之后,却没有人胆敢这么说。

    就算是与“左道集团”最不对付的民顾委黄天望,都不敢这么说。

    瞧瞧这都是一帮什么样的人吧:萧克明,据说是百年以来,除了陶晋鸿和无尘道长之外的第三位地仙,而且在陶晋鸿与无尘道长不知所踪的情况下,他是江湖上唯一认定的地仙。

    地仙啊,这可不是大白菜,光凭这一点,无论是谁,都得在心里多少掂量一下吧?

    但您别忘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这位地仙还有一位好基友,叫做陆左。

    没有人知道陆左到底是不是地仙,但亲身经历过白洋淀大战,并且幸存下来的许多人,却流传着一个极为恐怖的传言,那就是陆左那条恐怖的金蚕蛊又重回尘世之间了,而它一出现,便秒杀了六位新神。

    对,你没听错,是六位新神——是真的神哦,您若是不相信,那我也没辙,但可以很负责地告诉您另外一件事情。

    据说许久不曾现世的善扬真人,已经凝成了神格,成为了陆地神仙。

    而且像他这么的,陆左随手一招,还能叫来十一个。

    服不服?

    怎么,没吓住?再跟你讲一讲陆言……呃,要不跟您讲一讲王明?就是那个一刀斩神的隔壁老王……

    如果您还能够面不改色,那么我们再来谈一谈其他人?

    赫赫战绩,再加上蓬莱岛婚宴之时出现在嘉宾名单上那一行行重量级的宾客名字,足以让许多人改变态度和意见。

    所以我的那场婚礼,是阳谋,也是一种不用言明的态度。

    那场婚礼之后,很多一直停滞不前的事情得到了推动,譬如黑手双城重返宗教总局的事情,现如今的他官复原职,并且在内部,已经确定了朱局长年后卸任之后,由他顶替的统一意见,并且一定获得了大多数大佬的认可。

    毕竟朝堂之上,总得有一位镇得住台面、又能够跟左道集团沟通的大佬。

    黑手双城,无疑是最合适不过的。

    譬如张励耘重新回到了他之前所在的军方系统,据说他将会介入超级战士的计划,并且担任要职,负责监督和改进工作。

    再譬如……

    太多太多,因为我们的存在,使得无论是朝堂,还是江湖上,重新构建了一个新形势下的平衡,在消除了争端之后,一切都仿佛朝着更加良好的方向发展。

    这样欣欣向荣的局面,也让许多人在悲恸之余,感慨前人付出的牺牲,还是值得铭记的。

    两人在堂屋聊着当前的局势,这时院子里传来了杂毛小道的喊声:“阿言,小明,你们两个龟蛋儿,泡杯茶去这么久?莫不是掉到了茅坑里去?来来来,来喝酒。”

    乡人离去之后,这位让整个江湖都为之敬畏的萧地仙一点儿形象都不顾忌,更像是一个嗜酒之徒,大声招呼着,我不敢怠慢,应了一声,然后问道:“他怎么了?”

    王明低声问道:“高兴呗?”

    我说我看不太像。

    王明说许是触景生情吧,好兄弟都订婚,有了着落,而他却还是孤单一人,想想有些难过。

    听他这么说,我有点儿沉默。

    杂毛小道并不是没有红颜知己,这位老哥虽然此刻洁身自好,但年少时却颇为风流倜傥,不但在茅山有一位青梅竹马,而且还跟当时的邪灵右使洛飞雨勾勾搭搭,比谁都花哨,只不过陶陶一直没有下落,这个成了他的心病,对于婚姻之事,仿佛淡了许多。

    但我可以肯定,他跟那位洛飞雨妹子,暗地里绝对还是有些勾当的。

    我们走出院子,杂毛小道与陆左在树下的桌前喝酒,我看了一眼,说啊,老鬼呢?

    杂毛小道指着厕所方向,说吐去了。

    王明很是惊讶,说不能够吧,以他的体质,还会喝醉酒?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酒不醉人人自醉,依我看,老鬼自从上次白洋淀回来后,就一直没有走出来过。

    众人听了,都忍不住叹气。

    老鬼寻妻数年,终于在白洋淀遇到了分别多时的蛇仙儿,也就是那位孔雀圣母,只可惜孔雀圣母即便在三十四层剑主被封印的情况下,还死不悔改,甚至还挑动属下,想要垂死反击,结果最终被老鬼大义灭亲,狠下心肠来将其斩杀了去——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很大,让他一直都没有能够释怀。

    我搓着手,说唉,早知道如此,当初就换我动手了。

    杂毛小道白了我一眼,说去去去,这个时候说这骚话,当初你推我、我推你的时候,你在干嘛呢?

    陆左将桌上的酒杯举起来,往桌沿顿了顿,手一挥,说道:“天涯何处无芳草,没事,他总会走出来的,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新郎官儿劝酒,大家哪里敢不答应,几个酒杯碰在一起,老家酿的苞谷酒下肚,一阵灼热升起,伤感的气氛一下子就消散了许多,大家闲聊起来,谈到了各自的感情问题,我和王明还有些顾忌,而陆左却满不在乎,对杂毛小道浑不忌地说道:“老萧,你啥时候跟你那姘头卷一铺盖,搭伙过日子啊?你这几个月一炮的,消受得了?”

    老司机发车,大家都轰然而笑,而杂毛小道一挥手,说毛,我跟飞雨是纯洁的男女关系,没有你们想得那么污。

    哈、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哦,对了,萧大哥,你下次碰到飞雨姐的时候,帮我带声问好——她帮忙将安的遗体送回荒域,我还没有当面谢她呢,本想蓬莱岛见面的,没想到她一直没在。

    杂毛小道挥手,说小意思,她也不是故意不参加你的婚礼,主要是她和依韵公子处理日月潭那边的事情,你也知道的,小佛爷那家伙,在那里留了许多首尾,麻烦得很。

    陆左听到,有些诧异,说对了,他们在那里遇到王秋水呢?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不过只是打了一个照面,王秋水跟了小佛爷那么多年,别的没学会,就一样熟练无比,滑得很,没怎么交锋,受点伤就跑了,据说去了东南亚,跟许鸣、秦归政几爷崽在马来西亚的岛上称王称霸,据说那个饕餮海渔女也跟他们在一起——哪天爷们心情不好了,去南边玩儿的时候,顺手抄了那帮家伙吧?

    陆左摆手,说要去你去,那帮家伙在岛上欺负土著,也没惹着你——我接下来事情也挺多,还得去茶荏巴错转一下呢,毕竟二春还落在那儿呢。

    王明噗嗤一笑,说那傻妞儿都那样了,你还顾着她?

    大喜日子,陆左也是大度得很,说哎呀,终归到底还是自家的笨徒弟,现如今奎师那都没了,她的日子估计苦得很,跟着久丹松嘉玛也没有什么奔头,我不管她,谁能管?

    说罢,他看向了杂毛小道,说对了,说起奎师那,北疆王怎么样了,你知道不?

    杂毛小道点头,说上次我去跟大师兄见过一面,他说还行,蚩尤那老哥挺喜欢他这种豪气汉子的,不会让他难过。

    王明插嘴问道:“对了,林齐鸣那几兄弟怎么样?”

    杂毛小道说还不就那样——林齐鸣回了东南局,董仲明留在总局,布鱼老哥引退了,跟小玉儿在舟山一岛上盖了座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双宿双飞美着呢,我听说会办酒,不是下个月,就是下下个月,你们都算着点,别到时候抽不出时间来。

    我们都点头,说要的,要的,别人不敢说,布鱼老哥结婚,还是要去的——咱都把布鱼当自家兄长看待呢。

    杂毛小道继续说道:“尹悦你们是知道的,她跟大师兄的事情,这个谁也说不清楚,反正她是回青丘去了,我也不知道她跟大师兄后来是怎么聊的;朱雪婷上次不是受了刺激么,就算是大师兄回来,也没有能够劝住,在白云观出家当了道姑——至于白合,有人说是真死了,也有人说她还留了一缕残魂,这事儿大师兄还在查证……”

    王明嘿嘿笑,说老萧,说实话,尹悦这事儿,你估计要多一个小姑妈咯。

    杂毛小道摆手,说不可能,大师兄跟我小姑感情好着呢。

    王明说你别怪我八卦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据说有人在最近瞧见你大师兄跟一个长得很是漂亮的女人一块儿出入过,而且那女人还带着一个小伙子,据说还叫你大师兄作爸。

    杂毛小道苦笑,说你说这事我知道,那女人是天山神池宫的神姬宫主,小伙子木木,我和小毒物都是认识的,我小姑也知道,这里面有一些误会,跟你们也说不清楚。

    大师兄虽然很是专情,但到底还是留下了几个子嗣。

    而这里面有些复杂,说不定哪天就出事儿了,我们心里都有数,却没办法说太多。

    杂毛小道举杯,喝了一碗苦酒,伸手去拿壶,结果没酒了,张口喊道:“阿龙,阿龙!”

    阿龙从后院跑过来,问道:“怎么?”

    杂毛小道说帮忙拿壶酒来。

    阿龙点头,说好嘞。

    他转身离去,没一会儿就搬了一大桶新酿的苞谷酒来,放在桌面,我对阿龙说道:“辛苦了。”

    阿龙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说没啥,我在后院打坐,有事叫我。

    他离去,杂毛小道说道:“阿言,你这朋友不错,人勤奋,好学,回头让朵朵好好调教一下,不敢说有多大本事,至少不会吃太多亏。”

    我站起身来倒酒,说对,平安是福嘛。

    酒满,杂毛小道想起一事儿来,对陆左说道:“对了,你让我打听的事情有消息了,有人说在魔都的某个旧弄堂里瞧见过黄菲母女,也有人说在津门的郊区看见过她们——这消息不知道真假,你看我是把地址给你,还是让人查验核实再说?”

    陆左说你给我吧,我亲自去,别惊动了人。

    王明赶忙说道:“别,别,你新婚燕尔,还是待在这里陪小娇妻吧,陆言既然要去荒域的话,我来代你去。”

    陆左摆手,说没事,这点小事,小妖还不至于吃醋。

    王明说你还真的是不懂女人——再大度的女人,对自己的男人跟前女友纠缠不清,心里总会有疙瘩的,你别推脱了,我也正好是有事要去津门一趟,顺便走一下而已。

    听到他这么说,陆左没有再多推脱,而杂毛小道却笑了起来,说不愧是隔壁老王,对女人还真的挺有研究的——对了,你家那口子呢,怎么不一起过来?

    王明叹了一口气,说还不是在泰山那边,帮着处理阴阳界的事情么?

    我有些惊讶,说都几个月了,还没弄好?

    王明说对啊,她也挺头疼的,不但要梳理这边的事情,还得安抚泰山奶奶那儿的情绪,以及跟孟婆之间的沟通,要不是为了这么一档子破事,她也不至于缺席白洋淀一战。

    陆左揉了揉脑袋,说是够头疼的,小佛爷这家伙,还真的能给咱找麻烦——对了,你们有这孙子的消息没?

    大家都摇头,杂毛小道说道:“他要是没死,估计心思就会放在黄菲母女身上,所以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得将她们俩给找到,特别是小蝶,别让这孩子走了邪道上去,到时候挺难处理的……”

    王明说也别局限国内,国外也找一找,回头找威尔说一声;对了,黄胖子不是在澳洲么,让他也帮下忙呗。

    我不由得苦笑,说别了,那家伙对方志龙出卖我的事情耿耿于怀,现在正满世界地找他那大舅哥呢,哪里抽得出时间来理会这事儿啊?

    陆左听我这话儿,说道:“陆言,你改天也劝一下小饼,方志龙这事情做得的确不地道,不过终归到底也是事出有因,现在事情既然已经过了,就让他别太执着了,有些事,还真的往前看……”

    我苦笑,说我已经劝过他好多次了,甚至还让林佑帮着劝,结果他每次都回我们,说这件事情是他的心病,他要是不逮到方志龙,就没脸回过来见咱们。

    唉……

    大家都叹气,黄胖子这人呢,挺好的,又豁达又仗义,但就是有点儿轴,我们作为当事人都不计较了,他却还是转不过那弯儿来。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黄胖子,才让我们为之敬重。

    谈到性格怪异的朋友,就不得不提到另外两个人,一个平沙子,一个李腾飞,这爷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走到了一块儿去,上次我在蓬莱岛大婚,也请了他们,结果两人的确也到了,还送了礼,但是没待多久,酒也不喝就走了,连句话都没有留下。

    说起这件事情,我忍不住苦笑,而王明则笑着说道:“其实人平沙子够给咱面子了,他知道自己要是留下来的话,光凭他那一张臭嘴,指不定要惹恼多少人呢,还不如一走了事。”

    尽管这般说,大家还是有些伤感。

    有些江湖朋友,也许这次见过了,以后可能就再也见不着了。

    平沙子就是这样的人,不求你,不靠你,江湖之大,说不定永远都碰不到面了,而与他一样的,还有无尘道长,他跌落深渊之后,生死不明,也许同样无法再相见了。

    当然,与无尘道长一起离开的,还有我那把止戈剑。

    止戈、止戈……

    唉。

    事实上不管是平沙子、无尘道长,还有许多的人也是如此,譬如斜对门那家大宅的主人,王红旗逝去之后,他便去了雄安,接替了王红旗的位置,我们这伙人,估计除了王明,想要再见到他,实在是有些困难。

    又比如南海剑鬼,这位河伯大人当日其实是赶到了白洋淀的,事实上,倘若不是他掌控大湖,那一次入侵中华的联军,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逃脱升天去。

    正是有着南海剑鬼在,方才使得那一次的扫尾工作如此成功,能够将大部分的敌人都给一网打尽了去。

    当时除了一些漏网之鱼外,基本上没有太多的麻烦存留。

    只可惜那一次事件之后,他老人家就带着千通王的尸体离开了,据说是回了虫原,从此之后,也消失在了江湖之中,再无踪影。

    ……

    许多人,许多事,不知不觉间,就再也瞧不见了,或许多年之后,你偶尔的灵光一闪间,会想起这么一个人来,他的音容笑貌在眼前浮现,但当你继续回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甚至都已经记不起那人,到底叫什么名字了。

    譬如那个叫做南无袈裟理科佛的蓝胖子……

    时光匆匆如流水,洗刷一切的光阴和往事,渐渐的,渐渐的,你曾经为之奋斗、为之疯狂、为之感动的东西,都如同尘烟一般,消散一空去。

    然而仔细回想一下,或许那个时候的他们,正是我们的青春,也是我们共同经历的人生啊……

    谈起这个话题,大家都有些伤感,老鬼从厕所回来,继续跟我们喝,一大塑胶壶的苞谷酒,又喝得差不多见底了,大家聊着、笑着,眼睛微眯,瞧见夜已深,杂毛小道冲着陆左笑了笑,说行了,要不然今天就到这里吧,小毒物还要洞房花烛夜呢,你们个个都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他可是素了不知道多少年呢,散了,散了……

    大家轰然大笑,而陆左一脸正经地说道:“你们这帮家伙,亏得个个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一跺脚抖三抖的人物,说起话来满嘴跑火车,我和小妖只是订婚,还没有结婚呢……”

    虽然这般说着,但他还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说道:“屈胖三那家伙怎么半天没露面?干嘛去了,我去看看啊……”

    哈、哈、哈……

    大家捧着肚皮笑了一阵,老鬼转过头来,问我道:“阿言,默哥啥时候回来?”

    我揉了揉太阳穴,说快了,他现在还在皇后身边,说是争取多弄点儿消息,到时候再回来——上次他派人过来说明了,也去淡定哥那里备了案,蓬莱岛前任海公主跟三十三国王团勾搭一起的消息,就是他传来的。

    王明咧嘴一笑,说屁啊,你那老哥牛逼得很,那是乐不思蜀呢,说不定哪天把戴王妃给整怀孕,才会领会家里来呢。

    杂毛小道脸色一肃,猛地一拍桌子,义正言辞地说道:“胡说!”

    啊?

    我都没发火呢,他这是为什么?

    我们都朝着杂毛小道望了过去,结果他嘻嘻一笑,说王妃大人是血族,怎么能怀孕呢?只不过,照他这么个搞法,三十三国王团剩下的那几个小寡妇还真弄不过他,说不定哪天国王团都姓了陆,直接给拨乱反正了呢……

    众人一阵大笑,我则是一脸无语。

    呃……

    这件事情,我那老哥,还真的有可能呢,毕竟那天王增玉功,可不是白瞎的。

    众人又聊了一阵,夜已深,杂毛小道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喊道:“麻绳儿,麻绳儿,走了。”

    半天没动静,而这个时候,老鬼说道:“甭喊了,我刚才从堂屋过,它好像盘在了房梁上,那架势,估计要蜕皮了。”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说得,没一个省心的……

    这个道人站直身子,然后踱着小步,摇摇晃晃地朝着许宅走去,老鬼回亮司,王明跟他去,而我瞧见散场的大伙儿,又望着头顶璀璨的星空,忍不住长长一声叹。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酒喝干,情叙尽,终究是要分别的吧?

    不过,一觉睡去,明天的太阳还会照常升起。

    不是么?

    若是如此,有何必悲伤呢?

    只要你们偶尔还会记得,有这么一个叫做小佛,或者叫哥的蓝胖子,能够讲些不入流的故事,就足够了,你们说对吧? ( 苗疆蛊事2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1155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