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48章 说服北川加入

文 / 烟斗老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托儿,又是一个托儿。

    北川桂肯定是苏韬承办方聘请过来的演员,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莫名其妙、毫无理由地认输呢?

    “北川医生,你应该给大家一个解释,为什么会这么快认输?”鹿岛良发现台下群情激愤,作为主持者他需要给观众们一个答案。

    北川桂轻轻地叹了口气道:“这名患者虽然我之前没有接触过,但医院登记了她的答案资料,她患有的疾病叫做子宫脱垂,这是一种很难治愈的疾病,但我们刚才进入玻璃房检测一番,得出结论。她的症状完全消失,也就是说,苏韬在此前检查的过程中,已经通过自己的办法,缓解了她的症状。”

    竟然是子宫脱垂?

    中岛明川眼中露出惊愕之色,他作为内科专家,接触过各种各样的病人,至于妇科的一些病症,他也有所了解,这种病对于女性而言是非常痛苦的,而且即使用药物治疗,也无济于事,至于用手术治疗的话,对身体的损伤也是极大的。

    更关键的是,即使采用手术的办法,也无法一劳永逸,患者在三到五年内,还是可能会复发!

    “苏医生,这里需要你进行解释一下,是否你治好了那名女性的子宫脱垂?”鹿岛良连忙询问苏韬。

    苏韬等翻译转述完毕,耐心地解释道:“中医将子宫脱垂称作阴挺之症,这种病情的患者多是以气虚为主,当气虚之时,升提作用减弱,因此脏器会向下脱垂。不妨可以检查一下患者其他的内脏,其实都有向下脱垂的症状。

    除了气虚之外,该患者还有肾虚,肾虚不能固,冲任也不固,带脉就失其约束,所以也会导致子宫脱垂。

    子宫脱垂在妇女中的发病不算不算少数,但很多妇女不能及时认清这个疾病,常常会导致子宫脱垂由轻度变成重度,而这名患者已经达到最严重的程度,如果是西医的话,已经需要进行手术治疗。”

    北川桂惊讶地望着苏韬,苏韬分析得很准确,患者的病情之所以棘手,正是因为其他脏器也有脱垂的可能,所以她才一直寻找办法。

    “请问你是用什么办法,缓解她的病情!”北川桂表情严肃地请教。

    苏韬没有必要隐瞒,“我用的是一套推拿的手法,但也是治标不治本。这套推拿手法叫做归脾肾术,脾主运化,肾藏精,将脱垂的脏器用推拿的手法,重新归位,再用固本元的办法,让患者拥有收缩的能力,因此暂时三四个月内,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但想要让患者痊愈,还得用药物进行巩固治疗。”

    北川桂记起患者的说法,苏韬在她身上揉按了一阵,她很难相信靠一双手,就可以将脱垂的脏器归位。

    但事实已经证明一切,苏韬用无可争议的事实,获得了这场挑战的胜利。

    北川桂黯然下台,复杂地望着台上的年轻华夏大夫,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在妇科领域处于巅峰,但没想到苏韬的水平远远高过自己,进入华夏发展的计划看来得推迟了。

    这次失败,对北川桂的打击是巨大的。

    继续留在现场显然已经不合适,北川桂带着自己团队的人上了一辆小型客车,朝自己工作的医院行驶而去,北川桂中途接到一个电话,让其他人都下车,自己则拦了一辆出租车,朝反方向行驶而去。

    抵达一个雅致的二层楼木屋,北川桂轻车熟路地来到二楼,穿着和服的花艺师,朝北川桂鞠躬,“北川,这位便是想要见你一面的朋友。”

    北川桂扫了一眼右手边的女子,看上去年龄不到三十岁,嘴角带着纯净的笑容,她身穿白色的汉服,头发随意地披散在两肩,月牙般的眼眸流淌着优雅的气息,面色红润,五官如同雕刻,她手上拿着几枝鲜花,轻巧地插在花瓶中,宛如从天界下凡的仙女。

    北川桂练习花道已经有三年时间,但跟眼前女子的技艺相比,不仅缺少技巧,而且还欠缺了美感。

    在岛国,花道分为池坊流、古流、草月流、小原流等,柳若晨的流派有点像是古流,又不完全相似。

    古流是江户时代新兴的插花流派,当时儒家思想盛行,讲究阴阳五行学说,因此插花中便会以“生花”或者“格花”来体现。

    女子面前摆放的花瓶用的是竹花器,她正在插最高的花型,用自然的花材,绿色的松、叶和简单的枝条,造型不仅严谨,还透着古典雅致和格律之美。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柳若晨,和小杉女士是多年的朋友。”柳若晨微笑着用岛国语言自我介绍道,“当年小杉女士跟随岛国文化交流团前往华夏,有幸与她相识,并成为了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

    北川桂有点意外,也认出了柳若晨,她曾经也听小杉老师跟自己提过,她有一个爱好花艺的华夏好友,是一名医术精湛的大夫。

    北川桂对柳若晨也进行过调查,笑着说道:“很荣幸见到您,我知道您和我一样是有名的医生,而且在妇科领域有很高的造诣,我听小杉老师提起过您,想跟您当面请教。”

    “请教不敢当,应该说是互相请教吧。”柳若晨谦逊地笑道。

    “我之前就听说华夏中医在治疗妇科疾病上有很多经验心得,今日才知道果然名不虚传。”北川桂试探地问,“你应该认识苏韬吧?”

    柳若晨暗忖我和苏韬又岂止是认识?

    “不瞒您说,我今天是专门替苏韬来找您谈事的。”

    “谈事?”北川桂面色变得凝重,刚和苏韬较量一番,现在便安排人找自己,感觉动机不纯。

    “我没猜错的话,您最近一直希望前往华夏发展吧?”

    “没错,华夏的市场大、机会多,遍地黄金,是一个让人充满期待的地方。而且作为医生,当然是希望给更多患者提供服务,能接触到更多的疑难杂症,不断地突破自我。”

    “那我也就直截了当一点了,我是代表苏韬邀请您加入三味堂。我们即将在汉州成立第一家私人综合医院,在原来的中医基础上,加入西医部门,现在邀请你成为西医部门的主管领导。”柳若晨笑着说道,“你将是这家医院的主要董事,因此年薪对于你每年的分红而言,只是一个小数目。”

    北川桂惊讶地望着柳若晨,没想到她是为了此事而来。

    看来,苏韬对自己并不是一无所知,恐怕早就将她的情况调查得清清楚楚。

    自己想要前往华夏发展的事情,暂时处于保密状态,外界很少人得知,苏韬能了解的这么清楚,间接说明了他强大的情报能力。

    “我需要考虑一下。”北川桂必须承认,对她的诱惑极大。但她有自己的考虑和打算,一旦签署了合同,那意味着自己就是签了卖身契。

    如果没有方才结束的挑战,北川桂会选择拒绝,但亲眼见证了苏韬的实力,苏韬的医术无论是外科还是妇科,都是顶级的。

    北川桂也研究过苏韬的履历,知道他还有过许多其他事迹,比如治疗白血病、抗击新型病毒等,以前会怀疑这些都是炒作,现在知道这些可能都是事实。

    至于苏韬的财力,则更加有说服力,他现在是岩田汉药的董事长。岩田汉药是岛国赫赫有名的医药企业,据说在国内和国外有很多连锁门店。

    但是,北川桂已经和其他一些医院达成了合作意向,她必须要考虑先来后到的原则,如果毁约的话,对她的名声不大好。

    “我能猜出您的困扰。您和天和医院有过接触,并初步达成口头约定。我们与天和医院也是战略合作关系,可以帮你妥善解决后顾之忧。”柳若晨耐心地劝说,她知道北川桂的心理防线在崩溃。

    天和医院给北川桂的承诺,是集团妇科的主任、客座教授,但徒有虚名,没有实权。

    尽管柳若晨给出的诱饵也有水分,可能只是个虚职,但至少职务很高,而且还承诺提供很高的股份。

    “好的,我答应你。”北川桂的性格比起一般的男人还要直爽,一旦决定的事情,不会拖泥带水。

    柳若晨暗叹了口气,幸不辱命!

    她为了说服北川桂,辗转了很多关系,最终找到联系点,北川桂是花艺师小杉的徒弟,然后用这种方式将北川桂约着见面,可以降低她的防线。

    关于如何劝说北川桂加入三味堂的策略上,苏韬给出了自己的建议,采取很功利的方式,既然从各个角度调查处北川桂是一个特别爱钱的女人,不如便用金钱进行诱惑,这样往往能直接让她上钩。

    三味堂即将扩建为综合性医院,如果西医部门由一批岛国医生加入,那将提升医院的水平和档次,北川桂的团队实力强横,而且只要她加入之后,肯定会对岛国的同时下手,用高薪诱惑同事加入三味堂。

    当然,苏韬对三味堂的定位,是扩建为全球最顶级的综合性医院,北川桂只是他想要网罗的顶级专家之一。 ( 妙医鸿途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1153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