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35章 打断腿

文 / 食堂包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但可惜啊,这世界上没有真的后悔药,否则-民老爷绝对要不惜血本,买来几百颗当糖豆吃。

    看着自家老爷咬牙切齿,满脸狰狞恼火,老厨子自知说错了话,赶紧给了自己一巴掌,“我这张嘴就是不会说话,老爷您别生气,不然您踹我几脚消消火?”

    “滚蛋!”民老爷怒喝,“回你的厨房去,这几天都别出来,万一那位再开口讨要,我可不想继续担惊受怕!”

    老厨子急忙点头,“是是,我现在就滚回去,绝对不再冒头。”他略微犹豫,小声道:“可这件事,就这么算啦?老爷,您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民长京没动怒,嘴角抽了一下,缓缓道:“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看看再说。”

    “嗯,稳妥些倒也不错,那小人就告退了。”老厨子恭恭敬敬行礼,倒退着出了客厅,等回到厨房里,挥手让自家女儿不必担心,说累了想要一个人休息一会。

    等闺女离开了,他随手捯饬了两个下酒小菜,一叠酸黄瓜,一盘喷香的油炸花生,开了一壶府中下人喝的粗酿,有滋有味的吃喝起来。

    神情平静,哪还有之前半点卑微怯懦,虽然依旧佝偻着,却自然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巍峨气魄。

    老厨子喝完酒,吃了菜,随手收拾干净,给自己倒了杯茶,眼神优哉游哉扫过周边。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巨响,房门惨叫一声,差点当场寿终正寝。

    老厨子猛地站起来,一脸慌张,“老爷,您这是咋啦?”

    民长京脸色阴沉,看了一眼房内,嗅着空气里还没散掉的酒气,面无表情道:“哟,喝酒了?而且还吃了一叠酸黄瓜,可惜花生米炸的有点老了,香味虽足却略有苦涩。”

    老厨子干笑两声,“老爷明察秋毫……”话没说完,就被一脚踹翻在地,民长京一脚之后,还不觉得解气,冲上来劈头盖脸又是一顿猛踹。

    “混蛋王八蛋!你想干嘛?自己找死,也别拉着咱们民家!”

    “我可告诉你,老爷就这么一个儿子,绝对不能出事,一根毛都不许掉!”

    “你给我老实点,念头全都收回去,不然我打断你三条腿,让你这辈子做不了男人!”

    一边骂一边踹,厨房里“嘭”“嘭”作响,守在门外的长辫子丫头,一边心疼一边使劲点头,心想老爷最好再用力一些,免得爹再动那种念头。

    最好……最好真的打断腿,让他能躺在床上。

    不过两条就够了,等她出门之后还想着,要给爹找个伴呢,免得他晚景凄凉,可不好让人家守活寡。

    远远的,一群下人躲着偷看,听着厨房里的动静,再看看门口的漂亮丫头,一个个忍不住咽吐沫,脸色微微发白。

    心想老厨子这闺女,水灵是真水灵,可这心肠未免太狠了吧,自己的爹都能下黑手,换做他们能有好?得,以后还是离得远远的,可千万别再动啥不该有的念头,否则说不定哪一天人就折了!

    厨房里,终于安静下去,民长京气喘吁吁,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依旧脸色铁青,“你说,听懂了没有?”

    蜷缩着的老厨子,可怜巴巴抬头,露出一脸青紫肿胀,“懂了懂了,老爷您消消气,看伤到自个没有?都怪我,年纪这么大了,骨头还这么硬,咯到您可是大罪过。”

    他说的一脸羞愧,民老爷忍不住抬头,长叹一口气,真想冲出去再给他一顿毒打。身子骨硬朗就牛逼啊?也不看看局面,你显摆个屁啊你!

    深吸口气,吐出来,民长京盯着他的眼,“这件事听我的,老爷我没发话,你就不能动。”

    “不然,你那宝贝闺女,就别想着给我儿子做正房了,顶多就是一门小妾。哼哼,我们民家的规矩,你是清楚的,正房跟小妾的差别,就不用老爷我多说了吧?”

    老厨子瞪大眼,可怜巴巴,“老爷别啊,咱都说好的事了,您怎么能说变就变?”

    他面露哀求,一个劲的看向门口。

    民老爷冷笑一声,“我是老爷,我想变就变,你管得着吗?”他拂袖一挥,气哼哼大步离开,心想要不是大丫头懂事,赶紧给我通风报信,差点让你坏了大事。

    那位夫人,真要是拼命就能动,我也就让你去死了。

    可这事……嘿嘿,真不是那么简单。

    房门关上又打开,这次进来的是大丫头,几年时间过去,她依旧梳着一条乌黑的大辫子,身姿越发凹凸有致。

    静静看着自己的爹,她眼神幽幽,轻声轻气开口,“老爷的话,女儿可都听到了,如果您坏了我姻缘,让我从正妻变妾室,就算您是我亲爹,也没有情面可讲。”

    老厨子满脸悲愤,“死丫头,没看到我现在的模样,还站在那说这种没良心的话!”

    大丫头冷笑,“爹,我再叫你一声爹,可您再给我装糊涂,下一句可就不一定了。”

    老厨子仰天一叹,“好!好!我不乱来行了吧?女大不中留,胳膊肘净往外拐,古人诚不欺我啊!”

    大丫头脸一红,走过来拉老厨子起来,“爹,人家也是为了你好……”

    老厨子猛地瞪大眼,可没等他做出反应,就听到“咔嚓”“咔嚓”两声脆响,整个人“噗通”倒在地上,两条大腿被不动声色的干脆利落两脚,直接踹的骨断筋折。

    他颤抖着手,指着自家闺女,嘴唇动了几动,还是没舍得破口大骂。

    大丫头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磕头,“爹,女儿不想你死,也不想坏了自家的姻缘,只能让您受点委屈了,等那位夫人走了,女儿听凭您发落。”

    已经走出去很远的民老爷,嘴角突然抽搐两下,扭头看向厨房位置,心想大丫头这心性可以啊,连自己亲爹都下得去手,咱们民家日后的当家奶奶,就是要有这种杀伐果决的气度。

    这下,是真能放心了!

    转身又走了几步,民老爷忍不住抬手摸摸下巴,心想要不然以后,眼神就收着点?大丫头大了,万一记点仇啥的,他这老胳膊老腿,可未必能受得住啊。

    ……

    流光瓦的效果,当真不是盖的,长岛这地界,天地灵力浓郁度顶多算中等水平。可等走进院子,深吸口气都觉得微微潮湿,整个人都像是,沐浴在丝丝春雨之中。

    当然,这就是一种修辞而已,表示院子里,天地灵力浓郁至极,几乎就要凝成雨滴。对修行者而言,哪怕是主宰境,能够长久滞留在这种环境中,对修炼都大有裨益。

    最重要的是,汇聚灵力的过程无声无息,全然没有聚灵法阵那般,惊人的动静气势。所谓水深无声,越是这种不露痕迹的手段,越能彰显出自家底蕴,也难怪流光瓦价格昂贵,依旧畅销荒域,被无数高门大户情有独钟。

    嘭——

    重重一脚,白芷被直接踹飞出去,一口鲜血喷出来,脸色变得惨白。

    肉肉眼神冰冷,“说你蠢,你是真的蠢,知道刚才的民长京跟老厨子,究竟是什么人?对我,他们的确不敢动,但也不是你一个贱婢,就有资格威胁的人。”

    白芷挣扎起身跪好,“夫人,婢子只是觉得……”

    没说完,就又被一巴掌打断,“我不要你觉得,而且你是什么东西,有资格在我面前表态?”

    肉肉冷笑不止,“信不信,若我离开这,你活不过今晚,就要被人烹制了端上餐桌。这点眼力劲都没有,要这双眼珠何用?不如挖出来,踩两脚还能听个声响。”

    白芷身体颤抖,她如今真切感受到了,夫人心头恼怒。咬了咬牙,她深吸口气,抬手向眼珠扣去。

    嘭——

    又是一脚,直接将她踹出门外,“没脑子的蠢货,我要听响,难道自己不会动手,要你自己去扣?滚回你房中,这几天没我的命令,不许走出来一步,否则我就真的把你留在这,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人间炼狱!”

    “是。”

    白芷恭恭敬敬行礼,一瘸一拐离开。

    肉肉阴沉着脸,心情依旧糟糕至极,白芷的愚蠢当然不是主要原因,她是撞上了枪口,才做了今日份的出气筒。

    民长京,哼哼,好你个老东西,居然敢对我龇牙咧嘴,还带着这么个帮手!哼哼,哼哼哼哼,真以为老娘的牙口,现在全都松动脱落,咬不动你们两个王八蛋?

    要不是现如今,秦宇身边少不了她,按照肉肉的性子,之前在客厅可就不是敲打,当场就得翻脸。

    之前在帝都,雷池里的那个蠢货,还有今日的民长京、老厨子,都让肉肉感受到了落差,心情糟糕也就可想而知。

    要放在之前,给他们一百个胆子!

    阴沉着脸想了一会,肉肉抬头,眼神落在地面上,白芷吐出的那口鲜血,突然冷笑一声,“怎么?你也想试试,我现在的力量,究竟衰退到了什么地步?行啊,我今天就吃掉那蠢女人,看你能怎么办!”

    地面血迹处,一阵光芒涌动,勾勒出浅淡身影,微微躬身行礼,“蒙山拜见阁下。”

    略微停顿,他跪伏在地,行了一个蛮族大礼,“蒙山今日来此,是专门叩谢阁下,不惜损耗自我本源,救活我蛮族之皇。此番恩德,蛮族永世铭记,绝不敢忘却半分。”

    肉肉面无表情,“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我救人可不是想着,要落你们蛮族的人情,有什么实在东西,就赶紧拿出来。” ( 祭炼山河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1144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