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7章 泠泠七弦上

文 / 李仲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年轻人并没有为徐亦山普及天阶道法会的意思,等这弟子自己晋升天阶后,看到那棵树时,就知道了。

    不知道这小子到时,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地平静。

    “想不想知道凝气散是怎么来的?”

    徐亦山对故事的转述,以这句话而告终。

    看着面前手上盒子里装的小凝气散,年轻人微微一笑。

    凝气散是怎么来的?

    冷青云不知道,他知道。

    虽不中,亦不远矣。

    而待知道了通天树的大概后,这凝气散,就算功效再大,再不可思议,也都是一件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几粒小凝气散帮助徐亦山完成脏腑的炼形?

    也正因为是“小”凝气散,才是这般的不济!

    真正的和通天树有关的凝气散,又何须几粒,一粒足已!

    而且,凝气散。

    在心里回味着这个名字,年轻人不禁有点想笑。

    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位存在的恶趣味?

    当所有人都为这凝气散而震惊的时候,却又几人知,那通天树上,可以随意地“生”出通脉散、开窍散,地阶散,甚至天阶散?

    有没有那么一粒药剂,让他服了,然后立即从天阶晋升到圣阶呢?

    这种神话,年轻人以往是想都不敢想的。

    不敢想才正常,他要真这般想了,那必然是神魂境的修行出了岔子,而且是大岔子,接下来就算不神魂俱灭,也好不了多少。

    但这时,意识中却飘过这个问题。

    不是妄想。

    这种本能的意识生灭,神魂境中的意识浮动,有许多,其实并非虚妄,而是昭示着一种“可能”。

    当某些条件符合后,那“可能”,就会成为现实。

    神魂境的下一境,是道果境,真正的神通成就境,而事实上,那些不可思议的各种神通,其根基和萌芽,都是在神魂境中酝酿出来的。

    经过天阶道法会,又经过这些年的潜修,年轻人其实已经快要进入神魂境的第二个层次,“断妄想”。

    普通人,意识中的想法,一直都是真妄俱存的。

    这种情况,哪怕成为修者之后,也改善不大。

    就算地阶大成,情况也是差不多的,就如他的弟子现在这样。

    而进入天阶,初入神魂境后,不管是真的想法,还是妄的想法,都会纷纷大作。

    举例而言,之前,如果一天有一百个念头,那么,初入天阶之后,一天至少有一万个念头,甚至更多!多到无以计量。

    这时的修行,就是在极深的定境情况下,一个一个地“观看”这些念头。

    并不是分辨其真妄。

    只是观看。

    而这些纷纷繁繁的念头,就像是二三月间树上的花。

    一夜风来,十方烂漫。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同样地,也会一夜风来,十方花谢。

    花谢之后,果实慢慢生出。

    并不是所有的花都能生出果,因为那些花百之九九,都是妄花。而就算真花,也只有其中的一部分,才能生出果。

    那“果”,就是道果。

    年轻人离道果境还远,但神魂境的第一个层次,“繁花境”,或者说“繁花海”,又或者说“意识生灭境”等等,反正都是一样的,这个层次已经过去大半了,估计再有几百年潜修,就差不多了。

    现在,浮现在他意识中的念头,哪怕看起来再如何不可思议,也都有一定的可能是“真实”!

    退一步讲。

    哪怕其不存在,也完全可以在大道或者说造化的演变下,成为存在!

    换言之,一粒下去,就能让他直接晋升到圣阶境地的药剂,居然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想到这里,年轻人就是一愣。

    或者说一惊。

    而这一惊,那可真的是非同小可!

    非同小可到让他差点坐不住,直接就从石凳上蹦了起来!

    明显,之前他对那位的判断,还是出错了。

    而且是出了很大的错!

    那位,到底是什么层次?

    圣阶?

    绝对不可能!这一可能已经被完全排除。

    圣阶更上一层?

    圣阶更上一层就能手握那种造化,让他这种天阶直入圣阶么?

    ……

    想着这些,年轻人默然无语,就连神魂之中,也都一片沉默,仿佛有一种大恐怖、大禁忌,凭空地降临于他的神魂之中,并对神魂下着一个叫做沉默的谕令。

    偏生这时,对面的徐亦山讲完了这个“故事”后,还一脸灿烂加讨好般地对他笑道:“师尊,这个话本,精彩吧?”

    年轻人看着对面的徐亦山。

    一直看着。

    直待看到徐亦山全身发毛,不知师尊到底在看什么的时候,年轻人才淡淡地说道:

    “嗯,精彩。”

    然后顿了顿,他道:“你继续讲。”

    徐亦山继续讲着他的际遇。

    而年轻人看着对面,思绪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到了当年。

    当年,他一时心血来潮,去往故友家族。

    其实只要没有度过繁花境,按理来说,是应该一直潜修,不宜外出的。

    哪怕不按理,按他的性格来说,也应是这般。

    但那个时候他莫名地就心血来潮,追悼故友去了。

    去的时候,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收弟子的心思,就算想收弟子,也会至少等过了繁花境再说。

    因为不论是先师的传承,还是老友的告诫,都告诉他,繁花境时,诸事宜简,诸事宜静。修行步入这个阶段,不适宜做任何稍微大一点的决定!

    原因是这个阶段的决定,绝大多数都是妄花所催出。

    事后会被证明,这些决定,也大多是妄。

    但当时,怎么会头脑发昏,或者说心血来潮,一悼故友,二收弟子的呢?

    这两件事,有一件,都是不应该的了,却接连两件!

    如果单独这事,就算此时回想起来,也不至于有什么,毕竟偶尔地妄想妄行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后来,他委托老友把徐亦山送去圣地修行。

    其实,这件事难度并不小。

    他只是那么一试,毕竟如果成了的话,弟子的基础将被彻底夯实,远超他这老师的当年。而就算不成,也没什么损失。

    但凡有一丝可能,他都是要勉力试一下的。

    因为晋入天阶之后,他太知道基础对一个修者来说意味着什么了。

    老友其实也没什么把握。

    但当回来的时候,却是爽快告之,“大瑶山那边,答应了。”

    他当时只是欣喜,以及为弟子高兴,却没有想那“为什么”,只是因为缺乏了解,然后泛泛地把原因归诸于,“老友的面子足够大”、“先师可能和那边有点交情”、“我的未来,也许被那边稍微看好一些,于是顺便结一点善缘。”

    现在想来……

    他当年的心血来潮,可能并不是妄行。

    他的行为,并不是被妄花催动的,而极有可能是“真花”,而且是了不得的真花,是有可能孕育出道果的那一种!

    收下徐亦山,是徐亦山的运道。

    可能,也确实是他的运道!

    是冥冥中的某种丝线,牵扯着他,让他做出了当日的决定。而这丝线,最终,有一定的可能,会从徐亦山身上,蔓延到他的身上!

    就如现在这样!

    而当年圣地做出那个决定,是否就更简单多了,是否就是那位圣尊心念一动,然后曰“可”呢?

    想着这些,年轻人心念沉沉。

    所谓造化,所谓大道,所谓繁花,所谓道果,这些组合成了一片无边的浩瀚。

    而他只是这浩瀚之中,一个寻常的旅人。

    谁知道走着走着,哪一脚就一下踏中了造化呢?

    又有谁知道随便地沉醉于无尽繁花中的一朵,而那一朵的背后,恰好就孕育着道果呢?

    一切,都等待时间来验证。

    而身为天阶中人,最大的神通,最应该获得和具有的神通,不是先知,不是盖世。

    是……

    能够更长久地,沐浴于光阴之河中。

    然后亲身见证着,那些已知未知,水落石出,生灭流转。

    心念至此,年轻人神魂之中,诸多“繁花”忽有如被大风吹着,一下子掉落过半。

    其中又有几朵,特别硕大特别明艳绚丽的,摇曳着,不舍着,但摇摇摆摆地也终究还是掉落。

    剩下的里面,却有很多朵,开始断续明灭着,仿佛下一刻,就会也跟着掉落,又仿佛下一刻,其中的一朵或多朵,就会获得新的生机,孕育新的造化。 ( 全知全能者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1143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