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刹那芳华》 终结篇:篇尾声

文 / 树下野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正午时分,烈日当空,海风炎热,无边无垠的海面泛着白光,惨碧的波浪轻轻摇曳。南边突然平空响起一个惊雷,滚滚乌云瞬时间从海平线翻腾蔓延。

    一个柚木船破浪前行,一个十五岁的少年站在船头,迎风而立,手握千里镜,向东南方向眺望,满脸剽悍英武之色,高声道:戚老大,你看见了没有?

    十二个桨手听了齐声大笑:少城主,你也忒性急了。哪有一处海便收获的?那少年皱眉道:为了找它,已经出海七次,每次都是空手而归,怎不让人着急!

    舵手道:城主,浪开始大了,只怕是有风暴。少年道:不妨事。大伙儿将旋翼合拢,倘若风暴一来,便立即圆舱。话音未落,海面忽然狂风大作,一阵激浪卷来,险些将桨船掀翻。

    舵手大叫:圆舱圆舱!少年喝道:且慢!脸上藏不住兴奋之色,沉声道:转舵正坤位,收桨,平衡船身,原地待命。

    船身缓缓调掉转,在汹涌的海浪中跌宕浮沉。众人四下转望,在苍茫的海面上屏息搜寻着。雷声更盛,乌云涌动,覆盖了整个天空,顷刻间,海面暗如黑夜,波涛汹涌。偶尔划过一道雪亮的闪电,将天地映得惨白。

    海浪一浪高过一浪,船身摇摆越来越剧烈,众桨手虽饱经风浪,还是不自禁地面色发白。少年镇定自若地站在船头,目光如炬,衣袂飞舞,竟无丝毫惧色。

    突然,远处海浪如裂,激起冲天巨浪,众人齐声惊呼,闪电一亮,天地一片雪白,只见一只长达四丈余的青色怪兽从海中破浪而出,引颈长啸。

    那怪兽在二十余丈高的空中霍然张翼,状如海蛇,长三丈余。背鳍尖锐如刀,头有两对犄角,肉翼巨大。蓦然甩颈张口,獠牙交错,红信吞吐。舵手失声大叫:裂云狂龙!

    少年大喜,举弩搭箭,嗖的一声,金刚矢闪电般射入那怪兽的右眼,鲜血激射。裂云狂龙纵声咆哮,张翼贴海疾掠,少年喝道:别让它跑了!嗖地又是一箭,将其左眼射中。

    众桨手运桨如飞,柚木船疾速向怪兽冲去。

    裂云狂龙哗地沉入海中。就在柚木船距离怪兽仅十数丈之距,那看似奄奄一息的怪兽突然狂吼跃起,两翼奋力伸展,半空屈弹,闪电般朝那少年猛冲下来,其势汹汹。

    以此高度、重量,这般冲将下来,直若泰山压顶,立时要将这柚木船击得粉碎!

    众人大惊失色,连忙转舵。少年喝道:合舱,下潜!在舷翼合拢之前,他又刷刷刷连射三箭。

    怪兽双目俱盲,四下风浪又极大,听不见连珠箭破空之声,腹部立时连中三箭,虽不致命,却也颇为痛楚,冲势顿减,拍翼狂啸。

    柚木船迅速合拢为密封潜艇,疾速下沉,朝前冲出十余丈远。

    那怪兽咆哮飞腾,两翼连续猛击海面,波涛剧荡,登时将柚木船从水中高高掀起两丈余高。接着长尾呼啸破舞,轰的一声,断板横飞,坚硬的柚木船竟被它硬生生撞裂迸爆。

    众桨手眼前一黑,从船中抛飞而出,接二连三地坠入惊涛之中。

    少年大怒,猛地从船中跃起,踏浪疾行,右手从腰上反拔出一柄四尺长的弯刀,左手自后背抽出一根六尺长的伸缩钢棍,刀柄与棍头对接,并成一杆十尺长的大刀。

    裂云狂龙嘶声狂吼,巨尾摆舞,朝他当头猛撞两下。少年踏浪高高冲起,堪堪擦着巨尾冲跃到它头顶,纵声大喝,奋力朝妖兽颈上斩落。妖兽双目尽盲,不能视物,但感到那锋锐无匹的杀气,惊吼连连,胡乱摆尾。

    刀光一闪,鲜血激贱,裂云狂龙悲声狂吼,大浪滔天。大刀刀锋夹在它颈骨之间,再也不能斩下半分。

    少年立时撤手,朝前翻越,堪堪避过它巨尾袭击,翻身骑在它的头颈上,重重撞入汹涌的海浪之中。波浪激溅数丈高,十余丈外的柚木残船急剧摇荡。

    这几下一气呵成,兔起鹘落,众桨手各自抱着沉浮跌宕的船板,漂浮海中,瞧得眼花缭乱,都忘了喝彩。直到瞧见他压着怪兽一齐冲入波涛汹涌的大海,这才欢呼叫好。

    掌声刚响起,波浪四涌,裂云狂龙又冲天飞起,那少年死死抱住它的犄角,又手拔出一柄短刀,挥臂扎入怪兽犄角间的软肉。

    此处正是裂云狂龙大脑与神经中枢所在,剧痛若狂之下,怪兽震天嘶吼,奋力将少年甩飞开来,张翼甩尾,朝着北边摇晃飞去。

    众桨手大急,抱着浮板叫道:少城主,莫让它逃走了,城主的伤势就全靠这颗龙珠了!

    少年大喝着破浪冲出,死死抱住那怪兽的长尾,任它如何飞甩横舞,再不松手。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转眼间一人一兽已贴着惊涛冲出数里,众桨手的叫喊声渐渐听不清了。

    少年借着那怪兽长尾朝前抛甩之际,猛地腾空飞起,高高越过它的头顶,顺势抓住卡在它颈骨的大刀刀柄,喝道:滚你他妈的紫菜鱼皮!绕着它的脖梗儿朝下一旋,咔嚓一声,登时将裂云狂龙头颈生生斩断。狂龙无头之躯在半空展开巨翼,胡乱扑扇了片刻,鲜血狂喷,这才从空中重重掉落。

    少年冲落而下,麻利地挥刀插入它的肝脏,剜出灵珠,又驭风破浪而起。当是时,一道人影倏然踏波冲来,嘭地将他撞落水中,一把抢过灵珠,咯咯笑道:多谢阁下拔刀相助,送我龙珠。宛如一朵紫云,翩然飞掠。

    那少年从海中湿淋淋地冲跃而出,又惊又怒,喝道:你是谁?竟敢抢我之物!快还我!腾空急追。

    那人速度奇快,向右一飘,霎时间一冲出十余丈远,回眸咯咯笑道:谁说这是你的东西啦?是你养的么?我追它了三天三夜,有本事你也来追我三天三夜啊……

    闪电一亮,照得天海俱紫,也照亮了她的如花笑靥。

    少年周身剧震,竟像被雷电当头劈着,呼吸窒堵,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这张笑容如此陌生,却又如此熟悉,难道自己竟在哪里见过她么?心中突突狂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那紫衣女子也像是突然怔住了,灼灼凝视着他,双颊晕红如醉,神色古怪。

    轰隆隆!雷声滚滚,少年蓦地醒过神来,继续驭风追掠喝道:妖女!快把龙珠还给我,我要用它救我爹!

    紫衣女子眉梢一挑,嫣然笑道:原来是个大孝子。可惜我没爹没娘,没讨厌孝子了,偏不给。左闪右闪,穿掠与狂涛骇浪之间,倒像是在故意逗弄他一般,也不着急逃脱。

    少年从未被女子这般戏耍,又急又恼,几个起落,冲到她身边,伸手往她肩上抓去,喝道:给我!岂料紫衣女子也不闪躲,嫣然回身道:有本事你就来拿呀。突然将湿淋淋的酥胸朝前一挺。

    少年五指顿时抓到她的柔软的双峰上,面红耳赤,连忙将手收回,道: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紫衣女子一怔,咯咯笑道:你这人真有趣死乞白赖地跟着人家,赶也赶不走。可是便宜送上门,有偏生不敢占。原来你不是大孝子,是个大呆子。

    声音娇柔悦耳,尤其那大呆子三字,温柔缠绵,听得少年怦怦心跳,面红耳赤。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手爪虚长半空,颇有尴尬。紫衣女子大觉有趣,踏浪抢前一步,挺胸相迎。少年啊的一声,连忙连退几步,状甚狼狈。

    紫衣女子笑道:大呆子,你既然不敢碰我,又老跟着我干吗?脸容俏丽,衣嗔亦喜,少年心猿意马,凝神喝道:少废话!快将龙珠还我!

    紫衣女子扑哧一笑,将龙珠塞入他的手中,柔声道:呆子。给你就是,这般凶巴巴的干吗?眼波温柔如水,笑靥美丽如花,少年目眩神迷,脑中一片混乱,越发觉得此情此景放佛在哪里见过一般。

    突然念力一动,只觉一丝妖异凌厉的杀气闪电而至,胸前剧痛。心下大骇,低头望去,之间一只七彩的甲虫,似蝎非蝎,荧光炫目,钻入自己左胸之中。待要伸手去拨,已然不及。

    少年惊骇之下,真气聚集心脏,想要将那甲虫逼震出来,但方甫用力,便觉万箭钻心,疼得几欲晕去。

    他猛吸一口气,脸色煞白,冷汗涔涔而下。吼道:妖女!你!你!说了几个你字,便觉胸肺剧痛不能忍抑,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女子咯咯笑得花枝乱颤,道:呆子,你知道这虫子是什么么?叫做两心知。从今往后,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你的喜怒哀乐也全部操在我心上。只要我高兴,随时随地都可以让你痛不欲生。你说,是不是有趣得很呢?

    在他耳边吹了几口气,冲天飞起,很快便消失在惊涛骇浪之中,那银铃似地笑声却依旧远远地回荡不绝。

    暴雨扑面,雷声滚滚。少年紧攥龙珠,沉浮在汹涌而冰冷的海中,也不知是惊是怒是喜是惧。苦苦思忖着妖女究竟是谁,心中突然又是一痛,闪电乱舞,刹时间仿佛想起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模糊情景,却又倏然即逝,再也记不分明。

    《蛮荒记》全书完 ( 蛮荒记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0/101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