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劫匪章知错(一)

文 / 死鬼小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人是一种群居的物种,越繁华的地方越密集。<ww。ienG。com>越密集,人事纷争就越多越乱。一个穷乡避壤,萧落人稀的地域,通常很少会有帮派这种高级形态,更少会有多个帮派并列共存的社会现象。

    而帮会的存在古今都有,并且他遍布世界各个角落。

    就像前世某岛国,有名的山口组,帮众竟有十万。更牛逼的M国有个洪门,据说有九十万。还有洪兴社、三连、其他地方的黑手党、K党,什么的很多。它们都分布在发达国家的发达地段。

    追述史料记载,很多帮会的历史悠久。并且他们的力量和潜力都很恐怖顽强,有时甚至高过很多国家形式的存在。

    他们属于非官方的一种力量代表,一直在民间延续发展。就算几经官方的围剿,也不会完全湮灭。甚至有的帮会都延续了几百代,有时候他们的力量甚至可以颠覆当时的政权。

    近代史上有名的太平天国,就是一个以民间帮会形式出现的短命政体。那个所谓的拜上帝教短暂却恐怖着。当年的发展速度,简直可以用燎原之火来形容,只可惜上位者的斗争,局限了政体的意志。接着又碰到一个堪比圣人的曾国藩,挽救了清王朝的颓废之势,最终延续了十几年后化为历史的迷烟,消散在炎黄故土。

    再往前走五百年,那位明教义军统领的朱重八大元帅。一样是明教的教众,随着当年反元的浪cháo呼声,教会势力不断收拢受灾民心而扩大,终于教众演变为军阀。最后在刀兵之后,登上历史舞台,将诺大的元帝国赶回充满羊sāo味的原始草原。昔rì尊荣的皇帝又回去做了放羊头领。

    引导这些帮会,最终走向政治舞台的根源,其实就因民生。大灾之后,必是凶年。凶荒之年的民众,就是成为这些帮会成长壮大的最好补药。迷茫的群众在帮会的期许和诱导下,终于加入到造反的行列,人人称王。

    朴实的华夏子孙,自古都比较安分守己,但凡有吃的、有条活路,没人愿意兴风作浪搞恐怖主义,那都是被逼的。

    这不像西方哪些深眼、尖鼻、未得到全部净化的人群,经常借着上帝的名义清除异教徒。搞得上帝很没面子,就像个小姐一样,谁有钱谁就玩。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的没正事干,而且乐此不彼外加主动积极。

    此外,华夏的帮会很有容纳之心,就像华夏的儒家思想。以和为贵,秉承中庸。为了和睦共处,甚至各个教会传承的jīng髓,都是大体一致。

    玩刀的就拜关羽,求财的就拜比干、赵公明。求婚问情的就拜司马相如,玩字的就拜王羲之,颜真卿。一切都是一脉相承,膜拜很有条理,而且这些圣人都是民间演绎、历史著名的优秀人才。就算后世再有比他们优越的,也不敢超越,只能无限敬仰。这同样涉及到华夏的礼仪jīng髓,谦和让。

    因此,华夏的帮会就是一群讲礼仪、讲文明、努力赚钱的上进人士。

    而南朝京师,就有这样一群鱼龙混杂的帮会。他们永远是那样上进,孜孜不倦的cāo刀工作在行业的前线。

    此刻,这些黑衣人在大头领的策划下。开始了一桩展现帮会风采的行动,而此次行动的赞助商自然是天下自助的少东家。

    有买卖就会有杀戮,这些非常讲义气的仁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打开门做生意,靠的就是专业服务水准和信誉度。为了把招牌做大做好,形成长久发展的谋生产业。他们把自己的信誉度,都放到了生命的位置,如此境界堪称奇迹。所以四九城中,通常排名在前的帮会,信誉度高。价钱合理,童叟无欺。

    此刻被他们买通的帮会是南城地带的青龙帮,而此次青龙帮的任务就是绑架勒索敲诈恐吓,外兼猥亵人质。

    如果有必要,他们不介意装作北城黑霸的门徒强行劫掠。多年来京城的黑帮也是经过了大浪淘沙。每个方向都有为首的一家黑帮巨头,而cāo纵这些黑帮的自然都是豪门权宦。

    南北两城的黑帮,每隔几年就会火并一次。除了地盘的扩张以外,还有就是幕后买家的纵横。能在群雄之中崛起,绝非偶然。北城得黑霸和南城的青龙帮,自然都有些拿得出手的业绩。

    某年某月某rì,黑霸一位堂主酒醉南城,打砸了一家商铺,结果引来青龙帮的围殴,并连根拔起该堂会的老巢。于是某rì夜晚,两帮相约数百人火并与郊外。结果双方死伤无数。此役中,青龙帮获胜,名下出众的弟子得以晋升,并扬名在外,从此江湖就有了绰号XXOO的。

    又如某年某月某rì,黑霸一位小小弟逮着机会干掉青龙帮的香堂堂主。一时间青龙帮人气下跌,传闻这位小小弟有什么掌法,结果立万了。从此江湖上多了一位XX铁掌的英雄,而想要单独聘请他的价位就是某个层面的数字。

    而江湖中的同道见了面,也要唤一声前辈之类的话。如此,这位小小弟的社会地位又高了不少。

    *******************************************************************

    此刻一身粗衣敞怀,头戴斗笠满脸胡茬子的汉子,赶着驴车在田埂间行走。身后是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手拿着一根杨柳抽动着田里的土堆,笑嘻嘻的跑跳着。迎面而来的一辆马车,尘土挥扬的靠近了大汉。忽然间,马车急停车中跳出几位蒙面人,立时围住了他们父女二人。迅速的一番扭动之下,二人被塞进车内疾驰远去。

    而此刻被点穴的张老三,面目凶煞不能掩饰心中的冤屈。眼中挂着泪珠,哪像他一表人才的雄壮。

    此刻他满肚腹议:一个月前的某天就是这么一伙人,干了这么一出,条件是听他们的指挥提高物价。并且将几个庄上的老弟兄们召集,一起提价。否则全家死啦死啦地有!另外那帮人还让自己文书生平的劣迹,据说是要建什么档案。并且将其他农户商贩的不法事迹一件件供出,签字画押。最后还引导他以后有了麻烦,可以在城隍庙外头的槐树上挂一条白布,上面画一个“笑口常开”的表情。如此就会有人联络。

    而今天这伙人貌似也不怎么地道,上次还有赏钱。不知这次...,一脸迷茫的张老山不知不觉打起了盹。

    月明星灿的夜sè本该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可是此时他的老婆展转反彻迟迟不见他们爷两的踪迹。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上她的心头,这些rì子看着自己家的东西几倍的翻着价钱。从未想到一个农夫都有扬眉吐气的一天,每天看着堆积的进账,她嘴都笑的合不拢了,跟着张老三从未敢想的幸福。

    只记得那些rì子,张老山常自哀叹,怕是好景不长。所以哪天有事,就按着自己留下的方法去挂布条,至于那张笑得寒碜的“笑口常开”老两口还是练习画了好多次,因为那是保命的唯一法子,夹缝生存太难了。

    于是夜幕下,张老三的媳妇就这么拿着画好的白布去布置了。此时此刻深陷为危难的张老山在一个黑衣人的拍打下,渐渐苏醒过来。模糊中,蒙脸男子寒彻的眸子,让他心中泛起漪涟。

    “说吧,谁让你涨价的?将你所认识的所有商贩和农户住所一一说出,不然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你看看那个小女娃儿,不想被喂野狗就说实话?”yīn森的话语在面纱下响起。

    张老三抬眼望去,自己的女儿人事不省的被捆绑吊在半空。一阵父爱的无畏,激起了他消失已久的愤怒。经过上次的“教育”和“反教育”,此刻的他渐渐在怒火中冷静下来,今天的事情已在预料之中。记得上次那位面目有辟邪功效的头领说过:“如果有天你被别人绑票了,问之是关于价格的事情,你就答应他们。并告诉他们你们背后是黑霸,每个月每隔五天,就会在城北卢家庄向他们的各个堂主集体报告一次,每半个月帮主和帮中各大主事也会亲临。”

    于是乎,刚才还一脸愤怒畏惧的他,笑脸逢迎的谄媚道:“各位亲爹,把您孙女吊起来会让人笑话您为老不尊的。各位亲爹,您们想知道什么我就说,把孩子放下来吧,一天都没吃饭,恶着就不好了?”

    忽然静僻的大堂里,劫匪哄然大笑。紧接着,斜刺里一位笑声收敛的手下恐吓道:“老东西,你是盼我们早死吗?少他妈费话,问你什么就说什么。”

    这时此前问话的蒙面人,抽动讪笑着脸颊,“张老三,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吃饭?难怪传闻你是个出了名的饭桶。癞子,姑且看在做爷爷的份上就放那个小丫头下来。整死了就不好了,况且留着她还有用。张老三,我想你会配合的。”

    “这位爹,你说的没错。我一定全力配合,的确有人命我等提高物价。记得一个月前也是这番情景,他们给了我们供价数倍的银子让我们按着他们的价钱翻倍。还告诉我们除了还有很多人,当时为了给我们记忆犹新,他们居然当着我们的面解剖了一位活人,我们大老远看见那人开刀。血肉模糊,肠胃心肝全部挖出,然后他们直接下锅煮了就吃。他们告诉我们,不听命令就是这个下场,他们吃人肉的时候居然说好香,说人身上有206块骨头,每一块骨头炖汤喝味道都不一样,头部的营养价值最高,下来是yīn部的那根,再下来是...”

    张老三将那rì里活人解剖,说了个大概。那次为了立威,辟邪金山命人准备了一副猪的肝脏。然后复述某某人解刨心得,给各位白丁上了一次生动的解剖学。为了逼真,穿着厚厚衣服的活人外面放了一副猪内脏,躺在离他们较远的祭台上,就这么“分尸”了。

    为了表达内心的与众不同,一副洗好的猪内脏在分割后,直接下锅。热气腾腾的沸水,新鲜扑鼻的肉片,把那位解剖的厨子馋的自然口水直流。

    于是乎厨子当着大伙的面,将水煮肉片吃的满嘴流油,这下直把那些见了肉就眼馋的农户商贩,恶心的当场就口吐白沫,直到半个月都不能见荤腥。在巨大的jīng神压力下,各位见识了人吃人的魔鬼组织。为了避免被他们这么吃掉,张老三等一众人,哭着喊着表效忠。在这个礼仪文明,发肤受之父母的时代,身体不全的恐惧更是大不孝的罪证。

    说着说着,有几位心理素质不好的黑衣人再也承受不了打击,跑出去呕吐了。此时喉咙冒清水的头领,恶寒道:“老东西,说重点。”随即一拳出去,砸的张老三呲牙咧嘴的惨笑。

    终于在逼问之下,张老三恶心了一下劫匪后,“从容”的交代了。为了防止走漏风声,小女孩被逼做了人质。再不甘和心急之下,老三被放离去,一路上蒙着眼睛但却依稀听到了钟声,而且这个钟声格外的熟悉,似乎是北辰寺的那口,因为北辰寺的钟声是非铁非铜,不同于寻常的音sè。

    再把他丢到庄口后,夜sè里一位黑衣人隐秘了身影。紧随在连滚带爬的张老三身后,一前一后消失在夜幕......

    </p> ( 南宋共和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