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仁义之名

文 / 死鬼小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人走背运的时候,喝凉水都能噎着。可是厄运就像贴身侍卫一样紧紧守护着某人时,那就只能说明某人的人品不是一般差。

    此刻小强对“天道无情常与善人”的论断,有了更新的认识,那就是此话纯属放屁。像他那么低调,腼腆的人格都受不到上天的庇佑,那么天道绝对是个很不着调的混蛋。

    小强在一番嘀咕中,终于将久久沉睡的高调爆发。而引导他爆破的理由,居然是中年文士和他谈理财等于保险问题,古人的拾金不昧到底是说给谁听的,原来大家都堕落了,小强一脸抽搐着,无限,很无限。

    带着无尽的感伤,一行人夹着满脸受伤的小强回到逍遥王府。而这个回家的理由,只是说话不文明,有碍教化。并且敢打着这家赌坊老板的名字吆五喝六,人模狗样之极。

    此刻满脸chūn风得意,一柄纸扇摇的爽快惬意的中年文士,笑眯眯的闭着眼上前告知逍遥王府的家丁要见吴总管。

    而早晨受过小强雨露熏陶,正在打算洗心革面,从新做人的门卫,看着李二爷带着人居然把少爷押了回来。满脸疑惑的瞅着人群中的少爷,眼神中充满了询问。

    中年文士不耐烦的道:“我说马三,你小子愣着干什么。不知道二爷我很忙吗?难道要我教你怎么做好一个负责任的门卫吗?”

    一旁的小强,此时愈发的面目可憎,瞪着门卫道:“你不知道上等人的时间很宝贵吗?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图财害命,你家老爷没教过你吗?还不快去...”

    终于在一声急不可耐的怒吼中,门卫吓得拔腿就跑,少爷耳提面命的发话那可是相当具有催命功效的。

    中年文士看着小强,居然也这么识时务。兴致勃勃的道:“你这个小屁孩,还挺上道的啊。这会知道冒充我们王府的害怕了吧,呵呵呵...,看在你小小年纪一会只要你认个栽,爷我也得饶人处且饶人。就凭仁义赌坊的名头,我也不好意思把你送官,以后就好好去劳改吧,赌字变贪字,多少人明了,却是一如既往的前仆后继...哎,nǎinǎi的,我的眼睛啊。”

    听着文士一嘴仁义道德,恨铁不成钢的义务为小强提纲上线。众人终于等到了吴管家的来临,只不过吴管家近身前来瞅着众人中的小强,丝毫没理会李二众人的行礼,转而对着小强弯腰:“额,少爷,你怎么跟他们在一起?”

    吴管家语不惊人死不休,短短的开口立马把众人吓得软瘫。一个个神情委婉,说不出的无辜。众人看着李二,那眼神中分明再说,“这黑锅背你也的背,不然哥几个把你那些烂帐都漏出来。”

    人在遇到危机的时候,都只求拼命的自保。尤其是在站错队的时候,那绝对是无限的忏悔和撇清自己。

    众人在得知,一上午周旋到底的这小子竟然是少爷的时候。别提多后悔,记得刘麻子还踢了他一脚,王五还扯了一下他的衣衫,自己似乎还......

    看着众人跪地求饶,更有几个声sè泪下的哭成一团。比死了亲人还难过,而且让进坟的老祖宗都搬出来为自己开脱。小强实在牙疼,刚才还sè厉内聚,恶狠狠的大汉转眼间就成这幅德行。虽然现在很爽,可自己真有那么凶残吗!

    你看这位仁兄,都快趴地下了。而刚才那位羽扇纶巾,还显摆仁义礼貌的文士。已是满面死灰,惊恐万分。似乎就像看到自己被人剥了衣服挨千刀一样,两脚颤微微地连步子都挪不动了。

    吴管家看着一众人,脸上依旧是严肃恭谨。只不过看了一眼小强,他神sè似乎没有太多愤怒。而且他也似乎没打算决断,只好自己出面来收拾这个上敢的场面。

    吴管家冰冷冷的说道:“侮辱主上,依军法如何处置?”

    中年文士终于在僵直中软瘫,一屁股坐在地上,颤巍巍道:“禀...禀告主人,依军法罪当用尽‘地子号’酷刑,家人发配断魂崖充当奴隶。终身不得释放,否则赶尽杀绝。”

    听着中年文士口中,字字如血的阐述得罪自己的下场。小强本打算赏他们打扫打扫厕所,回收一下夜香郎的打算立时停止。

    而身旁站立的吴管,家丝毫没有对这些人同情怜悯。看着小强犹豫不决,遂上前解释道:“禀告少爷,这些铁律都是先王所定。但凡有违‘忠义’之名,就受不得世人怜悯,王府的家规和军法向来罪不例外。不知少爷,可有其他附加的惩罚。”

    本来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况此次也只是小误会。这些大自己几十岁的人跪下认错也就算了,尽没想到靖王的刑罚如此之严酷。

    小强虽不认为自己多么的善良,可是比起刚听到的这些酷刑,自己简直就是天使一般。这么血肉模糊的刑罚,自己想想都能吐出几升血来。但是惩罚是必须的,刚才这些个混蛋下手也没见得有多么地道,其中有个混蛋居然还想猴子偷桃,太可恶了。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最可恶的还有一个人踢了他屁股一脚。自己的凌波微步也练得不错了,居然还有这种误差实在是不给自己长脸。从出世到现在就会一个脚底抹油,亏大发了,满脸沉思的小强呆呆的站在那里迁移着自己的思维。

    许久的无语,其他人自然是不敢有所为。谁知道在家主面前自言自语的失仪,又会是怎样一个悲惨的结局。

    不过如今最令他不解的就是,在熟手那里听来的仁义赌坊有卖身的事情。而且这些人大多都是年轻力壮,此后不知去处。这里面透着诡异,愈发的等着他去解开这个神秘面纱,而且拐卖人口这种下辈子都和好人跨不上边的事情,他是无法接受的。不过想来老吴知晓,一连串的疑问早已将眼前情绪覆盖。

    “你们几个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全都站过来,给我排成一排。”小强眼中凶光残露的说道。

    一伙人立马在相互护持下站到了院中。小强恶狠狠地上前,绕着他们转了半圈。在他们视眼消失的刹那,小强迈着凌波步法快速的上前飞腿就踢。

    只听见院门口传来“噗噗噗...和啊啊啊”的惨叫声,几位强如铁牛的大汉在虚脱气泻的时候比纸糊的强不了多少,一个个被小强踢飞出去。

    听这几位的惨叫,一抹知足的笑意荡漾在小强的脸颊,片刻传来“哈哈哈哈”的爽朗笑声。

    “就这样吧!”

    众人皆是不明所以的看着小强,嘴角不置可否的发出“额...”

    小强瞅着他们道:“听不懂我意思吗?我说就这样吧1”立马反应快的,连滚带爬的感谢。其他的几位也是鬼门关前半rì游的后怕,一个劲的感激涕零,别提多真诚了......

    劫后余生,让他们领略了这位家主的风度。而当即为正打算离开之际,一声话语又将其中的某位仁兄禁锢。

    小强玩味的说道:“你留下来,对就是你。李二爷,你就这么走了!”

    余人看着倒霉的李二,李二灰头土脸的叹了口气,“就说不会那么走运的,哎,完了。”于是乎,他脱离了人群,凄凄惨惨切切的半步癫痫,瞬间恍若老了十多岁一样,走到了小强的身后,等待着最后的判决。

    看着一众人得远去,吴管家上前道:“少爷是否,想问他们把买来的人发配哪里去了?”

    小强反手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叹了口气道:“老吴,你说吧?”

    老吴道:“这些买来的人全部被秘密押往封地了,先王曾在那里规划了好多有铁矿的山脉,命这些人在那里开采。还有部分人被秘密押到一些偏僻的地方在那里铸铁。先王在世的时候,一面对外低调,一面内部积极筹划兵甲,以图在有生之年再次挥戈北伐。”

    “当年,皇上与先王唯恐败北。所以便有了这样的延伸和后顾之计。他二人皆为自己太祖后裔,自当秉承复国为己任。所以当年出师未捷之前,便下了先王特许独自领兵的圣旨。这在当时引起朝中哗然,你也知道我朝国运至今,都对兵灾充满忌惮。昔rì唐朝就因藩聚割镇,而闹得臣强君弱,最终引来亡国灭顶之灾。但我朝皇上兄弟二人摒弃世俗,就为的汉人江山一统,光复我华夏邦威。而力压舆论,成为当时政治的奇谈。”

    “至于这些酷刑,那也是非不得以之手段。乱世用重典,如今的社稷小国林立,自古天下分久必合。所以不得已而为之,这些人都是先王昔rì里安排选拔,不少人都是功名在身,并在军中秘密历练过的。否则,这些事断不会找他们来做,不密**是血的教训......”

    良久,老吴终于道出了。靖王的收复北疆失地的壮志,小强久久沉默不语,为这个风雨飘摇的王朝感慨着志士的悲怆。

    只是眼前微风依旧,花香四溢如常。将那浓稠的志士血腥遮掩,谁又能知道和平的代价有多么的大。

    家国天下,皇室的惆怅。

    </p> ( 南宋共和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