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云外真景

文 / 死鬼小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田,那个造化丹当真能延续子嗣?”史弥远不置可否的问道。“主人,你不会是也想服食吧!”“你也知道,我已五十多岁的人了。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带把的,八个女儿又能怎么样?哎...”“老田,因果一说冥冥自有天意。当初我们出卖赵括、韩侂胄,导致丧权辱国,金朝变本加厉的割地赔款远超当年的靖康之耻。此后生灵涂炭,国祚破败,以致如今我虽有荣华富贵,却遭此报应。我本想着自己儿孙很多的时候,从中挑取一人继承我哥哥的香火,现在看来这个愿望彻底完蛋了。本来我寻探了好久,物sè到赵昀这个小家伙。从小饱读诗书,正直凌然,那气质,颇有我哥哥当年不惧权贵的风貌,咱们把他作为靖王的子嗣,似乎有些可惜了”史弥远凄凉的说道。“主人,这些年咱们也寻遍各地名医圣手。哎,空有一国之力,却就此事频频无奈。天师教的那三粒造化丹只是传闻,我也不曾亲眼所见。不过天不绝人,人自绝,努力总有机会的。至于赵昀,就按照咱们之前的计划。将他先放任,待到此子立足以后,再给他创造时机。那时就算皇帝也不能轻易左右任免与他,待万事皆休以后,主人当自可再立...,主人有曹孟德再世的雄风,何人敢与争锋!”忽然左侧遮阳的窗户,一阵凉风袭来。二人闷热烦躁的心绪顿时清爽了很多,史弥远起身度步道:“曹公古直,我之偶像也!现如今的局势和汉末何其之相似,诸侯争霸,饿殍浮野。最近北边草原那个叫铁木真的草莽崛起,看其形势颇有一统草原的可能。如果草原一统,逐草而居的这些鞑子就会形成一股大的势力。而这些年金国的**也愈来愈烈,皇室频频兵变。西夏小国各族fen.lie犹胜当初,吐蕃fen.lie已经七十余年,短时间也无南侵的能力。西陲大理简直不值一提,那早已被灭的西辽就更是上不得台面。纵观世界风云,还是我们这边风景最好啊!”“但是最令我不齿的,其实就只咱们南朝了?”史弥远似有所问的说道。“主人,这是何意?我南朝富庶,天下皆知,为何...”田管家不解的问道。“本朝太祖赵氏兄弟,以武立国却对武人从不信任。什么杯酒释兵权,全都是个屁。说什么为天下社稷的屁话,陈桥兵变,鼓动造反的人里都是他的亲信晃点那些兵**。结果悲剧了吧,糊里糊涂的就随大众,选择他黄袍加身,结果名正言顺的把这几个傻帽关了禁闭,还让他们感恩戴德一番。啧啧...不得不佩服老赵这无耻之极的功夫哇,卖了他们还让他们帮着数钱,真不不厚道哇。”“就连有免死金牌的柴氏,现如今随便一个府衙的差役都能把他揍趴下,完了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靠祖上萌yīn过rì子,我都替那些人可怜。前唐藩据割阵,兵刀不断。结果老赵家就来了个重文轻武,呵呵...真是有意思,拿着别人错误的经验给自己用,就这点不得不佩服他们政治上的幼稚。老田,你知道吗?其实我挺佩服岳飞的。忠肝义胆,兵法如神,只可惜碰了高宗那么个蠢蛋,自断臂膀。就为了怕他直捣黄龙府,把钦徽二帝救出,自己下位。这么感xìng的想法,也就只有他能突发出来...”“如果换了我,定会把钦宗移居太上宫,徽宗册封藩王,再把朝中重新换一拨拥护自己的人!有时候觉着钦宗真的很可爱,你知道吗?他就像一个小朋友,自己眼看要被别人家欺负了,把自己家里的人拉出来顶缸。你说难道他不知道,人家来寻仇就一定要他家面目全非吗?老是想着让坏人发慈悲,真是可爱。而徽宗更是个笨蛋,册封那么多贵胄勋爵,到跟前连个挡刀子的也没,这皇帝混得还不如个帮派头子呢!据说当年他被擒住,居然还向金国人提议外交礼仪方面的待遇。你说他还真敢张口,结果悲剧了吧!居然是饿死的”史弥远兴致勃勃的回忆往昔道。田管家轻笑,:“主人高才,纵观天下,也只有您才能谈笑自若。”“老田,这些年虽然我们每年给金国朝贡。其实这都算不得什么,有句话说得好,往往打倒自己的不是敌人的军队利器,而是糖衣炮弹。金国的上层再厉害,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奢靡沉醉。上梁不正下梁歪,国家内乱是早晚的事,你看这几年,金国皇权旁落,权臣当道,不也是乌烟瘴气吗?而且每年朝贡才三十万两白银,咱们每年国库收入都有几千多万了,这些许小钱就像打发乞丐。而你再看咱们南朝,虽然三足鼎立,但是权力划分很明晰。皇帝、皇后,我,三方互相制肘,虽然下头贪墨昏聩的不少,但这不影响内部的结构。而且民间行商富足,瓷、茶、盐、铁、丝绸等物的海贸足以稀释这些小小的浑浊,因此不必发愁。”“呵呵呵,主人高才,你的一番苦心谁又能明了。当年宁宗被挟,事出有因。这些年你虽然明知他明里暗里的收拢人心,但也没过于激化事端。依旧把事态控制在一个平衡的范围,只是我不明白,你完全可以大权独揽做个枭雄。只是何以不在进取...”田管家一边分析一边不解的问道。“老田你看事情,总能一下摸到要害。不错,其实不是我不想有所为,实在是我没把握。别看我重权独揽,但是南朝士子,甚至乃至江湖草莽,都知忠君爱国。这种民心凝聚的威力,我自己都感觉害怕。我能手握朝臣人心,但是舆论这种力量太过恐怖,你没看到秦桧那贼子的下场么!而在我有生之年,能做的极限也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位极人臣罢了。最多保全我宗族富裕,开枝散叶,香火延续,能在这个世道做到这已是极限了。”史弥远细细说道。“那秦桧那厮,您为何还要恢复他的谥号?老实说,这人挺招人恨的,搞得国家破败,贪官污吏横行,民间怨声载道...”忽然,史弥远打断了他的话,玩味的说道:“不错,秦桧的确该死,而且不得好死。但是你忘了,岳飞恢复的谥号,我并未取消。我之所以如此,也不过不想把他们放在对立面。秦桧的谥号,只会让不明缘由的人把矛头指向天子,其实这就是对他威严最大的打击,而这笔帐不会算在我头上,只是我不得已对赵括一损俱损的招,同样是釜底抽薪但他比我更惨。否则,以赵括当年隐忍屈辱的魄力和大志,我活着尚且不论,但死后必定不得安宁。赵括现在不得民心,这就是他最大的暗亏。很多时候,政治的争斗要跳出道德的束缚,我是从官场底层一级一级爬上来的,朝堂是什么样子,没人比我更懂。”“主人奇才,只是秦桧的谥号会一直保留下去吗?别怪我多问,我只是很想知道,因为我总觉得它的存在,是对‘忠义’二字的践踏,我虽然不屑礼教迂腐,但总觉得这是对我作人的讽刺。”田管家有些急促不平的道。“呵呵,老田,这可不像你。没想到还有事情能让你心生情绪,你说的不错,就单论忠义二字,这世间又有几位能比的上你的风骨。你放心,他rì新龙登天,我自会将秦桧那厮留给他以作资本。那时既得民心,又得朝臣那些名宿的青睐,如此我也可高枕无忧。”史弥远眼中jīng光闪闪,仿若看尽世间一切。“原来主人早有远虑,看来是我担忧了。只是赵昀我们该怎么安排部署,他可是主人你花了大心思的手笔啊...”田管家若有所思的问道。“老田,你既能守成,也能进取。实在是可惜,如果朝堂有你,定也多了一位干吏良才。等太子和赵括的事情慢慢延续,在找理由将他遣回封地,一步步树立他的威信,凡是你在暗处多照应点,下边的人暂时不要通传,一步步来。”“是。”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这么会某某人的命运就被他们部署了一番。那种cāo纵别人生死的感觉,就是惬意。看着二人就像下棋似的推心置腹,一种深深地无奈纠集在这个府邸的上空,骄阳烈焰,余温仍旧不退的晒烤着下边的万千生灵。只是,有心事的似乎不止他们这一家,比这更繁华庄严的皇宫某处,似乎一样对今早的事情有些盘桓意动。而某某人就像被拔光衣物的男子,不光被相府两个男人看了个通透。而且皇宫的一位女xìng也十分有兴趣的在瞅着他思索个不停,看着那眼神中不明言状的挣扎,似乎情绪落差很大,她似乎在为此而考量着什么,十分耐人寻味。

    </p> ( 南宋共和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