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相府旧话

文 / 死鬼小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今天伺候宁宗皇帝的中年太监,便是永寿宫的总领内官洪大富。此人二十余岁入宫,当年因烂赌如命,欠了一屁股债。后迫于无奈,替人消灾。结果由于专业水准实在太给力,惹祸上身了。仇家势大,满世界的寻他,yù将杀之而后快。

    终于在一个大雨滂沱,电闪雷鸣的夜晚。洪某人一发狠,给自己下边来了那么一刀,从此不走寻常路,踏入宫门。

    所谓一入宫门深四海,自此江湖上那位靠脸蛋混饭吃的洪振涛帅哥就此消失,而皇宫大内也出了一位上进的太监洪大富。

    天有一失,必有一补。早年他流连于赌坊酒肆,花街柳巷,早已混chéng rénjīng。入宫没多久,凭借自己一身的才华侍奉了杨皇后。而这一侍奉就是十余年。从从九品的小黄门以累至现在的从五品总领的官衔,就这升官速度,连朝中大员都直瞅的眼绿。短短数年间便有此进步,可见此人勤奋非常。这很值得某些不怎么上进的某某人学习。

    随着宁宗皇帝的宣旨,他赶趟的离去。只是这可大可小的消息,自然少不了几方势力的探寻。在他的眼中,大人物的权力纵横,永远只是一场争夺游戏。

    他关心的只是那些金银剔透,暖人心肺的东西,于是一张写满字的字条,此时陈在宰相史弥远的书案。

    ******************************************************************

    *午休时分,一座造型庞大,霸气十足的府邸像一只闭眼休息的怪兽,静静盘踞在烈rì之下。临近百丈,都能感觉到他威严散发的yīn冷。而在这里,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也无例外的遵循着“武官不上马,文官不坐轿”的文明礼仪。

    前朝岳武穆的“莫须有”给了这些同僚很大的反思空间,传闻有一位不长眼的御史官,为了丈量这家府邸是否有违规违建问题,就亲自实地考察。但由于修养不到位,随地吐了那么一口口水,结果杯具了。据说当天回家,途经一条半米深的水沟,不小心掉进去淹死了。

    从此,但凡路过此地的人士,文明道德水准立马提升到一个极值。据有关消息透露,他们来此的jīng神文明建设水准,足以让后世全球一线城市脸红。

    而此时这座府邸的主人正在两位美娇娘的伺候下,躺在席床上幸福的蒙着眼睛,恣意的脸颊像菊花的盛开,眉毛上扬,横肉笔挺,气息十分的顺畅。

    立在她身后的美娇娘,浅着黄绿的衣衫。那若隐若现的起伏,直叫兴致勃勃人士口渴非常。伴随着她玉手轻按的揉肩,那对弹xìng十足的包子,就像装了水的气球,变化多端。她那下身的罗裙,冰丝织就,稍微的动荡都能将那修长的肢体透shè顶起,小幅度的臀部,内陷的神秘十分令人神往,只是这位主人似乎有猪哥的风范,实在是浪费此等美姿,直叫那些上进人士惋惜连连...

    而另一位娇娘,将玉盘中的荔枝玻壳。在修指兰萝的夹送下,送入主人的口中。随即一声轻声微颤的呻吟,伴随一口热气,送出缓缓清凉。

    这时门外传来大管家的回话:“主人唤老奴有何吩咐?”听着来人的声音,屋里的主人轻轻一扬手,两名姬妾随身退出,这位相府的田管家小心翼翼的进来。只是那两位美姬出去的身影,瞬间被管家那双不甘蹉跎的双眼挽留,而且很有再进取的心思。

    “老田,你怎么看!”史弥远上翻着眼睛对来人说道。田管家也不由分说,上前打开宫中递来的纸条,眯着眼一阵端详。表情严肃,一改往rì里迎来送往的慈祥。就这瞬息的变化,已略显功力深厚。能爬到相府万人之下的位子,自然也非常人也。

    简短的停顿后,田管家回复道:“主人,这荣王世子是您一手物sè。自然也不差到哪里去,如今入主官家近亲,以后自然又多了一份效力。只是这官家似乎有些敏感,按说以他们兄弟二人的交情,而且初次见这位侄子,不应该连一点实质xìng的封赏也没有呀!这绝不像官家的为人,这里面似乎透着一点古怪,区区一个‘逍遥王’的虚名,这不是唬小孩吗!世子赵昀得老爷您大半年的栽培,而且自身也胆识过人。想不通啊...”

    史弥远听着管家细微的分析,沉思少许道:“现在现在先给他晾一边晒晒,太子现在怎么样了?”

    田管家平静的脸上显露一丝yīn冷,回道:“身体很弱,咱们东宫的人手每次都按着老爷您吩咐的剂量添加,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顺其自然的早夭,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和您有关联。何况唐门奇毒,天下无解。就算有大罗神仙,官家还不是断子绝孙。”

    史弥远听着管家的回话,渐渐平静的脸上布满狰狞,随即邪邪的笑道“呵呵,赵括啊赵括,当年就因我兄长不忿韩侂胄那贼厮飞扬跋扈。原尽忠直的他只是职责所在,参了一本。结果就落得个勾结外族的罪名。枉他身为人君,不辨是非,嘿嘿...若非他肆意纵容,我兄长哪能全家被抄,还有我那尚在包裹的侄儿,就这么一起凄凄惨惨的驱逐了,更可恨的是韩侂胄那贼厮还不放过他们家小,全家十五口人惨死通州府。”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虽然我很善良,但是也不能随随便便被欺负。老田,那些年多亏有你。否则,我兄长的仇,只怕今生无望了。我年幼孤苦,父母早亡。若非我哥哥帮衬督促,嫂嫂贤惠如母,只怕我早已饿死。而那韩侂胄,让金主逼迫落得个,只诛杀“开禧北伐”主使人,首级送往中都的下场。哈哈哈...”一阵复仇快慰的笑声,发自这个城府极深的宰相。

    那时他只是个礼部侍郎,可谁又说小人物不能左右历史。一个人的仇恨本是不计付出的,如果逼到极限,完全有意想不到的意外发生。本来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硬是将政坛重新洗牌。

    立在一旁的田管家,一脸肃穆的陪着史弥远,感受着他的喜怒情殇。良久的沉重后,原本文士打扮的田管家,此时更像一位赳赳武夫。那身上笼罩的杀气四散开来,将周围抑郁的气氛压下。愈是如此,让他亢奋不已。

    随即yīn沉的面容,扬起一丝嘲讽道:“主人,这些年官家信佛信道。自恃修身养xìng,每逢月圆之夜便服食造化丹。以求长生,延年益寿。混天道人炼的丹药,别人不知,但我却是个例外。”

    史弥远晓有兴趣的问道:“老田,你总是给我意外。呵呵...”

    田管家继续说道:“混天道人其实是我的师兄,我们天师教入室子弟并不多,虽然我早已被逐出师门,但此丹的功效我还是知晓的。此丹名为‘造化’可见功效定然不俗,如果炼法得当,自然有延年益寿,返老返童的功效。不仅如此,还能再造生机,延续子嗣。虽然起死回生有些夸大,但如果是习武之人,内力却可以以倍增加。这是习武之人,世间难求的灵丹,足以媲美于少林大还丹,就是东海桃花岛的流花玉露丸也不能相比。只可惜,我师兄多年前,由于情感挫伤。xìng情大变,自此弃武炼丹。他的丹药初食自然口鼻清新,清肺宁神。但是用久了,就会让人过度依赖,如果不自持,则可能因药xìng堆积而入主心肺,积郁不反成为致命的毒药。后期开始咳嗽,在后气喘虚火,在后吐血痉挛,最后心神失控,经脉凝锢而死。此外服食此丹,还需要内家独门功法的配合、疏导才行,只可惜这么久积重难返,他也以是一个将死不死之人了。这世间能练成此丹的只有我教百年前的一位前辈,只可惜只存有三枚。”

    “这么说,赵括是必定为了延续子嗣。我想这种丹的毒xìng他已有察觉了,这几年显现的症状和你刚才所说如出一辙。但是我不会让他善终的,嘿嘿嘿嘿...就这么让他死了,太便宜他了。”史弥远yīnyīn的沉笑道。

    一场恩恩怨怨,牵涉了几十年。而宋帝国的两根鼎足之间的恩恩怨怨,也一步步紧锣密鼓的继续着,就像这个国家的丧钟,在凄厉的风雨中一遍又一遍奏响。而他们的家事以成国事,国事也决定了他们的家事。死磕如藤,不分彼此的恶循环着,在原先的历史上,注定一同毁灭。

    只是如今,老天很不爽,一个雷霆将小强这个小火苗打在了这个藤蔓上,而不久的将来,星星之火似乎会有将这两根茎藤一同烧成灰烬的趋势。也许这两根藤条都有些感冒着凉,喜欢往热的地方凑凑,结果那一个喷嚏就能扑灭的小火苗,渐渐在两根藤条的庇护下慢慢燃烧。

    </p> ( 南宋共和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