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君臣初见三

文 / 死鬼小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对于秦桧大人屹立街头,受万人“爱戴”的举动,着实得到了宁宗皇帝的亲睐。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更是乐此不疲非常有诚意的要完成这件事情,想想秦大人在万人雨露恩泽中与rì月同在,千秋万载,小强心中少有的烦忧就能消弭殆尽。

    无心的好人好事,直让后来大家赞口不绝某人的超凡智慧。不过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人的意料,这委实不是这位好心人所能意料。

    二人不良的笑声,愈发觉得亲情可贵。心情大好的宁宗皇帝,忽然心生亲自栽培小强的打算。如此美玉如能得到自己的教导,并且rì后大放光彩,就算自己人生不惬意,也会老怀安慰。想着这些年自己的子嗣,皆是早夭。心中早就疑惑重重,一些不好的预谋在他心中更加肯定。现今的太子是他唯一在世的骨肉,可是依然病危重重。而此子锋芒如同利剑,早晚会有一番作为。如能辅佐太子,定是国之器鼎。有心考量的打算,悄悄在此时萌生。

    宁宗皇帝轻抚着下巴的胡须,眼中jīng光稍纵即逝。开口说道:“侄儿,朕就为你讲讲你父王的生平吧。”

    小强睁眼一闪,郑重其事道:“愿听伯父教诲。”

    “你父王如果在世,今也四十有七了。年少之时,你父与朕皆有复国开疆的雄心,那时他还是晋王,封地在安徽之地。我中原四处坏绕邻邦,最有威胁的莫过于来自西北、东北方。那时年少有为,无惧世道不济。‘靖康之耻’总时常在我二人心中徘徊。你父自幼善兵略,而当时韩丞相已有兵锋北至的雄志。战事非一朝一夕,你父便上疏改封封地。朕自是替他高兴,此后几年里,他jīng图练兵。只可惜我朝中战略出了分歧,朝中又有jiān贼泄密。直到作战开始不久消息外泄,几处领兵大将,先后因出兵不利,丧失作战契机,兵败残壁。无奈之下,韩相遣使议和,意图再续力量,当时京中兵力外调,正是虚弱之时。如今的史相为礼部侍郎,合同皇后外戚悄然遣使,朕手无兵甲,只得挟持废了韩相,将你父改迁封地,禁锢以保他周全。此后你父在未与朕相见,你父愤恨朕无能,人前妄言。其实朕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他是为了制造事端,将朕逼向求和派的阵营,意图积蓄力量,从掌生杀予夺大权。这样的苦心又岂是旁人能知,朕每每思及,更是难过不已。祖父孝宗皇帝,好不容易将皇位回归。我等子孙哪敢怠慢这仅有的一次机会,只是你父自此沉迷消沉。荒唐之事亦是故意为之,其实那都不过是做给人看的。小强,如今你继承你父王的尊贵,也该承袭他的遗愿。国之大任,你可有意分担?”

    原本只为混的人生rìrì闲,**遛鸟耍大牌的小强,此时不知不觉有些脸红了。潇洒自在,风流不羁,那可是他此生的志向,可被宁宗皇帝一番诱而导之下,不表下态显然是不行了,朝堂风云变幻,就连你这个皇dì dū混得这么差,小强是直接就忽略了个人英雄主义的行为。不过想归想,说归说,做归做。三件事不跨勾,向来是他人生最有成就的行为。

    于是乎,小强只得在绷着个脸,向欠人一屁股债似的说道:“顾所愿,敢不为。”

    宁宗皇帝笑意的脸颊,忽然凝固了些许,那眼眸中的冷冽又浓了几分,仿佛能直透小强内心所想,道:“如此,朕变考校你一番”

    “国可久安否?”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yīn晴圆缺,此时古难成,况国运乎!”小强小心翼翼的答道。

    “呵呵,能习得子瞻之才华,不错。那朕再问你,国之忧患何处也!”

    宁宗瞬间严肃的脸颊,再次焕发出笑颜问道。而小强之前的小算盘在人家眼中根本不够看,看着变幻莫测,难以揣摩内心的帝王,伴君如伺虎的话更不是让他心有体会。既然躲不过,那就从了吧。这么具有求和意识的小强,自然不想跟自己过不去,一番思量,一番对前世智慧的搜集。整理一番后,随娓娓道出超越这个时代的观点。如此即解了燃眉,也将包袱再踢了回去。

    “国之忧,分内外,分大小。国之患,则在明间,解法亦在明间。”小强字字分解的说道。

    宁宗本没抱太多希望,毕竟在他眼里小强阅历有限,还是个孩子。他的问话只是给他一个jǐng示。而小强简短的开口,让他那沉暮的眼神,忽然透shè出一种明澈清亮的光芒。瞬间斜仰的身体,不知不觉坐直了。浓郁极致的等待小强的下文,眼中温柔的神sè,给了小强赞许支持。

    小强接着道:“国之忧,对内是权利的划分。对外则是国务的办理。国之大忧,实为国运长久稳定及其能否长远发展。国之小忧,则是人事纷争。”

    宁宗皇帝听后,思索着,这确实反映真实的状况。但对小强而言,这不过还是空话连篇。

    看着宁宗皇帝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小强只好继续说道:“下面的重点是国之患,现今的国之患实为权利划分与掌握。行政权不等于实力权?”

    “嗯?......,你且细细说来。”宁宗皱着眉头道,小强脸上抽搐了一下,暗骂自己嘴贱,装什么高级知识分子,如此只好继续下去。

    “行政权既是对国家的军事掌握、政治导向、文化领域导向、经济导向的控制和绝对优势。而实力权,则是区别行政权的一种处在基层的相对权利。比如不参政事,却能控制朝堂的士族,家族,和共同利益集结的人群。这些人的连合才是实实在在落实事务根本的存在,行政权最多能驾驭实力权,他不等于实力权,也很难禁锢他,彻底掌握他。这不是几年或者几代人短时间能完成的。”小强开始了对宁宗皇帝的引诱,企图偏离话题的根本。

    可是宁宗皇帝对于这么系统,新奇的理论震撼久久,内心自制难耐。对着新奇,思索着当下,绝望如溺水之人对手中稻草的渴望。

    小强看着宁宗皇帝睁大的眼睛和不甘的神气外泄,心有不忍。想着自己的观念把这位五十多岁的天子摧残成这样,他很怕吓出个什么病,那时估计自己就糟糕了,悔恨的真想给自己再补一个大嘴巴。

    于是很快继续,辩解道:“如果非要救治,也不是没办法。但是相对与皇家而言,实力权的取得必定要放手一部分行政权。皇权与士族相伴而生,士族既是皇权的拥护者,也是皇权最大的敌人。我想这点,伯父您一定深有体会吧。”

    宁宗皇帝听着小强话中有话,不住的点头,以示认可。

    小强接着道:“而皇权和士族的根基来源于民间,百姓就是根基。想要保住皇权,灭失士族,唯有的办法就是釜底抽薪,不论哪朝哪代穷人永远是绝大多数的,善以引导,多解决这些人的生活,凝聚民意就相当于,皇族自己拱卫皇权。这比把自己的命运放在士族的手中要牢靠扎实的多。”

    小强的思维,渐渐把宁宗皇帝往资本主义与君权分割引进,就像后世的英皇一样。成为一个国家的标志,成为民众的信仰。

    一番惊天动地的解释,一个难以常人理喻的孩子,让宁宗皇帝心中地震不已,直直怀疑小强就不是人,智多近妖。可是在后世,就这点常识真的不够看。久久的思维沿伸,把宁宗皇帝搞得眼中发黑,于是他干脆在那里闭上了眼睛。只让小强心里叫苦:这下完了吧,皇帝老爷子背过去了,这黑锅他背不起呀!初次见面,你说啥礼物也没孝敬,把这大爷整的晕过去了。这眼睛不睁,这也没有救护车呀。

    一阵后背发凉,小强眼睛瞅瞅四方。心中盘算着,看样子还没断气。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乎,悄悄弓着身子,脚步轻抬往后退去,退了三步,避开他的视线,扭头就打算开溜。结果一声轻唤,把他拉回现实的噩梦。

    “小强,你上哪去?”宁宗皇帝眯着眼说道。

    小强一阵头皮发麻,后背直冒凉汗。谄媚的堆积着笑容回过身道:“我以为皇伯父要休息了,所以...嘿嘿。”而宁宗自然不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也没有他此时的内心情感体会。于是慈祥的动了动容,沉沉的叹了口气。

    “你的办法不失为一个绝佳的良策,你能把这个世界看得比朕还透彻,你非常恐怖。今天的话,出之你口,入之我耳,如有泄漏,我也难保你命。今天是朕活得最明白的一天,没有教你太多,反倒被你引导,呵呵...”宁宗皇帝发狠的说道。

    小强听得出其中的关爱之意,只是瞧着宁宗皇帝发狠的样子。似乎是嫌自己嘴巴太臭,于是连忙敝扫自珍的道:“伯父,您说什么呢?侄儿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您今天不是一直在与侄儿探讨改封侄儿为逍遥王的看法吗?侄儿真的愚昧,还请伯父见谅。”小强接机给自己台阶下,然后又捎带着给自己换一块非常sāo包的招牌,‘逍遥王’,nǎinǎi的.....

    看着小强一推二五六,死不认账,而且还借机揩油讨便宜。宁宗又是一阵,剧烈失笑,大感自己的顾虑多余。侄子的思维跳的实在太快,自己都快跟不上了。如此妙人,实在妙不可言。如此不仅为年轻好大一阵感慨,年轻就是好啊!

    </p> ( 南宋共和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