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章 庄周化蝶

文 / 死鬼小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南宋,宁宗朝。嘉定十三年,三月。绍兴荣王府,后庭传来了众家眷不住的啼哭声,带头的是一位三十多岁左右的妇人,葱白的手指不住拭擦着眼角的泪水,陪同身前的是一位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他愁眉紧锁,一脸yīn霾的在厢房中度着步子。

    这时一位年若古稀的白衣天使,不徐不疾的踱步而来。作揖,道:“回禀王爷、王妃。世子头部重创,可能会有短暂失忆,但xìng命无碍。老朽已用银针放血,回头我配些药给他服用。不出数rì,便可复原。”

    老天使话刚毕,美妇人红着的眼眸,止不住潸然泣道:“我那苦命的孩儿啊,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

    老天使道:“王妃勿忧,世子就算失忆也无大碍。天道昭彰,有此一劫。祸福相依,本有子数”

    荣王亦是悲叹不已,苦从心来。听着木神医的宽慰,心中稍许宽慰。这木神医不光jīng通医道,更是jīng通易理,有此说来,命中定数。看着声嘶憔悴的王妃,心中又是一阵爱怜。

    慰藉道:“夫人且宽心,木神医医术jīng湛,昀儿定会无恙。老肖,让账房多支些金银,好好答谢神医。”

    老天使走后,荣王面sè郁郁,思索道:“好好的爬什么树,就为一个风筝!昀儿向来不喜玩劣,奇怪了?好死不死的,这官家又在这个节骨眼上添堵。本王就这么一个子嗣,为何偏偏选中我家昀儿,过继他靖王。怎么会这么凑巧,皇帝和史相皆是前所未有的明暗而来。怪啊!”

    立于身侧的肖管家,细细听着老爷的忧虑,很尽职的安慰道:“老爷,皇命难为呐。靖王刚毙,膝下并无子嗣。我朝以孝闻天下,无后乃大不孝,皇上定顾念兄弟手足之情,而为之。而老爷您与皇上同为太祖皇帝一脉,皇上选子嗣不在太宗一脉。此举定为隆兴太祖遗脉的意思,而少爷年少天资聪颖。往rì低调,少与朝宗勋贵子弟来往。如此没有派系,想必因此而成为合适人选。”

    “即便少爷过继,皇上定也不能亏了他。只要少爷平平安安,老爷和夫人就勿需难过。假以时rì,少爷有了家室,多续子嗣。老爷您大可再将回续一子孙,那时咱们家就能出两位王爵,rì后朝堂也定...”

    “哎,老肖我也这么想。可他是我亲儿子呀!真他nǎinǎi的不甘……”

    ------------------------------------------------------------------------------------------

    江南丽艳,娇若美人。远处碧玉湖畔,采荷女子绵歌如虹…………..

    次rì,鸡已破晓,rì上三竿。一段十分不和谐的呼噜声,在青衣翠玉的小姑娘身畔响起。

    忽然,鼾声戛然而止,一位面冠如玉的少年,约莫十五六岁,身形不雅的呈大字状躺着,而在大字的中间还有一根棍支着帐篷。

    此时他睁大了一双深邃地眼珠子,转悠打量周身一切,。

    “什么情况?挂了吗?飞车撞过、脚底一滑、树上的风筝、我的包、屋顶……,还有谁替我包扎的,太菜了吧?这什么地方?监外就诊,古装医院?哎...MD头都大了,先闪人,要是判了,那就不光是倒卖正版、传播yy了,还有拒捕,三个月定没问题。”一串串疑问浮现在少年脑海,还忘不了给自己算算灾期。”

    “嗯?谁家的小妞。靠,这么靓,要不揩点油?所谓贼不走空,捎带留一抹余香,以后和狱友们大快人生……啧啧,算了,此处不宜久留,撤吧。”

    小强兄,七拐八拐的思量一番后,轻轻欣起被子,猫着腰绕开那位奇装异服的陪监女子,刚到通道中间。忽然一声尖叫从耳畔传来,差点把他整晕。

    “啊...少爷没啦!”正是刚才那位陪伴少年的女子,在迷糊中发现异况,失声大叫。

    小强一时无语,倒霉孩子,喊什么喊。

    忽然,呼啦一下,全府上下,男女老少瞬间都赶了过来。目瞪口呆的盯着有些猥琐的少爷。

    大家不明白,少爷刚病倒,怎么手拿那么多花瓶、香炉,这不是自己家的吗?而且似乎少爷的脸越来越红了,发chūn了?一旁长得有些猥琐的小厮翻着白眼,邪邪的想着昨rì柴房和杜鹃的巫山风雨,玉露逢chūn的情形,深有感触着…….

    这时,强装镇定的小强兄,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得依依不舍的把身上的各种物件放在地上,收敛了自己的职业习惯。

    面对如此阵容,他嘘嘘了,只是眼珠子不甘的的转动着:“绝对是国宝哇!景德镇瓷,定州瓷,八宝鎏金鼎,翡翠双耳蝠瓶。完了,罪加一等,恐怕要将牢底坐穿了。”

    小强兄瞅着各位,古装打扮的市民。脸上努力强笑着,此刻简直就是一只偷鸡未遂的狐狸,自己都觉得有碍教化。

    “嗯,额…各位早上好啊,吃早饭了吗,都忙呢吧!呵呵,嘿嘿,呦,这不是刘老板吗?你也跑龙套,扮相不错啊!有rì子没见了,刘老板我找你有笔生意?咱们边走边说啊...”

    他也不管肖管家那迷茫而不失哀怨的眼神,强搂着就往外走。只是大伙怎么看怎么觉得老肖被挟持了。而且还掩着耳朵偷铃铛,当所有人静止了一样,公然强行。

    这时,荣王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打破少有的寂静,沉声道“昀儿,不要胡闹,你伤口未愈,哪能下床啊。快去歇着。肖管家年事已高,经不得你拖拽。”

    王妃看着小强这么奇异的身影,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忧伤。不管不顾的跑过去抱着他,丝毫没在意他隐隐利落的太极推手。

    连抱带哭的说:“我儿,你怎么成这样了啊。以后疯疯癫癫的这可怎么是好哇,都怨为娘没看好你啊…。”

    荣王妃折腾了半天,见小强没半点动静:咦...是娘啊,你不认得娘了?我儿好命苦哇....”

    一阵爱子情深的话语,忽然让小强兄沉静了下来,仿佛久违亲情回归。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位三十出头的熟妇是谁,大概她演技太逼真,太投入了。导致自己难辨缘由,不过慈母的爱触动了他内心未褪尽的情愫,一种温馨的感觉,缓缓蔓延上了他的心头。舒服的感觉,让他渐渐放下了防备。

    “或许老天实在看我太过可怜,一年分手55次。又或者觉得自幼缺乏母爱,特意安慰我的吧!不用问,穿了,一定穿了。上辈子未曾见过父母面,孤儿院长大。靠着买彩票的运气读完高中、大学,也算自在。如今有亲人关心了,感觉真好...”

    小强露出了会心的一抹笑意,然后静静地思考着,也回味着一系列亲身体验的离奇。

    不知不觉一种晕眩慢慢延伸,模糊了视线。小强兄,终于在大家期盼的眼神中,晕了过去。

    因为他的事故,把荣王府上下,折腾的鸡犬不宁。所有人疲惫不堪,因此大家非常保佑他消停点,多睡会。

    一阵浓烈的倦意,仿佛刻意滋扰在众人的双眼。赤红的眼睛干涩...

    在王爷的吩咐下,众家丁女眷各自散去。留下一双不解的眼睛,久久盯着被抬回去的少年。

    ……………………………………………………………

    </p> ( 南宋共和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7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