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章四百四十三章 东城大火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火烧得还真大呀……”

    北京城是很大的,再加上这年头的建筑大多都是采用的木材,所以,当那位余府尹去向上书房三大臣禀报东城起火的事件的时候,大火已经蔓延了不只三条街……整个北京城上空,都已经可以看到那浓浓的黑烟!

    “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跟着费老头站在府内最高的一层楼房之上,用望远镜远远的眺望着东城的大火,果亲王阿苏礼已经是震惊的无以复加!……天子脚下,堂堂帝辇,自然是各项措施齐备,怎么可能烧起这么大的一把火来?光远远的看过去,恐怕小半个东城已经烧着了,这要是到了近前,还指不定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呢。

    “我这怎么知道?……”费老头拿着望远镜一直没有放下来,听到阿苏礼的问话也只是随口答了一句。

    “哼,肯定是有人闹事!”阿苏礼之子,那位贝勒爷在一旁冷哼道。

    “小子,你这说的全部都是废话!”转头看了一眼这位贝勒,费老头毫不客气的讥笑道。

    “你……”被费老头气得脸色通红,可是,贝勒爷虽然愤愤然,却是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甚至连反唇相讥也不敢。

    “老爷子,这事儿不是我们能管的,就算是想管也管不着。我看,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儿吧!”阿苏礼也不理会自己儿子正在吃瘪。刚才这小子已经因为自己的狂傲而吃了不小地亏。不过,在他看来,“吃亏是福”,尤其是他这个一向不听人劝的儿子,也正得有费老头这样的人物来整一整才行。不过,现在他想的不是这些。而是另外的事情。所以,他放下了对东城大火地担忧,又向费老头说道。

    “正事儿?呵呵中,我看还是算了吧!……东城这场大火之后,你以为你还能去干什么正事儿吗?”费老头放下望远镜看了看阿苏礼,摇头叹道。他当然知道阿苏礼找他来是做什么的。这一次满洲的众勋贵携大笔资金入关,却投资不利。如今不仅先期的大笔投入已经被套住,还倒欠了银行的好大一笔钱。现在还钱的期限马上就要到了,阿苏礼等人不好跟有莫晴等人为后台的银行硬来。在这个时候来找他,自然是想让他这个老头子出面帮忙说说话,谁叫他地面子大呢?

    “不能去做事儿?哼,老爷子。您这话能作何解?”听了费老头的话,那位贝勒爷不服气地问道。

    “这么大的火……哼,这可是天子脚下,所以,便是有狗胆包天之辈,也不敢去做这足以诛连祖宗十八代地恶事。而且,人数少了也绝对烧不起这么大的火……你们也看到了。刚才那里,恐怕关王庙街、火神庙街、东亨儿胡同、地藏寺街、东利市营、西利市营这一带都已经被火海覆盖……”费老头顿了一下,“这么大的祸事,自然是有人要倒霉的。”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那位贝勒爷又叫道。

    “没关系?嘿嘿,我听说,前段时间有一批正蓝旗地勋贵们刚刚卖了不少田地,凑足了一笔银两,又在东城购买了一批民居,听说是打算是将其改建,尔后倒手再赚一笔……可是,后来我又听说,那些勋贵们本来答应给那些卖房子的老百姓找新居处,可到最后却食言而肥,根本就不理人家的生死,那些老百姓已经闹了好几次了,可是,闹了之后,这些老百姓不仅没占到便宜,反倒还被东城兵马司的逮了不少人,到最后反而还得拿钱去狱里赎……你们说,这代表着什么呢?”费老头微笑着看向了阿苏礼父子说道。满洲的勋贵们虽然“贵”,可是,这些人再怎么贵,又怎么能及得上北京城的那些八旗贵胄?虽然那些京旗里面的大人物并没有怎么出面,可是,这些人地关系可是十分复杂的,这些大人物身后,那就是无比庞杂的一张大网。满洲的勋贵们到来之后,由于害怕被京旗中人瞧不起,所以一上来就表现的十分豪绰,结果,立刻就惹得那些京旗中人眼红无比。这些人每年只领着朝廷的一点儿月例,哪能跟满洲的八旗勋贵们动辄出手上万两的大手笔相提并论?所以,这帮京城的家伙们立刻就靠上了满洲财团。虽然那些满洲来的勋贵们也知道这些人不好沾惹,可是,京旗中人地能量巨大,比不得那些满洲贵胄只是一群空筒子,如果不打好关系,反过来成为阻碍的话就更加不妙了。所以,很轻松的,那些京旗中人就打入到了满洲财团之内,并且开始四处插手……而现在,祸害出来了。

    “这……难道是那些老百姓放的火?”阿苏礼父子巴巴的对视了一眼,怔怔地又向费老头问道。正蓝旗勋贵?虽然跟他们打关系的不只是正蓝旗的一帮人,可是,他们也确实知道,那帮人所卖的田地是从哪里来的。不好直接向他们这些满洲的勋贵们要钱,就假借合作的名义,利用介绍百姓入厂做工等等借口,强买去百姓的田地……他们早前就已经知道那帮人会是一群祸害,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帮家伙居然会祸害到如此程度。

    “我看是十有**……嘿嘿,你们还别说,这帮老百姓倒还真有点儿本事!他们这一把火把东城给烧了,到时候,法不责众,皇上不仅不能怪罪他们,还得出钱帮他们重建家园。而且,这么可劲儿的一闹腾,那帮祸害他们的家伙也跑不了,恐怕连跟那些正蓝旗的勋贵们有所关联地家伙,恐怕也要受到些牵联噢!”费老头又仿佛自言语语地说道。

    “阿玛,我们该怎么办?”费老头的话让阿苏礼父子忍不住干咽了几口唾沫。火烧北京城,就算只烧了东城的一小部分,就算他们只是受到一点点牵联,可这些罪名也足够他们这些刚从满洲进入关内的家伙们受了。面对这种可能的艰难形势,那位贝勒爷更是已经没了主意。开始一脸紧张地向自家老子“求救”起来。

    “怎么办?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知道该怎么办?!……”看着这个仗着财势和一点儿小聪明,平时老是一副眼高于顶地样了,此时却丝毫没点儿担当的儿子,阿苏礼忍不住有些发怒,“不就是有点儿牵联吗?我们又不知道那帮家伙想干什么!皇上就算再怪罪,我们大不了再回奉天去。你怕成这个熊样作死啊?”

    “可……阿玛,那东城的事情,我也是掺了股的呀!”贝勒爷一脸悲惨地哭道。

    “你说什么?”阿苏礼顿时呆住。

    ……

    “啧啧……这火烧得还真快!恐怕马上就要烧到娘娘庙街了。那可就越过东城,直到南城了,妙极,妙极……再往南一点儿。那可就要到天坛了!……这顺天府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连个火势也控制不住。还有那正蓝旗的人,他们在东城不是有一营士兵吗?明明就是自己惹的祸,也不知道赶紧弥补一下,只知道窝在那打狗巷里面,非要等这把火把他们全部烧得去见阎老五么?”费老头又在旁边啧啧出声,“嘿嘿,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清明时节火纷纷,城中有人要断魂喽!”

    ……

    北京城按照八旗划分,从正黄旗到镶黄旗,都划有一大片居住地,八片居地又将紫禁城围成了一圈,构成了旗人的居住圈。在这个圈子再往南,从西往东,才是并排成一排地西北中南东五城,由五城兵马司负责治安,里面住着普通的老百姓。而这五城之中,北城,中城和南城再往南就是先农坛和天坛。

    可以说,五城是北京城的基础所在,可是,偏偏就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场大火,把这五城之一地东城给烧了个一塌糊涂。这件事恐怕比马上就要有十几万人来北京城讨债的事情还要大上几分。在佟国维等人看来,钱财和土地,只要康熙同意,随时都能解决。主要是引起这件麻烦事的人肯定会受到康熙的重重降罪罢了。可是,北京城被烧了地后果可就不一样了。

    堂堂帝辇之下,居然会有百姓被逼得不惜纵火……不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一场大狱是肯定跑不了了。

    ……

    佟国维等人在得到顺天府尹余正健的急报,又远远地看到天空的浓烟之后,差点儿就想当场把这个顺天府尹给一脚踹死!……东城被烧这么大的事情,你顺天府尹不赶紧前去指挥救火,却非得亲自跑来报信儿……这件事随便派个人通报一下,也没有哪个胆子包天的家伙敢耽搁呀!

    不过,尽管已经预计到事情可能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佟国维等人在焦怒的同时,却又不得不赶紧出宫前去火灾现场……佟国维没有心理负担,立即就以火情紧急,自己是武官出身,可以骑马快速赶去为理由,把向康熙禀报地任务交给了两位同僚,让马齐和张廷玉这两个还存有几丝道德之心的家伙去面对康熙的怒火,他自己去火急火燎的往外赶……不管怎么说,只要能把火灭了,他就是立了一功,而且,等他回来的时候,康熙也应该差不多发完火了,有什么事情,他也可以比较安然地去面对。

    可是,佟国维只顾着逃离上书房,却一时忘记了现在是什么时间!现在可是三月,就算清明节已经过去,那春风也是呼呼不断!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再加上天干物燥,他这个救火总指挥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

    “水龙怎么回事儿?朝火根儿给我喷水,你瞎朝火苗上喷个什么劲儿?”

    炎势熊熊,又有春风助势,一排排的木质房屋,一接触到火苗就忽忽的成了助燃之物,而且一间屋子着火,往往接着就是整条胡同一齐倒大霉!佟国维这个当朝首辅在,步军统领衙门等都纷纷派出了军队前来帮助灭火,再加上先前余正健派出的顺天府衙役和五城兵马司的人马,以及从城中其他地方调来地水龙,也仅仅只能是稍稍阻挡一下火势的蔓延,却不能其其控制住。

    “佟相,没水了,附近的几个井里都没水了!”虽然佟国维在紧要之地都派了不少的官员前去负责指挥,可是,这些官员作作八股或者耍耍刀枪可能还算是行家里手,对付火灾却是连半吊子都算不上,尤其是这种大火灾,更是一点儿经验都没有。一出了事儿就只知道朝佟国维这个当头儿的去问。

    “没水了?没水了你不会找啊?难道我能把喷出水来?”佟国维大怒之下,一下了孓把这个来报信儿三品武官给踹趴在地上,紧接着又踢了两脚。这帮官员真是没救了!

    “是是是……”三品武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踹的,可是,盛怒之下的佟国维却让人更加感到可怕。所以,那武官顾不得叫疼,一个骨碌就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去找水。

    “今天,有功记功,本相一定会向皇上大力举荐!可谁要是救火不利,本相一定让他后悔三生!”看着那武官匆忙而逃的身影,佟国维又恨恨地派人向正在主持灭火的所有官员传去了狠话。他太了解这些官员了,抢功的时候个个奋勇,可如果遇到功劳不好弄的时候,这些人恐怕跑得比猴子都快。所以,他不得不先防着这些人一手。要不然,恐怕连他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

    “佟相,还是马上拆房吧,先制造出一个隔离带再说!”

    东城着火的地区没有太多的水源,在救火大军大力的汲取之下,这些水源一个接一个的见底了,大火趁着这个机会又早旺了起来,佟国维愈发的焦急。而就在他着急上火的当口,一个冷静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费大人……”

    正是费老头带着阿苏礼父子由远处赶了过来。……不知不觉之间,佟国维已经救火救了快半天了。

    “佟相,拆房吧!”费老头又催促了一声。

    “……拆房!”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了,如果要等水,大火恐怕真的就要烧到天坛去了,那时候,功劳根本就别想再请了,直接就是救火不利的大罪!所以,佟国维只有果断的听取了费老头的建议。……其实,以他的智力,早就应该想到这一点,只是一直被火势和那些官员的无能给弄得又急又怒,根本就无法考虑到罢了。

    ……

    房子一拆,再把杂物一清理,隔离带就成了。接着,在上万人的救火大军的压力下,火势终于被控制住,天黑之后,几乎蔓延了半个东城的大火也终于被灭了。不过,佟国维却顾不得休息,他还得派人去安顿那些受灾的百姓,安排防止火势复萌等事宜。不过,很快的,他又被另一件大事给招进了紫禁城!

    百姓讨债,东城火灾,这些都不算什么,因为,在东城火灾后不久,京城里的那些头面人物,都从各自的渠道获知了一条消息:康熙惊怒之下,病倒了!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