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一章 还被俘了!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本来,于中认为自己是不需要那三万湖广援军的。一么,他有自信能够凭借着自己现在的实力把马尔伯勒他们给赶出印度,当然,在此之前,他必须需联合那两位皇子率领的留守印度的清军以及在**的岳钟麒所部。只要这三部分兵马合力,再加上他们据有先到为主的优势,对付表面上来势汹汹的欧洲人应当没有什么困难。其二,则是因为他并不想这么早地就结束战事。这一战他们谋划了很久,虽然规模大大超出预料之外,可是,这也正中他们的下怀。他们之所以想这么做,本来的目的就是要消耗国库,不仅要消耗清廷的国库,也要消耗欧洲人的财富。所以,战事越晚结束越有利,反正这一场仗是在印度打的,打成什么样他都不在乎。只要别打输了就成。第三,则是因为他不能肯定那三万湖广联军会不会听自己的命令。他可以不在乎康熙派来的胤祥兄弟两个,是因为这两个皇阿哥手里根本就没有兵权,而云南、**的军队大多是他的旧部,主将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自然不可能威胁到他的指挥权。可是,那个嵩祝就不一样了。那家伙带来的兵力比他还要多,到时就算不来个喧宾夺主,光是不听调遣也足够他受的了。而且,谁知道这个嵩祝手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到他?远在异国他乡征战,如果自己人还不能同心协力,一旦出事,后果必定十分严重!所以,虽然他没有违抗康熙的圣旨让对方撤回原地,却只是命令对方远远的跟在后面。这样一来可以不必担心那个嵩祝会给他耍什么心眼儿,二么,也可以摆出一副大军源源不断的态势,对某些敌对势力形成一种威慑。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胤礻我和鄂伦岱居然会突然出兵。并且还被马尔伯勒给诱歼了大部兵马。现在再去讨论马尔伯勒是用什么方法让那两个不听指挥的家伙中了计已经迟了。

    他不怕马尔伯勒会率军去攻打**,可是,他却怕马尔伯勒不顾自身的后路,继续向西前进,与欧根亲王所部会师,然后合攻德里。如果真像他猜的这样,那么,可以肯定。那位九皇子胤禟肯定是无法在这欧洲两大名将的联合打击下守住城池的。这也就是说,如果他不快点儿追上去,等到欧洲联军攻下了德里,他就要独自面对那号称十万地联军了。虽说,他当年也仅仅是凭着不到三万的兵力征服的北印度,可是1这并不代表着他能凭着同样的兵力再来一次!先不说那强大的欧洲联军,光是凭着清军两战两败的成绩,那些印度人恐怕就要动点儿异样的心思了。

    所以,这个时候,那三万湖广援军来得可就真算得上及时了。

    兵力足。则底气也足。湖广援军的实力虽然不知道如何。可是,这支部队地到来最起码能让人心里感到踏实一些。而且,他也相信。

    以康熙的精明,应该不会派一支不知道底细的军队出来丢人现眼才对。

    所以,在得知湖广的兵马即将到达的消息之后,于中立即发令,让手下去向印度各地的土王,比如贾姆谢德布尔、兰契、波卡罗、多尔顿根杰等地比较有实力的势力送去了几句话:大清十皇子胤礻我和一等公鄂伦岱刚刚败于西夷马尔伯勒之手,兵力溃散,如果他们有什么发现,要么,就给他把人送到阿散索尔。要么,就好生招待。作为交换,他可以原谅这些印度人先前所犯下的所有罪过,并重赏发现胤礻我和鄂伦岱两人踪迹的人……可是,如果胤礻我和鄂伦岱两人在印度有了什么生命危险,那他必然会大开杀戒,到时,清军必定血洗印北平原,让鲜血染红恒河!

    话说得非常狠!

    可是。正当其他人以为于中这么做有些过火,有可能会惹得那些印度土王不悦甚至是激起那些人的反抗之心地时候,瓦拉纳西土王尼尔马扎德却派人向阿散索尔送来了消息……胤礻我和鄂伦岱已经被西洋人给俘虏了!

    而在尼尔马扎德地使者走后不久,于中等人正为这家伙送来的消息是不是准确而争吵的时候,又一件意料不到地事情发生了,欧洲联军的总司令马尔伯勒居然也派遣使者到达了于中的驻地。

    ………………

    “我的名字叫做勒布朗柯林斯!大不列颠王国皇家陆军上校!非常荣幸能够见到您,亲爱的富察于中将军!”使者被带到于中和一干将领面前的之后,先是非常彬彬有礼地向于中微微弯腰鞠了一个躬,然后自我介绍道。

    “您是一位上校?”听完通译的翻译,于中笑了笑,“柯林斯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看您不过才三十来岁,就已经是能够独挡一面的上校了。想必,你一定是很得马尔伯勒元帅的赏识和重用吧?”

    “承蒙您的夸奖!我们地马尔伯勒元帅也十分敬佩您的本领!”柯林斯微笑着看着于中,又从身上拿出了一封被火漆封住的信,“我这次来,就是代表马尔伯勒元帅向您转交一封信的。”

    “一封信?呵呵,想必你们的马尔伯勒元帅不懂汉语吧?呵呵,我也不懂你们的英语!”于中笑了笑,看着柯林斯说道:“所以,如果柯林斯上校你不嫌麻烦的话,就请帮我阅读一下这封信,如何?”

    “非常荣幸!”柯林斯微笑着弯了一下腰,然后,揭开火漆封口,把信从信封里拿出来,摊在手掌上读了起来。

    ………………

    马尔伯勒信中的话并不怎么正式,有点儿像是在跟人聊天儿:

    “尊敬的富察于中将军……呃,不知道我弄错了没有。我曾经听人说,你们中国人都喜欢把姓氏放在前面,这真让人有点儿不习惯,不过,如果我弄错了地话,还请您不要见怪。……说真的,我从来还没有遇到过像您这样奇怪而且难缠的对手。您的战斗方式与众不同,却非常有效。不过。从您的战斗方式,我看得出来,您一定是一位喜欢侵略的人——因为,我认为,如果是防御外敌入侵,恐怕没有哪位将领敢和您一样轻易地放弃大片自己国家的国土。不知道您觉得我说得是不是正确?……啊,有些跑题儿了!不过,还请您不要见怪。因为我对您实在是非常地好奇!……我刚刚在不久前,好不容易地邀请到了贵国的十皇子殿下和某位公爵先生……我很抱歉,他们的脾气非常暴躁,所以,为了能够让他们接受我的邀请,我不得已动了点儿粗,我知道,这不是一名绅士应该做的,可是,他们的反应实在是太过激烈了。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他们误会了我的意思!……不过,一切都还算不错。现在,贵国的两位贵客正在我驻扎地穆扎法尔布尔做客。相信,您也一定非常想见到他们吧?事实上,我也非常地想跟您见上一面!……我和那两位贵客在穆扎法尔布尔等待您的到来!……希望您能在十天以内到达,请原谅我给您限定了时间,因为,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十天以后,我就必须到德里去找一位朋友了!……对您十分好奇兼仰慕的:约翰·丘吉尔!”

    “约翰·丘吉尔?”听完柯林斯上校的朗诵,于中皱起了眉头,不过,他并不是因为确认了联军俘虏了胤礻我和鄂伦岱。而是因为信上最后的署名而皱的眉头。丘吉尔?靠!这个姓氏怎么让人听着这么不爽利?

    “于中将军,约翰·丘吉尔是马尔伯勒元帅的本名!他的朋友都是这么称呼他的!我想,他一定也十分想跟您交个朋友,所以才在信的末尾署上这个名字!”柯林斯上校微笑着说道。

    “交个朋友?马尔伯勒元帅实在是太客气了。我感到非常地荣幸!”于中嘿嘿笑了两声,把某些乱七八糟地想法丢到了一边。管他什么丘吉尔,不管他们是不是一家子,反正现在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想,如果马尔伯勒元帅能够听到您的这句话,他也一定会感到非常荣幸的!”柯林斯微微躬身说道。

    “上校先生不必客气!”于中又笑了笑。对柯林斯说道:“上校你这一路想必已经十分劳累,一定想快些赶回去休息吧?那我就不留你了!送客!……对了,柯林斯上校,请你回去转告马尔伯勒元帅,我一定尽量满足他地愿望!”

    “呃?……我一定把您的话一句不落的向马尔伯勒元帅转告!”一路劳累,快些回去休息?既然知道我已经累了,还让我回穆扎法尔布尔去休息?阿散索尔离着那里还有上千里路呢……这个于中真是一个小气的家伙!没想到刚才于中表现出来的“绅士”行为都只是假象,柯林斯忍不住在心里大骂起来。可是,看看在场的那些个瞪着双眼,仿佛是想用眼神把自己刺成筛子的将领,尤其是于中身边那两人一脸狠样的年轻人,他不知道怎么搞的在心里打了个突。

    ………………

    局势……进一步恶化了!

    虽然轰走了柯林斯,可于中并没有让众将散去。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必须开动脑筋想办法。

    可是,大家表现出来的却唯有两个字——沉默!

    一个皇子和一个当朝一等公被俘!这在大清国地历史上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尤其是胤礻我的被俘更是一件万分棘手的事情。所以,当消息得到确定的时候,于中和他的部下们谁也说不出话来。就连胤祥和胤禵这哥俩儿也不敢再多说半句话,生怕说错一句就要担上莫大的责任。

    ………………

    “怎么了?都哑巴了?”所有人都不说话,所以,场面很安静。

    可是,过度的安静就成了一种压力,所以,于中这个主将十分的不爽。

    这件事情无论是处理地好与不好,他都必然会成为主要责任人,可这整件事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场无妄之灾。

    早在欧洲联军刚刚有消息的时候,他就警告过胤礻我这群混蛋要收缩兵力,注意防守,可是,那些家伙偏偏就不听话,弄到最后居然还被俘了!他们怎么不直接自尽算了?

    “大帅……这事儿要不要写道奏折回国呈送给皇上?”于中率部进入印度境内以来就没有遇到过什么大仗。所到之处,除了达卡等地有些反抗之外,其余各地却仅仅是些小意思,甚至连几次像样儿的战事都没有。老将杨天纵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对于中真正服气了。毕竟,能像于中这样敏锐的把握敌国的态势,率领大军在敌国境内穿梭如入无人之境的将领可以说是非常罕见。尤其是于中还是一路喊打喊杀,这么做不仅没有引起印度人的大规模抵抗,所过之处。

    甚至还能让那些孟加拉的印度人自行奉送上粮草辎重,这简直就是奇闻。虽说他对印度人地软弱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可是,看到于中能够带领大军这么轻松的一路前行,他也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凝重。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胤礻我和鄂伦岱却被西洋人给俘虏了。

    这不是给他老人家的心上添堵吗?如今那马尔伯勒以皇子、公爵为质,这仗还怎么打?可是,如今的情形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所以。

    想来想去。他觉得唯有把事情交给康熙去自己决断。

    “当然要写奏折送回国去……”于中看着杨天纵沉重的脸色,自己也是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可是。就算我们现在马上写信,等消息付到北京城,皇上做了决定,再把圣旨传回来,至少也要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可那马尔伯勒只给了我们十天地时间去穆扎法尔布尔跟他开打,我们的时间根本就不够用啊!”

    “阿散索尔到穆扎法尔布尔差不多有千里之遥,我们数万兵马,就算能够在指定时间赶到那里,恐怕也已经疲惫不堪,‘势不能穿鲁缟,!到时候。岂不是要任由西寇欺凌,说不定,我们还会全军覆没!……”宋爱看看左右,忍不住说道。他已经在平缅的战事中立下了大功,只等着再在印度打完仗,就可以再升一两级,可是,现在的情形却让他的希望变得渺茫起来。难道这是因为在攻克达卡的那一天他在某个印度教的寺院大门后面撒了一泡尿,所以那些印度的神仙要惩罚他?

    这帮家伙也太没料儿了点吧!

    “这只是其中一个问题。那马尔伯勒只给我们十天的时间赶到穆扎法尔布尔。本就是想趁着我军远来疲惫的空当趁势攻击,而且,说不定他还在那里摆下了什么陷阱……可现在地关键是,我们就算知道这些,有十阿哥和鄂伦岱在敌之手,我们也会投鼠忌器。到时,我军必定会处于被动挨打地境地。就算我们能够守住一时不败,却不能守住一世。防守得再严密,也总有守不住的时候啊!”杨天纵又道。为了救两个混蛋,却要把数万大军陷入死地……皇家人的命是命,这数万兵丁地命就不是命了?

    “我去杀了那个信使!”看着众人都是一脸担忧的样子,胤禵突然跳出来叫道。

    “杀人?你杀那家伙有屁用?”于中并没有发火,虽然他也很憋气,可是,这个时候生气并没有用。

    “我杀了那家伙,西洋人看不到他回转,就不会知道我们这边的消息,也就会算不准日子!我们就可以再多上几天的转圜时间!”胤禵冷冷地说道。

    “……”于中等人都诧异地看了胤禵一眼,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在这个时候想到这一细节。这种冷静,未免与其平时表现出来的急躁有些相悖了一些。

    “大帅,十四阿哥的办法未尝不可一试!”宋爱看了于中一眼,赞同地说道。

    “不行!”于中沉默了一下,断然摇头道。

    “大帅……”胤禵叫道。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那些西洋人比我们还要看重这一点!此时此刻,虽然十阿哥他们已经被俘,可我相信,他们一定没有受到虐特,凭借他们的身份,说不定还被伺候的很好。可如果我们这边采用了非常手段,人家会怎么做可就很难说了。”于中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十天就赶到穆扎法尔布尔?那西寇军本就比我们在多,如果真按他们说的做了,那还不是找死?拿那西寇军使者的命,换我大军数万条人命,有什么不妥?”胤禵一下子跳到于中面前,大声叫道。

    “胤禵,不得对大帅无礼!”见胤禵有些失态,胤祥急忙把他拉到了一边。

    “我当然知道这一次地形势极为不利!所以,我们要……按兵不动!”于中没有看胤祥和胤禵两人,也没有看向其他人,只是阴着脸注视着地面,沉声说道。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