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五喜!无喜!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再过几天,就是康熙的六十大寿。

    在这样的日子里,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康熙应该是高兴的。

    首先,做为一名皇帝,能够活到六十岁虽然不是什么稀罕事,可是,能够健健康康的活到六十岁的可不多,而且,现在的康熙依旧精神旺盛,完全可以再舒舒服服的过以后的日子。……皇帝健康,这自然可称得上一喜。

    其次,国家总体上来说还是比较太平的。虽然某些省份有些旱涝灾害,黄河也有些地方决了口,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大事,以如今的国力,很轻松的就能解决掉。……大寿之日,天下太平,这当然也是一喜。

    第三,康熙已经有了二十二个儿子,而且,据太医院来报,静嫔石氏也已经怀孕了,估计到十一月,康熙的第二十三个儿子或者第二十二个女儿也会出世。至于孙子,那就更加数不过来了。多子多福,有了这么多的儿孙爱新觉罗氏香火自可连绵不断。……儿孙满堂,这又是一喜。

    第四,就在不久前,振远大将军于中上报,云贵大军在半月之内,与缅军大战三场,如今已攻克缅甸都城阿瓦,生擒东吁王室一干人等,不日便将押至京城。并且,于中还收服了数股缅甸的地方首领,这些人表示愿意向朝廷投诚,并助朝廷征战缅甸,镇压缅甸各地乱军。而于中半月之内打下缅甸都城所造成的结果,除了将缅甸国王擒拿,并可以名正言顺的将缅甸领土囊括进大清疆域之外,便是使得暹罗和安南等国纷纷派出使节,不住的向朝廷献贺,重申对朝廷的敬畏与忠诚。……武功昌盛,万国来朝,还是喜。

    第五。户部来报,国库存金在经历了康熙四十六年的大战之后,迅速回复。如今,将其中所存黄金与白银折合起来,再来个百十来万两便可以达到前所未有的万万两之巨。有此巨资为后盾,天下可称无忧矣。……国库充实,当然可喜。

    不过,人们并不知道。虽然有这么多的喜事,康熙却依然有着不少的烦恼。

    ………………

    北京城中,前门楼子附近。

    年羹尧穿着一身淡蓝色地长衫慢步踱在街上。

    今年,于中率军攻打缅甸的时候,他也曾领兵助战。并且,还攻下了缅甸的重要产粮区伊洛瓦底河一带,并且率领手下水师官兵一直沿陆路北上,跟于中会师于阿瓦。让那些人大大见识了一番他在陆路上领兵打仗的本事,知道他并不光是水上厉害。而也正是因为他立下了大功,所以。终于可以引起了康熙的注意。得以被召回京城见驾。见驾的时候,他应答得体,自认已经深得康熙赏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年某人的地位必然会获得大大的提升。至于会提升到什么地位……见驾地时候,康熙已经向他透露了口风,南海水师提督最近要换人,而他年某人,极有可能将会成为五大水师之中,实力最强,掌控兵力战舰最多,辖区最广的南海水师提督。要知道,即便是他一直在印度洋。在名义上也是要受到南海水师提督辖制的。不过,这些事对他来说还并不是最重要的,在见完康熙之后,他本是要去见一见他的主子,也就是雍郡王胤禛的,只是因为那位四爷一直忙着布置贺寿大典,所以只能拖后。

    “哼,一个瘸子,两个和尚。居然也敢对我不冷不淡,……不就是仗着跟四爷关系亲近么?早晚叫你们好看!”

    一边走,年羹尧一边想着刚才去雍郡王府拜望时的情景。他年羹尧是什么人?论起打仗的本事,于中、岳钟麒那些家伙哪能比得上他?

    要不是一直没有机会,他早就是独当一面的大将军了。这回奉旨入京见驾,日后前途定然是不可限量,现在谁见了他不是热情有加?区区一个瘸子和两个秃驴,居然就敢给他脸色看……要不是念在四爷是主子,打了狗,主人面上不好看,他非得当场就给那三个埋汰货一点儿厉害瞧瞧。

    “咦,这不是年亮工么?怎么一个人出来闲逛啊?”

    年羹尧正在那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却突在被人在后面叫了一声,转回身望去,赫然正是回京为康熙祝寿地老八胤禩,而此时胤禩的身边也正陪着另外几个人,其中一个年羹尧也认识,正是八爷党的老成员,明珠之子,现任都察院右都御史地揆叙。至于其余的,则都是随身的侍卫之类。

    “原来是八爷!您怎么不在宫里陪陪皇上,反而也是出来闲逛呢?”年羹尧抱拳朝胤禩微微行了一礼,将对方的问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呵呵,我回来几天了,已经去见过了皇阿玛,本倒也是想讨个事做的,可惜四哥太过能干,我也插不上手,自然只好闲着了……对了,我听说你年大将军又立下了大功,想来,不久之后就可以升官了吧?”

    按理说,胤禩是皇子,是主子,年羹尧见了面至少也要打个千儿,可他却只是微微抱了一下拳,实际上已经是失礼了。

    不过,胤禩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依然只是微笑着对他说道。

    “劳八爷动问,些许微功,不值得一提!”年羹尧又朝胤禩抱了一下拳,脸上微微现出了一丝得色。多少年了?”想当初随康熙征讨葛尔丹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年青将领里面的佼佼者了,老早就应该能独当一面。可是,自从被康熙派到于中手下之后,他就由光芒四射变得默默无闻。后来,更是被于中举荐到了台湾那片弹丸之地做了一个小小的总兵。眼看着昔日的同僚一个个都升官发财,他却只能在旁边干瞪眼……可是,他做地难道就少了吗?平定琉求,收服九州,领兵赴印,大败英夷……这哪一样功劳拿出来不是响当当的?可偏偏人们都把他当成了于中的附庸,只知道于中破日本,平**,征印度。只知道岳钟麒千里突袭平定青海,却几乎从来就没有人觉察到过他的存在。这些往事,想起来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于中算老几?他会打仗吗?岳钟麒又算哪棵葱?当初还是他年某人的手下呢。要不是他年羹尧好心,带着这家伙去了海参葳,哪会有今日的奋威将军?不过,现在好了。于中由北向南征剿缅甸,他则由南向北打到了缅甸都城,可以说。朝廷在缅甸取得地成果,有一半都是他年某人打下来的,而且,他打下这么多土地,靠的还是水军。他倒要瞧瞧,以后谁还敢小瞧他!而胤禩地表现,也让他的虚荣心感到了一种满足……连胤禩这个被“发配”到奉天的皇子都知道了他的功劳,其他人又岂会不明白?他年羹尧名动天下的日子想必不远了。

    “呵呵,……”揆叙看着年羹尧微微泛光地脸庞,禁不住在旁边笑了一下。”亮工兄太过谦虚了。入海擒蛟。上岸打虎,如今天下谁不知道你年羹尧在水陆两面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据我所知,你平定的那伊洛什么来着。就是缅甸最大的产粮区,人口也是最多的……如果这也算是微功,那其他的将士岂不是要倒赔朝廷几许军功了?”

    “纳兰大人说笑了。”年羹尧微笑着答道。揆叙这话算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缅甸最大的产粮区和人口最多的聚居区……有了这份功劳,就算是于中先夺下了那阿瓦城又如何?

    “对了,亮工可有去处?不如陪我二人去喝上一杯如何?”胤禩又微笑着向年羹尧发出邀请道。

    “不敢叨扰八爷,奴才还要去雍王府去拜望四爷,就不去了!”虽然对胤禩和揆叙的话感觉十分受用,不过,年羹尧却还没有忘记这位八爷以前是个什么样地角色。偶尔遇上聊聊天也就罢了,跟着一起去喝一杯那就敬谢不敏了。

    谁知道喝完这一杯之后会是个什么情况?何况。如今胤禩也已经不比以往,论势力、论影响都比不上如今还留在京城混地老四,他年某人人往高处走,还瞧不上这么一位落魄皇子,跟他纠缠有什么好?

    “原来是这样,那可就太可惜了。”听到年羹尧的话,胤禩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不过,旋即。他又重新换上了一脸和蔼的微笑:“亮工你去拜望四哥,这是礼数。我就不拦你了。不过,你可要记着,有空莫忘了到我府上串串门儿啊!”

    “一定一定!八爷厚爱,奴才自然不敢丝毫惑忘!”年羹尧又是微微地一抱拳,然后,不待胤禩发话便即转身离开了。

    ………………

    “你们遇到了年羹尧?”

    年羹尧没有料到,跟他分手后,胤禩和揆叙便去找了另外两个人,而这两个人,却是这几年来跟他混得比较熟的了……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干我。康熙过六十大寿,身为人子,他们自然也要回来祝寿。而且,不仅是这两个皇子,连远在北美的老大胤褆和在吕宋的老二胤礽也都回来了。而向胤禩和揆叙问起这句话的,便是十阿哥胤礻我,不过,问这话的时候,胤礻我的语气并不怎么好,引得胤禩和揆叙都有些诧异。

    “怎么?老十,年羹尧得罪过你?”胤禩向胤礻我问道。

    “。多,咱一个被远放的阿哥,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没牙的龙子不如蛇,哪敢跟人家领兵地大将置气?我只是看那家伙不顺眼!”胤礻我灌了自己一杯酒,冷冷地说道。

    “看他不顺眼?怎么回事儿?”胤禩阴下了脸,胤礻我是对他最忠心的兄弟,虽然一向才能有限,可在他失势之后,依然跟他不离不弃,这份情谊,即便是以他的深沉,也是十分感动的。再加上刚才年羹尧在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对他不怎么在乎的态度,该倾向于谁,他自然不用选择。

    “八哥,你别生气,那年羹尧再狂也不敢对我和老十怎么样。老十确实只是看他不顺眼,您别多心!”胤禟见胤禩有发火的趋向,便在旁边劝道。

    “十爷以前看得顺眼的人就不太多,不过,那是在京里,都在皇上脚下。这也就算了……可到了印度,难道还有人敢跟十爷您放对不成?”揆叙笑嘻嘻地向胤礻我问道。

    “哼。放对?根本就是无视!”胤礻我冷哼了一声,“老子到印度之后,就是于中,也对我客客气气的,从来没有红过半次脸。他年羹尧算老几?领着几条破船就以为能不把我放眼里了?**他祖宗!”

    “胤禟,你来给我说说!”胤干我说得不清不楚,胤禩听不明白。

    便转向胤禟问道。

    “呵呵,八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十就是这个脾气!”胤禟笑了笑,接着说道:“本来,朝廷驻印大军,分为水陆两部。于中在的时候,无论水陆都无敢不听命行事。后来,皇阿玛把于中给调走了。临走的时候,按照皇阿玛的意思,于中就把军政之权都交到了我和老十的手里。其实。我和老十都知道。这只是个形式。先不说当时咱们已经在印度站住了脚,于中还留下了不少大将,就算真有事。

    我跟老十也插不上什么手。后来,也就是于中才走了没多久的时候,印东那边突然开始闹海盗。下手还特别狠!我们本来不想管,可既然地盘已经是咱们地了,咱们自然也就应该有个当家的态度不是?……

    于是派人去查,结果什么都没查到。调年羹尧去剿匪,人家却说没空。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些海盗根本就是他年某人的手下!老十气不过,就去加尔各答找年羹尧算帐,可那家伙居然连理都不理。后来干脆驾船出海……自那以后,除了今天要粮,明天要饷,更是连个消息也不通了!”

    “你们怎么不上书告他一状?”揆叙问道。

    “告状?这有用吗?人证物证皆无,我们两个被‘流放,的阿哥,又能把他这个立过战功的领兵将军怎么样?而且,当时于中才刚刚离开,我们要是急着上书,岂不是显得我们多么无能?那不是逼着皇阿玛把于中再调回来吗?”胤禟苦笑道。

    “你们做得对。出门在外不比家里。如果你们向皇阿玛上书,就算能让年羹尧入罪,皇阿玛恐怕也不会继续留你们在印度了。……那里可不比他处,要的是有能力的人啊!”胤禩叹道。胤禟说自己和胤礻我是被“流放”的阿哥。不过,胤禩却明白,他们几个离京地皇子之中,除了胤礽和他自己之外,其余都并不是真的流放。就像胤褆,表面上是自我流放,实际上是去开疆拓土,日后说不定便可以自立为王,在海外另立乾坤,就算比不得在中原称帝,却也差不了多少;而胤禟和胤干我两人被康熙派往印度,其中虽有一定的惩戒的意思,但更大的成份应当是镇抚,日后就算不能被分封到印度为王,回京之后也不会差劲多少。论起来,都比他这种不上不下的境况要强啊。

    “呵呵,其实九爷和十爷你们也不必把年羹尧放在心上。我看他以后的日子未必就会好过!”揆叙突然又笑着说道。

    “揆叙你小子别胡说八道安慰老子了!年羹尧这小子内有四哥撑腰,外有军功为恃,这一次更是奉诏回京见驾贺寿……这份殊荣,皇阿玛连于中都没给!用不了多久,肯定就会升官发财……那时候,他又怎么会不好过?”胤礻我反问道。

    “哈哈哈……军功?十爷,你真以为这次他年羹尧是因为立了军功才被皇上召见的吗?真要是那样,于中手下立过大功的人多了,光说这一次吧,杨天纵、周钟、宋爱……这些人难道就比他差了?人家于中的功劳薄上,可一点儿都没提自己地名字,带兵打仗地,差不多就是这三大总兵!怎么皇上就不召见这三个人呢?这未免也太过偏颇了吧?”揆叙笑道。

    “皇阿玛只召见他一个……或许是因为这家伙水陆皆能的原因吧?”胤禟想了想,说道。

    “九爷,您错了。”揆叙微微冷笑一声,又向面前的三个皇子说道:“我们都察院已经接到风声,上面要人弹劾年羹尧纵兵滥杀,且不听将令,擅自出兵呢!”

    “什么意思?”胤礻我伸长了脖子问道。

    “据缅甸传来地消息,于中本来是想让年羹尧牢牢占住伊洛瓦底,控制住这片产粮区,并与他所率的云贵大军形成南北呼应之势,以威吓缅甸的那些地方势力,便于招降。可是,这家伙为了多捞军功,却不听将令,非要向北攻打……他倒是跟于中一样都到了那缅甸的都城了,名声也打出来了,可是,他这一路杀过去,让于中的许多安排都变成了泡影,而且,他杀人太多,使得大批缅甸人对朝廷都心怀不满,让于中的招抚之计难以继续施行!……三位爷,这缅甸可是朝廷打算直接囊入我大清疆域的,那里的百姓以后就是咱们大清子民,你们说,他年某人这一番作为,能有什么好结果?”揆叙嘴角微翘,不屑地说道。

    “不会吧?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以于中一向以来的脾气,恐怕在缅甸就要宰了这家伙,怎么能容他活到现在?”胤礻我不信地说道。曾经跟于中在北印东征西讨,他倒是知道于中地军令有多么的严厉。那位振远大将军平时跟谁都能嬉皮笑脸,可如果有谁真要是犯了军令,那就是天皇老子来了恐怕都没用。像年羹尧这样严重违令的,恐怕更是早就被一刀喀嚓了。

    “呵呵,十爷你才刚回来没多久,自然不太清楚情况。前几个月,于中找茬儿把刚刚上任的云南提督蔡珽给抓了起来,惹得皇上很不高兴。虽然最后皇上还是卖了于中一个面子,把蔡珽从云南提督降回了长沙副将,不过,为了警告于中,却也收回了他的尚方宝剑。这事才没过多少天,于中自然得行事小心一些了!”揆叙微笑着答道。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