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六章 阴险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呜……”

    准葛尔的军队用的是牛角号。

    苍劲的号角带着敦多精选出来的五千骑兵缓缓地步入了事先选定的战场。而在他们的对面,岳钟麒和延信也已经带着五千精骑严阵以待。

    两支骑兵之间的距离只有大约三里。

    这让敦多感到放心。三里,骑兵只要一发动,瞬时便至。而且,让敦多更加感到放心的是,在清军骑兵的后面七里处,于中的大军也摆出了阵形。浩浩荡荡,足有一万多人。这差不多是他所知的清军的全部兵力。也就是说,如果于中打算反悔,突然用大军攻击的话,也要徒步走过七里的路程。而这段时间,足以让他的骑兵跟对面的清军骑兵脱离接触了。而如果清军骑兵胆敢追击的话,也只会在追击的过程中受到准葛尔精骑的致命打击。

    “难道,这个于中没打算用诡计吗?”敦多摸了摸自己的面颊。虽说大部分的地方雪已经化了,可是**的天气依然有点儿冷。

    “于军门,你到底打算怎么样?真的就眼看着咱们的骑兵跟准葛尔人硬碰硬吗?”身为旗人,齐世武的身体也还算得上壮实,所以也穿上了一身戎装,就站在于中的身侧。

    “我没这么说过!”于中不在意地回答了一句,又拿起望远镜朝对面高坡上的敦多望了一眼,对正立于身边的赵大河笑道:“你说那个叫敦多的小子到底是精还是傻?居然坐在马上走在最前面,难道他把自己当成骑兵统领,不想指挥全军了?……早知道这样,我就准备一个狙击死士,挖个坑先躲在那里,瞅机会先给他一枪,这场战事岂不是就算完了!”

    “军门,现在可不是做梦的时候。您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因为跟于中曾经同生共死。说起来,还曾经救过于中的命,所以,赵大河对自己的主将说话有时候并不怎么客气。狙击死士?打仗之前,为了防范各自的诡计,双方都快把这块地里地虫子都扒出来了。

    “我的算盘很明显呀,你没看到?”于中朝远处指了指,赵大河和齐世武立即就顺着他的手指朝那里望去……只不过是几里外一个比较突出的山坡上立着几匹马而已。当然。马上还有人。

    “那好像是咱们的斥候,这又怎么了?”赵大河不解地问道。既然要骑兵对决,当然也要防着对方耍鬼心眼儿,敦多跟他们也是打的同样的主意,所以,昨天定下决战的时间之后,各自便派出了斥候察探。今天也还是这样,各自把斥候都撒到了周围,生怕对方有什么伏兵之类。于中所指地,正是清军派出去的一个斥候小队。同样的。在别处,也还有准葛尔的斥候。

    “你身为炮营主将,对火炮的种类知道多少?”于中又微笑着朝赵大河问道。

    “这又有什么关系?”齐世武皱眉问道。这当头。于中居然还有心思卖关子。真是可恶之极!要不是康熙只是派他来参赞军务,而是派他来监军的话,他一定先录了这家伙的兵权。

    “当然有关系。每一种火炮都有各自的特点,所以,身为将领,要善加运用,使其在不同的情况下都发挥最大的效果。……齐大人,打仗,要知彼没错,可同时也要知己!”于中一副高人地模样。语气虽轻,却也把齐世武气得脸上变色。要不是因为担心对面地骑兵,这家伙说不定会马上拂袖而去。

    “军门,那队斥候有什么古怪?”赵大河问道。

    “没什么。其实,这次我只是耍了一点儿小聪明!李石头那小子就在那里,而且,他还带去了一门新式的臼炮!”于中阴阴地笑道。

    “臼炮?”赵大河一惊。他当然知道这种臼炮是什么东西。那可不是原先的那种土炮。而是奉天炮厂地一个工匠突发奇想,将旧式的“子母冲天炮”前小后大的炮管造成了前后一般粗,并且。另将炮身做细……这种炮,射程只有四里来地,威力也没有多大,不过,它却有一个十分重要的特点,那就是重量轻,便于携带,如果需要的话,两个人就能扛着这种炮四处乱窜,是用来山地作战,袭击对手,打闷炮的绝佳选择。而现在,于中却说给李石头这个神炮手派了一门臼炮,而再看看李石头几个人现在所处的位置……

    “军门,你不是吧?”赵大河不自觉得远离了于中两步。

    这个实在是太阴了。所有人都以为他可能有什么大的计谋,可又有谁能想得到,他只是耍了点儿阴险至极的“小聪明”。

    “到底怎么回事儿?”齐世武在旁边听着心急!他虽然曾经是兵部尚书,可是,火炮这种东西,他也就只不过了解其中一两样,平时也只是从数目方面来看,哪知道于中所谓的那种“新式臼炮”是什么东西?

    “齐大人,您自己看看就行了。我得去安排一下了,免得对方狗急跳墙,找咱们拼了老命!”赵大河苦笑了一下,转身去找自己地炮营去了。

    “于军门!“齐世武又转而朝于中厉声问道。

    “轰!”

    大战之前,战场上是寂静的!所以,几乎所有人都被这突然而至的一声炮响给震蒙了。

    “岳将军!”

    立于清军骑兵阵前的延信循声望去,然后,他不能置信的朝岳钟麒叫了一声。

    “……军门好阴险!”

    岳钟麒也是苦笑。敦多好好的一名大将,实在是可惜了!不过,这也不能怪敦多想不到,事实上,又有谁能想得到,有一天会被一名斥候,扛着火炮跑到自己的附近开火呢?这种火炮别说敦多没见过,就是他岳钟麒,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当时那队斥候和敦多之间的距离可是远远超过火枪和强力弓弩的射程地呀。可又有谁能想得,这个距离居然也不安全呢?

    “轰!”

    敦多刚刚已经被一炮给轰下了马,可是,很显然,李石头还怕他死的不透,所以抓紧时间又开了一炮……连于中也没有想到,这小子怕一炮打不准,所以托别人多带了一门!不过。虽然都提前装好了弹药,可是因为坐骑被炮声惊得狂奔起来,这小子的第二炮打得就有点儿偏了,只是轰飞了几个蒙古将领。但这已经够了!能够当着上万名骑兵的面,拿着火炮蹂躏一名大将,这已经足够李石头骄傲一辈子了。而此时地准葛尔骑兵们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将领们被敌军的一个小小“斥候”用火炮轰了又轰,炸了又炸!

    “杀!”

    李石头不是无畏的勇士,所以,打完两炮之后。立码礽下火炮。努力在身边同伴的帮助下控制着受惊的战马发狂般奔逃。而被他的逃跑动作惊醒的准葛尔骑士们,也在一瞬间爆发了无可抑止地愤怒!所以,这些勇士再也顾不得面前的五千清军骑兵。他们齐齐一声呐喊,掉转马头朝着李石头蜂拥追去。

    “杀!”

    于中说过,到时候就知道了!所以,岳钟麒也立码一挥手中的长刀,带兵跟在准葛尔骑兵的身后追了上去。

    于是,准葛尔军大败!

    因为,李石头身边的都是于中精选出来的优秀斥候,骑术不比蒙古人弱,甚至还强过许多,这些人带着李石头。在战马渐渐的恢复过来之后,立即就有意识的引着已经被怒火烧得失去了理智的准葛尔骑兵绕了一个大圈子,又绕回了于中所在的清军大营!后有追兵,前有堵截,面对如此形势,准葛尔军队又岂能不败?

    “其实,打仗就这么容易!”于中在事后说!

    “于大人,于提督,你这是在没事儿找事儿,这下子。事情更加麻烦了!”齐世武对这个战果嗤之以鼻。

    “怎么了?”于中对齐世武地态度已经感到有些厌烦了。

    “军门,蒙古人和藏人都是直来直去地性子。我们今天这样的做法,完全不会被他们所接受,所以,我们就算打败了他们,也休想再收服他们。他们,恐怕是宁死也不会投降我军了!说不定,还会仗着**地域广大,四面搅扰,让我们徒添烦恼。”岳钟麒对于中叹气说道。

    “宁死不降?好啊,我正怕他们投降呢!如果降了,我岂不是要白白准备这么长时间?不降好,不降好呀!……”于中对岳钟麒的担心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感到有些高兴。

    “于大人,你这不是聪明,而是鲁莽用兵,这么做,只会使**形式愈加恶化。本官只有上书弹劾于你!恕不奉陪了!”齐世武气哼哼地朝于中一抱拳,终于拂袖离去。

    “不送!”于中漫不在乎地一挥手,也不管齐世武是什么表情,马上又转脸朝岳钟麒说道:“这一战敌军损失巨大,八千兵力恐怕也就只剩下了三千左右,我要你率领骑兵跟随其后,若即若离,不用交战,只须阻挡他们转回伊犁便可。做地到吗?”

    “军门,如今我军胜局已定。又为什么这么麻烦?直接派兵剿杀不就是了?要不然,等到那些准葛尔败军没有能服众的将领,四散而逃了怎么办?还上哪里去抓?”延信不解地问道。

    “放心吧,敦多有九成的希望还没死!所以,准葛尔败军还能撑上一阵儿,不会散的!”于中笑道。

    “没死?”以岳钟麒为首,所有的将领都是一怔。

    “我对李石头下过令,要求敦多只伤不死。再加上那炮弹也动过手脚,射程虽然没怎么变,可杀伤力却要小上一些。所以,除非敦多霉星高照,要不然,他现在应该还能再蹦达几天。”于中说

    “军门,您又想干什么?”所有人都感到莫名其妙。既然没杀了敦多,这不是白做一回恶人吗?虽然打败了准葛尔骑兵,可是,大大损害了自家的形象啊。

    “不干什么,我就是想赶着他一路朝拉萨走。再去日喀则!至于你,东美,你就带着骑兵跟着他们,不许主动交战,就只是逼着他们按照我的规定向前进,不允许他们逃走!听明白了吗?”于中又说道。

    “末将明白!”我明白什么了?岳钟麒满脑袋浆糊。于中在打仗的时候向来都很倚重他,也从来不瞒着他什么。可是,现在。他却对这个顶头上司的作战计划感到不明所以了。不过,现在准葛尔主力已丧,三千败兵加上一个受了伤的主将,想要再翻起什么大浪恐怕是不可能了。所以,他也不愿意追问下去。

    “在不能消灭对方地情形下,长期战争会使双方血枯力竭而死,所以,和解是明智的。但和解建立在双方同等强大的基础上,一旦一方过度衰弱,尤其没有第三者地力量进行平衡时。和解就会化为乌有。这时候。大战又将再次展开!”

    在西部开战之后三个月,各路主力也开始有军报陆续传回。

    首先是乌里雅苏台将军朋春,这位接替了平郡王纳尔苏的老兄。多年来顶着将军的名头却一直没能挣到足以自傲的军功,每每与其他几个齐名的将领相比,就觉得矮人一头。所以,在接到康熙的调令地时候,就开始积极筹备着如何能立下头功。不过,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因为这些年荷包满满,出手大方,兵部主管装备和后勤的那些官员们对他大开方便之门,使得他所率领地军队的实力很快就上了一个台阶。也使得他在大战一开始。便可以用极为猛烈的进攻,攻克了阿拉布坦辖下重镇,位于阿尔泰山南麓的阿勒泰,接着,又以一万轻骑,奇袭塔城,反手再破准葛尔军设在魔鬼城的防线,威名大振。

    而几乎于朋春同时,萨布素也于哈密出兵。以大军稳打稳扎。一路连克道岭、七克台、鄯善、胜金,在吐鲁番与准葛尔军大战一场之后,乘胜推进,再克乌鲁木齐。

    而在这两路大军各自取得不小的战果的时候,白景奇和汪升龙两人一路轻骑突击,也到达了准葛尔进入青海的必经之路:若羌。不过,因为若羌之敌已有防备,两人没能取得预期的战果,只得退守青海与塔里木交界的茫崖一带,等待已经打得留守青海地准葛尔军四处逃窜,正带领大军向此进发地飞扬古大军。

    而打到此时之后,朋春和萨布素也纷纷停下了继续进攻的脚步。他们也在等!准葛尔实力不小,伊犁是他们的大本营,所以,他们必须先休整一下才能继续进兵。而且,以他们地兵力,就算能打败敌军,也还不能完全挡住阿拉布坦逃路。除非飞扬古一起赶到,从若羌北上夺取要地库尔勒,才有把握。

    那个时候,阿拉布坦如果想逃,就只有翻过天山,从库车向**进发。可是,由准葛尔到**的道路十分的艰难,需要走上好几个月,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面对清军的追击,其境况可想而知。而且,此时的**却已经不再是准葛尔人的天下。于中所率领的大军正逗弄着他的大策零敦多,一步步的收服着沿途的土司酋长。尤其是于中在进藏之后没有多久便派出麾下精锐近千人,分成两部,化装成逃难地藏人进入了拉萨和日喀则,尔后仗着火器之利和事先便拉拢好的一些忠于先前的拉藏汗的土司合力,先一步抢走了**和班禅。更让他无法利用**的力量重新壮大自己。而且,于中也正派出一部分兵马前往**边境,意图堵住阿拉布坦的进藏之路。到时候,以逸待劳,除非阿拉布坦的兵马有非人的能力,要不然,能不能过得了昆仑山还不一定呢。

    而在这种情况下,费老头在讲解的国家与国家,地区势力之间地关系就成了那些皇子们感兴趣的课程。

    “费师傅,您能不能帮我们给皇阿玛说几句好话,让我们西疆建功立业啊?”

    听到西边开战的消息之后,十三阿哥胤祥和十四阿哥就一直叫嚣着要去打仗,可是,很可惜,他们的父亲康熙并不同意,而且,他们的母亲,敦敏皇贵妃宝日龙梅和德妃乌雅氏也分别对两人进行了连番的教育,让两人不得不消停了一阵儿。可是,现在朝廷大军连战连捷的消息传来,两人又有些忍不住了。

    “景山炮厂还缺几个试炮手,你们如果有空,可以去练习练习!”

    费老头答非所问地说道。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