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五章 鱼·鹰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于将军,准葛尔骑兵精锐无比,称雄蒙古各部,你怎么能逞一时之意气,答应他们的挑战?这不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吗?你到底想干什么?”李石头到达于中的大帐的时候,正看到一个文官装束的人对着坐在中央的于中大声质问着什么。他知道这个人就是因为惹怒的康熙而被发配到于中军前效命的前兵部尚书齐世武。于中这次出兵也带上了他。只不过,看现在的情形,这位齐大人可能还以为自己依然还是兵部尚书,丝毫没有因为地位的变更而改变对人对事的态度。

    “齐大人不用着急。于某心里自有打算!”于中也看到了李石头,示意他先找个地方坐下,又转头对齐世武说道。

    “打算?于将军,此时我军实力稳胜敌军一筹,又有火器为倚仗。正应以堂堂正正之师,全力将之击败。如此,方能显我大国之威。方能镇慑各地霄小之徒!齐某不管你是什么打算,不过,你最好弄明白,此次征战,不容有失!这可不是什么耍小聪明,显示你‘名将’手段的时候。对面的敦多征战多年,也不是轻轻易易就能谋算的了的对手!你可不要弄巧成拙。”齐世武面带讥讽地说道。

    “齐大人,于某不是三岁小孩儿。该怎么做,我会跟大家商量的。请!“于中面无表情的看了齐世武一眼,又朝帐外指了指,说道。

    “希望于大人你得胜而归!不过,今日之事,齐某还是会写成奏折禀呈皇上!”齐世武朝东北方向抱了抱拳,冷然说道。

    “悉听尊便!不送!”于中又**地从牙缝里崩出了几个字。

    “哼!“齐世武冷哼一声,甩袖走了出去。

    “军门,您是不是对这个家伙太客气了?他带罪之身,凭什么在您面前大呼小叫?”帐下一名将领叫道。

    “算啦,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当过兵部尚书的人。还是客气点儿吧!反正他也就是脾气臭点儿。”于中苦笑道。他何尝想把这么一个人物带在身边?可是,当初齐世武被押来的时候,康熙就给过他一份手谕,让他善待此人。这次出兵之后,又写来密旨,让他带齐世武出征,以参赞军务!这一切,都很明显的表明了康熙对他军事指挥能力的不信任!要不是这个皇帝本身对军事了解还比较深。知道一军不容二主,没有给齐世武决议权,要不然,现在的他恐怕已经当不成这个三军主帅了!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也没法对齐世武用什么手段了。

    “好了,岳钟麒、延信留下,其他人先各自回营吧!”于中叹了口气,又朝帐中诸将吩咐道。

    “喳!”明白于中是有任务要下达,所以,除了岳钟麒、延信之外。其他各营将领纷纷行礼退出大帐。当然,李石头也留了下来。

    “东美!”等众人都退下之后,于中朝岳钟麒叫道。

    “末将在!“岳钟麒躬身应道。

    “明天由你统率骑兵五千人。延信为副,出面迎战敦多!”于中吩咐道。

    “末将领命!”岳钟麒双手一抱拳,干脆地答道。

    “嗯!记住,不到时候,不许出击!”于中又说道。

    “军门,什么‘不到时候,?末将不明白!”延信插嘴问道。

    “这个你不用多问,到时候就知道了!反正就是不许主动出击。好了,你们去安排吧!”于中挥手说道。

    “末将告退!”岳钟麒和延信双双抱拳,然后,也是转身朝帐外走去。之后,于中又朝李石头叫了一声,接着,两人就听到背后于中对李石头说道:“我要你带几个人,单独带一门炮……”之后,就听不太清楚了。

    “岳将军,你刚才答应的是不是太干脆了?怎么也不问问军门的安排?”走远了之后,延信朝岳钟麒抱怨道。

    “你也知道军门有自己的安排?既然明白,又何必多问?”岳钟麒笑道。

    “多问?我也不想啊!可准葛尔地骑兵不是摆着好看的。咱们的人恐怕还差点儿!我就怕……”延信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你也跟着于军门好几年了,这几年来,你觉得咱们军门为人如何?是那种自作聪明的人吗?”岳钟麒打断了延信的话,又接着问道。

    “当然不是!”延信立即摇头说道。虽然他也对于中用兵的本事不怎么信任,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于中从来都不是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的家伙,这一点儿,放在其他任何将领那里都只会是这个答案。

    “既然不是,那说明军门他有把握。没有把握,以军门地性格,又岂会把咱们几千兄弟推出去跟人打生打死?所以,明天肯定有好戏看!咱们等着就是了!”岳钟麒笑道。

    “我还是有些担心……”延信还是有些迟疑。

    “哈哈,难怪我看军门今天心情不好。连咱们这些多年的手下都怀疑他的本事,他又怎么会不生气?你也不想想,就算军门没有安排,咱们五千精骑难道就是任人捏的柿子了?就算不敌,只要顶住一时,援军也马上就会冲过来!再者,敦多手下除了那点儿藏兵之外,如今也就是八千左右的准葛尔骑兵。说不定,咱们这五千人马.电脑站就是军门用来吸引他的主力的呢!到时候,主力被咱们拖住,他剩下的那点儿人马,恐怕还不够赵大河一轮炮轰的呢!”岳钟麒笑道。

    “也是!”,延信摇摇头,也笑了笑。

    “好了,快去安排吧!”岳钟麒拍了拍延信的肩膀,又说道。

    “嗯!”应了一声,延信就要去自己地营地。

    “对了,延信,最近你见到隆科多没有?”岳钟麒突然又问道。

    “没有。这段时间连鄂伦岱也没看到。他们地亲兵说是接了军令,去执行任务去了!”延信转过身来答道。

    “执行任务?”岳钟麒转了转眼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虽然隆科多和鄂伦岱跟于中之间一直有着不小的成见,可是。这两人终究也是于中从海参葳带来地旧部。再加上鄂伦岱守了两年海岛之后脾气也有些改观,两人也都还有些能力,所以,于中还是比较重视他们的。如今隆科多和延信一样都是参将,鄂伦岱也已经升到了游击,并没有被穿小鞋。不过,岳钟麒依然还是有些担心。这两个人向来很少单独执行什么任务。而且,他们怎么说也都还是康熙的表弟。尤其是鄂伦岱地老爹还是战死沙场,只留下这么一个血脉。康熙肯定不会允许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如果中途出了什么事,于中该怎么对康熙交待?

    于中在做着安排,同样的,在他的对面,准葛尔的大策零敦多也在想着如何跟于中所率领的大军交战。

    说起来,现在这位大策零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本来,别说身为准葛尔汗国地大策零,就是一名普通地准葛尔部蒙古人,敦多也会对准葛尔的日益强大感到欢欣鼓舞。身为蒙古人。对“强大”这两个字的渴求本来就是外人所难以理解的。

    可是。让敦多感到不幸的是,准葛尔汗国在变得强大的同时,东面的大清帝国也在变得益发的不可面对。想想。准葛尔地崛起并不比清朝晚多少年。而且,清朝先后又有三藩之乱和平定台湾之役。这些本可以成为准葛尔奋起直追的契机。可是,偏偏就在那个时候,准葛尔还没能打通向东地道路。而等到葛尔丹征服了喀尔喀蒙古,即将东进地时候,那个大清帝国却已经把所有的内患都解决了!于是,本来已经摆在准葛尔人面前的蒙古帝国地辉煌,在跟大清帝国进行了一场争夺战之后又远去了。两个强者之间,尤其是两个正在益发变强的强者之间,在相遇之后的激烈碰撞。结果就是他们被清朝从他们口中夺出已吞下咽喉的大片领土。

    不过,敦多依然为准葛尔人,为自己感到幸运。因为,准葛尔有着一连串大为作为的君主。先前的葛尔丹,到现在的阿拉布坦,都是非常罕见的英明君主。正是因为这两个人的存在,准葛尔才会在衰落之际,又重新崛起,并稳稳占据了天山南北二麓。葛尔丹先前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他错误的估计了自己地实力,过晚也或许可以称为过早地东进,终于被康熙以人多欺负人少的卑鄙方式击败,同时,因为被阿拉布坦断了后路,才最终钦恨而终。不过,葛尔丹虽然死了,阿拉布坦却继承了他的遗志。不能向东,那样会太过于刺激清廷,那么,就先把青海和**占据。阿拉布坦拿捏时机的本领极佳,这两个目标先后实现。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可恶的清朝人又出现了。

    虽然早就防备着,可是,清朝军队的强大还是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居高临下,仗着地利之便,又有哪一个子准葛尔人会想到……自己的军队竟与清军甫一接触便全面败退!

    当初刚刚接到军报的时候,敦多还以为这只是清军故意散播来动摇军心地谣言,可是,现在,他信了。

    在此之前,他曾经在于中入藏后的必经之路昌都一带设下防线。由于兵力比不上清军多,所以,他选择了防守。可是,那漫天而来的炮火,瞬间就把他以防守来消耗对方军力的信心给撕的粉碎。精心布置下的防线,居然不到三个时辰就被全面攻破!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一场让他至今都觉得还没有醒过来的噩梦。

    难道这就是那个清廷只是水师大将的将领吗?这就是他打仗的方式?

    原本,他还曾想在路上借助骑兵的机动能力,不与清军进行正面交锋,而是寻找时机采用蒙古人常用的方式来对敌。可是,事实又再一次摧毁了他的希望。从昌都败退开始,一直到现在为止,对面的那个叫于中的家伙,居然就没有让他找到一丁点儿机会。哪怕是他有一次不惜承受着惨重的损失冲击清军大营,尔后又做出了全面溃逃的样子。那个于中居然也愣是没有派出一兵一卒来追击他。他也曾想过劫断清军的粮道,可是,很快,他就悲哀地发现,对面这个清军将领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因为,于中是把粮草和大军捆在了一起。这要是放在平时,他一定以为这家伙是个不懂军事的白痴,因为粮草会拖累大军。影响全军的作战,为了保护粮草,军队的战斗力最起码会失去一半儿。可是,事实却是,对方一不贪功,二不冒进,就那么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的向拉萨前进,因为拥有强大的火器,对方也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袭扰,同时。清军也似乎并没有兴趣去消灭他。所以,这种本来极为愚笨的行军方式反而在保护了清军自己地同时,也让他根本无计可施!再加上平时清军也将大军的防护做的严密无比。使得整个军队就像是一只传说中的乌龟!

    敦多自然很瞧不起这种做法。在他看来。这是无能的将领才会选择的战法。可是,他却又不得不承认,对方这种做法,让他根本就无处下手。只能眼看着这只军队一步一步的逼近拉萨,自己却只能一步步倒退。这简直就是在拿小刀一点儿一点儿的割他的肉。敌军的进军方式让他了解到了对方地意图:在**,拉萨和日喀则才是人口密集地聚居之地,藏人的领袖**和班禅也在那里,只要占据了这两个地方,就等于控制了**大部,就算他还能四处游击。也根本伤不得对方的根本。等到对方完全掌控住了这两个地方,肯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他曾想过先带着**和班禅回伊犁,让对方无法得到这两个人。可是,他不甘心……难道多年地努力又得再次回到原点不成?长生天难道就只允许准葛尔汗国龟缩在天山一带吗?

    对方这种逐步进逼的方式让敦多越来越感到压抑。尤其是他先平青海,后收**,又向来心比天高!所以,这种压抑就益发的让他难受。终于,他忍不住向对面派出了使者,强烈鄙视对方这种仗着火器之利。不敢正面对决的懦夫行为,要求两军各自出五千骑兵,好好的打上一场。他本来只是想发泄,派出使者之后就感到有些后悔了。这不是送上门去让人家嘲笑吗?无敌的准葛尔大策零什么时候也会被敌人逼得这么失态了?可是,使者很快就回来了,并且,还带回了那个于中的口信:打!用骑兵!

    敦多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智慧。可是,现在他却有些拿不准那个于中的真实意图了。

    “以对方在这一路上所表现出来的稳健来看,不可能是一个受不了激将地人,可是,他为什么会答应呢?这不是放弃了他自己的优势吗?肯定有诡计,可是……又会是什么诡计呢?他难道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他吗?”

    敦多非常痛苦!那是一种明明知道前方有陷阱,却不知道陷阱在哪儿的痛苦。

    他想过放弃这场对决,可是,身为蒙古人的自豪却又不允许他这么做。蒙古人,可以失却性命,却不能不遵守诺言!违背了诺言的蒙古人是无法面对同伴的鄙夷的。何况,这场对决还是由他提出来的。如果放弃,本就已经显得有些颓丧的士气必然更加难以振作,而那时他们却又要面对实力本就强过他们地清军……这样的话,他还不如干脆带领全军绕过昆仑山回伊犁算了。

    “还是先看看,到时候相机行事吧!”敦多无奈的做了决定。蒙古军中的勇士随处都是,可是,善谋之人却少的可怜,能跟他一起商量事情的,更加是找不出来一个。不过,骑兵速度迅捷,只要明天他随时注意敌军的情况,再多在四周派些斥候,相信,应该是不会有太大的事情的。而且,敌军先前不动如山,让他找不到机会出击,现在一旦改变的做战方式,说不定还能让他找到机会扳回一局也不一定。

    “你是水里的大鱼,我是草原上的雄鹰!虽然你现在很厉害,可是,鹰的利爪尖喙都还在,我们就来比一比,看看到底谁更强吧!”大策零开始暗暗给自己打气。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