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七章 出气筒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要想改变一个时代,那么,改变人们的观念将在其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现在的清廷统治下,中国人注重的是传统且保守的道德伦理,这种观念在人们的心目之中十分的顽固,想要使其有所改变,就必须有计划,有步骤的来。可是,这个步子该怎么迈?怎么样才能不让人对于这种改变产生反感乃至抵触的情绪呢?在这个时代,连皇帝也不敢触犯那些传统的道德伦理,马德不过是区区一个总督,一个把握不好,那就将是身败名裂,惨到不能再惨的结局。所以,马德这些年来一直是任其自然,只是在推行自己的政策的同时,让人们自己去觉悟,而不是主动去推行他们的价值观。

    不过,机会终于还是有的。在接手李毓昌的案子之前,罗欣就曾经对马德说过想要组建一个律师行,为她自己掌握的那些集体企业,那些比较弱势的百姓服务。虽然当时马德出于对罗欣身体的关心,不许她马上把这些事情付诸实施,可是,也正是因为罗欣的这个提议,让马德想到了一个突破点。

    现阶段的律师,也就是讼师,俗称刀笔吏,因为其颠倒黑白,帮着罪犯与官府勾结等等的行径,在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十分受人蔑视的。但是,造成这种情况的并不仅仅是因为讼师们本身的原因,还因为其他几个方面:一是因为许多老百姓在一般情况下都请不起讼师,所以,讼师们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只能为有钱人服务,而出于某种仇富心理,为富人服务的讼师自然就成了罪恶的帮凶;二,则是因为在几乎无论任何的时候,法律所遵循的伦理和大众所祟尚的伦理都是有所区别的,两种伦理发生冲突时,老百姓们出于自身经常以之为准则的道德观念,总是指责法律不知变通、教条、冷漠,并且希望官员能够“舍法取义”,这种情况下,依靠法律吃饭的讼师们自然也就成了老百姓们不待见的人物。

    但是,这种歧视的观念在马德来说,并不是正确的。现阶段讼师们的所作所为,固然有许多是不遵循正常的法律渠道,而是通过许多歪门斜道来解决案件的,可是,为自己的雇主进行服务,在公堂之上出庭进行辩护或者控告的行为却是符合他们本应具有的职业道德的。要知道,哪怕是在一个刑事案件之中,律师替一个他明知有罪的人辩护也是完全妥当的。非但如此,律师还不必为此而感到良心上的谴责。因为,假如被告所请的每一位律师都因为他看上去有罪而拒绝接受办理该案件,那么被告就犹如在法庭之外被判有罪,因而得不到法律所赋给他的受到正式审判的权利。……假如一个律师因为认为一个诉讼委托人有罪而拒绝替他辩护,那么,这个律师就是错误地侵占了本应属于法官的职权。

    所以,马德想通过塑造一种新型的讼师,亦即律师这一职业,来改变中国历来由官员独断专行的审判制度,同时,改变人们的观念,把“权利”与“法制”两个字印到人们的脑子中去。当然,马德也知道以自己几个人的力量,顶多只能是开个头,不过,一个良好的开端毕竟能很好的预示未来的成功。

    而马德并不仅仅只是想将讼师改成律师,他还想通过律师,改变中国封建王朝历来以为的法律越是繁文缛条就越代表着社会的不安定这种观念。将精通律法的律师援引到各个行业中去,将一切都束之以法律,一切以法律为准绳,增加人们的法治观念。这对一个国家来说,至少,不应当算是坏事。而除此之外,马德更是在心里存在着另外一个念头,他希望日后中国民间的势力成长壮大起来之后,可以用法律宣判:皇权是一种违反法律的事物!他甚至于还希望,有朝一日,中国的老百姓能像英国人将自己的国王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一样,将敢于侵害百姓利益的皇帝也送上断头台一次。当然,这只是马德一个有些飘渺的希望,要想完成,其间还不知要做多少准备,可是,他确确实实真是这么想的。

    ……

    先不说马德在暗地里打着怎样“阴险”的算盘,北京城里那位太子殿上又捅开了一个马蜂窝,高士奇三人胆子再大,也大不到敢把这事瞒着康熙的程度。所以,顾不上康熙刚刚才去休息,三个上书房大臣就再次把他吵了起来。马德本来想走的,不过,高士奇却把他也一起叫了去。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马德却差点儿因为这点儿小事恨死这个高老头。

    “国库亏空、**亏空、国库亏空……!?”

    在得到高士奇等人的报告之后,康熙立即倦意全无,他用手狠狠的捏着那封来自京城的公文,就像一头狂怒的狮子一样,不住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并且,他还一连说了好几遍“国库亏空”,每说一遍,他的怒气便涨一分,等到最后,他暴怒的咆哮声几乎已经可以掀翻整个屋顶!

    “官员全不顾朝廷之需,借债成风,朝廷岁入之银,竟难支此数……历年以来,官员积欠国库银两已达四千万两之巨……如此以往,旦有大事,朝廷必然危殆,乃至国难成国!说得好,说得好呀!……高士奇!”

    康熙突然大声吼道。

    “臣在!”听到康熙这饱含怒意的大吼,高士奇一个激零,急忙一甩马蹄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你可知此事……你可知罪?”康熙怒喝道。

    “微臣知罪!”高士奇神色一黯,叩头答道。

    “好,好好好啊!既然你知道自己的罪过,来人!”康熙猛得又朝屋外大声叫道。

    “请皇上吩咐!”四名身穿黄马褂的御前侍卫从屋外冲了进来,单膝着地,朝康熙叩头说道。

    “摘去高士奇头上顶戴花翎,将其打入大牢,没有朕的允许,谁也不得探视!”康熙大声叫道。

    “喳!”

    “且慢!”

    四名大内侍卫刚刚领命站起,还没有来得及动手,马齐突然就一下子蹦了出来挡在他们面前,接着,这老头又转向康熙叩首问道:

    “奴才请问皇上,不知高士奇犯有何罪?”

    “犯有何罪?哼,**亏空达四千万两之巨,高士奇身为上书房大臣,竟然知情不报,坐视国库亏空至此,难道他还没有罪?”康熙此时的怒火可谓大到没边儿。自己的国家居然没钱了!这让自诩非凡的他如何能受得了?还“康熙盛世”呢,外强中干到如此地步,这不就成了一个笑话了吗?这可是等于正正经经的给了他一个耳刮子!他堂堂大清皇帝,哪里丢得起这个人?不过,最让他气的还不止是这个,他最气的是一直以来,满朝文武,居然愣是没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他。尤其是高士奇。因为他了解高士奇的本事,也知道高士奇的眼睛是何等的毒辣,脑袋瓜子是何等的灵光。这么大的事,他才不信凭高士奇的能耐会一点儿也不知情。可是,知道了居然敢不告诉自己,伤了自己圣明的名声,眼看着自己丢人却不阻止,如此作为,高士奇当然是罪不容恕。

    “皇上,国库亏空一事,奴才也知道一些情况,如此一来,知情不报,奴才也有份儿!请皇上将奴才与高士奇一并治罪!”出乎意料的,听完康熙的话,马齐并没有为高士奇说情,反而是把自己也送了进去。

    “你也有份儿?……好啊,朕一向以你马齐忠心耿耿,为人诚厚,可朕真的是想不到,你居然也会跟他们一起同流合污!哈哈……看来官场真的是一个大染缸啊,无论是什么东西都能染的污七八糟!……朕养你们这些人都有什么用?!啊?……好,既然你也想进牢里去逛一圈,好,朕就成全你!来人,将马齐、高士奇一并送入大牢,让他们这对难兄难弟好生亲近亲近!”康熙狞声道。

    “喳!”

    四个御前侍卫硬着头皮齐声答道。一下子拘拿两个宰相,能当上御前侍卫,他们这些人也都是出身不低,自然也嗅出了事情的不同寻常。所以,虽然四人按照康熙的命令分别拉起了马齐和高士奇,不过,行动之间却是不敢显得有任何的粗鲁。

    “早听说康熙越是生气,说话做事就越不给人留情面,越是狠毒,看来还真不假。怎么说也是多少年的君臣了,谁还不知道谁啊?这事无论是谁捅出来都得惹上大麻烦,上书房四大臣相互牵制,各怀鬼胎,谁敢乱讲话?居然连‘同流合污’都骂出来了,你也好意思!‘养你们有什么用’?靠!依老子看,高士奇和马齐养你还差不多!”马德在旁边看着眼前的情景,暗暗心道。

    “张廷玉!”看着马齐和高士奇两人被押下去,康熙的怒气好似稍稍降下去了一些,转而又朝张廷玉叫道。

    “微臣在!”张廷玉在旁一躬身,应道。两个同僚同时被抓,他倒是没什么动作,依然面色沉静,好像事不关己似的。

    “马上拟旨:户部尚书吴佳谟、户部左侍郎陈锡嘉、右侍郎尤明堂三人朋比为奸,致使国库亏空,使得国家多年积蓄为之一空,罪不可恕。着即革职,交由三法司严查!全家老小,一律发配乌里雅苏台!”康熙咬牙说道。

    “皇上,臣不敢奉旨!”张廷玉抬头答道。

    “你说什么?”康熙朝张廷玉猛一瞪眼,惊怒道。而不仅康熙,马德也在旁边张大了嘴巴看着张廷玉,诧异无比。这位张廷玉张老兄不是出了名的皇帝传声筒么?怎么突然一下子堵住了?还是在康熙暴怒的时候开堵!

    “行!看来还算得上个爷儿们!”马德看了一眼张廷玉,暗暗竖了一下大拇指。敢在康熙盛怒的时候来这么一手,不管打的是什么主意,这张廷玉的胆气确实是非比一般。

    “皇上,国库亏空,并非一朝一夕所能成事。吴佳谟、尤明堂二人皆是上任不久,纵有失察之嫌,却不至于罪不可恕;陈锡嘉虽然长年在户部任职,然其只是户部左侍郎,并没有全面主理户部之责,纵然有罪,也同样并非难恕!况且,微臣以为,当此时机,皇上更当稳定朝局,而不是大肆论罪!那样只会让借款的文武百官心生恐惧之念。而且,国库的钱财还是需要户部来清理,吴佳谟等三人熟悉户部运作,留其在任,于清理国库必有助益。”张廷玉又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是说,朕就只能眼看着那些国之蠹虫把国库给侵吞无余,却什么也不能做?”康熙怒道。

    “皇上,臣知道您心中有气,臣心中亦与皇上一般无二,可是皇上,法不责众啊!臣以为,此时最为重要的事情,便是趁此时机,赶紧将从国库流失的银两全部追回来!这比整治那些官员要重要的多。”张廷玉又说道。

    “……”康熙虎着脸,没有再说话,只是坐在座位上,冷冷地盯着地面。见到他这个样子,张廷玉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和马德乖乖地呆在旁边,一声也不吭。

    ……

    “马德!”康熙并没有思考多长时间,没过多会儿就又重新抬起了头,不过,他问话的对象却并不是张廷玉。

    “奴才在!”我招谁惹谁了?干吗找我?马德一边朝康熙弯腰拱手,一边暗暗骂娘。

    “国库亏空至如此境地,朕想问一下你江南藩库的情况如何。”康熙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已经舒缓下来。

    “回禀皇上,江苏、江西二省奴才尚未清查,不敢多说,至于安徽藩库,绝无亏空!”马德答道。

    “哦?你说的是真的?国库几乎已无余款,各地藩库亏空无数,你安徽一介穷省,数年来更是从未向朝廷要过赈灾粮款,居然还能没有亏空?”康熙不信地问道。

    “皇上,奴才说的是实话!”马德垂首道。

    “哼,实话!?马德,你可不要学高士奇他们那样欺君罔上。”康熙沉声说道。

    “奴才不敢欺君,皇上,安徽藩库绝无亏空,奴才敢以身家性命担保!”马德躬身答道。

    “好啊。既然你如此说,朕就先派人去安徽清理一下,看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来人!”康熙又对外叫了一声,接着,刚才那四个御前侍卫又重新钻了进来。

    “传旨,着四阿哥胤禛以及十三阿哥胤祥二人前往安徽,负责清查安徽藩库!安徽各地官员听其调遣,不得有违!”康熙下令道。

    “喳!”糟了,这不是我们的差使啊!四个御前侍卫暗暗怪自己过于兴奋,没弄清情况就闯了进来。不过,既然康熙没说什么,也就只有客串一回传旨太监了。

    “马德!”四个侍卫退出去之后,康熙又朝马德说道。

    “奴才在!”马德躬身应道。

    “你可知罪?”康熙又突然冷冷地问道。

    “皇上,这……奴才不明白!”听到康熙语气不善,马德急忙双膝一曲,跪了下去。

    “不明白?哼,朕看你是在给朕装糊涂。你两年前就建议魏东亭诸人归还朝廷欠款,难道不是因为早就预料到了有今天?你不仅有眼光,还能拿着国家大事卖人情,朕看你还真是了不起啊!”康熙阴声说道。

    “皇上,这……”马德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两个嘴巴!真是糟之糕也!聪明反被聪明误啊!想不到当初卖人情居然还会把自己也卖进去。失算,失算啊!

    “怎么?你还有话说?那朕就听听!”康熙冷哼道。

    “皇上,奴才无话可说……奴才知罪!”马德叩道道。连高士奇、马齐两个都没得辨白的余地,马德还不会自认自己有人家那两个人那么大的面子,这时候康熙明显是想找几个出气筒,谁叫自己偏偏就碰上了呢?认栽吧!不识相的后果可是很严重滴!

    “既然知罪!那你就自己去找高士奇和马齐做伴儿去吧!”康熙冷哼一声,说道。

    “奴才遵旨!”

    老子怎么这么倒霉?这叫什么事啊?不是耽误老子功夫吗?虽然知道康熙只是拿自己撒气,未必会真的把自己怎么样,可是,马德依旧觉得好生委屈!至少,张廷玉也肯定是一个知情的,他也应当一起去牢里串串门儿吧?可康熙却好像没看到那小子就站在旁边一样,这样的处理实在是太不公平,不公平之至!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