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章 结案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李毓昌一案历经三年,在马德手里不到半个月就结了案。

    淮安知府王伸汉谋害皇差,贿赂官员,又意图杀害原告,判斩立决!苏州知府王彀,胆大妄为,贪污受贿,包庇罪犯,又欺压百姓,强买强卖,判绞刑!江宁同知林永升,贪贿包庇罪犯,又行贿通融,判革职,遣戍乌里雅苏台;江苏按察使徐祖荫,贪污受贿,包庇罪犯,又意图从中不轨,掘墓换尸,判革职,全家流放,遣戍北海道;江宁将军苏努,包庇罪犯,无事生非,贪污受贿,纵容下属搅乱江宁府治安,判革职,回京交部议处!此外,还有九名与李毓昌一起赴山阳县查赈的进士,如今有的任翰林院编修,有的任各地知县,全部革职查办;另有其余帮凶佐贰杂职者,判流徙或杖责者三十有七。江苏巡抚宋荤,失职不察,虽事出有因,亦记大过一次,吏部考功薄上记为“劣”字!……李林氏为夫伸冤,历经艰辛,嘱当地官员为其立节烈之碑,告状所耗家财,嘱江南总督马德由查抄犯官家资之中为其补足。

    因为此案,马德终于像当初震慑安徽一般,暂时震慑住了江苏官场,得以顺利入驻。

    而康熙的圣旨并不是只有这一道。

    除了下旨处置那些犯官之外,康熙不久又下达了另一道圣旨。

    令内阁中书,山东济宁道张伯行接任江苏按察使,并令翰林院掌院学士韩菼出任江苏学政,主持今年的江南会试,另,圣驾驻跸江苏,江苏百姓迎驾所耗不菲,其心可嘉,特免江苏全省半年钱粮!

    ……

    圣旨一到,江苏上上下下立即就把李毓昌一案的事情差不多忘了个干干净净!

    士子们最关心的是什么?科举!康熙四十二年恰好是大比之年。事关自己未来的仕途,谁还会理会别人是冤还是不冤?

    百姓们最关心的是什么?生活!本来康熙南巡,江苏本地的不少百姓都被压着多拿钱粮,康熙这一道圣旨,也立即把他们的注意力转移了开去,转而称诵起康熙的仁德来。

    至于官员们,一来头上顶着个三只眼的“马王爷”,二来江苏又即将有两个新来的大员,他们在弄清楚状况之前,自然不敢乱来。不过,就算等他们弄清楚状况,恐怕也不太敢有所动作。

    张伯行,现年五十三岁,号称“于成龙第二”,河南开封府仪封人康熙骑在马上,一边走,一边笑着对高士奇问道:“老高啊,看来这安徽也不比江苏差不多少嘛。这民间也有不少识书之人,你说对不对啊?”

    “呵呵,老爷这话可就问错了人了。这话您得问廷玉!他才是安徽本地人啊!”高士奇笑道。

    “不错不错,该问廷玉!哈哈哈……”康熙畅快地笑道。

    “乡村小店却开得如此有韵,还是小心些好!”马齐不冷不热的插了一句。他一直反对康熙离开御驾,相对于张廷玉的小心,他实际上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心嘛!知道,知道!不过……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马管家,你总不能让咱们大家饿肚子吧?饿着我们倒是无所谓,饿着咱们老爷,你怎么担待?”高士奇朝马齐笑问道。

    “好了,不要吵了,吃顿饭嘛!还能出什么大事?”康熙看着马齐想要出言反驳,急忙出言制止道。对于手下的分歧,他这一路是大感头痛,早知道就不带马齐这个家伙来了。

    ……

    “有客来了--哎,老客!请里头坐,又干净又敞亮,打个尖儿再赶路啊……”看到康熙一行十几个人,那店里的伙计立即喜笑颜开地迎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大声朝店里面喊道。

    康熙几个人下了马,命手下侍卫把马拴在路边树上,又把马车停好,跟着那引领的伙计就进了小店儿。高士奇坐下后,伸手朝桌子上一抹,再看看手上,点了点头说道:“还真不错,清雅干净!是个好地方!”

    “看这位老先生说的。咱们这店虽小,可也是开了三十来年了。每天迎来送往的客人多了,常走这条道的客官谁不知道?凭的就是好酒好景致!要是不好,哪能留得住客人?……您老恐怕还不知道吧?我们这门外的酒幌子,那可是桐城书院的大才子写的。”那伙计去弄草料喂马了,店里出来一个中年妇人,提了个煮酒的铜壹放在一边的火上,听到高士奇这么说,立即就跟上了嘴。

    “哦?怪不得我看刚才你们酒幌子上的字总觉得不太对劲儿呢。原来是桐城书院的人写的!只是,我怕你的酒未必当得起这么高的价儿呀!”高士奇笑道。

    “看您老说的。什么叫不对劲啊?咱们这酒要是不行,人家那‘斗酒诗百篇’的才子能给咱写这酒幌子?”那妇人正忙着布菜,听到高士奇的话,也不生气,只是略嗔了一下,又接着笑道。

    “哈哈哈,好一个‘斗酒诗百篇’,光凭这一句,你这酒我们就得好好尝尝!”康熙笑道。虽然只是一句普通的句诗,可在一个民妇的嘴里迸出来,就是让人听着有味儿。

    “你是老板娘吧?”马齐突然又朝那妇人问道。

    “老先生好眼光。您老有事儿?”那妇人瞧着康熙一行人穿着虽然不算华贵,可气质中自然透出一股雍容,晓得是有来头的人,一边将煮酒的铜壶提在手里筛着,一边笑问道。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一下,顺着你们这条官道下去,接着是什么地方?”马齐问道。

    “老先生您不常走咱们这条道吧?”老板娘听了马齐的问话,没有回答,只是笑问道。

    “没错。我们确实是不常走这条道儿。以前都是从水路,顺着运河到江宁,再转长江水道的!近来听说江南总督马大人重修了官道,这才打算顺过来看看!”张廷玉接口说道。

    “呵呵,我就说几位先生有些眼生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几位先生这可是走对了地方了。您这么十几位,人又不多,要是走水路,那还真就是耽误功夫了,花的盘缠也肯定多。还不如顺着官道,一天少说多走一倍的路程。”老板娘笑道。

    “老板娘你说的不错。这前面是哪儿呀?”马齐又问道。

    “呵呵,老先生,前面就是泗县县城!其实啊,您根本就不用问我!凡是新修的官道,每个岔路口或者每隔十里地就有一个指路牌,您难道没注意?”老板娘笑问道。

    “哦?还有这等事?”马齐闷头想了想,没想起来在哪儿遇到过指路牌,便又反问了过去。

    “没有路牌那肯定是因为还没有修完。说起来也是,这官道难修啊。几位客官你们也看到了,咱们安徽的官道比别处都宽一倍,这下面,都是碎石沙子,上面铺的是那叫什么水泥,不怕压,也不怕水……咱不懂那些,也不知道为什么又是泥又是水的居然就不怕水了。这用的东西好,花的钱自然也就多了,修起来也麻烦。再说了,这么长的一条道,肯定要占地呗,这一占地,自然就有人不乐意。在咱们安徽这地面儿上还好说,出了安徽那可就难喽!”老板娘看看酒筛得差不多了,便给康熙等人倒了一小壶,送了过去。

    “哦?这地是百姓的命根子,理应谁都不舍得。怎么在安徽就容易占呢?”康熙问道。

    “怕呗!咱们那位马抚台,人都说是赵公明转世,手里拿着皇帝老子赐的金钢锏儿呢,他老人家要修路,咱安徽哪有几个不怕死的,敢给他上眼药啊?”老板娘随口答道。

    “唔?难道安徽巡抚竟然如此霸道不成?”康熙问道。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