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八章 见面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虽然经过胤褆和胤衤我两个阿哥来提了个醒,不过,于中也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太过于烦心。

    就像来之前费老头所说的,太子一党就算下手再狠、再毒,还能把他怎么样不成?顶多顶多也就是罢了他的官职而已,连发配边疆都做不到。再者说了,他又不是那种没了官位不行的人,就算不当什么提督了,他难道就不是他了?说真的,没了官爵,他反倒更加少了很多束缚。以他现在的关系、爵位,能办的事反而更多了。至少,陪老婆总有时间了吧?

    心里有底,自然也就百变不惊了。

    所以,于中自得其乐的又在畅春园里住了两天,好生的在这座号称“四时皆春”、“八风来朝”、“六气通达”的园子里玩了玩儿。毕竟,畅春园是皇家园林,尤其还是康熙最喜欢的园子之一,不是什么人都能住得进来的。这次要不是康熙南巡去了,胤礽恐怕还不能这么大方的把他让进来住。

    不过,这两天倒也让于中长了不小的见识,最大的一点,就是他从这座园子里的太监那里得知了一件事,就是畅春园的前身竟然是明代万历年间,神宗皇帝的外祖父,一个叫李伟的老头修建的“清华园”。对此,于中忍不住慨然长叹……怪不得康熙这么有学问,敢情是借了人家清华园的好风水,难怪难怪!

    ……

    “这是……乾清宫?”

    胤礽的所作所为再一次出乎于中的意料之外,由琦亮引路到达皇宫之后,却左拐右拐在到了这座挂着“乾清宫”牌匾的大殿前面。胤礽难道是想在这里见他?

    “呵呵,于大人不用意外。收服日本可是件大事。太子殿下特意召集在京文武官员齐集乾清宫共贺,同样也是为了给于大人您接风啊!”琦亮看到于中惊讶的表情之后,稍显得意地笑道。

    “还召集了文武官员?”于中惊讶道。……这家伙到底想搞什么?总该不是想发动这些官员来搞什么批斗大会吧?不知道怎么搞的,于中突然间莫名其妙的想起了那次得知费老头以前做过红卫兵,还经常送人进牛棚的事情。

    “太子殿下口谕,宣于中晋见!”

    于中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反应,琦亮一到这里就把他的名字报了上去,结果,没一会儿,乾清宫里就出来了一个太监向他宣读了胤礽的谕旨。看着这个太监脸上稍带些得意的面容,于中略感好奇。他并不知道这个太监在清廷之中也有着不小的名气,此人正是毓庆宫的总管何柱儿。好不容易到乾清宫来威风一次,他当然得意了。

    “奴才于中,谨遵太子谕旨!”

    事到临头了可不能慌,就算这个乌七八糟的太子弄出了这么一副大阵仗,又能把老子怎么样?于中暗暗吸了一气,迈步朝着乾清宫大殿走了进去。

    ……

    “这就是于中?”

    从康熙往下,清廷之中见过于中他们五个人的文武官员用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而且,更加有意思的是,见过他们次数最多的,除了一个康熙之外,就只有一个上书房四大臣了,由上而及下,以他们的身份,可以称得上“异数”了。而清廷大部分的官员都只是知道他们几个的名字罢了。

    所以,于中一进乾清宫,就彻头彻尾的感受了一遍什么叫做“众目睽睽”……这一招还是比较考量人的定力的,毕竟现在这些在乾清宫里的官员可都是相当于后世中央各部委的大官儿。

    “奴才于中,叩见太子殿下!”清廷有规矩,几品官就跪在几品官所在的位置,不能随便逾越。于中是一品,所以他在进殿之后,一直朝里,朝着靠近龙椅所在的台阶的地方走了过去,直到到了比佟国维等人稍靠外一点儿的地方的时候,他才一边暗中问候着胤礽的老子康熙,一边甩开马蹄袖,朝着胤礽跪了下去。

    “于爱卿不必多礼。平身!”

    虽然康熙不在,胤礽身为监国太子有权启用乾清宫,不过,他依然只能在龙椅一侧站着,或者走到龙椅前面站着,反正,龙椅依然还是他的禁位所在。

    “谢殿下!”于中跪在地上朝胤礽抱了抱拳,重新站了起来。

    “于爱卿,本宫听闻你率部攻伐日本,连日本的国都都打下来了,可有此事?”胤礽倒背着双手,又朝于中问道。

    “……回殿下,奴才确实是跟日本人打了一仗,不过,并没有攻下日本的国都。”于中耳朵根子动了动,抱拳答道。

    “哦?难道是有人谣传?本宫也看了你呈给皇阿玛的那个《江户条约》,上面明明是说你打了一场大胜仗呀!”胤礽又问道。

    “奴才确实是打了场胜仗。不过,这并不能算得上什么大胜。而且,虽然奴才逼得日本掌政的幕府将军德川纲吉与奴才定立了条约,却并没有打下幕府所在之地,而且,江户虽然是日本第一大城,却并非日本国都,日本的京城是在一个叫京都的地方!”于中答道。

    “如此也十分了不得了。自隋唐之时,日本以‘遣隋使’、‘遣唐使’入学中原,到元代忽必烈派十万大军东征,再到前明倭寇乱华,日本一直逍遥于汪洋之外,更是多有不服王化之举。如今,于大人以满洲水师一己之力直捣其老巢,逼得倭人求和,扬我大清国威,着实是功在社稷!”于中话音刚落,就有人出面说了起来。于中不认识他,可是,其他的官员却都知道,此人正是新晋户部侍郎尤明堂。

    “不错。于大人此次确实为朝廷立功不小!”佟国维半眯着眼睛,微微扫了一下尤明堂这个敢抢在他面前说话的小子,也接着说道。

    “呵呵,于大人确实有功。不过,日本不过区区一岛国,能有多少实力?于大人伐之虽胜,恐怕也算不得什么大功吧?”兵部侍郎邵穆布出面反对道。

    “邵大人所言有理。区区日本,不过尔尔,我朝能臣武将遍地,随便派个人过去也未必不能建功立业!……大家说是不是呀?”原为户部左侍郎,现在已经调为内阁学士的阿山大声说道。他的话立时在在场官员之中引起了一片赞同的声音。

    ……

    “哼!说得轻巧,既然阿山你如此厉害,为何当年平定台海之时不见你上表请战?”于中本以为也会出现的胤褆等人并不在,不过,在大殿上依然有人帮着他说话,就像阿灵阿!

    “不错。这世上有个成语叫做‘纸上谈兵’。也就是指一些人只会嘴上痛快,真干起来却什么都不行。这渡海之战如果真的那么容易轻巧,当年皇上又何必非要让靖海候施琅领兵出战?随便派个大将不就行了?”工部尚书王鸿绪也笑咪咪地说道。

    “二位大人又何必长他人志气?日本怎么能与台湾相提并论?当年郑氏拥兵数万,据有海峡,zhan有澎湖天险,自然是难以对付。可那日本不过是一小小泽国,据本人所知,其国大将领兵也不过数千,如此实力,难道还不能轻易剿灭?”又有一名官员出列说道。

    “呵呵,日本大将只能领兵数千?牙图,你这个副都统还真是了不得,孤陋寡闻的也算可以呀。……”揆叙朝着那人呲了呲牙,讥笑道:“不如你写道奏章,去向皇上请道旨意,准你过海与日本一战如何?我倒是很想瞧瞧,看你能不能打败日本!对了,我先提醒你一声,那日本国的人丁有一两千万,你可要记住了!”

    “一两千万?……”

    揆叙的话音一落,乾清宫里立时“嗡嗡”成了一团。很显然是震惊于日本的人口数量。毕竟,在许多官员的心中,日本这个时候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蛮夷小邦。

    “揆叙,你可不要夸大其辞!”阿山看以牙图被揆叙打掉了气势,立即站出来说道。

    “呵呵,阿大人,你以为我敢在这乾清宫上乱说话么?”揆叙笑道。

    “诸位大人!”一个老头又从队列里站了出来,朝着众官员说道。而他一出面,乾清宫里的“嗡嗡”声立即就消停了,这种局面立即为这老头增加了不小的气势。

    “王老夫子难道也有什么话要说?”佟国维朝这个老头问道。

    “虽然老夫并不知道这日本国是不是有一两千万人口,不过,据老夫所知,日本实力确实不弱。前明之时,其首领丰臣秀吉就曾领兵二十万寇犯朝鲜。后来虽败于朝鲜与前明联军之手,却也是让两国元气大伤。于大人今日竟能反克日本,确实是让人大为意外。老夫佩服!”这老头对于中拱手说道。

    “老大人过奖了!”虽然不知道这老头是谁,不过,于中也没有兴趣知道,只是朝这个老头拱了拱手,算是表达谢意了。

    “老夫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于大人,还请于大人能不吝赐教!”这老头又说道。

    “老大人请问!”

    “于大人,此次与日本开战,虽然得胜,可是老夫想知道,我朝能否继续制住这日本?会不会再像前明那样,再闹出来一个倭寇之乱来?”老头问道。

    “不错不错,倭寇扰乱海疆,其害万万不可等闲视之!”邵穆布插嘴说道。

    “诸位大人请放心。虽然日本实力也还算强,不过,我朝还不至于制不了它。只要我水师多加注意,日本纵是倾尽全国之力,也绝对出不了那几个小岛!更不要说威胁我朝沿海。”于中说道。

    “于大人能如此说老夫就放心了。”老头颌首点了两下,就要重新退回队列中去,不过,他才刚迈开步子,就见在列首站着的佟国维突然间站了出来,朝他拱手说道:

    “王大人果然是虑及深远,佩服,佩服!”

    “佟相过奖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两国征战并非等闲,老夫不过是尽一点儿身为臣子的本份罢了!”那老头也朝佟国维拱了拱手,答道。

    “呵呵,王大人虽然考虑的不少,不过,您老难道忘了?皇上早就下过旨意要建五大水师了么?如今于大人领着一个满洲水师就能打得日本告饶投降,到时五大水师齐集,难道还怕区区几个倭寇能闹出什么风浪不成?”佟国维笑问道。

    “话虽如此。可是,倭寇来去无踪,诡异难防,并不是好抵挡的。就像那前明,他们也有水师,却依然无法从海上决胜,反而还要靠步兵与倭寇争战。由此可见,虽然于大人此仗胜了,可还是要预防万一的好!”那老头并不买佟国维的帐,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还以为这老头有点儿见识,看来也尽是从书本上知道的东西。连什么叫做‘海军’也不清楚!”于中心中一动,想了想,终究还是放弃了趁机“教育”一下这些大臣们的打算。

    “王师傅确是老成谋国。我国虽胜了日本一仗,却也须得防着那倭人狗急跳墙,效法当年倭寇扰我海疆。此事本宫定当拟成奏折,送呈皇阿玛,请他定夺。”胤礽从头看到尾,终于又重新开口说道。

    “王师傅?原来这老头就是太子的师傅王掞。”于中又看了一下那王老头,暗暗心道。这王掞王老夫子,据说学识渊博,为人正派,深得康熙的信任。汤斌之后,胤礽的师傅里面就数他最德高望重了。……只是人太迂腐,好像读书都读死了。于中暗暗说道。

    ……

    “于爱卿!”

    等王掞退回队列,胤礽又站到龙椅前面向于中叫道。

    “奴才在!”

    “你此次攻伐日本,不仅扬我国威,难得的是还没用耗费国家一文军饷,并使得日本应允与我朝通商,有望解我朝钱荒之苦,功劳确实不小。本宫必会上奏吾皇,请皇上多多嘉奖!”胤礽脸上微带些笑意地说道。

    “奴才谢过太子殿下!”……不会就这么完了吧?你小子的前戏可全都是大场面,光那个纳尔苏就够有份儿的了。于中抬头看着胤礽,不住在心里琢磨道。而还没等他琢磨出什么来,就看到官员的队列之中又站出来一个人。

    “太子殿下,皇上南巡之时命您监国!所以,奴才以为您可以自行决定如何嘉奖于大人!”这个冒头出来的家伙对胤礽抱拳说道。

    “这……于爱卿身为满洲水师提督,主一方军政,本宫虽为监国,恐怕也不太好直接嘉奖,还是奏请皇上的好。”胤礽有些犹豫地拒绝道。

    “殿下,监国之职,乃是暂摄朝政。而且,皇上临走之时的旨意是‘若有重大难为之事,可快马奏报’。这嘉奖功臣之类,恐在不至于重大难为吧?所以,奴才以为,殿下您可以先行与各部院大臣商议一下如何嘉奖于大人,尔后再将所议结果上呈皇上即可。”那人说道。

    “这个……”

    胤礽还在“犹豫”,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太监突然间从殿后窜出来,跑到侍立在龙椅不远处的何柱儿身边一阵嘀咕,而何柱儿在听完了了小太监的禀报之后,先是挥手让其退开,接着,也不顾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就那么趋步走到胤礽身边,对着胤礽咬起了耳朵。

    “序幕你演了这么久,现在终于开场了!”于中看着胤礽的表情有犹豫变成讶异,立即就意识到胤礽这是在搞什么,莫名其妙的,他的心里居然升起了一股看好戏的心思。……倒要看你能弄出什么东东来!打定主意之后,于中又顺溜着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大臣,居然看到佟国维也正朝自己看来,嘴角也带着一丝笑容,那丝笑容,他怎么看都觉得是“看好戏”!

    ……

    咬完耳朵,何柱儿又重新退回了原位。胤礽又站了一会儿,在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自己的身上之后,终于开口说道:

    “诸位爱卿,日本使臣到了!”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