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拉帮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茫茫大海,一望无垠,哪怕心中堵塞的再深,乍一看到这无边的碧蓝,也会觉得心中一清!

    马德此刻正有这种感觉。

    勒马站在海边,拉着罗欣的手,马德觉得自己的心胸在这一刹时好像宽阔了好几倍。而在他和罗欣的身后,以旭日干为首,那日松,阿木尔

    等一批蒙古汉子已经下马跪倒在沙滩上,并且不住的行着五体投地的大礼。——向来生活在草原上的他们,以为唯有草原最为广阔,可是现在,大海却以绝对的姿态把他们完全的折服了。

    ……

    “难怪俄国人会选这个地方建立港口,北边是锡赫特山脉,南边是朝鲜,这个港口正处于两者之间的夹缝之中,面临大海,地势又好……啧啧!”罗欣的骑术比马德好,早一步感受到了大海的广阔,所以,醒过来的也早那么一点儿。

    “是啊。这里的人说‘银窝子,金葳子’,就是指的这里的富庶,要不是少人,只要经营得当,恐怕不比南边的港口差多少。”罗欣之后,马德也接口说道。

    “你真的打算在这里建一个港口?这可是要不少人呢。你虽然是吉林参领,恐怕也拉不过来一千人建港口吧?”罗欣问道。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还就不信了,俄国人能建成海参葳,我马德就建不成!……走,回去想办法去!”马德拉了拉身上的披风,掉转马头就走。

    “呵呵,你倒是还挺心急的……”罗欣喃喃地笑了一下,纵马追了上去,并且,迅速超出。两人身后,则是一队剽悍地蒙古护卫。

    ……

    马德和罗欣从宁古塔跑到海边来看港口的地址是有原因的。

    在回来满洲的路上,他们和费老头等人便已经商量好了。海参葳是地处要冲,南临朝鲜,东面隔海与日本相望,是一处绝佳的地方。东北,尤其是黑龙江和吉林的货物想运到南方,走这条路是最好的。就算不走这条路,这里也可以成为满洲之地与日本的交易窗口,虽然现在日本很穷,很落后,可是,四个人却知道那里有什么,尤其是,现在的日本是清政府建有正式邦交的国度之一,而且此时的日本跟中国之间关系还不错,日本更是尊称中国为“上国”,而且日本人也很祟敬康熙,朝野之间竟称康熙为上国圣人。当然了,这与费老头一伙人是无关的,他们关心的是,康熙二十多年的时候,清朝与日本的每年的交易船只竟只有七十三只,而且竟没有增加……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漏洞?

    所以,几个人便商定,要在两三年内,初步建成一只船队,探通由海参葳到日本的航道,展开贸易。

    而这个任务,自然就要交给离海参葳最近的马德和罗欣去办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

    “人,人,人,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人了,可是,哪里有人呢?”一边策马在草原上飞奔,马德一边沉思。想着想着,他把目光投向了罗欣,“欣欣,要不你去东蒙古借点儿人?”

    “……你白痴啊?东蒙古的人要是进了满洲,康熙准当他们是想造反。再说了,我可能把他们的人借来吗?那可是修港口,不是建房子,随便找百八十个人就行……”罗欣白了他一眼,说道。

    “唉,费老的移民策才刚刚开始,也没有多少人,难不成让我去找于哥他们夫妻俩儿?可黑龙江的人手差不多都在那个朋春手里,他们还比不上我能指挥的人多呢。”马德稍稍有些黯然道。

    “哼,这就不行了?刚才是哪位‘英雄’说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来着?马德,可别让我瞧不起你!”罗欣说道。

    “瞧不起我?瞧不起又怎么样?当我怕啊?”马德嘿然一笑,“反正你现在也嫁不了别人了,你就算是再瞧不起我,我也不怕喽……”

    “哼!你别得意地太早……”罗欣险险地一笑,甩手就朝马德头上空挥了一鞭。

    “对了,欣欣,俄罗斯不是喜欢把人朝西伯利亚流放吗?而且他们还是用农奴的,要不咱们去雇佣或者干脆买一些农奴和流放犯怎么样?”鞭子在马德耳边响过,却把他的脑袋吓得一清,主意顿时就来了。

    ********

    “费大人,你想让本王随你们一起去?”简亲王喇布现在算是怕了费老头一伙,其实不仅是他,奉天的其他几个“王”字号的也都不想跟费老头等人对上了。招惹一次倒霉一次,喇布的遭遇已经让他们对费老头警惕三分了。

    “没错,王爷。要再塑我八旗雄风,王爷身为爱新觉罗氏的后人,又是老郑亲王的后裔,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费老头磕着下巴,不住地点头。

    “你少来这一套,就是跑到辽东转一圈而已,就能再塑我旗人雄风?我说费迪南,你可别把本王当傻子!”喇布不悦道。他在家里呆的好好的,这费迪南却突然找上门来,结果,把他弄得心神不宁,还以为如今这老头翅膀硬了想要跟他算帐来了呢。现在一听,居然是想拉练那帮刚刚来到奉天的旗人,让这些人懂懂规矩。可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却让这老头说成什么“再塑我旗人雄风”,大旗一扬,硬生生的就想把他这个简亲王给卷进去。

    “唉呀。王爷言重了。奴才哪敢把您当傻子?不过,您看您,如今这腰围恐怕得有个三尺七八了吧?这肚子挺的也不矮,这可就有些胖了,要是再不锻炼一下,这身体可就容易出些毛病了……”费老头说道。

    “费迪南你什么意思?本王的身体好不好关你什么事?”不知道怎么搞的,听着费老头话,喇布只觉得心里阵阵发虚。

    “王爷这可就不对了。奴才关心您难道也有错?……”费迪南嘿嘿笑道:“只是奴才听说王爷您当初在皇上平三藩的时候上过本,说愿带五千满洲精骑为皇上扫平天下;皇上西征的时候你还上过本,说愿带一万铁骑为皇上平定漠北……说起来,王爷您的豪言壮语是每每激荡在奴才的心头啊,奴才可是认为王爷您是个未能出世的‘大英雄’啊……可是,王爷您现在的样子,如果让皇上知道了,恐怕会心生误会啊……”

    “费迪南,你敢威胁本王?”喇布大怒,这费迪南还真当他是个软的?皇上可以捏,他费迪南也可以捏?

    “奴才哪敢?”费迪南直了直身子,微笑道:“只是此次拉练却是有大利益的,奴才一直对占着您家的老宅感到过意不去,这才过来找您,一来,请您出马帮个忙,弹压一下那些不听话的家伙;二来,是想分个功劳与您;这三嘛,就是大家一起分点儿好处……”

    “哼,我看你说的第一条才是真的吧?好处?拉练一帮蠢才能有什么好处?”喇布不屑道。

    “王爷说的是。您是铁帽子王,当然不屑于一点儿好处,可是,这点儿好处却还是有些量的……”费老头说道。

    “有些量?能有多少量?”喇布从鼻子里哼声问道。

    “这个数!”费老头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万两?”喇布心动了。他呆在奉天,当真是鸟事沾不到半边,每年只能干拿一点儿俸禄。可是,这大清朝的王爷穷啊,每年的俸禄也就是一万两银子外加大米一万斛。其他的,就是祖上留下的庄园的收入,可那不过是些皮草药物什么的,他一个亲王,总不能拿这些东西去卖吧?何况这里是满洲,想卖也没地方。而如果这费迪南所说的是真的话,一万两,那可就是等于把他的今年俸银平白涨了一倍啊。

    “一万两?王爷,这点儿小钱奴才哪敢在您面前拿出来显摆?就更不敢来烦劳王爷您出马一游了?……”费老头佯装冤道。

    “难,难道是……是……”

    “没错,王爷,‘是’万两!而且,是每年十万两!”

    “你,你说的是真的?”一步蹿到费老头面前,喇布紧盯着对方的眼睛,紧张地问道。十万两,他这辈子还真没看到过这么多钱。何况,还是每年十万两。

    “王爷?您是什么人?……”费老头也紧盯着喇布的双眼,问道。

    “什……什么意思?”

    “王爷,您是简亲王,老郑亲王济尔哈郎的子孙,爱新觉罗氏的血脉,当朝的铁帽子王,您说,以您的身份,我……‘敢’骗您么?”费老头一字一句地说道。

    ……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