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试探

文 / 古龙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佟相,您过虑了。卑职这只是‘打算’卖,还没有卖呢。这次进京,卑职就是想向皇上请道旨意……”费老头说道。

    “向朕请旨?费爱卿,难道你以为朕会准你违背祖宗之制么?”康熙并没有像佟国维一样,脸上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也没有任何好说话的表现。

    “皇上,奴才最近读了一本书,其它的内容没记住多少,却记住了一句话…………”清朝的顽固与保守几乎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如果想改变这种情况,最佳的时机当然是在其建国之初。不过,清朝建国初期,无时无刻不是处于战争之中,满汉不和所造成的结果,就是让当时的清廷统治者们更加顽固,更加保守,并不住打压汉族,想要改变,其艰难程度可以说是难以想象。而在此之后,想要改变清朝的政策,就要数康熙朝最为合适了。康熙的功绩使他在整个清朝都拥有着绝对的权威,其本人也是学贯中西。最重要的是,康熙朝是清朝的各项政策基本确定的时期,如果能够在这个时候说动康熙,那么,对于中国以后的发展会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而这里面更加重要的就是……现在是孝庄的大寿之期,康熙就算是听了费老头的建议之后不高兴,也绝不会重处,顶多,就是罢了费老头的官而已。

    “什么话?”

    “‘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吕氏春秋-察今》?……”康熙稍稍诧异了一下,接着又微微叹道:“真是想不到啊,如今读书能读到这本书的,可是少了……费迪南,看来你还是挺喜欢读书的嘛。不错,我满洲中人,难得有你这样的……”

    “皇上,”佟国维不知道什么《吕氏春秋》,只是觉得看费老头越来越不顺眼,所以,他口气强硬道:“皇上,费迪南欲图行商,是摆明了对祖宗之法心怀不满,您应治其‘大不敬’之罪!”

    “呵呵……”康熙突然想笑。他突然间想起了一个有意思的地方,那就是,虽然身为满人,可是,费老头还有他的同伴,却总是跟上书房里的满大臣不对付,从一开始的明珠,接到就是索额图,再到如今的佟国维,屡屡如此,而与之相反的,他们跟汉大臣们关系反倒一直不错,不仅张廷玉对他们有好感,就连高士奇也是如此……

    “皇上,凡事必有因由。……费大人不是莽撞之人,这么说必定也是有理由的。而且,他也不是先斩后奏,而是进京请旨,可见他对皇上以及八旗祖制也是放在心里。所以,臣以为,皇上您应该问问他的理由……”看到康熙朝自己看过来,高士奇一时会错了意,不得已,只得插进嘴来,以汉臣的身份,一起聊一下关于八旗的事务。

    “是啊,高士奇说得不错。朕并不是专擅之人,费爱卿,你如果有理由,就给朕好好说一说,说得好,朕可以恕你的‘不敬’之罪;不过,若是说不好,那朕可就顾不得你以往的功劳了……”康熙说道。

    “遵旨。”费老头躬身行了一礼,接着说道:“皇上,在诉说理由之前,能不能先让奴才为您好生分析计算一下?”

    “分析计算?好啊,都随你……”康熙大度道。

    “皇上,在讲之前,奴才想请问一下,我大清八旗旗众,如今已经多少人口?”费老头先问道。

    “呵呵,这个你应该问佟国维,他现在掌管内务府,这事他最清楚……”康熙说道。

    “这个,”这你可算问着了,佟国维虽然对费老头心怀不满,却也暗暗得意,因为他对这个还真就清楚:“费大人……八旗旗众,在京畿之地,共有六十九万六千六百八十一人,加上各地驻防八旗旗众,已经不下百万之众,而且……”

    “而且这还不算那些未能进入军旅之中的闲散旗人,是吗?佟相?”费老头问道。

    “不是。京畿八旗旗众,包括禁旅八旗的军士以及闲散旗人,共六十九万六千六百八十一人……”佟国维纠正道。

    “那还有各地的闲散旗人呢?”

    “各地的闲散旗人?费大人,这你可就问错了。”佟国维笑道:“康熙二十三年,为免我八旗旗众勇武之风受各地百姓影响而有所衰退,皇上就已经下过圣旨,凡各地驻防八旗将士,旦有身死者,其家中所属,无论何人,皆需回京,不得驻留各地。所以,京畿八旗旗众的人数,尤胜满洲。”,出兵时另有行粮。”

    “禁旅八旗共有多少人?”费老头又问道。

    “皇上!”听到费老头的问话,张廷玉突然出声说道。

    “什么?”康熙问道。

    “皇上,臣与高大人还有些事情要谈,暂请告退。”张廷玉说道。

    “有事?呵呵,朕知道你是什么意思,禁旅八旗的人数是机密,你不想听。不过,你与士奇都是朕的亲信重臣,以前不让你们知道是因为制度,朕难道还会故意瞒着你们不成?费爱卿想说什么,朕也已经有一些明白了。这正好是朕一直在想的问题,你二人虽非旗人,却也是朕的亲信重臣,而且见识不凡,正好在这里为朕参谋一下……还是一起听听吧。”康熙说道。

    “既如此,臣等遵旨。”张廷玉和高士奇两人,一个扬了扬眉,一个抽了抽耳根,站定不动了。

    “佟国维,给费爱卿说一说,禁旅八旗有多少人。”康熙见张廷玉和高士奇站定,又对佟国维吩咐道。

    “奴才遵旨。……费大人,禁旅八旗兵丁共有九万……”

    “……九万!”对康熙的态度,费老头跟于中、马德对视了一眼,都稍稍有些诧异。虽然说这话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康熙的重视,可是,却没有想到康熙会反应如此平淡。在他们的预计之中,康熙会发火,会怪责他们,甚至会降点儿罪的。而他们之所以说出这些话,不过是因为大寿期间康熙不会对他们玩重刑罢了。不过,现在的情况既然要比预计的好,那就更加没有理由不多说点儿东西了。说不定真能为以后铺条更加好走的路呢。

    “九万禁旅!就算每个旗兵每月三两饷银,那一个月就是二十七万两,一年就是三百多万两银子,这还不算用来买饷米的钱。也就是说,光京畿一地,八旗旗众的一年的饷钱合计就要四百多万两。”这个时候的闲散旗人只是由清廷分了田地,却没有银子拿,所以,费老头没有把他们要耗费的钱也算上。

    “四百万两,加上各地旗众,差不多要五六百万两。而康熙三十三年,朝廷总共收入为四千一百万两。佟相,不知道您认为照这样发展下去,等我八旗旗众达到两百万,三百万,乃至千万之数之后,需要多少银子?”费老头不动生色的提及了一下人口问题。

    “费迪南,你不要危言耸听!”佟国维说道,此时的他,在一瞬间冒出了一头的冷汗。

    “危言耸听?佟相,这如果就算危言耸听的话,那另一笔帐岂不是更加可怕?”于中插嘴道。按照计划,本来这些话都由费老头一个人讲,这样,就算有罪,也只会怪他一个。也正好让费老头清闲一下,安心给于马二人当参谋。可是,如今马德弄出了陈潢一伙,于中也有些耐不住寂寞了。

    “哦?还有帐?于中啊,给朕讲讲。”康熙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地说道。

    “皇上,据奴才所知,京畿直隶一带,方原两百九十三里之内,共有朝廷拨给八旗闲散旗人的土地,合计十八万顷,也就是一千八百万亩。如果按照费老大人先前所说,日后咱们大清的旗人达到千万之数,那时,又该拨出多少田地给他们呢?据奴才所知,旗田可是不用缴税的。”

    于中说道。

    “呵呵,这笔帐果然更加可怕。……廷玉啊,咱们大清全国如今共有多少田地?”康熙朝张廷玉问道。他知道问佟国维不会有结果,所以,直接到正主儿。

    “回皇上,据康熙二十四年的统计,我大清共有各等田地六万万余亩,如今又过了十年,加上朝廷在各地鼓励垦荒,全国田地应当约在六万万五千万亩左右。”张廷玉答道。

    “多了五千万亩……”康熙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皇上,大清的国土不是无限大,总有开垦完的时候。可是,人,却要一辈辈的传下去……”费老头又说了一句。

    “呵呵,朕知道你的意思了……”康熙微笑了一下,又对费老头三人说道:“今日见驾,你们让朕很满意,都先回去吧。……朕改日再召见你们。”

    “啊?噢……奴才告退!”怎么话说到一半儿就不往下说了?让人憋着多难受?费老头三人又被康熙这一招弄得心中惴惴,不知道结果,心里它没底儿啊。不过,康熙是皇帝,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听命退出了上书房,再退出皇宫。

    ……

    </p> ( 水煮清王朝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6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