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血战!血都是敌人的!

文 / 欹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吕布因为多年的辗转,战斗,手上的并州狼骑已经不多,此次出征的五千骑就是他手上最后的骑兵力量了。而袁术那面也东拼西凑了一些骑兵,有五千骑,不过这些骑兵吕布并不看好。

    只要有骑兵就好,加起来的一万骑兵,能牵制住对方的狼羽骑就行了。吕布有些兴奋,这一战也能好好看看,到底谁的骑兵才能真正冠以狼这个名字。

    其实吕布等人都没有弄清楚,这并不是狼羽骑,而是罗燚手下的轻骑兵,补充了两千人,变成了一万人的编制。因为都是皮甲,而且这一次轻骑兵们特意背上了战弓,这些战弓不是用来骑射的,只是如果这些轻骑兵下马了,暂时能充当一下弓箭手。

    毕竟大唐族人都懂得一些弓箭的射击技巧,带一套弓箭在身上也能有不少帮助。

    三方势力停留在了这片开阔的土地上,原本炎热的太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拉过一片又一片的乌云挡住了自己,它似乎不敢去看即将到来的血战。

    一万轻骑兵分成两部分,没有归入阵中,而是守护在步兵阵的侧翼。他们要防备敌人骑兵的突袭,用骑兵对骑兵,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罗燚依旧是白马银枪的打扮,领着其中一半轻骑兵在步兵阵外游走,另外一部分轻骑兵却在一名中年将领的统领下,面对着吕布军。所谓狼者,皆是有头狼为引导,带领狼群厮杀。并州狼骑的头狼是吕布,轻骑兵虽然不被称之为狼骑,但是罗燚也如同轻骑兵的头狼一般。

    徐州军用一万余持盾步兵围成圆阵,挡住了敌人的视线,让人看不清里面在做什么。只见有八千名士兵取出了一种怪异的弩,然后分了两千到吕布那面,另外六千人布置在了袁术军那面。

    剩余的六千余人竟然也是弩兵,不过他们只是拿出了普通的弩弓而已。他们分成两半,一边分了三千余人。难道这就是徐州的打算,用远程来打击敌军,但是弩弓装箭很慢,就算对方步兵冲锋不快,但也射不出几轮的。

    战场上平静而又压抑,偶尔传来马匹的嘶鸣,和一些军官的呵斥声,才让人感觉这不是三堆雕塑。

    吕布身下的赤兔不断的踢打着地面,喷着响鼻,此时的气氛让它有些躁动。看了看天色,似乎快要下雨了。

    “主公,时辰到了!”同样的话语,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分别传到了吕布和袁术耳里。

    “进攻!”吕布挺起长戟,一马当先冲了出去,五千狼骑在他的带领下飞驰而出。

    “呜呜……”战斗的号角响起,张辽、高顺等人领着一万步兵冲向了徐州军的圆阵。

    袁术军则是擂起了大鼓,三万精锐步兵抽出了武器,叫喊着冲向了敌人。那五千骑兵,虽然有些散乱,但是依旧在主将的带领下冲了出去。当然,还有五千人守卫着袁术,毕竟袁术不像吕布、王绪那样是武将,能够在前面冲锋。

    统领五千轻骑兵的那名中年将领抬起了手中的大刀,一声爆吼:“杀!”

    “杀!”轻骑兵们没有畏惧,虽然即将面对的是并州狼骑,他们依旧勇往直前。他们不断的挥舞这手中的马刀,拍打着身下的马匹。

    整队骑兵,长刀高举,旌旗迎风飘荡,就算是在高速的奔驰中也没有散乱阵形。中年将领是这队骑兵的箭头,他们疯狂的冲向了迎面而来的并州狼骑。

    大地在许多马蹄践踏之下,沉闷地哼哼着,震动着。从天上往下看,两股洪流越来越近,最前排的中年将领举起了大刀,他的目标是吕布。不断的靠近,疯狂的骑兵们终于碰撞在了一起。

    马的嘶鸣,人的惨叫。还有那不断的喊杀声,第一次碰撞,一刀挥下,你砍倒了敌人,但是又被随后冲过来的另外一名敌人砍倒。

    有时候马匹直接碰撞在了一起,马背上的骑士飞了出去,栽倒在地,他们不可能再爬起来,大量的马蹄践踏着。不论是敌人还是战友,没办法避让,这就是骑战,残酷。

    双方的阵形被打散,互相纠缠在了一起,每一秒都有人死去,惨叫着,咆哮着。

    中年将领手持大刀和吕布战在了一起,一刀接着一刀,竟然能压制住吕布。火星在两人的武器间迸射,刺耳的金属声昭示了战斗的激烈。

    “来将通名!”吕布大惊,他没想到竟然能有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人。

    “某乃南阳黄忠!”是的,太史慈有过和吕布交战的经历,他认为只有黄忠能挡住吕布,果不其然,吕布已经被黄忠缠住了。

    戟影翻飞,刀光闪耀,两人的身影不断交错着。

    不仅仅是人在战斗,还有马匹。黄忠座下马匹虽然比不上赤兔,但也是良驹,嘶鸣,咆哮,抬起马蹄踢向赤兔。赤兔也不甘示弱,不断的回击,两匹马也打得难分难舍。

    狼者,一击不中,立刻后退,寻机再杀。围攻,游走乃是狼的精髓。狼骑亦不过如此,但是随着吕布被黄忠缠住,并州狼骑也不得不和轻骑兵纠缠在一起。

    这时候一件恐怖的事情让狼骑们胆寒了,不知道徐州的轻骑兵是怎么训练的,能牢牢的坐在马背上,做出很多匪夷所思的动作。那熟练度,似乎是生下来就在马背上一般。这其实是马镫的功劳,战争利器就是要拿出来用的,藏着掖着只能是浪费。

    而狼骑却做不到,没有马镫,只能依靠双腿夹住马腹,一些碰撞就会让他们摔下马去。此消彼长,狼骑竟然越来越少,反而变成了被轻骑兵们围攻。

    吕布棋逢对手,将遇良材,和黄忠战得酣畅淋漓,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心血骑兵已经遭到了屠杀。

    “将军,顶不住了,快走了!”一名副将好不容易杀到了吕布身边,大声喊到。

    “什么?”吕布一戟强行逼开了黄忠,转头一看,身边竟然都是徐州的骑兵了:“怎么可能!”

    “将军快走!”副将直接冲向了黄忠,他要给吕布带去突围的时间。

    吕布来不及思考自己手下骑兵怎么就败了,挺戟向着外面冲去,轻骑兵们似乎也知道拦不住,给吕布让出了一条道路。但是随着吕布冲锋的骑兵就惨了,轻骑兵们不会放过他们的。

    “找死!”黄忠拍马上前,一刀斩死那名副将,然后跟在吕布后面追了上去。不断有一些狼骑想要阻挡黄忠的追击,但只能是一些不断倒地的障碍物,丝毫不能带给黄忠一点伤害。

    骑兵的战斗总是最先开始的,罗燚那面也很快和袁术手下的骑兵遭遇了。这根本不是同一个等级的战斗,轻骑兵根本连阵形都没有散乱就凿穿了对方的阵形。再调转马头反杀,如此两次,敌军纷纷丢盔弃甲,拍打着身下的马匹亡命逃窜。

    罗燚没有领着手下骑兵去增援别部,而是不断在袁术本部五千人阵外转悠,似乎是专门在监视着一般。

    袁术大惊,没想到自己手下骑兵如此不堪,不过护卫着自己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袁术相信能挡住这不到五千的轻骑兵。

    骑兵的战斗似乎要告一个段落,然后步兵的战斗才将要开始。

    “杀!”袁术和吕布两军共四万步兵分成了两道洪流,向着中间的圆阵夹击而去。不断有军官在奔跑中叫喊着鼓舞士气的话语,喊杀声不断,这时候的士兵们已经丧失了理智,变成了机器,只知道不断的向前,向前!

    太史慈不断的计算着吕布军的距离,而徐庶则是负责袁术军那一面。这就是情报的威力,徐州清楚敌军将领的战力,这样就能最好的安排自己这面的将领。在这个时代,将领就是一面旗帜,不仅要带领军队进攻,还要能压制住敌人的旗帜。

    “步兵散开!”忽然太史慈和徐庶同时发出了这样的命令,原本围在外围的步兵一下子散开,圆阵不复存在。

    是要用弩兵来防守吗?张辽一下子就看出了徐州军的意图:“前排举盾!”

    呼啦,吕布军的前排全部举起了圆盾,如同一道墙推向了徐州军方向。同样的,袁术军那面也举起了盾牌。

    “加速!加速!”

    这样的喊声不断的回荡着,大家都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去奔跑。

    太史慈和徐庶不断的计算着敌军的距离,只见他们举起了右手,弩兵们看到这个手势后也端起了手中的弩弓,瞄向了前方的敌人。

    两百步、一百九十步,越来越近,敌军的杀气也扑面而来,但是徐州军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弩兵们看着敌人,如同是看见了一个个的死人,那目光平静而又带着杀气。一百三十步、一百二十步够了,太史慈眼睛一缩,大吼了一声:“射击!”

    “射击!射击!”

    不断有人把太史慈的命令传递了出去,弩兵们扣动了手中的扳机,五千余支弩箭飞射而出。

    砰砰,不少弩箭射在了盾牌上,但也有不少射穿了盾牌,或者通过缝隙射入了人群。

    “啊!额!”惨叫声响起,一些士兵就此倒地不起。

    “加速,他们只能射两次!快快!”张辽、高顺等人不断催促着,他们知道弩弓上箭困难,而这一次射击只有少部分人失去战斗力,就算再来一轮也损失不大。

    但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徐州有两千弩兵没有去上箭,而是继续扣动了扳机,又是两千支箭矢射了过来。

    “不!”张辽目眦欲裂,因为第一轮射击过后,不少士兵放下了盾牌,这样能跑得更快,却没想到第二轮射击紧随而来。

    这一次惨叫声更多,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不少人都一头雾水,怎么会有第二次射击。但不只是第二次,第三次接着又来了,然后是第四次,第五次。

    虽然只有两千弩兵,但是他们不断扣动着手中的扳机,箭矢一直射出,却造成了有上万人在射击一般。那三千余弩兵也上好了弩箭,又是一轮齐射。

    张辽看到身边的士兵不断的倒下,越来越多,他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去抵挡飞来的箭矢。怎么会这样,他知道有的弩会一次性射出不少箭矢,但却没有见过能连射的弩弓,五次连射,虽然只是两千人,却造成了一万人的打击力度。

    连发五次的弩弓,就是连弩。城堡时代里,修建城堡后出现的科技,因为制造困难,一直到现在王绪手上也就只有一万把。训练了八千人的连弩兵,最开始就带了五千把到军中,后面五千把还在运输中,所以才有了那次运粮。

    因为连弩里面的机关比较精细,所以特地多带了两千把用于更换。而且连弩的使用要求很高,在阴雨天气是无法使用的,正好这段时间酷热,却给了徐州军机会。

    吕布并不知道那些粮草下面覆盖的就是这些杀人利器,而那三千押运的士兵实际上就是连弩兵。

    “快撤!撤!”已经不可能获胜了,张辽看了看四周,自己身边只有不到两千人还站立着,不少人还带着伤,敌人却依旧有大量的步兵在静候着。

    听到撤退的命令,所有还能走动的人疯狂的向着后方逃去,刚才那一波波恐怖的箭羽已经让他们胆寒了,现在他们只想逃离这一片地狱。

    “某来断后!”高顺忽然站了出来吼道:“陷阵营出击!”

    只见八百名身披铁甲的战士站了出来,他们身上的甲胄很好的防御了刚才的箭矢。虽然只有八百人,但是这八百人聚在一起的气势却犹如千军万马。

    太史慈被这股气势所吸引,他身边的步兵们忽然也气势一变,和陷阵营的气势对抗起来。太史慈拍马向前,大吼一声:“裂锋营随我杀!”

    “杀!”一千名重甲战士跟着太史慈杀了出去。原来两千裂锋营战士也隐藏在那些步兵中,同样分成两部分,早就已经穿盔戴甲,等待着出击的时机。

    裂锋对阵陷阵,两支重甲步兵的交锋也即将开始。这一战,似乎就是几大精锐兵种的对战,是吕布军和徐州军之间的,而袁术军,或许只是来送死的。

    



    



    

( 帝国之崛起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81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