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二章 过招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朱宏燚可没想到朱徽婧会说出这样的话,又见着她满脸怒气,只得干笑数下,并不做声。

    朱徽婧见朱宏燚不说话,也干脆不提这个话题,又道:“对了,听琪姐说你在辽东很威风啊,孤身一人在辽东竟然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建奴鞑子。”

    朱宏燚挠挠头:“公主殿下实在是过奖了,下官不过是尽本分而已”

    朱徽婧道:“你这人还真闷,听说你还打败了赵氏三杰?我可是听琪姐说了,这三人在江湖中名声不小啊”

    朱宏燚无奈只好点头道:“下官不过是一时侥幸而已。”

    朱徽婧哼了一声:“敷衍之辞。”

    朱宏燚暗中叹气,难怪古人说伴君如伴虎,眼前只是个公主,他就已觉得针芒在背,异常难受了。

    此时迎面走来一行人,朱徽婧脸色微变,拉了拉朱宏燚衣袖想要避开。但那人已经看到了他们二人,只听一人道:“徽婧,你怎可以在宫中与一男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朱宏燚听那人对朱徽婧直呼其名,不由得一怔,难道来人是朱徽婧的长辈?看年纪不大啊

    朱徽婧脸上微有怒色,对朱宏燚低声说道:“我们走,不用理他。”

    朱宏燚有些犹豫,如果来人真是朱徽婧的长辈,那至少是郡王一级的宗亲,朱徽婧当然可以不用理会,他可就有些失礼了。

    正想着,那人已来到两人面前,只见此人身着亲王服饰,脸色苍白,面目阴鸷。朱宏燚知道不会有错,上前一步行礼道:“参见王爷。”

    那王爷眯着眼看了看他,道:“你是何人?”

    朱宏燚答道:“下官朱宏燚……”

    瑞王旁边一人怒斥道:“你是什么人,见了瑞王殿下还不跪拜行礼,找死啊。”声音尖细,显然是个太监。

    朱宏燚长这么大还没给太监骂过,心中大怒,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

    那太监见朱宏燚瞪他,叫道:“哟,还不服气啊,小心公公我戳瞎你双眼。”

    朱徽婧在一旁忙道:“这位是朱宏燚,乃是英国公的孙女婿。且出自楚王一系”

    那太监一惊,英国公地位非常,他虽然靠着瑞王,但也不敢轻易得罪英国公,于是闭嘴不再做声。

    朱宏燚这时也想起眼前的瑞王是谁,乃是万历皇帝的第五个儿子朱常浩,这家伙也是个奇葩,他好佛不近女色,但爱财如命,除了上缴朝延的税外,再加课盐税等各种名目的税,加重百姓的负担。1637年王斌在汉中发动了农民起义,朱常浩为逃避大顺军的追捕,南逃四川避难,受到总兵侯良柱援助。到了1644年张献忠攻破重庆,走投无路的朱常浩被俘后遭处死。

    朱常浩哦了一声:“你是宗亲,进宫来看皇后娘娘的?”

    朱宏燚听他对语调傲慢,心中不快,但此人终究不便得罪,答道:“正是。”

    朱常浩绕着朱宏燚转了一圈,道:“一直听说外藩的人自高自大,目中无人,今日见了你,果然如此,居然敢对本王的人如此无礼。”

    朱徽婧忍不住说道:“皇叔此言差矣,朱大人适才已经行礼了。”

    朱常浩嘿嘿一笑:“你为何如此袒护这小子,莫非你还想卖英国公的好处?”

    朱徽婧气得脸通红,道:“皇叔身为亲王,侄女希望你能自重身份。英国公一脉为我朝立下汗马功劳,朱大人也是当朝重臣,于情于理,皇叔都不应如此口无遮拦。”

    朱常浩傲然道:“别人不敢惹他们张家,本王才不怕。在本王心中,这小子真还不如本王身边的近侍。”

    朱宏燚吸了口气,道:“既然殿下这么说,小人明白了。小人告退。”朱常浩既然如此说,朱宏燚也不再客气,转身欲走。

    朱常浩见朱宏燚如此无礼,心中大怒,喝道:“在本王面前,你以为可来去自如吗。来人,给本王把这小子抓起来,狠狠地打。”

    朱徽婧上前一步拦在朱宏燚面前,道:“且慢。”

    朱常浩斜眼看了看朱徽婧,道:“你真要护着这小子吗。”

    朱徽婧正容道:“朱大人乃是皇后娘娘请来的,我当然要护他周全,请皇叔见谅。”她知道朱宏燚武功不弱,真要动起手来朱常浩恐怕要吃亏,若真是这样,以这位皇叔的脾气,恐怕会将事情弄得不可收拾。

    朱常浩有些犹豫,毕竟他跟当今天子还隔了一层关系,而眼前这丫头却是皇帝的亲妹妹,他也曾见识她的武功,真动起手来自己身边几个太监根本讨不了好,何况闹到皇帝那里也没什么好处,于是冲朱宏燚说道:“今天看在遂平公主的面上,暂且放过你,以后不要再让本王看到你。”

    朱宏燚头一晕,这哪像个亲王啊,简直是个痞子么。

    朱徽婧见朱宏燚若有所思,便问道:“你在想什么?”

    朱宏燚摇摇头,道:“这位瑞王殿下也太……”

    朱徽婧明白他的意思,叹气道:“本宫这位叔叔的确不是玩意,贪财又小心眼,好在过两年就要放出去就藩了。你也不用担心他报复”

    正说话间,坤宁宫内突然出来了个小太监,笑着对朱宏燚说道:“朱大人,刚才瑞王的事情娘娘已经知道了,娘娘让您宽心定会帮着处理的。”

    朱宏燚赶紧道:“多谢公公了”

    那小太监笑道:“朱大人客气了,娘娘还吩咐了,要与尊夫人多聊一会儿。若是朱大人觉得闷,就请遂平公主带着您四处逛逛好了”

    听了这个建议,朱宏燚心中苦笑不已,那啥,他哪敢在这禁宫之内瞎胡逛,更何况还是跟着一个公主,他正要拒绝,没想到朱徽婧却抢先道:“好了,本宫正有此意本宫就陪朱大人走走”

    眼看着木已成舟,朱宏燚也不敢拒绝,只得小心的跟在朱徽婧的后面重游故宫了。走了一路,两人走到一宫门前,朱徽婧指了指道:“这便是本宫居住之处。”

    朱宏燚见她气指颐使,心中不喜,但自他从当了官,心机变得深沉了许多,再不喜怒形于色,向朱徽婧行了一礼,道:“下官知道了。”

    朱徽婧丝毫不觉,对朱宏燚笑道:“到里面去看看吧。”

    朱宏燚有些犹豫,他对宫里的规矩并不是很熟悉,不知道能不能擅自进去,可抬头一看,朱徽婧已经走了进去,朱宏燚无奈,只好快步跟上。

    朱徽婧边走边道:“听琪姐说你武功不错啊,真是不明白,你是当朝的状元郎,怎么也会练就一身那么好的武功。”

    朱宏燚干笑道:“下官练得是些花拳秀腿,恐怕是郡主过誉了。”

    朱徽婧道:“不对,琪姐眼界甚高,本宫根本没听见她夸奖过什么人,你能让她如此看重,定然身手必然不凡。”

    朱徽婧说着看了看四周,对朱宏燚悄声道:“不如咱们在此切磋一下?”

    朱宏燚脑袋一麻,差点破口大骂。难道这个朱徽婧脑袋里装的都是浆糊,他赶紧道:“下官怎敢与公主动手?”

    朱徽婧笑道:“无妨,本宫除师父和琪姐之外,尚未与他人交过手,上次与琪姐在外游历,也只看了各地的风俗人情,并未与人切磋过。此处并无外人,就算你输了也不会传出去。”

    朱宏燚无奈一笑,这公主说话还真不顾及别人感受,尚未动手,便好像她已赢定了,于是拱手道:“可这大内之中妄自动武实在是有违礼制。”

    朱徽婧却不理他,直接道:“少废话。本宫现在就要看看你身手到底如何。”说完上前一步,一掌向朱宏燚击来。

    朱宏燚见她这式掌影漂浮,微哼一声,心想就点功力我就是挨上几下也伤不了我,于是伸手一挡。朱宏燚顾忌着她的公主身份,生怕伤了她,这一挡也只用了五成功力。

    没想到朱徽婧这一掌一沾而过,在空中划了个半圆又向他击来,这掌的劲力比方才竟大了数倍。朱宏燚这一挡如同挡在虚处,空荡荡的好不难受。他不敢再心存小觑,于是并不去接那掌,反而向前一大步,一拳向朱徽婧打去。

    朱徽婧轻轻一笑。朱宏燚拳还未到,她身子便如柳絮一般,借朱宏燚的拳风已向后飘去,朱宏燚拳一收,朱徽婧又如影跟进,冲着朱宏燚又是一掌。朱宏燚连出三拳,朱徽婧也电光石火般进退三次而且都是借了他出拳收拳之力。朱宏燚好不容易接了她一掌,发现传来的掌劲熟悉无比,赫然就是他的攻出去的内力

    朱宏燚惊骇无比,心头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过马上他就反应过来,似乎这个有点太扯了,对方恐怕用的是一门很精妙的借力打力的功夫。难怪朱徽婧先前口出狂言,说朱宏燚绝对伤不了她,有这般借力打力的功夫,想伤到她还真是不容易。

    朱宏燚慌乱之下,只有招架之功。可即使他只是招架,朱徽婧却仍能借到他力,出掌一招重过一招。朱宏燚见势不妙,暗想此番若败在她手下,今后便再也抬不起头来,心一横,总算使出了真功夫。

    朱徽婧正打得顺风顺水,心情舒畅,见朱宏燚又一拳击来,也不以为意,准备又如法炮制借势向后退去。却没想朱宏燚这一拳竟含有极大吸力,朱徽婧一个踉跄,直向朱宏燚怀里撞去,幸好朱徽婧反应迅速,赶紧借力向后飘去,但已经惊得花容失色。

    朱宏燚那拳刚击出,心中便已后悔不迭,暗骂自己简直是傻蛋一个,要不然她扑到自己怀里时,自己只需双臂一合便可把她抱得紧紧的,再一拧身就可将她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但转念一想,这样一来岂不是与这金枝玉叶有了肌肤之亲,调戏公主可是死罪啊。。。

    更多到,地址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