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九章连战连胜(下)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此时二人于马上对视着,朱宏燚见卓布泰已然无事一般,自己却还稍微有些气喘,心知自己体力消耗较大,不过他非但没有泄气,心里反而升起一丝兴奋。能与卓布泰这般历史上有名的高手硬碰硬的打上一场,这样的机会可不是随便就有的。不自觉的,他嘴角竟露出一丝笑意。

    卓布泰在对面瞧的清楚,见得朱宏燚脸上的笑意,只觉得这种笑容自己很是熟悉。想了片刻,便想起究竟是在何时见过了。他与弟弟鳌拜单挑时,便见过这种笑容。而他自己,也觉得身上的血渐渐的热了起来,只觉得打心里升起一股子力气,好似不宣泄一番,就觉得不舒服似的。遂大喝了一声:“再来”跃马前冲,又向朱宏燚杀了过来。

    朱宏燚此时也觉得心里痒痒的难受,好似有什么东西在不停的抓挠着一般,见卓布泰冲来,心中那股子热血一下便散遍全身,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亦不自觉的大喝道:“来的好”手中斩马刀一舞,竟带起一片灿烂光华。竟径直往卓布泰战刀上迎了上去。

    二马眨眼间便交错而过,卓布泰一柄战刀似虚还实,一刀从朱宏燚肩膀上擦过。若非朱宏燚脑袋闪了一下,这刀怕是要直接刺到脑袋上了。而朱宏燚手上反应也不慢,斩马刀一扫,卓布泰只见一片光华闪来,竟瞧不清斩马刀来势,只是本能的低了一下头。若非这一低,这脑袋怕是也要被削去半片。

    二人交错而过,各使了一记杀招,不过二人都凭借过人的反应躲了开去。这一合毕,二人兀自未回过神来,又分别冲了一阵,这才勒住跨下战马。

    卓布泰勒住马,望手上战刀看去,但见得战刀上挂着一条雪白的发带,原来那一刀没刺中朱宏燚头颅,竟将他头上的发带钩了下来。遂回马,以刀挥舞着朱宏燚发带,大笑不止。正笑间,突见得朱宏燚回过身,以斩马刀挑着一顶头盔,亦大笑不止。

    卓布泰见了那头盔,这才发觉头上凉风习习,头上头盔竟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朱宏燚拿了去。卓布泰见了,笑得更是畅快,大声道:“好阁下果然还有点本事这一合便算平了再来”

    朱宏燚本见用斩马刀竟然将卓布泰头盔带了下来,还道自己占了上风,遂以斩马刀挂着头盔大笑着回过身,哪知一转过身,便见卓布泰以战刀挑着一条白布。

    朱宏燚初时一愣,暗道:“难道这个年代就有举白旗投降的习俗了?”多看了两眼后,只觉那白布甚是眼熟,这时才感觉到头顶的发髻竟然散了下来,心道:“这个卓布泰果然手上的功夫很硬”

    恰在此时,卓布泰之言传来,朱宏燚遂答道:“再来便再来”遂将头盔甩于地上,提刀复又杀了上来。卓布泰见了,亦催动跨下战马迎了上去。

    二人战马皆是向前急奔,眨眼间便相错而过,朱宏燚本欲一刀将其劈下马来,却不料卓布泰于马上一仰,于马上躲过了这一扫,同时还以长刀点向朱宏燚门面。幸好朱宏燚反应够快,斩马刀势头不变,只是稍微改变挥舞的轨迹,以刀脊稍微磕了下那刺来的长刀,便叫卓布泰这一下刺了个空。

    二人于交错而过的瞬间便完成了新一回合的交手,却仍是谁也未占到便宜。朱宏燚冲过去后急勒马而回,调转过来,又望卓布泰杀了过去,卓布泰亦是如此。二人扭过头来,又撕杀到了一处。这次却不是二马互相交错而过,而是面对面的斗在了一起。

    两人御着跨下战马,让其兜起了圈子,二人却在马上斗得不亦乐乎,你一剑,我一刀,眨眼间就斗了十余合。时间一长,卓布泰就有些跟不上了,毕竟他不像朱宏燚回气速度那么快,几番交手下来体力是迅速流失。只见朱宏燚一柄斩马刀越舞越快,漫天便只见得片片刀影,竟将卓布泰完全的照在了当中脱不得身,恐怕是数招之内,卓布泰就要被朱宏燚斩于马下

    就在朱宏燚即将获胜的当口,突听得场中他一声怒喝,原来朱宏燚与卓布泰斗了几十回合,眼见便要败卓布泰于马前。却不知对面敌兵中谁放了一冷箭,正射中朱宏燚右臂,虽不严重,却对打斗有些影响,而且还是在单挑之时中的暗箭。

    朱宏燚心下大怒,手上忍着疼痛加了一把力,将卓布泰手中长刀竟磕得再也握不住,飞了出去。朱宏燚本欲再补一刀,将卓布泰斩落马下,突然远处又是弓弦声响起,一支箭正奔自己面门而来。朱宏燚这此却是早有准备,以刀将此箭挡下,怒喝了一声:“无耻小人,吃我一箭”

    只见他启动鹰眼术锁定了放暗箭那人,快速张弓搭箭,亦是一箭射去。但听弓弦声响起,卓布泰军中传来一声惨叫,随后便见一小头目于马上跌落了下来,左右兵士见状,连忙将其救起。

    可朱宏燚因为这一耽误,竟然让卓布泰逃出生天,待再望去时,卓布泰已奔回本阵,引军向后退去。朱宏燚被人暗箭伤了手臂,心里正怒着,如何肯放其离去,当下收起龙吟扬起斩马刀,一夹马腹猛的冲入了卓布泰的阵中。

    刚冲入敌阵之中,朱宏燚对面几个鞑子兵就包围了过来,他也不慌,斩马刀向左一挥将面前那柄大刀磕到了一旁,然后手腕一翻紧接着再一转,被阳光映照的闪闪光的刀刃画出一条漂亮的弧线,转了一个圈后又转了回来。

    朱宏燚右手一使劲斩马刀猛的向斜下斩去,随即只见一蓬血雨喷涌而出,面前那名鞑子兵早已弃了大刀双手死死的按着自己的脖子,却依旧无法阻止喷涌而出的血液,一双眼直直瞪的一脸不甘心的从马上坠了下去。

    眼见对面那敌人已然落马,朱宏燚顺手又甩了下斩马刀。只听唰的一声,刀刃上沾染的鲜血一下子就被甩落到了地上,刀刃复又变成银光闪闪片尘不然之姿。

    转眼望向身旁只见穆图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杀了过来,手中一杆长矛好似毒蛇吐信一般飘忽不定,与其对战的鞑子兵眼中一片慌乱,手中战刀居然不知如何抵挡,只得胡乱望前一刺,期望这一刀可以将穆图那矛挡下。

    哪料得穆图手中长矛真如毒蛇一般,居然一转恰好从那刀身之上滑过随后噗的一声直直刺进了那鞑子兵前心。胸前那甲胃居然未能阻挡住那长矛分毫。

    见手中长矛已然将那人刺透,穆图手中一使劲长矛居然高高举起,连带着将那名敌兵也送到了天上。然后使劲一甩,本来挂在长矛上的尸体有如破布袋一般被甩出好远,这才扑通一声砸落在了地上。

    而直到此时穆图这才转过头来笑对朱宏燚道:“朱大人果然骁勇非常”

    朱宏燚闻言却笑着道:“穆图首领也不差,你我比一比谁杀的贼子多如何?”

    穆图闻言撇了撇嘴将长矛望肩上一抗言道:“有何不可我正有此意”

    两人在敌阵中谈笑风生间似乎如履平地,竟然没有一人是他二人的一合之敌。就在鞑子兵心惊胆颤准备逃跑之时,卓布泰带着几个亲兵终于又返身回来了。

    “来得好”穆图大笑一声,迎着卓布泰的人马立刻就冲了上去。

    卓布泰那边也不含糊,立刻一提着大刀的亲兵就迎了上来。那人也不多话,奔至穆图面前手中战刀猛的向前刺出直奔穆图面门。

    穆图闻手中长矛不慌不忙的向上一提,便将那人这使了全身力气的一刺挡飞到了一旁,然后回手一矛直直望那人身上戳了下去。

    那人见自己一击未中心中便知不妙,手中战刀连忙抽了回来去挡穆图这一击。

    众人只听得一声巨响,场中两骑瞬间便分开了数步的距离。那亲兵在马上双手端着刀心中却暗道:“好大的力气”原来是才其虽挡住了穆图这一矛,但是双手却都被砸的麻手中战刀险些握之不住。

    只这一攻一防之间,那亲兵心中便知这穆图武艺绝对在已之上,因为自己这两下皆是使了浑身解数,而那穆图却是一副轻松自如的样子。

    片刻之后那人自觉双手已经恢复,遂提起十二分精神舞起手中战刀复又冲上前去与穆图斗到了一处。

    穆图见那亲兵恢复得挺快,心下暗道:“这家伙却是有些能耐”又见其刀法甚是严谨,只是缺了些临阵对敌时的杀伐果断,又道:“刀法不错可惜斗志不足”这一来穆图始终未尽全力片刻之间这二人居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二骑于场中眨眼间便斗了数合,而一旁的朱宏燚却瞧的明白,心知穆图现下只是好奇对方武艺如何,只怕再过上几合穆图瞧的明白了这家伙的性命也该完了。

    只是他没料到自已这边正寻思着,那卓布泰于马上大喝道:“朱宏燚我再来会一会你”

    朱宏燚闻言转过头来笑道:“手下败将焉敢言勇?”

    卓布泰听罢大怒,手中战刀劈面砸来,大喝道:“修得猖狂且看某手中宝刀勇是不勇?”。。。

    更多到,地址

    </p>

    </p>

    </p>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