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鸿门宴(上)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心里有事的哈斯乌拉心神恍惚的回到了自己的营帐,翻身下马把缰绳丢给仆从的时候,哈斯乌拉的心腹家人迎了上来道:“老爷,夫人来了。/bei精aishu/”

    “嗯知道了。”哈斯乌拉随口问道:“什么时候到的?”

    “回老爷,夫人擦黑前刚刚赶到。

    对于这个正室哈斯乌拉是无比头疼,当年若不是看在这个夫人家族还有点势力,他才不会娶这么个碎嘴子的婆娘。尤其是新娶了个喀尔喀族的美女之后,哈斯乌拉对这个原配是越来越不满意。

    “她来干什么?”哈斯乌拉没好气的问道。

    “夫人说老爷您出来没人照料实在不像话……”

    “她有那么好心。”哈斯乌拉冷笑道,“没有她搅和我还能多活两天”

    话虽这么说,但人来了哈斯乌拉也不能不见,百般无奈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还没进门就听到正室高吉格日正在发脾气。

    “你是不是故意和我作对哼……”高吉格日指着哈斯乌拉的小妻子索布德的鼻子骂道:“你现在翅膀硬了……主妇的话也敢不听我呸……你是什么东西”

    “夫人”索布德却生生的低声道:“我没有啊”

    把门前看热闹的丫鬟婆子们赶走,吩咐她们不许靠近后哈斯乌拉进到了帐内。

    “还说没有……我弟弟的部落遭了灾。我只不过帮着要一点牛羊,你就不答应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正说地起劲的高吉格日抬头看到哈斯乌拉从外面走了进来,立刻换了一张面孔,刚才还张牙舞爪的泼妇不见了,就见她捂着脸悲切的说道:“呜呜呜……你给我评评理,我不过是帮着巴音要一点过冬的牛羊,她就不同意……唉……我这就是受气的命啊……以前是被穆图的婆娘欺负。好不容易盼到了自己丈夫出息了,小妇竟然也不把我往眼里放……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够了”被高吉格日哭得心烦意乱的哈斯乌拉恼道:“你是不是嫌还不够乱啊刚刚入冬的时候就给了两回牛羊了。如今又来张嘴要?你那个弟弟就是个无底洞,你再哭哭闹闹以后一头羊都不给了”

    放下掩面的手帕,高吉格日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泪水,她把嘴一撇道:“哼……嫌我了有了新人忘旧人啊……当年没有我父亲帮忙,你能有今天的地位吗”

    听到高吉格日越说越不像话,哈斯乌拉强压怒火道:“你……你就不要添乱了牛羊过一阵再给”

    高吉格日悻悻的从屋子里出去后,哈斯乌拉让索布德也出去准备晚饭,屋子里再没有其他人后,哈斯乌拉来到怀中处取出一大一小两个纸包。

    这两个纸包是刚才皇太极给的毒药,上面写得很明白,这两个纸包里一个装的是杀人不见血的奇毒,另一个则是解药只要在事先喝下解药,这毒就不起作用了。

    刚才哈斯乌拉曾偷偷的试了一下,喝下毒酒的仆人在半盏茶地时间里就倒地而亡。而表面上却看不出有丝毫的中毒痕迹,只道是得了无名之症而暴毙;而另一个试验品先服用了解药后再喝毒酒则是安然无恙。

    见到此哈斯乌拉才完全放心,毒药没问题了,难的是怎么才能做到天衣无缝,更何况他还需要下毒的机会若是按照正常程序,前去穆图的大帐,那他一点机会都没有,为今之计也只能想办法将穆图等人引过来了。而且在自己这边,出了意外也更容易应对。

    掂量着手中的毒药哈斯乌拉沉思了许久。他思考的不是该不该用,而是如何做得更巧妙。这个毒是一定要下的,但关键是如何下,单单毒死一个穆图只怕转过脸来自己就要成为陪葬品了,那个朱宏燚可不好对付,武艺高强连皇太极都很是忌惮。所以这次不但要毒杀了穆图,而且还要将朱宏燚也一并除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的不留后患。

    “一劳永逸”哈斯乌拉忽然眼睛一亮。

    什么是一劳永逸?解决掉朱宏燚和穆图不叫一劳永逸,只有自己真正掌握了呼伦特族的大全,才能永绝后患他忽然意识到,挡在他通往族长之位的这条道路上的最大的一块绊脚石不只是穆图……还有其他两位长老……有这两个老东西在,他就不要想舒舒服服的大权独揽看看穆图,已经算是强势了,可还不是要看那两个老东西的脸色。

    想到这哈斯乌拉眼睛中闪过了一道寒光,立刻起身对身边的心腹吩咐道:“立刻去请穆图首领和两位长老,对了,还有那个朱宏燚,就说我有要事同他们商量”

    在哈斯乌拉胡思乱想筹划着刺杀行动的时候,朱宏燚和华筝也悄悄的回到了自己帐篷。

    “咱们为什么不去杀掉那个老东西,他的所作所为你也看到了”华筝不满的的质问道。

    “我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朱宏燚笑道,“正是因为他准备这么干,所以咱们才更不能杀他”

    华筝纳闷道:“什么意思?”

    “咱们不如将计就计”

    正说话间,外面的王勇突然进来禀报道:“大人,穆图首领派人请您过去一叙”

    朱宏燚和华筝对视一眼,问道:“他有没有说商量什么?”

    “穆图说是哈斯乌拉长老突然请大人您和几位长老去商议合作事宜”王勇一五一十的交代道。

    朱宏燚微微一笑,轻声道:“好一出鸿门宴”

    华筝立刻说道:“这个哈斯乌拉包藏祸心,咱们不能去”

    朱宏燚哈哈一笑道:“为什么不去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将计就计”

    开会的地点哈斯乌拉并未选在自己的大营,而是放在了穆图的大营外,似乎是在说自己并无恶意,不过朱宏燚可不会被他这点小把戏给糊弄,若是真无恶意那他就该直接去穆图的大营开会。这么做反而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朱宏燚看着哈斯乌拉并穆图笑嘻嘻地、客客气气的并肩进到了大帐之内,有侍女上前引导着他们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正中的条案后空着地是一族之长的穆图地位置,主位左右手的上席是当仁不让的三位长老的席位,下手则是朱宏燚的位置。鄂力亚和恩和一早就来了,看来这两个老头最近跟哈斯乌拉走得很近,而穆图则心思不在这边,似乎在警惕着什么。

    在怪异的气氛中,姗姗来迟的哈斯乌拉步入了大帐。主宾到齐,众人起身,待穆图入座后手捧托盘的的侍女迅速的布菜添酒。

    在众多的侍女中有一个身影是穆图熟悉的,这是他的侄女巴雅尔。这个丫头嫁给了哈斯乌拉的儿子。对于巴雅尔出现在这个场合他也有些不解。尤其是巴雅尔为自己倒酒时,还轻声说了句有她在让自己一切放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巴雅尔小心翼翼的为两位长老倒上了酒,在为哈斯乌拉倒酒的时候巴雅尔轻轻点了点头。眼角的余光看到巴雅尔的示意,哈斯乌拉知道她已经按照自己的吩咐将东西倒在了酒里。这个蠢丫头,还真以为自己在帮着他的大伯除去鄂力亚和恩和,真是个蠢货殊不知道穆图的酒里也有毒只要有了这个蠢丫头的话,想必穆图也不会起疑心过一会只等他们三个毒发身亡后,再也不会有人能挡住他成为族长。至于朱宏燚,他相信皇太极给自己的几个死士能轻易的解决这个家伙。这才是永绝后患的一劳永逸啊

    待侍女们各归各位后,哈斯乌拉来到穆图面前施礼后说道:“族长,哈斯乌拉为上午对你说的话致歉上午是我晕了头,竟然说了那么大逆不道的话,请族长您责罚我吧”

    穆图也搞不清哈斯乌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人家已经认错了他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当即说道:“哈斯乌拉兄弟,你也是为了族人的未来着想。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但别以为穆图就真接受了哈斯乌拉的道歉,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一事对一事,对于哈斯乌拉兄弟你的意见我是严重的不同意,我们呼伦特部绝对不能同仇人联手”

    其实这也就是穆图的底线,跟谁合作都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和仇人穿一条裤子。他穆图还要脸,当年努尔哈赤杀死了他的父亲和兄长,如今他又屁颠屁颠的跪倒仇人脚下效忠。这种事他绝对做不出来。

    哈斯乌拉当然清楚穆图的态度,对于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这个宴会走下去,等鄂力亚和恩和一死再发难就行了,所以对穆图的他准备照搬全收,何必同一个要死的人置气呢?

    可哈斯乌拉没想到,他同意其他人还不同意,大概是很满意皇太极许诺的好处,鄂力亚很是生气地说道:“穆图你这是什么态度,哈斯乌拉一心为了族人着想,难道你就准备一意孤行吗”

    穆图道:“鄂力亚长老言重了,我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女真人同我族的仇恨不同戴天。我穆图早就立下重誓,一定要为死去的父兄和数万族人讨回公道”

    朱宏燚听了翻译也不失时机插上一句:“穆图首领好志气,这才是我认识草原儿郎,爱憎分明值得敬佩”

    穆图大笑道:“还是朱大人知道我的心意,中原有一句话,男儿膝下有黄金,我穆图怎么也不会向杀父仇人效忠的”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