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喜从何来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山海关的深夜比北京冷得多。茅元仪捶了捶膝部,虽然底下有个火炉,仍觉得酸痛难挡。这风湿的毛病是在辽东勘察地形时落下的,但逢雨雪天便会发作,更受不得寒。军中的大夫为他诊治过多次,也毫无办法,只得叮嘱要多保暖,注意休息。茅元仪苦笑,他哪休息的了,如今建奴贼人愈发猖獗,辽东战事更让他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从孙承宗出关以来,每日勘察地形、巡视地方,端的是没有一点空闲。哪怕就是夜中,也要勘正《武备志》。

    对于《武备志》一书,茅元仪是倾注了全部心血,所以每当有闲暇的时候,总要继续修撰以求精益求精。不过今晚注定了他是无法继续编书,门外侍从突然禀报道:“大人,有战报到。”

    茅元仪从沉思中惊醒,揉揉眉心,问道:“是哪里来的?”

    “是镇江毛总兵送来的。”

    听到是毛文龙送来的,茅元仪清醒了。自从他随孙承宗来了山海关,毛文龙的大名就时时挂在他的耳边。这个人出身微寒,早年乃是李成梁亲兵,后考中武举,授百户之职。广宁之役,他领二百余残兵千里奔袭,收复镇江。擒后金游击佟养真。不久,又收复了被李成梁放弃的宽奠、叆阳、大奠、新奠、永奠、长奠六堡,军声大振,升为副总兵。随后,以皮岛及宽叆山区为根据地,多次深入后金腹地,屡挫敌锋。短短一年多得时间不光屡屡挫败建奴兵,更是升为了平辽将军总兵官,挂征虏前将军印。前一阵接连有报功的战报传来,难道这么快又打了胜仗?

    挑开封口的火漆,取出战报,茅元仪看了一眼,腾得站了起来。

    “微臣毛文龙叩首顿拜,托大明鸿运、先生之福,我东江镇经大小数十战歼敌千余人……”

    茅元仪突然向一旁人说道:“快更衣,本官要立刻去面见孙大人。”

    茅元仪快马赶到孙承宗下榻之处,忽然想起此时孙承宗已经歇息,但已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直向孙承宗的卧房奔去。

    门外孙承宗的老管家福伯站在门外,见茅元仪匆匆赶来,连忙上前拦阻,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低声说道:“老爷刚刚睡下,茅大人有事明日再报吧。”

    茅元仪摇头道:“福伯,此事紧急一定要禀报大人。”

    福伯正待再行劝说,孙承宗声音从里边传来:“是元仪吗,进来吧。”

    茅元仪赶紧急步向内走去,口中叫道:“先生,大喜。”

    孙承宗身上披了件袍子,见茅元仪如此兴奋,有些不解:“元仪,喜从何来?是不是宁远那边城筑好了?”

    茅元仪一愣,说道:“先生,宁远荒废已久,哪里是那么容易翻修好。有袁大人在,您就放心吧这是东江镇有捷报。”

    孙承宗有些失望:“是毛文龙发来的?前些日子他不是刚报过捷吗?怎么又有捷报?”

    茅元仪笑道:“毛总兵主动出击,克敌千余。”

    孙承宗一震,连忙从茅元仪手中拿过战报,匆匆看了一遍,面露喜色。可想了一会儿,又有几分狐疑道:“元仪,你看这份战报是真是假?”

    茅元仪一惊,道:“先生,毛总兵应该不会做这种欺君惘上之事。”

    孙承宗道:“何以见得?”

    茅元仪心中一楞,他没想到孙承宗对毛文龙竟然有些不放心,急忙道:“先生,战报可以谎报,但上面所说的歼敌千余万万不敢胡言,这都是有据可察的。到时候朝廷查验下来,如何能蒙混?这可是欺君的大罪毛总兵应该不敢”

    孙承宗又看了看手中战报,哼了一声;“你小看了这些辽东军的胆子,前一段军中不是频发虚报冒领之事吗?短短一月之间这些偷鸡摸狗之辈是无孔不入他们是挖空心思的捞好处根本就不把皇上、朝廷和社稷放在眼里”

    茅元仪这才明白,孙承宗不是对毛文龙有什么意见,而是纯粹的有感而发而已。老头实在是太寒心了,他力排众议亲自督师辽东,就是想收拾残局消灭建奴。但谁想到,辽东的这些兵打仗不行,钻空子捞钱确实特别的在行。什么吃空饷、私下倒卖粮草、谎报军功,是无所不用其极。老头在这上面吃了不少没有基层工作经验的苦头。所以眼下是什么都怀疑了。

    茅元仪劝道:“学生观毛总兵的作为,应该和那些宵小还是不同的。天启元年,他敢以微末之师奔袭鞑子后方,取得镇江大捷。其后又时时骚扰鞑子后方,其拳拳报国之心可鉴。如今辽西有朱大人牵制,深处鞑子后方的毛总兵更是如鱼得水,取得战功也应该不稀奇。”

    孙承宗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茅元仪看着孙承宗,小声道:“先生,那此份战报明日是否发回兵部?”

    孙承宗长叹声气道:“发回去吧只要毛文龙没有作假,那老夫也不会平白夺了他的功劳”

    茅元仪再作声,悄然的准备退了下去。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又传来一阵喧嚣之声,似乎是福伯又在帮忙拦驾了。

    孙承宗又叹了口气,看来这晚上还真是个多事之秋。旋即在屋内朗声吩咐道:“老福,让他们进来吧来的是柏顺吧?”

    鹿善继迈进门来抱拳道:“大人,正是下官”

    孙承宗笑道:“如此深夜,柏顺前来必然是有要事。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鹿善继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茅元仪,笑道:“原来止生也在,正好,此事他才是正主。我不过是顺带着帮忙罢了”

    孙承宗来了兴趣,问道:“这又是怎么个说法”

    鹿善继笑道:“大人,下官前来是帮忙递送请功的喜报。本来此事归止生打理,可他人却不在。人家才递到了我这里,敢情是大人您找止生商量事啊”

    鹿善继其实不必说得如此清楚,但是同僚之中擅自插手他人的事务乃是大忌。他又是个周正的人,这话与其是说给孙承宗听的,不如是说给茅元仪听的。

    孙承宗又是一愣,问道:“又有喜报?又是毛文龙那里来的?”

    鹿善继听了这话也是一愣,问道:“难道东江镇毛总兵也报喜了?下官这里是十三山朱大人那里的喜报”

    说罢,鹿继善赶紧将喜报递了上去。孙承宗一目十行的翻看之后随手又将喜报递给了茅元仪。

    他呵呵一笑道:“今夜的喜事还真多,毛文龙歼敌千余,朱宏燚那里就歼敌三千自广宁之败以来,我朝还未有如此大胜,真是可喜可贺啊”随即老头又感叹道:“这朱宏燚和毛文龙真乃是我大明的福将。二人双剑齐出将鞑子打得落花流水,若是我朝武将都有朱毛二人之才干,哪里会担心建奴鞑子逞凶啊”

    鹿善继也笑道:“朱大人和毛总兵果然骁勇善战,立此奇功,真是我大明之福。尤其是朱大人,才弱冠之年,今后前途不可限量。大人,你是收了个好学生啊朱大人也算是为大人您争光了”

    孙承宗笑得合不拢嘴,但这一番话听得茅元仪白眼直翻,人和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嗫?同样都是报功,毛文龙报个歼敌一千,孙承宗还要怀疑一下,生怕被糊弄了,而紧接着朱宏燚报三千,那啥眉毛都不动一下,当场就应了,而且还是一副欣喜异常的做派。这内外之别也太明显了吧

    这倒是茅元仪误会了孙承宗了,对毛文龙他不熟悉,而且毛文龙出身于行伍,孙承宗难免要忧心一下他的道德品质问题。而朱宏燚乃是他的学生,又是堂堂两榜状元,还是皇亲贵胄。你说孙承宗更相信谁?

    屋内三人又就着战报聊了几句,按照孙承宗意思,这事儿我答应了,大家洗洗睡吧。可不知道为什么,鹿善继却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东拉西扯的还不时看看茅元仪,似乎也在纳闷对方怎么还不走。

    孙承宗虽然对基层工作不了解,但是官面上的这些细微的小动作可瞒不过他。立刻他就知道鹿善继还有话说,而这话还不方便当着茅元仪说。

    “元仪啊”孙承宗吩咐道,“天色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和鹿大人还有点事要商量。”

    茅元仪其实也看出来了鹿善继还有事,他也想听听,但如今先生都吩咐下来了,他也只能不情不愿的走了。

    等茅元仪一走,鹿善继脸上的笑容顿时就不见了,这表情看得孙承宗心中一抖,立刻就想到难道朱宏燚那边出事了?果不出其然,鹿善继接下来的话让他心中一寒。

    “大人,朱大人此次除了报功之外,还送了三个人来”

    “俘获的鞑子高官?”孙承宗问道。

    以前毛文龙抓了一个佟养真就大肆宣传过一回,很大程度上毛文龙的那个副总兵的官就是因为抓了这个人。如今朱宏燚获得大胜,抓到几个鞑子首脑也是正常。

    但是鹿善继马上就否定了这个答案:“不不是鞑子据说是当今司礼秉笔太监魏忠贤派往辽东的人……”

    孙承宗顿时一呆,旋即双眼立刻就亮了起来,强压住心头的震惊,他慢条斯理的吩咐道:“立刻将人给我带来,我要亲自审问”。。。

    更多到,地址

    </p>

    </p>

    </p>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