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撤退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皇太极从来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能一箭射杀托津,怎么说托津也是大金国有名的勇士,虽然战斗力算不上一流,也算是二流中的好手了。哪怕就是他亲自出手也很难秒杀托津。但是今天,就在他眼前托津被人杀鸡一样简单的解决了。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说对手比他还要强大吗?

    只能说皇太极高估了朱宏燚的战斗力,托津之所以连一箭都扛不住,很大的原因是他毕竟连番冲阵,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再加上对朱宏燚的精诚箭估计不足,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就和当年关公斩杀颜良一样,不是颜良不给力,实在是关公运气太好。

    当然战场上运气也是一种实力,比如当年的刘邦,自己几乎就没打过胜仗,但运气确实不错,最后照样开创了一翻伟业。

    在托津落马的那一瞬间,整个战场上归于寂静,不管是义军也好,鞑子也好,都傻傻的看着朱宏燚。当然,没多久,随着一声惊叫,托津的兵都如惊弓之鸟一样一哄而散。

    暂时击退了托津的部队,朱宏燚并没有高兴多久,战场上的形势仅仅是有所改观而已。连番激战下来,十三山的义军只剩下七八百人,而且都已经基本脱力。而对面的鞑子兵除掉已经逃跑的托津余部三百来人,还有苏纳率领的一个满编牛录。若是不乘热打铁打败剩下的敌人,等他们汇合,恐怕以他手下这百余骑兵根本不是敌人的对手。

    朱宏燚马不停蹄向苏纳的部队又发动了强攻,由于开始冲得过猛,苏纳的队形太过于松散。分散开的鞑子兵哪里是聚合起来的义州骑兵的对手,苏纳的部队顷刻间便被打得丢盔卸甲,很快便被朱宏燚所带骑兵击退。

    随后朱宏燚猛打猛冲,追着鞑子兵的屁股不断的发动攻击。他自己更是箭无虚发,每次攻击都将刚刚准备反击的鞑子兵射杀,一直将苏纳赶出去二十余里才鸣金收兵。

    朱宏燚所部的出现,挽救了即将崩溃的局势。由于华琴的部队此前一直处于混战状态,各队队形早已变形,而重组阵型又需要时间。所以没能及时配合朱宏燚所部趁机乘胜追击。待华琴阵型排列完毕,鞑子败退得看不到踪影了。不过朱宏燚可不认为鞑子兵能安然接受失败的结局,以他们如狼一般的性格,绝对是要报仇的!说不定此时正在收拢兵马准备一雪前耻呢!

    果然不出朱宏燚所料,战场沉寂下来不到一个小时,重新整队的鞑子骑兵出现在离战场十里之外。朱宏燚稍稍迟疑了一下,对身旁的华琴下令:“华琴,你立刻带领山上的兄弟护卫乡亲们往索家沟村方向撤退。我留在后面掩护你们。记住,把那些不必要的累赘全部扔了。现在时保命的时候,只要有人在,这些东西都还会有的!”

    先头朱宏燚也看到了,这三族大迁移,三千余人,拖家带口不说,连锅碗瓢盆被窝枕头都还带着,安全的时候还好说,但都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还带着这些东西,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华琴知道朱宏燚说得在理,立刻答应了下来,临走之时脉脉含情的说道:“我在山上等你,你一定要回来!”

    朱宏燚捏了捏华琴的小手,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抓住这个女人的心了。为了这样的美女他怎么舍得死?

    此时,朱宏燚考虑的是如何撤退。如今鞑子的骑兵虎视眈眈。如果强行撤退,骑兵还好办,凭借着骑兵的战力以及机动性。大多数都能安全撤出。但华琴的部队和他们的族人呢?如今他们已经是筋疲力尽,一旦在紧急情况下撤退。很难说还能不能保持次序。如果让骑兵担任断后,掩护他们撤退,朱宏燚也没把握凭着现有的力量挡住敌人,弄不好这仅剩的骑兵和他自己的小命都得赔进去。

    随着鞑子骑兵不断地靠拢,朱宏燚感觉更加棘手,既不能战,又不能撤的局势,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一时也想不出两全地对策。朱宏燚一边揪着头发,一边来回地踱着步。曹文昭等人皆肃立一旁,眼睛都集中在朱宏燚的身上,焦急地等待他做出最后的决断。

    “太过大意,太过轻敌。”朱宏燚一边走,一边低声念叨着。他认为眼下就是鞑子设的局,为的就是引诱他出战,然后一举将他的骑兵和山上的义军全部消灭。他觉得敌人算得很准,几乎算准了他的每一步动作,现在朱宏燚只希望,鞑子没有更多的伏兵,不然今天还真是必死之局。

    一股懊恼之意,在朱宏燚心里升起。归根结底是自己的头脑发热,太过于想当然。眼下,即使已经知道错了,但为时已晚。如果每次都要用这样的代价才能认识错误,那得用多少战友地鲜血为代价。

    不过朱宏燚没有想到,虽然眼下的局面确实皇太极的圈套,但是这个圈套并不是冲他来的,甚至他的不请自来反而打了皇太极一个措手不及。若不是皇太极这回是倾巢而出,恐怕也只能看着朱宏燚溜走了。

    “苏纳,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吩咐你猎杀一切通往医巫闾山的信使吗?”皇太极厉声质问道。

    苏纳也憋屈,昨晚他的部队忙了一个整晚,也确实截获了通往医巫闾山的几批信使。按道理说明军是不会有什么援兵了,但今天却又偏偏出了问题。他只想说医巫闾山这么大,他的部队实在是有力不逮。但看了看皇太极的脸色,他终究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皇太极见苏纳没有吭声,也不再追究,毕竟苏纳怎么说也是个额驸,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但老爹和妹妹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他强按下心中的怒气,吩咐道:“上午之战功亏一篑,还折损不少人马。这个仇一定要报!我看明军有老弱妇孺拖累,必然机动不便。我们集中兵马,一定可以消灭他们!”

    苏纳笑声的问道:“四贝勒,那咱们原本的计划?”

    皇太极想了想,说:“派人去告诉那个萧老三,他的行动暂缓!等我们将前面的明军消灭之后,他才可以粉墨登场了!”

    另一边,朱宏燚也在准备着撤退事宜,他命令华琴的部队和普通百姓先行撤离,他的骑兵负责担任断后。等华琴带着人马开拔之后,朱宏燚带着义州骑兵主动向鞑子靠拢,开始清除鞑子派出的斥候,免得让他们发现了华琴的动向。

    不料鞑子的动作比他预想的要快,朱宏燚才开始行动,一股两百余人的鞑子兵便不由分说的冲了过来。这股敌军发现朱宏燚等人后,便挥舞着手中地武器,嚎叫着催马直冲而来。朱宏燚下令不要与之交战,转而向北后退。这股敌军见朱宏燚等人逃离,也紧紧地跟在后面追击。奔跑之中,朱宏燚下令回身射击,有了前一次左良玉培养出的经验,这一回再也没有那种人仰马翻的场面了。

    敌军见明军射击,也取出自己的弓箭,向前射去。朱宏燚故意将两队人的距离保持在二百米之内,不紧不慢地与敌军对射。朱宏燚自己射击本领高强。加之有技能加成,射程和精度远远超过敌军,所以追击中地敌军不断有人被射下马去。

    但这股追击的鞑子兵似乎都带有一股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架势,面对朱宏燚箭箭封喉地致命射击,还是像疯子般的拼命往前冲杀。这样悍不畏死的作战方式,在来了十三山以来,朱宏燚还是首次见到,不知这股鞑子兵是什么路数,作战竟然如此拼命?

    朱宏燚哪里想到,这些都是皇太极身边的亲兵,本来战斗力就出众,上午虽然没参加战斗,但是完全目睹了朱宏燚的彪悍。都想杀死朱宏燚搏一个巴图鲁的称号。

    十几分钟之后,这股凶悍的鞑子兵丢下了几十具尸体。朱宏燚这才命令全体停住马,转身面对冲来的草原人射击。草原人见朱宏燚等人已停下,便高呼一声,快马加鞭极速冲杀过来。

    但这时,朱宏燚开始使用箭雨术。密集的冲锋阵型简直就是白白给他送菜。一次三箭,两秒一射,朱宏燚给鞑子们诠释了什么叫箭如雨下。

    朱宏燚能清楚地看见,被他射倒的鞑子兵的面孔。有的落下马来,一时没死,都用着饱含仇恨的目光瞪着朱宏燚,那是视死如归的诅咒眼神,也是仇视灭族毁家者的眼神。口中断断续续地叫着:“四贝勒总有一天会为我们报仇的!”

    四贝勒?鞑子如今拢共也就四个贝勒,即大贝勒代善、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朱宏燚这才知道,自己的对手竟然是皇太极。这让他极为震惊,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十三山的小打小闹竟然能把皇太极给招来。这厮不禁有些暗自得意,认为自己也算是个人物了。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