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霹雳弹(下)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虽然第一次试验的结果很让人无厘头,但这并没有打击朱宏燚的信心,他知道这不过是个小意外,当下将剩余的“手榴弹”重新加固之后,就开始了新一轮的实验。

    李二狗掂了掂手里草草用草绳加固的手榴弹,又一次狠狠的磕了铜片一下之后,用尽全身的力气甩了出去。那一团草草组合在一起的手榴弹翻滚着飞上了蓝天,飞得很高很高,几秒钟之后,在引力的作用下,呈抛物线慢慢的又落了下去,就在离地面一丈来高的时候,一个明亮的火球从弹体内喷了出来。

    轰隆!一声巨响!

    无数黑色的弹片向四周激射而出,哪怕是李二狗投得很远,也有不少弹片飞了过来。好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不多,才没有伤及无辜。

    点火和起爆非常可靠。朱宏燚就放心了,只要做到了这一点,他的努力也就没有白费。说实话这“手榴弹”的威力并不比以前的泥雷强多少,毕竟都是装的黑火药,威力上当然不会有太大的区别,但使用简便的优点还是让围观的曹文昭眼前一亮。这厮竟然不顾伤体未愈,抢了李二狗的活计,测试起剩余的“手榴弹”来。

    不得不说有了引信的“手榴弹”可靠性大大增加,五秒钟左右的延时也非常合理,投掷手若是心理素质好,发火之后,在手里压一两秒的话,很大程度上能做到空爆。

    曹文昭喜滋滋的说道:“大人,泥雷经您这么一改,兄弟们用起来就安心多了,若是胆子大的,压个片刻,就能避免摔个粉碎的结果了。只要训练一段时候,这泥雷,不!大人,这东西怎么能还叫泥雷呢!大人您给赐个名字吧!”

    赐名。朱宏燚看了看曹文昭,心道这家伙别看样子很老实,但心底下却很聪明啊,这不是明摆着拍自己的马匹么。不过对于这样无伤大雅的马匹朱宏燚一向历来顺手,当下大手一挥,说:“就叫霹雳弹吧!”

    其实这厮原本直接就像叫手榴弹的,但是转念一想,这年头武器都得有个响当当的名字,比如什么大将军炮、神火飞鸦、三眼神铳,叫个不起眼的手榴弹虽然是简便了,但也太失格调,想到当年玩《金庸群侠》时里面就有霹雳弹这东西,就直接给借用过来了。

    当然并不是搞出了这个简陋霹雳弹,朱宏燚就觉得可以稳坐钓鱼台高枕无忧了,实际上对于霹雳弹这东西他还不是太满意,首当其冲就是那脆弱的结构,就让使用者就束手束脚,老要防着怕摔碎。而且那个借用于子弹底火的击发方式用起来也别扭,还是后世手榴弹那种拉火绳或者保险环比较方便。所以下一步改进的重点就集中在这两点上。

    壳体材料朱宏燚倒是想用铸铁,但眼下山上条件太简陋了,根本就不现实,刊用的材料也就那么两种,除了陶瓷好像就找不出第二样了。

    “哪需要那么复杂!”鬼丫头华筝倒是给了他新的启示,“你不就是想找一个不容易碎的容器么,那还不简单,山上到处都是树,反正你那个什么引信也要装在木塞子里,干脆就整合在一起算了。”

    顿时朱宏燚眼前一亮,谁说不是,这么简单的方法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只要把木材劈成合适的大小,中间掏个窟窿,装上火药不就成了。材料来源广泛,制作也不复杂,反正山上几万难民里识文断字满腹经纶的秀才不好找,但普通的木匠却不缺,想到这朱宏燚就高兴起来了。

    不过这高兴的劲头没持续多久,全新打造的木壳霹雳弹,虽然起爆正常,但是杀伤力却比泥雷小了很多。和泥雷这种陶质易碎的外壳相比,木质外壳确实不怕摔,但陶瓷易碎也有易碎的好处,爆炸之后碎片很多,杀伤力自然强。而木壳虽然强度上去了,但由于木材的韧性,产生的碎片太少,而且木头渣滓和碎陶片也没法比。简而言之,比较鸡肋。

    想了想,朱宏燚决定扩大火药装填量,减少弹壁的厚度,几番折腾之后,脑袋明显大了很多的木质霹雳弹爆炸威力总算有了新的提高。起码不会像以前那样,一炸两瓣或者三瓣,飞散的木屑虽然比不上陶片锋利,但总归是个提高不是。

    虽说还不是太让人满意,但朱宏燚已经有了定型的打算,但就是这当口,曹文昭又提出了新的建议:“大人,木壳虽然好,但威力还是小了,以卑职看来,虽然霹雳弹爆炸声势惊人,但这木头杀伤力太小,不如在火药中多放入一些铁砂和碎陶片……”

    朱宏燚顿时茅塞顿开,他脑子还真是一根筋,反正那个木质外壳就是个包装容器,提升威力并不一定要在容器上打主意么,后世的手榴弹为了增加威力都有预制破片,那种刻槽的薄钢片他弄不出来,但往弹体里装点铁砂还是比较简单吧!想到这他不禁有些佩服起曹文昭了,职业军人就是比他这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强。

    其实朱宏燚想岔了,曹文昭能想到并不是因为他思维更开阔,而是大明原本的爆炸型火器里,除了装填黑火药之外,装铁砂、铁珠、甚至装填一些类似砒霜之类毒药的都有。曹文昭也就是拾人牙慧罢了。当然朱宏燚也是个拾人牙慧的主,不过他更无耻,是盗版了后世几百年的先进技术。总体来说双方半斤八两。

    解决了威力问题,剩下的就是那个讨厌的发火方式了,这种撞击式发火用在炮弹或者枪弹上很好,但是用在手榴弹上就有点不伦不类,搞得义军中的投弹手都像后世的鬼子,使用手榴弹前都得磕一下。朱宏燚讨厌这种发火方式,在他看来这个磕的动作纯粹多余。

    但让朱宏燚挠头的是拉火管因为缺少氯酸钾和赤磷,他根本做不出来。唯一能想办法就是在雷汞上做文章,但因为装药的关系,这雷汞虽然摩擦感度也比较高,但没办法做到拉燃,看来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撞击方式上下文章。这个时候穿越众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朱宏燚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弹簧!

    对,就是弹簧,别看这小东西不起眼,但机械引信里这东西的作用却不可替代。有了弹簧,朱宏燚就有把握将撞击发火改为拉拽发火。当然他这个拉拽发火原理上来说就是撞击式发火的改进,说白了就是仿照枪械击针撞击底火的方式发火。平时弹簧是松弛状态,使用的时候拉拽弹簧然后松手,弹簧的势能便带着击针撞击铜片。

    说实话这个想法根本就是换汤不换药,说到底还是撞击发火,当然因为有了弹簧的关系,安全系数倒是高了。不过这一点点小小的改进,马上就遭到了阻力。首先是这个时代没有合格的弹簧钢,至少十三山没有,朱宏燚用铜丝卷制成的弹簧,力量实在太小,根本无法可靠的发火。其次,多了弹簧,反而让制造工艺复杂了不少,不管是从成本还是大规模制造的方面来说,这种粗制滥造的弹簧都是个鸡肋。

    结果,结果就是没人想这么改,朱宏燚的设计完全被人无视。当然,正所谓东边不亮西边亮,在霹雳弹上应用弹簧遭遇滑铁卢,但是在地雷上应用弹簧却出奇的成功。当然这种成功也得益于朱宏燚对弹簧使用方法的改变,在霹雳弹上弹簧是作为蓄力器使用的,不能不说这是费力不讨好。但是在地雷上,弹簧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作为保险在使用。

    地雷的引信和霹雳弹结构基本一样,使用方法也类似,不过改磕碰为敌人的踩踏。但是脚掌踩踏时压强比用手往尖锐的硬物上磕碰要小很多,很难引燃雷汞。而有了弹簧,只要加上一跟击针,平时弹簧松弛的时候将击针顶开,等敌人踩下去的时候,因为击针的压强大,自然能引爆雷汞。而且有了击针和弹簧,只要往里面插入一根横梢,就可以充作保险,平时不使用时横梢固定住击针,自然怎么弄都不会爆,使用时只要拔掉横梢就OK。甚至想要起出地雷,只要再将横梢插回去就行了。

    既简单又保险,这样的设计比先头那个粗糙之极的霹雳弹保险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按照朱宏燚的想法,应该将这种设计完全推广,立刻也普及到霹雳弹上去。但是这个建议又被无情的否决了,理由倒不是不好,而是众人还是觉得这样太麻烦。

    虽然朱宏燚以安全为理由据理力争,但众人觉得给霹雳弹加个套子更简单,也不会危险到哪去。所以任凭朱宏燚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有作用。眼见如此这厮只能哀叹一声:“不是高科技不给力,实在是山寨货简单实用量又足。”

    当然不管朱宏燚作何感想,鞑子兵们很快就会尝到他改进过的霹雳弹和地雷的威力了。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