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重伤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找到新的射击点,朱宏燚清楚的看到肇铭泰正四处张望,身上也罩上了一层层颜色各异的技能光环,准备与他决战。

    快速吐出胸口的一股闷气,又吞下一粒精气丸,朱宏燚抓住肇铭泰脑袋转动时的视觉盲点,一箭如石破天惊般闪电而出,长箭沿着一个特定的轨迹,锐利的箭头以极高的频率剧烈颤动,如同一只在黑暗中觅食的吸血毒蝙蝠般,向肇铭泰急噬而去。

    在正常人视网膜上视神经的始端,没有感光细胞,在单眼视物的时候有一个盲点。这个盲点虽然可以通过双眼视觉进行弥补,但盲点切入的应用技巧可以利用人类视觉上的偏差,快速切入到对方视野中的盲区所在。使对手以为自己突然消失了一般,进而抓住其心神失守的那个空隙,将对手一击斩杀。

    其实人类一样,也有同样的视觉盲点,只是情况严重的程度不同而已。朱宏燚利用的是肇铭泰的视觉盲区,让他无法用目光来判断长箭的飞行位置,从而对朱宏燚攻击时所处的方向产生更大的迷惑,甚至是误判,造成肇铭泰的行动失误,给予自己更多的攻击机会。

    肇铭泰此时完全显示了一个四十级boss的巨大能力,两只耳朵早就从风声中完全判断出来箭的方位,身体猛的一顿,背上几块肌肉突的结在一起,硬如铁石。来势汹涌的“精诚箭”被膨胀的肌肉一阻,肇铭泰身体再奇异的瞬间一扭,顿时将箭上的巨力化解的七七八八,这一记“精诚箭”只能算给他挠挠痒。

    朱宏燚心如止水,如此窘境对他的心情产生不了任何影响,继续执行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战术,长弓甫一拉开,双眼中肇铭泰的身影无比清晰的反映在瞳孔之中,这意味着肇铭泰离他已经越来越近了。这说明肇铭泰也不是傻瓜,只会傻乎乎的站在原地被动挨打。

    来不及考虑距离缩短后对自己战术的影响,“精诚箭”如战神手中的闪电,疾射向肇铭泰的心脏。肇铭泰两只眼睛中闪出仇恨的目光,朱宏燚顿时感觉一道森寒一道暴烈的目光扫在自己身上,心中顿生不妙之感。

    肇铭泰竟然丝毫不躲,压根就不理会精诚箭的攻击,身体也丝毫没有受到被攻击的影响,继续疯狂向前冲刺。

    “噗”的一声,肇铭泰带着入肉一寸的“精诚箭”已经冲刺到离朱宏燚不足百米的地方。

    一箭,最多只能再射出一箭的朱宏燚心思连转,以肇铭泰的速度来看现在逃跑和转移完全来不及了,朱宏燚一咬牙一跺脚决定拼了。在绝境中弱者看到的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失败,强者看到的则是百分之一的希望。

    永不放弃,才是真正能够解救自己的法门。

    朱宏燚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轻轻的拉开长弓,全身力量重心随着手中的弓弦张开后不断调整着变化,手中的弓弦像是有生命一样,如同他的手庇伸感觉着长箭的位置,完美的感觉再次出现。瞳孔中肇铭泰的样子越来越清晰,双目中闪着可怕的目光,仿佛正在威胁着他,身上技能光环飞速闪动,显然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看着肇铭泰越来越清晰的身影,朱宏燚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上的弓弦,“精诚箭”立时发动,一箭钉在了肇铭泰胸口的护心镜上。

    一道血光闪过,防御最严密的地方果然是敌人最薄弱之处。

    肇铭泰脸上显出痛苦之色,猛然间搭箭开弓,长箭划出一道玄异的轨迹,飞快接近着朱宏燚。

    危机来临,朱宏燚避无可避,千钧一发的时候双手举着护在胸前,硬是将长箭生生挡住,顿时胸口一甜,朱宏燚哇的一声,一道血箭脱喉而出,而整个人也如断了线的风筝,摇摇晃晃摔落在地。

    肇铭泰身体绷紧,手中的巨弓搭在地上,恐怕这一击也耗尽了他绝大部分真气,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倒地不起的朱宏燚,身上的肌肉的蠕动显示他正在积蓄着新的一次攻击!

    眼看着朱宏燚昏迷不醒,就要死在这肇铭泰手里,战场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只见两百余骑突然杀入战场,一马当先的正是小将曹变蛟,稍后两步则是华家姐妹。正是他们的突然赶到,才避免了朱宏燚被围歼。

    原本鞑子骑兵是松散的防御阵型,没料到还有敌人骑兵会杀过来,一时间竟然被冲了个人仰马翻。形势竟然顿时逆转,但肇铭泰可不是安费古之流的庸才。虽然形势不妙,却并不慌乱,一面收拢兵马,另一边张开大弓,瞄准了冲在最前头的曹变蛟,一支长箭顿时射出,只见一白光团一闪而没,粹不及防的曹变蛟顿时被射了个正着。

    什么叫一箭夺魄?这就叫一箭夺魄,曹变蛟在义军中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猛将,可在肇铭泰手里却走不过一个回合,顿时冲锋的义军骑兵中就产生一股骚动。好在虽然曹变蛟受伤但华家姐妹声望很高,立刻顶替了曹变蛟的位置,指挥着义军继续冲锋。有了她们的带领,义军才稳住阵脚,继续向前。

    面对着越来越近的兵锋,肇铭泰怡然不惧,甚至脸上还露出了轻蔑的微笑,举起大弓,双箭搭上弓弦,随着一阵轻微的颤动,一张弓拉得如满月一般,箭头上的寒芒指着华家姐妹!

    要说不怕那真是假的,华琴、华筝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论冲锋陷阵,她们姐妹俩还不如曹变蛟,连曹变蛟都挡不住这一箭之威,就更别提她们了。

    可是眼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是不能击败这群鞑子,恐怕所有的义军都会全军覆没,为了父老乡亲她们也只能咬牙拼了。压低身形伏与马侧,此刻,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加紧打马冲锋,不给敌人太多的射击机会。

    簌!

    破空之声响彻云霄,哪怕是杀声动天的战阵里,这个声音也是如此的刺耳。原本信心满满跃跃欲射的肇铭泰陡然扭头斜视。一支羽箭闪电般的从他眸中一闪而过。紧接着双臂上传来一股巨大震荡之力,原本形如满月的巨弓顿时分崩离析,咔嚓一声脆响,立刻断做了几节。

    危急时刻,朱宏燚竟然从昏迷中悠悠转醒,眼看着肇铭泰又要痛下杀手,也顾不得自己遭受重创,憋着一口气开弓反击,虽然没有射中肇铭泰却也毁掉了他逞凶的武器,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乘着朱宏燚好不容易挣来的机会,华家姐妹率领着骑兵如锥子一般插入敌阵,短兵相接,顿时一片人仰马翻。别看肇铭泰没了弓,但是近身肉搏的功夫也实在不差,几番交锋之下竟然没有人是他一合之敌。要不是他的部队阵型不稳,这一番交锋恐怕会把义州骑兵杀得鸡飞狗跳。

    “狗鞑子!纳命来!”

    眼看着无数的兄弟死于肇铭泰之手,华筝不由得杀红了眼,挥舞着战刀竟然是直扑他而去。对此肇铭泰自然是求之不得,在他看来只要杀死了这伙骑兵的主将,自然可以反败为胜,对手不知死活的冲上来,他只有高兴的份。

    果然才刚刚交手,一声金铁轰鸣之声后,华筝的战刀就脱手而出,一条臂膀更是完全被震麻。眼看着肇铭泰手腕一翻就要反手将其刺于马上,华琴及时驱马赶到,抢先发难总算是从虎口中把妹妹救了出来。

    “哼!”肇铭泰轻哼了一声,挡住了华琴几番抢攻之后,顿时抢回了主动。那一刀紧接着一刀,是刀刀不离华琴的要害。虽说华琴功夫比妹妹强一点,但也强得有限。左支右挡了一阵,顿时方寸大乱。

    关键时刻,朱宏燚一箭解围,恰恰射中了肇铭泰的右臂,剧痛之下,他不得不放弃华琴,别以为他就这么放弃了。朱宏燚一而再再而三的坏了他的好事。他心中怎么会不恨,顿时再也不顾华家姐妹的围攻,调转马头竟然直奔朱宏燚来了。

    重伤之下朱宏燚本来就跑不动,虽说是连连开弓阻拦,但宛若疯魔的肇铭泰却是不管不顾,破开沿途的阻拦,飞一般的向他冲来。

    长刀高举在头顶,肇铭泰嘴角露出残忍的微笑,随着离朱宏燚越来越近,他终于看清楚这个对手的全貌。不过是个身子单薄的小白脸,他怎么也不相信能将自己伤得如此之重的敌将,竟然只是个满身书卷之气的家伙。是什么给了他力量,让他单薄的身体迸发出如此的能量?

    肇铭泰想不通,也不耐烦多想,对于他来说,这一切很快就将结束。他将轻而易举的砍下敌人的头颅,他才不会在一个将死之人身上费什么脑筋。

    弯刀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朱宏燚知道自己是避无可避,在最后的时刻,他只是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牛角弓护在身前。立刻,一股巨力从手上长弓传来,手上牛角弓顿时断为两截。

    在三尺余长的牛角弓被利刃斩断的那一瞬间,朱宏燚顿时大脑中一片空白,全身僵硬得就连一个指头都动弹不得,就如同一个赤身裸体之人行走在雪地之中。恐惧、失望、沮丧等情绪一瞬间突然字大脑深处如怒潮般汹涌而处冲击着神经,每一根最细小的神经都在拉紧、龟裂、断裂!随着一道殷红的血液飞溅而出,朱宏燚眼前一黑,在晕过去的那一瞬间似乎看到胡大牛和马汉嚎叫着冲了过来……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