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乐极生悲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斩首四百余,俘虏百余,仅剩的一百来鞑子也被义州骑兵赶羊一样的追得无影无踪。这一天的仗打下来,就歼灭了近一千鞑子。如此辉煌的胜利,在辽东可以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哪怕就是老兵油子曹文昭也乐歪了嘴,他只道跟着朱宏燚能升官发财,却没想到这功劳来得这么容易,凭着这一战的功劳,他怎么也能换个参将干干,说不定直接就提了副总兵。这还是一天,若是长久下去,总兵也不是问题,弄不好还要封爵。一想到封妻荫子的无尚荣耀,在他眼里朱宏燚简直就跟财神爷一样。

    虽说曹文昭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甚至有点小受的倾向,朱宏燚不禁打了个冷颤,早就听说古代军营里基问题比较泛滥,不是有句老话叫当兵三年母猪都变貂蝉么,母猪都能接受,那他这样的小白脸岂不是更跑不掉了。

    朱宏燚赶紧拉开距离,而那边曹文昭却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这让他更是警惕。

    “大人,”曹文昭一脸谄媚的笑容,那样子别提有多猥琐。

    “什……什么事?”朱宏燚有些小紧张的问。

    曹文昭呲着大金牙就凑了上来,一双手还不断的来回搓着:“大人,此战下来,此战我军共缴获粮食近千石,马一千三百匹,马刀五百把,良弓一千张,箭矢无算。另有散碎金银千余两……”

    朱宏燚暗暗的松了口气,原来是汇报战利品来了,干嘛弄出那么副淫贱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基佬呢!他点点头答道:“金银充作军资,把好马挑出来留给咱们自己用,其他的派人送到水师那边去,弓矢粮食什么的留下足够用的,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留在原地由我亲自销毁。”

    对于销毁物资的事,朱宏燚实在是太喜欢干了,这可是他正大光明中饱私囊的机会。他巴不得带不走的物资越多越好,但是艰苦朴素的义州军立刻就让他的愿望落空了。

    有了那多出来的千余匹马,那近千石粮食是一粒也没给朱宏燚留,偌大一个仓库里堆的都是破烂,几百张弓,几万只箭,还有近百张毛茸茸的兽皮和一些破破烂烂的铠甲。看来义州军不愧是由朴实的农民兄弟组成的,对粮食有着天然的敏感。反而对于弓矢和皮草之类的高级货没什么兴趣。

    想想也是,义州军里会射箭的本来就是少数,要那么些弓矢也没用。而现在又是大夏天的,谁会对那些毛茸茸的皮草感兴趣?这东西又不像粮食可以填肚子,除了能捂一身痱子,屁用都没用。

    朱宏燚就像个收破烂的,努力在破烂堆里淘换着别人不要的宝贝,直到曹文昭再三催促,朱宏燚才念念不舍的离开。其实曹文昭也奇怪,这位朱大人是个什么爱好,难道说是信不过自己在亲自核对?想到这他不禁暗自侥幸,幸亏没贪图一点小利,耍那些瞒报、虚报的花样,不然岂不是耽误了前程。想到这曹文昭暗暗的给自己提醒,千万不要在朱宏燚面前耍小聪明,这位看似不管不顾的小大人,绝对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主。

    这也是错有错着,基于这一层认识,后来曹文昭在朱宏燚手下是矜矜业业,绝不越雷池一步。而朱宏燚却只道曹文昭是品格高洁,也是愈发的欣赏这位难得的猛将了。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眼下朱宏燚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收益上,根本无心掌军,干脆推脱劳累过甚,让曹文昭代劳了。而他自己却找了一辆舒服的大车,躺在上面美美的回到了新手村。

    “王老头,王老头,赶紧出来做生意!”

    朱宏燚前前后后已经跟兵器铺的王掌柜的做了好几单生意,混得也熟了。对于这老头铁公鸡的个性也是一清二楚,所以言语之间也就没了那些客套,直来直去该干嘛干嘛!

    “我说宏燚啊!这才几天阿,你怎么又来了!”王老头现在看朱宏燚也是直挠头,大主顾谁都喜欢,可卖弓箭尤其是只卖最普通弓箭的大主顾,那就比较让人郁闷了。王老头懒洋洋的问道:“你不会又是来卖弓的吧?”

    “没错!”朱宏燚却没什么觉悟,大大咧咧的说道:“新鲜出炉的桦木弓五百张,你快点点数给钱!”

    王老头吹胡子瞪眼道:“给你个屁的钱,前前后后你卖给了几百张桦木弓,眼下这市场都滞销了!”

    朱宏燚微微一笑,却不上当,直接问:“你的意思是说不收了?”

    “我没说不收!”王老头赶紧把话兜了回来,“我是说不能按原价收了!”

    “你出多少?”

    王老头张嘴就砍了一半的价:“五两一张!”

    “五两?”朱宏燚头也不回的就往门外走,“那我去隔壁村的兵器铺问问,看他们出什么价。”

    “慢点啊!“王老头急了,虽说这桦木弓不是什么高级装备,但是市场消耗量是非常之大,虽说赚不了大钱,但是量上去后利润也是非常可观,你说他怎么会放朱宏燚走,他用手指比划着:”六两一张!”

    “九两”

    “七两”

    “一口价,八两!”

    王老头咬牙切齿的答道:“成交!”

    朱宏燚笑了:“我说王掌柜的,你这也是做大买卖的人,怎么老跟我这种小老百姓抢银子,你就不能大气点。”

    “呸!”王老头愤愤的啐了口,“漫天开价落地还钱,此乃商家的本分。我这才是天经地义,你就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吧。就你这来历不明的弓,也只有我敢收!”

    王老头倒是没说假话,这《雄霸天下》游戏里竟然也有一个朝廷,有皇帝百官,甚至还有不少敌国。这刀枪剑戟弓弩什么的,本来就是违禁品,普通的老百姓不要说大量制造,就是违规持有都是犯法地。

    清算好了价钱,朱宏燚推了推王老头,问:“我说老王,你知道驯化术在哪学吗?”

    说起这个驯化术,也真让朱宏燚挠头,原以为游戏中的书店有买,可是把整个书铺翻了个底朝天,惹得老板对他直翻白眼,也是一无所获。后来又前后朝几个熟人打听,也都是一无所知。今天他倒是想起王老头这个万事通了,就想跟他这碰碰运气。

    让朱宏燚喜出望外的事,王老头还真知道,就是态度不怎么好。只见他没好气的说道:“一个问题,一两银子!”

    “你还真是个财迷,”朱宏燚笑骂道,“说吧,咱们都是老关系了,谈钱伤感情!”

    王老头横眉道:“少跟我谈感情,伤钱!”

    朱宏燚呲了呲牙,无奈的丢了一两银子给王老头,这老家伙喜滋滋的就收进了荷包,当即就换了一张笑脸:“想学驯化术啊!简单,去村西头找猎户老李,那老家伙应该懂这个!”

    朱宏燚一溜烟的冲到了村西头,一把推开木板上已经裂开几道缝隙的木门,一头闯了进去。刚进屋子,一股浓浓的毛皮味就直冲入鼻,他四下一看,喝,里面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野兽的毛皮,这白得如雪的当然是那雪豹的毛皮,这张黑得流油的是张黑熊皮,斑斑点点的是梅花鹿的皮,黄黑交织有个王字的是张虎皮……这,这里哪是什么猎户的房子,简直就是个地下毛皮加工场。

    一缕缕阳光从屋顶打开的天窗里折射下来,照亮了整个屋子,也映出漂浮在空气中的尘絮。几件古朴粗糙的木制家具随意地摆放在屋子里,一张把手都被磨得发亮的藤椅摆在屋子的正中,上面安逸地躺着个年过半百,身穿兽皮外套,黝黑的皮肤中隐隐透着红润的老者,手里拿着把锋利的猎刀,眯着眼睛竟然用它来削指甲。这位应该就是老李同志了,您老这出场也搞得稍微夸张点吧,这刀子可是不长眼,一个不小心能把手指给削掉了可不合算。

    “李大伯,我是来跟你学驯化术的。”朱宏燚笑容可掬地看着躺在藤椅上的猎户老李说道。

    “啊,又是来学驯化术的啊,东西准备好了吗?”猎户老李放下手中的猎刀,歪着头看了看朱宏燚说道。

    “东西?什么东西?”朱宏燚顿时傻眼了。

    猎户老李叹了口气:“想要跟我学驯化术,要虎皮一张、豹皮一张、狐皮一张,外加纹银一百两!”

    虾米?钱好说,怎么还要虎皮、豹皮和狐狸皮?感情这一屋子的皮毛都是这么来的,这老头一定有恋毛癖!朱宏燚愤愤的想到。

    想归想可话不能这么说,朱宏燚陪着笑脸问道:“李伯伯,你能不能通融通融,毛皮就算了。”

    没想到老李同志把眼睛一翻,剔了剔指甲说:“没得商量,没有毛皮就赶紧滚蛋!”说完竟然理都不理朱宏燚了。

    这算个什么事!虽说朱宏燚身处东北,这里素来多虎豹、狐狸什么的,可你也得让他有时间去打猎才成啊!就在他怏怏的准备离开猎户老李的住所的时候,不经意间又扫了墙上的毛皮一眼,顿时心中一亮。

    只见这厮一脸谄媚的又跑了回去,猎户老李瞪了他一眼道:“不是让你滚蛋了么!”

    “李大伯,你这的虎皮、豹皮和狐狸皮卖不卖?”

    一听此言,猎户老李立刻就换上一副笑脸,看他那样子是说不出来的淫荡,一看就是个奸商。他拍了拍朱宏燚的肩膀道:“有眼力,我这都是上好的皮毛,可不便宜啊!”

    “当然,当然,”朱宏燚心里骂了猎户老李的八辈祖宗,但还是陪着笑脸问:“您开个价吧!”

    “三张毛皮一共是二百两!”

    “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毛皮了?”老李也显得有些诧异。

    这游戏还真不是一般的黑,可还能怎么样,认宰呗!朱宏燚毕恭毕敬的点出了三百两银票递了过去。

    猎户老李接过了钱物,当即就又换了一张笑脸,也不多话,将他那双粗糙的大手放在朱宏燚头顶上,嘴里念叨了几句,一片乳黄色光芒从他头顶笼罩下来。朱宏燚顿时觉得头脑里一阵清凉,仿佛如醍醐灌顶一般舒畅。

    “玩家朱宏燚,您已经掌握了驯化术。”

    看着人物技能栏里多出的那个高级驯服术,朱宏燚这心里是喜出望外,赶紧出去先把金雕蛋浮出来再说。他匆忙跟猎户老李道了个别,又一次冲出了捕猎者之家。

    对着拳头大的金雕蛋,朱宏燚迫不及待的使用了驯化术,一圈圈如波浪般的白光之后,金雕蛋慢慢的有节奏的抖动起来,随着抖动的愈来愈剧烈,原本坚硬的蛋壳上出了一道道裂纹。没多久一个湿漉漉的长着嫩黄色鹰勾小嘴的小脑袋就破蛋而出。

    “啾啾,啾啾。”小家伙奋力的从蛋壳里钻出了身子,冲着朱宏燚欢快的叫个不停。

    系统那原本无比枯燥的声音,在朱宏燚听来也悦耳无比。“玩家朱宏燚,您驯化了宠物金雕。请选择是否自己拥有,还是仅保存宠物牌。”

    废话,当然是自己拥有。不过还不等朱宏燚做出选择,他就感到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摇晃着。顿时他赶紧退出了新手村,睁开眼睛,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华琴姐妹焦急的面孔。

    “你终于醒了!快!鞑子就要杀过来了!”她们失声惊叫道。

    </p>

    </p>

    </p>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