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鹿角扳指(求收藏)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突如其来的狂喜几乎击倒了朱宏燚,终于觉得先头冒着风险痛殴那帮二世祖没有白干。有地产那就是不一样,以后再也不用为战利品太多发愁了,甚至他立刻就有了多买几套房产的想法。好在他还没有完全忘记自己姓什么,巨大的喜悦之后,能静下心来仔细思考着系统功能可能带给他的作弊手段。

    立刻他就知道,往山上送物资的难题算是解决了。只要他把要运送的物资装入游戏中的房子里,等到了山上再取出来,用不了几个人,更不用大费周章,轻轻松松的走一趟就成了。

    当然要把这件事做得滴水不漏,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怎么解释这平地里变出来的粮食,他总不能告诉人家自己是大卫-科波菲尔,可以无中生有吧!说实话,这很纠结,因为不管他怎么做,总解释不清,或者说干脆不解释?

    朱宏燚万分苦恼,刚刚解决了一个问题,紧接着又带出另一个更棘手的问题,难道人生就只能不断的纠结与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之间,就不能一帆风顺?越想越郁闷,朱宏燚不禁叹了口气。

    “姑爷,你怎么还在这里?”王璐春问道。

    “哦,想点问题。”

    “姑爷,别想了,不就是一点粮食么。你先走,鞑子的主力可能就要回来了。我们得赶紧点火!”

    看看王璐春手里提着的火油,朱宏燚知道不能再胡思乱想了,今朝有酒今朝醉,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当即说道:“火油给我,我亲自点火!老王,你带着兄弟们先去备马。我立刻就来!”

    王璐春见朱宏燚说得坚决,也不疑有他,立刻照办。等王璐春走远了,朱宏燚赶紧行动起来,手忙脚乱的将麻袋丢进背包,然后转运进游戏中的房屋。别看这活简单,但却是要力气,这搬来运去的,没有个好身体还真抗不下来。也就是被游戏强化了朱宏燚,换做以前的他,十袋、二十袋下来也就累趴下了。

    等把这近万斤粮食统统变走了,朱宏燚也累得满身大汗,他这一副狼狈的样子也吓了王璐春一跳。他担忧的问道:“姑爷,您这是怎么了?浑身都湿透了?”

    朱宏燚一边喘气,一边回答:“点火,热的!”

    王璐春:“#¥%……”

    一万斤粮食,一百张上好的桦木弓,再加上其他兽皮什么的,去掉零头,朱宏燚捞的这一票简直比先头几次的总和还多。而且这些东西完全属于他个人所有,谁让名义上这些东西全都被烧掉了,就算有人想告他贪污都死无对证。

    想想几天前企图捞点金银首饰就被打得皮开肉绽的萧建仁和李二狗,朱宏燚不禁有些汗颜,和他们俩比起来自己算是“巨贪”了,而且今后这样的好事绝对少不了。每次都这么捞,他还真要多买两块地,不然还真放不下了。

    “宏燚啊!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搞来的?咱们歪门邪道的事可不能干啊!”顾五叔上朱宏燚家窜门的时候吓了一跳,直接怀疑他当了强盗。

    “呵呵,五叔,你放心,这些东西来的光明正大。是一个朋友暂时寄存在我这的。”朱宏燚有些底气不足的说。

    “那就好!”顾五叔松了口气,又问:“你这朋友是干什么的?怎么还有这许多弓?”

    朱宏燚胡编道:“他们家以前是做弓的。这都是卖不出去的,就扔我这了。”

    顾五叔随手拿起了一张,试了试手感,道:“嗯!是好弓!怎么会卖不出去呢?如今猎户众多,都愁着没有好家伙使,你这朋友也太不会做生意了。”

    “有人收?”朱宏燚有些诧异。

    “村西头的兵器铺就收!”顾老头笑呵呵的回答。

    听到这朱宏燚动了心思,这一百张弓虽说质量不错,但他也用不了这么些,更何况这些都是普通的弓,比他手里的牛角弓差得太远,还不如卖了换钱。

    不要说朱宏燚财迷,不把好东西留给自己的部下,实在是事出有因。别看着射箭就是张弓搭箭然后放出去,这里面的窍门可是不少,不是说随便哪个人拿起弓就能射,还能射得准地。培养一个合格的弓箭手可是需要时间还要下苦功夫,对于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人来说,给他一张弓还不如给把菜刀管用。

    别看朱宏燚也有近千人的队伍了,可里面大部分人都是使的弩,合格的弓箭手也就是山上那些猎户出身的家伙,他们每人都至少备有两张弓,就算把这些弓分给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意义。

    打定主意,朱宏燚直奔村西头的兵器铺,这个店铺别看门脸不大,但卖的东西着实不便宜。早先朱宏燚在里面看中了一张竹胎复合弓,可是一问价竟然要近百两银子,而一把普通的腰刀也要十几两,从那以后朱宏燚见了这铺子就绕道走。

    “掌柜的!掌柜的!”朱宏燚啪啪的打着柜台。

    大白天的这铺子里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真不知道是怎么做生意的,过了半天后门里才走出了一个睡眼朦胧的老头。一边伸懒腰一边骂道:“喊什么喊,凭白扰了老夫的好梦!可恼可恨啊!”

    我擦!还有这么做生意的,难怪门可罗雀,朱宏燚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截了当的问道:“你们这收不收弓?”

    老头打了个哈欠:“收,你背上这张牛角弓倒是不错,就算二百两吧!”

    “掌柜的,你误会了。这张牛角弓不卖!”朱宏燚取出桦木弓递给了掌柜的,问道:“这张桦木弓能卖多少钱?”

    听见不是卖牛角弓,老头的更显得爱理不理,随便就给出了一个数字:“十两。”

    “才十两?”朱宏燚显得很不满意,“你店里那张竹胎复合弓要一百两,怎么我的桦木弓才十两。”

    老头不屑道:“那张复合弓是什么手艺,你手上的又是什么东西。也就是我厚道,你到邻村去。这桦木弓才值七两!爱买不卖吧!”

    擦!牛逼的老头,虽说朱宏燚对价钱有些不满,但他还真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眼下他只能在新手村里晃悠,别的地方也去不了。整个新手村就一家兵器铺,不卖给他又能卖给谁?

    “十两就十两!”朱宏燚叹了口气,“我这里有一百张,一共是一千两!”

    噗!正眯着眼睛喝茶的老头一口就喷了出来,不置信的问道:“你说有多少弓?”

    “一百张!”

    “都是桦木弓?”老头瞪大眼睛问道。

    “嗯!都是的。”

    老头喉头蠕动,咽了口吐沫问道:“拿给我看看!”

    朱宏燚也不废话,当即取出了二十几张弓,满满的摆了一桌子,只看得那老头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哆嗦的着问道:“公子,你这些弓是从哪里来的?”

    朱宏燚不赖烦道:“你管我哪里来的,不偷不抢,你到底收不收!”

    老头眼珠子骨碌一转,心底盘算道:“一张桦木弓在县城的市场价是二十两,赚一个对半,一百张弓也就是一千两的大买卖。在这鸟不拉屎的小村里也干了一二十年,怎么也升不上去。要是做成了这笔买卖,年终奖什么的就不用说了,而且看这小子的光棍样,估计是大主顾。拉住了他以后不愁没生意做!”

    老头哈哈一笑,顿时亲热道:“还没问这位公子是怎么称呼呢!失罪失罪!”

    “朱宏燚。”

    “原来是朱公子,小老儿姓王,也没个大号,您叫我王二就得了。招待不周还请海涵。”老头笑得如一团花,顿时冲着后堂喊道:“阿大,你个懒骨头,还不赶紧上茶!”

    朱宏燚可没有那个喝茶的心思当即说道:“王掌柜,上茶什么的就免了,还是赶紧把买卖交割了吧!”

    “朱公子真是利落!”老头陪着笑脸道,“按理说朱公子这样的大客户,小店是不敢怠慢的,但小店一时间筹措不出这许多银子……”

    “没钱?”朱宏燚有些不高兴,说了半天你消遣我是吧,当即就变了脸色。

    王老头一看不妙赶紧说道:“朱公子不要误会!只是一时没有这许多现金,只够收购五十张弓。若是公子不嫌小店鄙陋,有什么看得上眼的装备,尽可以冲抵货款。”

    朱宏燚想了想,自己这全身上下,除了一张牛角弓还有张之极送的盔甲还过得去,其他的都是垃圾,换一点装备也未尝不可。遂点了点头。

    王老头顿时喜出望外,介绍道:“朱公子一看就是箭术大家,一张牛角弓也算得上是好东西,我看公子徒手拉弓,却是却一只好扳指。正好小店有一只相配的扳指。”说着老头从柜台起取出了一个小盒,笑道:“徒手拉弓,长此以往恐怕会伤及指骨,公子看看这只鹿角扳指可中意?”

    鹿角扳指:青铜装备,力量+5,+射速10%,+攻击力10%,需要等级25级。

    东方的复合弓可不比西方的单体弓,用的是蒙古式射法,这种射法中勾弦的拇指极为重要,若是不戴扳指,长期开弓就会损害拇指。朱宏燚早就想搞一个扳指了,可一直就没见到过中意的。而这铃鹿扳指的两项属性非常实用,朱宏燚是爱不释手,当即问道:“多少钱?”

    王老头奸笑一声伸出一直手:“一口价五百两!”

    朱宏燚:“#¥%……”

    </p>

    </p>

    </p>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