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罪与罚

文 / 录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马汉和胡大牛忙着抓人的这段时间里,朱宏燚仔细的思考着应对方案。说实话,对于眼前的现实,他是非常意外的,完全没有想到山上的义军会如此的……如此的像土匪、像流氓。

    虽说大明的军队早就土匪化、流氓化,但对于这些义军他还是有着那么一点期待。而且先头在山下招募的义军也确实不负所望,但为什么这些山上招募的义军就和他们完全不同,无组织无纪律,完全漠视官府,这样的军队和他想象中的实在有天壤之别。对于这一批桀骜不驯的家伙,他觉得非常棘手。

    见到朱宏燚脸色不好,王璐春笑道:“姑爷,你也不用太头疼。这样的兵是吃硬不吃软的。姑爷你必须用强硬的手段震慑住他们,不然以后就会翻天了!”

    “你说的很对,”朱宏燚深深的吸了口气说,“我要让他们知道没有任何人能超脱于军法之外,要让他们牢牢的记住,没有任何可以跟军法讲条件!”

    “姑爷准备怎么做,”王璐春看着他问。

    “很简单,”朱宏燚瞥了一眼萧建仁和李二狗说,“杀鸡禁猴。”

    “杀了这两个恐怕不好吧?”王璐春表示不妥。

    “当然不能杀。”朱宏燚笑了,慢慢说:“我有更好的法子!老王,你带人弄两个木头架子,我一会儿有用!”

    看着朱宏燚的笑容,王璐春有些毛骨悚然,对于这个和气的姑爷又有了新的认识,不禁为那些犯事的兵丁担心起来。

    小半个钟头之后,胡大牛跑来说秩序已经恢复了,全军已经在大帐前的空地上集合完毕。

    刚刚从骚乱和狂喜中恢复过来的士兵们在长官的带领下,开始在空地上列队。他们惊奇的瞅着空地上的木架,不知道那是干嘛用的。

    几个士兵在木架前做最后的准备,朱宏燚身边的亲军站在操场四周,高举着火把维持秩序。

    时间差不多了,朱宏燚准时出现,接受了有生以来最隆重也是最乱七八糟的一次敬礼,然后大声的说道:

    “义军兄弟们!今天我们取得了第一场胜利。在这个喜悦的时刻,我真不愿意说一些扫兴的话!但这些话我又不能不说!对于你们今天的表现……老实说这让我很失望。我很不高兴!因为你们中很大一部分人配不上义军的称号!哄抢财物,漠视命令!这是一个军人应该有的表现吗?我真为你们感到羞耻!俗话说的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而今天我就要告诉你们,我的规矩!”

    扫视了台下一眼,朱宏燚冷冷道:“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第二,一切缴获要归公。第三,不拿百姓的一针一线!凡是违反这三大纪律的,轻则杖责,重则杀头!”

    这三条直接拷贝自后世PLA的三大纪律,倒不是朱宏燚偷懒,实在是因为他觉得这三大纪律总结的非常好,简单明了谁都能听得懂也记得住。本来他是想连八项注意也一块说出来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凡事得循序渐进,眼下让这群丘八记住这三条就不错,八项注意以后再慢慢说吧。

    朱宏燚冷冷的看着士兵们的反应,里面有不屑的、有不在乎的、有害怕的、更有漠然的。这样的表情可不是他想看到的,微微一笑,他轻轻的一招手,五花大绑的萧建仁和李二狗被押了上来。

    “这两个人你们都认识!”朱宏燚慢慢的说,“一个总旗一个小旗,按照今天杀敌的功劳,他们本该是授奖的。但是我今天却要惩罚他们!”

    朱宏燚背着手慢慢的走了两步:“为什么?因为他们违反两条军令,一是不听指挥蔑视上官,另一条就是私下里瓜分战利品!把他们私吞的金银都给我摆上来!”

    两个兵卒抬着一大袋金银器物,哗啦一下全都倒在了地上,火光下金银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台下的士兵们齐齐的盯着地上的金银器物,不少人露出了贪婪的表情。

    对于这样的表情朱宏燚实在是太熟悉了,他指着金银器物大声的说道:“这些金银都是鞑子劫掠来的民脂民膏,而这两个人竟然对我说,他们想拿就拿。简直是毫无廉耻!鞑子抢来的东西什么时候成了我们的私财了!我告诉你们,我们是义军,义军是干什么的?是保护百姓的,不是打家劫舍的土匪!这些黄白之物只会迷乱你们的心性,让你们忘记对鞑子的仇恨,忘记是为何而战!”

    随着朱宏燚的话音落下,士兵中一阵窃窃私语,有赞赏的、有默然的、更有不满的。朱宏燚当然不会以为自己的一番话就能起来教化人心的作用,更何况他也没打算教化人心,他需要的不过是震慑而已。

    “萧建仁、李二狗每人重打五十鞭以示惩戒!今后若有人敢再犯,他们就是前车之鉴!立刻行刑!”

    “你凭什么打人!”

    眼看着就要行刑,想要闹事的人终于跳了出来。朱宏燚看着气鼓鼓的华筝,慢条斯理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萧建仁和李二狗杀敌立功,你不光不奖赏,还要责罚他们,这哪有道理!”

    “道理?”朱宏燚冷冷的看着华筝,说:“大敌当前,不想着收拢部下追杀逃敌,却一头钻进库房大肆劫掠,这是什么道理?这就是准备为义州父老乡亲报仇雪恨的人该有的作为?你还有脸出来讲道理,你有什么道理可讲,还是说十三山上讲的就是土匪强盗的道理?行刑!”

    华筝突然冲向前两步,像母鸡一样护住萧建仁和李二狗,大叫道:“有本事你就连我一块打!”

    朱宏燚冷冷一笑,逼上前两步:“你若是再这么胡搅蛮缠,我不介意连你一块打!”说罢扬起鞭子作势要打。

    华筝倒也光棍,当下扯开喉咙喊道:“有种你就打!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朱宏燚朗声说道:“我的军队里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长官和士兵。我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有功就赏,有错就罚。就算你是女人也一样!”

    眼看着这一鞭子就要抽下去,华琴冲了上来挡在了华筝身前。

    朱宏燚缓缓道:“怎么,华琴姑娘也准备以身试法?”

    华琴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道:“小女子并不准备干涉军法,但是希望大人看在舍妹年少无知,并不是有意顶撞大人,请大人饶她一回!”

    “姐姐,不要求这个混蛋!”华筝却还不服气。

    朱宏燚沉思片刻,说:“饶她倒是可以,只要她不再干涉军法,可以既往不咎!”

    “多谢大人!”

    华筝大怒道:“姐姐,你怎么跟他是一伙的,阿仁哥可是咱们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华琴皱了皱眉头道:“萧建仁和李二狗的作为我也看到了,确实违反了军纪,朱大人的处罚并没有什么不公平。虽然我和他们是好朋友,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犯错受罚天经地义。你如果再胡搅蛮缠,我也只好动用家法了!”

    眼看着华琴并不站在自己这边,华筝气鼓鼓的一跺脚,顿时扭头跑了,而华琴也只是淡淡的向朱宏燚行礼之后,就立刻追了上去。

    随着最后的阻力消失,六个士兵三下五除二就把萧建仁和李二狗扒成了光猪绑在木架之上,两只握着皮鞭的手高高扬起,鞭梢在空中一晃,带着“咻咻”的啸声抽在犯人的屁股和背上!一鞭下去,他们立即就皮开肉绽,惨叫也同时响了起来。

    “一!二!三……”

    坦白讲,朱宏燚并不欣赏血淋淋的场面,也不认为惨叫声是悦耳的天籁之音。但他的确需要这样做,他要向山上下来的义军们展示他的权力,要他们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队列里的士兵们在静静看着,看着平时高高在上牛气哄哄的带头人挨鞭子,朱宏燚知道,他们心里肯定有些想法,但一时之间不会表露出来。

    在整齐的口令下,五十皮鞭很快就打完了,挨打的萧建仁和李二狗伤痕累廓迹斑斑。里面萧建仁表现得尤其不堪,大声哭泣不说,还竟然小便失禁。倒是那个李二狗算条汉子,一声都不吭,一边挨打还一边恶狠狠的瞪着朱宏燚……

    “五十鞭子,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朱宏燚大声说,“如果下次有人再犯,我这里还有更好玩的,保证你们没见过。”

    朱宏燚笑着走下台去,回头命令道:“先别放他们下来,让士兵们排队都去仔细参观!”

    让士兵参观了萧建仁和李二狗的惨状之后,军官们带着士兵们回到队列里。从士兵脸上,朱宏燚重算找到他需要的东西——敬畏。这群被山大王们宠坏了的土匪兵,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厉害。当然治理军队,从来都是需要一软一硬,用老话说就是打一棒给个甜枣。而现在到了该给甜枣的时候。

    朱宏燚清清嗓子,朗声说道:“罚完了,现在就该说奖赏的事。所有充公的战利品,除了粮食军器之外,由我亲自监督,公平的分给有功之人!”

    听了这句话,士兵们总算高兴起来,而直到这时,朱宏燚才稍稍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算是暂时控制住了这支队伍,后面的计划总算可以开始执行了……

    </p>

    </p>

    </p> ( 回到明朝玩网游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