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4章 文武失和:刘虞兵临公孙

文 / 吴越贱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公元193年,也就是李傕、郭汜掌控长安的第二年,可以说是一个好人遭殃坏人猖狂的年头。

    就在华东平原的陶谦在曹操的打击下岌岌可危的时候,东汉朝廷的北国大地也骤起烽烟。

    这次出事的是刘虞,而让刘虞出事的人,当然是北地枭雄公孙瓒。

    刘虞和公孙瓒的矛盾已经由来已久,简单地说就是公孙瓒自恃勇武不大听从刘虞的号令,而且刘虞向来主张以仁政抚民,公孙瓒却主张对不同意见者赶尽杀绝。

    再加上上次公孙瓒阻挠刘虞派兵去迎汉献帝,还私下里让袁术夺了刘虞派去的一千人马,并让袁术逮捕刘虞的儿子刘和,刘虞与公孙瓒的关系已经越来越紧张。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似乎刘虞和公孙瓒之争的过错都在公孙瓒。

    其实仔细地分析当时的情况,我们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简而言之,刘虞和公孙瓒之争的根本,其实是一山不容二虎。

    因为他们都是幽州的大佬。

    从官位上,刘虞是朝廷的大司马,董卓还曾经想让他做太傅,因为使者没有到达才不了了之,而且刘虞现在是幽州牧,加襄贲侯,是名义上幽州的老大,按说公孙瓒要受刘虞的绝对领导。

    但是公孙瓒的情况有些特殊,从官位上看,公孙瓒现在是奋武将军,封为蓟侯。

    我们说,在东汉三国之际,将军号,即使是杂号将军也是很难得到的,一般来说,只有州牧、刺史和太守这样最高级别的地方长官才有资格加将军号,比如孙坚当年就是当上了长沙太守才加了讨虏将军,刘表也是以荆州牧才加了镇南将军号,同样,陶谦也是封了徐州牧才加了安东将军号。

    所以公孙瓒的情况有有点尴尬,他虽然不是刺史,也不是太守,却拥有了将军称号,而且有了将军称号,就表明是中央官员,就有了和刘虞分庭抗礼的资本,如果他想名正言顺地成为一方诸侯,那么必然要在自己的将军号上加一个刺史或者州牧的官位。

    可是冀州牧是刘虞,刘虞和一般的刺史州牧又不一样,他不仅是地方长官,还是皇室宗亲,更是朝廷的大司马,拥有三公威权。

    这仅仅是比较官位,而从幽州当时的实际权力分配来看,在刘虞向袁术派数千骑兵会合刘和的时候,公孙瓒也能派出一千骑兵的情况来看,在那个时候,公孙瓒就已经在幽州拥有了和刘虞平行的势力。

    而在这之后,虽然刘虞仍居中坐镇,但是从公孙瓒能够组织数万军队发动和袁绍的“界桥之战”,以及先前和三十万黄巾军大战的情况来看,在幽州地面上,公孙瓒已经在和刘虞的斗法中取得了绝对优势。

    总体来说,刘虞和公孙瓒的关系像极了他们的邻居,即原先冀州牧韩馥和袁绍的关系。

    虽然袁绍当时有一个渤海太守的称号,但是渤海濒临公孙度的辽东地盘,能实际掌控多少还很难说,袁绍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把韩馥的冀州给夺了。

    就发生在家门口的事,我想袁绍的举动肯定也刺激了公孙瓒进一步夺刘虞之权的想法。

    就算公孙瓒还暂时没想动手,刘虞肯定也胆战心惊,因为他随时可能像韩馥那样悲凉地被公孙瓒赶走。

    对公孙瓒来说,他要解决刘虞,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刘虞的儿子刘和现在被袁绍亢了,刘和在袁绍那里,这在古代政治生活中是一件很不好的预兆,即“质子为盟”。

    刘和被袁绍握在手心,刘虞为了救自己的儿子,就很有可能被袁绍要挟来向公孙瓒下手,虽然这事不一定发生,但是公孙瓒却不得不防。

    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加起来,就让刘虞和公孙瓒之间越来越势同水火。

    如果刘虞真是一个没有所谓的和事佬,干脆像韩馥那样把大权交给公孙瓒,那也还好,基本能像袁绍得冀州那样实现和平过渡,但是刘虞又是一个很有政治抱负,也很有政治才能的人。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刘虞率先对公孙瓒下了手。

    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在双方对峙时,总是实力强的一方先出手,所谓先下手为强,但是对某些有政治理想的人来说,即使处于劣势,也会先出手,因为这样可以在声威上压倒对手,从而掩饰自己的弱点,后来诸葛亮屡次北伐也是出于这种考虑。

    刘虞此时也正是这样。公孙瓒屡次和袁绍打仗,打仗就要消耗军粮钱物,而刘虞不想让公孙瓒老是和袁绍打仗,就严令公孙瓒不许主动进攻袁绍。

    当然,这会被公孙瓒理解为刘虞在帮着袁绍说话,所以他当然就把刘虞的命令当成空气。

    既然命令不起作用,刘虞就使出了经济制裁的手段,不给或者少给公孙瓒运军粮,看你没粮食怎么打仗,饿不死你小样的!

    所谓虾有虾路,蟹有蟹道,刘虞不给公孙瓒运送军粮,公孙瓒那就自有办法。

    公孙瓒的办法是最为人不耻的办法,即抢掠百姓。

    而且公孙瓒去抢百姓的时候,肯定还会说,这不是我想抢你们啊,是刘大人不给我军粮,那我只好抢你们了,以此来败坏刘虞的名声。

    不仅如此,在刘虞给乌桓、匈奴等少数民族势力运送赏物时,公孙瓒还出兵抢夺外交礼车。

    虽然刘虞的做法有些不妥,但是公孙瓒的反应显然更加过激。刘虞是文官,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竟然上表向汉献帝告状,把公孙瓒的种种罪行上告朝廷。

    公孙瓒不甘心这样名声被毁,就也上表给皇帝说刘虞不给他运送军粮。

    于是两人用连续上奏章的方式打起了笔墨官司,这种行为也很像我们今天在论坛上发帖吵架。

    公平地来讲,刘虞的行为虽然合理合法,但不合情。

    因为现在的东汉朝廷是李傕、郭汜在掌控,汉献帝根本就做不了任何主,就算你刘虞是皇室宗亲又怎么样,李傕、郭汜连汉献帝都不放在眼里,还会买你刘虞的帐。

    而且在贾诩这种老狐狸眼里,他巴不得刘虞和公孙瓒打翻天,再让公孙瓒和袁绍来场生死斗,最后得利的还是李郭领导的西凉兵团。

    所以两人虽然奏章满天飞,但是朝廷根本就没作出任何处理。

    话再说回来,也不是李傕、郭汜不帮刘虞,而是他们帮也帮不上,难道他们能派兵来打公孙瓒?现在的西凉军团能自保就不错了,哪里敢多惹是非!

    刘虞已经先下了手,使出了文官笔墨手段,那公孙瓒自然要还手,他既然是武人,自然也有武人招数。

    而公孙瓒的招数是在北京附近的蓟城修建防御工事,先造好自己的老窝,这样就不怕刘虞来打。

    既然朝廷不管,公孙瓒又做出武力解决的态势,刘虞就想了一个办法:鸿门宴,想兵不血刃解决公孙瓒,这也符合刘虞一贯的以仁治世的主张。

    但是公孙瓒也不傻,刘虞请公孙瓒喝酒,请了很多次,公孙瓒硬是不来,当然了,公孙瓒不来的借口是生病,我们都爱用这招,连小学生逃课也是这招。

    公孙瓒不上钩,刘虞实在没有办法,就想出兵去打公孙瓒,他先找了一个人商量,这个人是他的亲信东曹掾魏攸。

    魏攸听了刘虞的想法,却没有赞成,他对刘虞说,“现在天下大乱,很多人都认为大人您是救世之主,如果你想成大事,就需要很多谋臣爪牙,公孙瓒这个人能文能武,也许您以后还用得上他,现在他虽然有些小缺点,还是先忍忍吧。”

    刘虞听了魏攸的话,也就暂时放弃了武力征讨公孙瓒的打算。

    其实上面魏攸没说出口的理由,是他认为刘虞根本就打不过公孙瓒,因为公孙瓒南征北战,打过乌桓平过黄巾军,虽然和袁绍打了几场有输有赢,但是绝对不是刘虞这样的太平领导可以战胜的。就像陶谦绝对不是曹操的对手一样。

    而且魏攸的这一段话,还隐约透露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刘虞虽然拒绝了袁绍、韩馥等人尊他为帝的建议,但内心就未必不想像两百年前的光武帝刘秀那样重整汉室江山,他不答应袁绍,是不想做袁绍的傀儡,但是如果他打败也公孙瓒,先统一幽州,再打败袁绍,就未必没有争天下的念头。

    不管能不能成功,至少刘虞是想过这一层的,所以他才会如此听从魏攸的话。

    刘虞消停了一阵子,但是这短暂的平静因为魏攸的去世而被打破。

    没有了魏攸的劝解,在初平四年,即公元193年冬,刘虞率所部诸屯兵十万人进攻公孙瓒,这大概是刘虞生平的第一次大规模军事行动,很不幸,也是最后一次。

    有时候我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刘虞终于下定决心放手一搏,率先发动对公孙瓒的进攻呢?

    是他觉得自己再不出手,会越来越陷入被动,还是他觉得他曾经平定过张纯、张举的叛。乱,这公孙瓒也就是一武人,没有什么可怕呢?

    不得而知,如果非要猜测的话,就是刘虞自己的政治才能上佳,使他错误地以为他的军事才能也不错,至少不比公孙瓒差,所以他才能发动上十万人的队伍去大举进攻公孙瓒。

    </p>

    </p>

    </p> ( 阳谋三国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74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