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第八十五章常州大捷

文 / 飘荡的刀锋0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姚?、刘师勇死守常州,大宋朝廷也曾经派兵救援。

    先前丁家洲兵败,大宋形势危急的时候太皇太后谢道清以大宋朝廷和皇帝的名义下诏要各地举兵“勤王”。

    “勤王”的意思就是去保卫朝廷和皇帝,按道理说,平时各地的官民的义务是要当差纳粮,朝廷和皇帝的责任是保护百姓,现在差也当了,粮也纳了,外敌入侵,朝廷和皇帝居然还要老百姓去保护他们,应该没有什么道理了,所以,史载:“各地无以应者”,没有人理睬。

    可千千万万大宋官员里就是有那么一个特别的。

    当时的大宋“知赣州”文天祥,这个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民族英雄“闻江上报急,诏天下勤王。天祥捧诏涕润,使陈继周发郡中豪杰,并结溪峒蛮,使方兴召吉州兵,诸豪杰皆应,有众万人,事闻,以江西提刑安抚使召入卫。其友止之,曰:"今大兵三道鼓行,破效畿,薄内地,君以乌合万余赴之,是何异驱群羊而搏猛虎!"天祥曰:"吾亦知其望也。第国家养育臣庶三百余年,一旦有急,征天下兵,无一人一骑入关者,吾深恨于此。故不自量力,而以身徇之,庶天下忠臣义士将有闻风而起者。义胜者谋立,人众者功济,如此则社稷犹可保也。"

    知恩图报,文天祥就是要“以身徇之”,死保大宋。

    这个文天祥是宋度宗时科举的状元,在“知赣州”做地方官的时候“性豪华平生自奉甚厚,声妓满前,至是,痛自贬损,尽以家财为军费,每与宾佐语及时事,辄流涕,抚几言曰“乐人之乐者忧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

    以前当官享受豪华奢侈的生活,都是拜大宋朝廷的政策所赐,吃过喝过,现在是出力卖命的时候了。

    看来,大宋给这位高级公务员的优厚待遇,买到了文天祥的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卖命。

    “八月,天祥提兵至临安,除知平江府。天祥陛辞,上疏言:&quot;宋惩五季之乱,削藩镇,建郡邑,一时虽足以矫尾大之弊,然国亦以寝弱。<a href="http://www.SYZWW.NET"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SYZWW.NET</a>故敌至一州则破一州,至一县则破一县,中原陆沉,痛悔何及。今宜分天下为四镇,建都督统御于其中。以广西益湖南而建阃于长沙,以广东益江西而建阃于隆兴;以福建益江西而建阃于番阳;以淮西益淮东而建阃于扬州。责长沙取鄂,隆兴取蕲、黄,番阳取江东,扬州取两淮,使其他大力众,足以抗敌。约日齐奋,有进无退,日夜以图之,彼备多力分,疲于奔命,而吾民之豪杰者又伺间出于其中,如此则敌不难却也。&quot;时议以天祥论阔远,书奏不报。”

    虽然文天祥的政治军事主张无懈可击,但是主持朝政的人认为你的意见虽然正确可是远水不解近渴,不理睬,不采纳,你就是没辙。

    “十月,天祥入平江,大元兵已发金陵入常州矣。天祥遣其将朱华、尹玉、麻士龙与张全援常,至虞桥,士龙战死,朱华以广军占五牧,败绩,玉军亦败,争渡水,挽全军舟,全军断其指,皆溺死,玉以残兵五百人夜战,比旦皆没。作不发一矢,走归,大元兵破常州,入独松关。宜中、梦炎召天祥弃平江,守馀杭。”

    在真实的历史上,文天祥从平江府派出的援军被元军在五牧、虞桥阻击击败,没有起到解围常州的作用。

    这一次,黑龙寨以最快的速度给在许浦的高临兵和司天道运来了武器物资。和在荆湖的张胖子在淮西的张?子一样,也是一万支火枪,五十门佛郎机火炮。

    黑龙寨的军工生产能力已经是开动到极限。一边全力扩军备战,一边支持前线经由运河水道迂回前进,途经虞桥,刚好赶上尹玉、麻士龙正率兵和元军苦战。

    尹玉、麻士龙是文天祥在江西招募的民兵首领,手下一帮热血“愤青”一心杀敌,三千人做先锋一马当先,在虞桥遇到“打援”的元军,寡不敌众,被重重包围,陷入苦战

    尹玉、麻士龙都是市井豪杰出身,武艺高强却不懂军事,性情桀骜不驯,和这一路援兵的军事主官张全不和,被张全派做先锋当炮灰顶在前面当先锋。

    张全是正牌的大宋官军将领,武艺不错,通晓军事,看不起尹玉、麻士龙这样出身市井,一身江湖气的混混,有心让这哥俩个吃亏,见尹玉、麻士龙陷入苦战,偏偏见死不救。

    高临兵赶到虞桥时,麻士龙已经是浑身多处受伤,还是咬牙领着自己从赣州带出来的“愤青部队”死战元军。尹玉的部下已经被元军杀散,领着一小队人在外围游击策应麻士龙,不忍心抛弃同伴独自逃跑。

    情况紧急,救兵如救火,高临兵也顾不得理会在一旁袖手旁观的张全率领的宋军,指挥自己部队对围攻宋军的元军发动攻击。

    这一次高临兵带出来打仗的大部分都是早先在许浦和焦山战场收编过来的大宋官兵,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少部分是黑龙寨庄客出身的炮兵。

    战场上宋军和元军交缠在一起,黑龙寨的佛郎机火炮也不好发威,怕误伤友军,火枪也不好射击,高临兵干脆就命令自己的部队步兵登陆发起刺刀冲锋。炮兵和水手们留下做预备队,准备支援登陆的步兵,炮兵时不时拣元军密集处打上几炮给步兵助威。

    元军阻击宋军打了半天,虽然人多势众占尽优势,却总是啃不下麻士龙这个硬核桃,久战之下难免疲惫;现在看到宋军大队精兵杀到,纷纷丧胆逃跑,麻士龙身上带伤也无力去追,高临兵救下麻士龙,目的达到,也无意穷追不舍,尹玉的部下追杀一段路也是筋疲力尽。

    高临兵见手下一阵杀退元军,也无心穷追,只是带了一队人上岸见过尹玉、麻士龙,慰问一番,取了一些药品给麻士龙疗伤。

    黑龙寨的化工产品中,已经提炼出了能做医疗用的药品磺胺,有了消炎药,就不怕受伤后的伤口感染,要知道,受伤流血,顶多就是导致一时的无力虚弱,受伤后的伤口感染才会致命;大宋时代的细菌没有什么耐药性,有了消炎药吃,麻士龙绝对可以保住性命。

    对张全,高临兵一点不客气,以大宋沿江制置副使的身份直接命令张全率领他本部宋军去追击刚才战败逃跑的元军。

    另一路救援常州的广军朱华部占领五牧以后,也受到元军反攻被包围,派人搬兵,高临兵也不客气,凭着冒充的沿江制置副使的身份命令尹玉集结兵力汇合追击逃敌的张全前往五牧救援朱华部,自己随后跟进。

    待攻破五牧之敌以后,各部宋军合兵一处,先打吕城,再回师去解常州之围。

    元军阻击麻士龙失败,退到五牧又被穷追猛打的尹玉、张全率兵追上,被广军朱华部里应外合打了个落花流水,败退到吕城,和投降了元军的大宋降将张彦汇合了,准备据守吕城。

    高临兵到了五牧汇合尹玉、张全、朱华、麻士龙各部宋军,几个部分的部队合兵一处,差不多有三万人,挟连胜之威,士气高昂,开奔吕城。

    到了吕城,本来以为会有一场大战,结果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被元军收降据守吕城的前宋军军官张彦居然直接易帜投降,开城迎接高临兵入城,还痛哭流涕说了一通“我本大宋之臣,心向大宋,一时屈身事敌,只为了日后恢复云云……

    明摆着就是我曲线救国了……

    高临兵对张彦以前投降元军的事情也不多提,高临兵不是“愤青”没有太多的大义凛然,人家当兵打仗,也算卖命,当初收复吕城也立过功,你大宋不给他好马骑,让人家陷入泥坑里被擒,最后为了保命投降了敌人;这事最多就是让人瞧不起,也不能算是罪大恶极。如今痛改前非迷途知返总得给人家个机会吧。

    张彦的部下也有两三万,和高临兵聚集起来的兵力加在一起就有六七万人。六七万兵马在手,让高临兵过足了当大帅的瘾。

    一朝权在手就把令来行,高临兵升帐点将,就命令张彦领刚反正过来的兵力打出宋军旗号做先锋,兵发常州,攻击常州城下的元军。同时,高临兵还下令:尹玉、张全做一路,广军朱华部一路,迂回包抄,和张彦兵分三路出击,还遣人送信给常州的刘师勇出城攻击,里应外合,全歼围攻常州的元军!

    结果高临兵还是棋错一着,摆了乌龙,大军合围以后,才知道围攻常州的元军统帅伯颜见久攻常州不克,顿兵城下,不是办法,就率领元军主力阿塔海、怀都、忽剌出、帖木儿等将领带领精锐元军重施郢州故技,绕开常州直扑大宋行在临安去了,只留下一个大宋降将汪良臣统领一部分新归附蒙元的“新附军”在常州城下虚张声势迷惑牵制宋军。

    高临兵初做“大帅”张开大网摆出捞大鱼的架势,结果打到条小虾米,老大没趣。

    这个汪良臣在元军围困常州期间做了鞑子的忠实鹰犬,胁迫乡**土堆垒做苦力,还把大宋百姓抓了熬炼成油膏做武器攻击常州守军,罪大恶极,如今看到大宋援军到来居然还要负隅顽抗,结果在突围的时候被高临兵的佛郎机火炮用葡萄弹给打成了筛子!

    </p> ( 蒸汽大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