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七十三章得胜

文 / 飘荡的刀锋0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张?子张胖子要奔赴两淮和荆湖战场作战,无论是投送兵力还是水战都需要水师船只,宋地多山川、河流、湖泊,有了水师船只,两个人的部队在多河流湖泊水道纵横的大宋地域才能机动作战,话说,二张所带的兵力数量不多,都是精兵,只有机动作战才能发挥黑龙寨精兵的特点和优势。

    司天道把自己带来的战船和人马给张?子张胖子两个人分配一下,把适合内河航运和作战的船只都补充给了二张,自己只留下十六艘黑龙寨自行建造的“远”字级“镇”字级软帆战舰镇守许浦水寨。

    张?子张胖子两个人的部队得到补充,各自的部队都扩编到五千人以上,二张如今手下都有战船五六十艘,水路步炮兵种齐全,实力大增,信心爆棚,对未来的战事跃跃欲试。

    张?子完成部队整编就率领部队前往两淮,按照计划,他率领的五千水陆步炮混成部队将从运河与长江交汇的河口入大运河穿越淮东进入淮河,再逆流而上攻击正阳,然后伺机进占淮西。

    从黑龙寨出兵的时候,外事组就给张银铛准备了“淮西宣慰安抚置制使”的印信和文书,张银铛的部队也不再以义勇的名义作战,经过在许浦水寨的经历,黑龙寨的穿越者对和大宋朝廷与军队合作已经不抱希望。

    在混乱的世道里,一切都要凭实力说话,只要展露出足够的实力,不怕日暮途穷的大宋朝廷不承认穿越者自封的官职。历史资料显示,大宋朝廷在亡国前的一段时间,对官员的任免完全没有体统,胡乱封官,只要有用的人,随随便便就加官进爵,为了打通宋元议和的渠道甚至连已经投降蒙元的吕文焕都能得到加封。

    现在这个时候,打出大宋的旗号,占住大义名分,容易得到大宋百姓的支持,这样,黑龙寨的部队在两淮地区展开军事行动,壮大力量也相对容易一些。

    张银铛的船队进入运河,保持着谨慎的姿态派出快船在前面侦察、探路,一路向北航行,一路无事,过了扬州、高邮地界,就要进入淮河,前面哨探的快船发现了敌踪。<a href="http://www.SYZWW.NET"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SYZWW.NET</a>

    根据哨探快船的报告:眼前遭遇到的敌人打着元将阿塔海、董文炳的旗号,共有一百多艘大小船只,两三万元军。这支元军看起来很大意,没有派出哨探的快船,整支船队大模大样,浩浩荡荡顺流而下,船上的人马一个挨一个挤得满满的,似乎并未发现黑龙寨的部队,距离张银铛的船队还有3-4个小时的水程。

    既然两军遭遇狭路相逢,打一仗是不可避免的了,好在黑龙寨的部队首先发现敌情,还有一段时间布置准备,敌人一方对即将到来的战斗还完全懵懂无知,毫无准备。

    张银铛当机立断,命令船队立即停下,陆军登陆,在运河两岸隐蔽展开,水军也把船只藏于运河两岸的树荫和芦荡里,哨探快船继续远距离监视敌人船队向大部队靠拢,所有部队都做好战斗准备,一场遭遇战就这样成了匆忙布置的有准备的伏击战。

    ,两岸的陆军和拦在河面的水师船队构成了一个小小的伏击圈,就等着敌人过来挨打了。

    黑龙寨这边布置好了伏击圈,那边元军也接近了。

    张银铛爬站在河岸的一个高处,用望远镜观察。这支元军成分复杂,包括蒙古军和汉军,衣服武器五花八门,长枪、短刀、弓弩、火铳、火炮、投石机,铁甲、皮甲、单衣、棉袄、皮袄、赤膊的都有,乘坐的船只也是杂七杂八大船小船粮船客船货船什么船都有,没有队伍没有行列,浩浩荡荡遮蔽河面顺流而下,不像去打仗的军队倒像一群迁飞的蝗虫。

    河面和两岸的部队都已经布置准备完毕,战士们结束整齐,穿着好了防护用的藤甲,火枪的弹药火炮的子炮都装填完毕,一些有经验的老兵检查完了衣甲武器,还拿出干粮吃起来。

    够近了,准备开始!张银铛命令部队封锁河面开始攻击。

    一时间,埋伏在两岸的战船快速驶向河面中间,一字排开,封锁了河面。<a href="http://www.SYZWW.NET"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SYZWW.NET</a>两岸的陆军也一起开火,火枪火炮齐发,子弹炮弹像狂风暴雨一样向着河面上挤成一堆的元军泼洒。

    这一段运河河面不宽,河岸到河面中间的距离不超过200米,正是火枪射击最舒服的距离。

    元军猝不及防被打得混乱不堪,乱糟糟拥挤在船上的元军被打死打伤很多,混乱中互相推挤又落水不少,噼里啪啦像是下饺子一样。这些不通水性的游牧民族和北方汉人一旦落水就只有个被淹死的结果。那些穿着铁甲皮甲的更是直接就沉入水底,其他人落水扑腾几下也是浮不起来被淹死的结果。

    混乱和匆忙中,一些元军用弓弩还击,结果距离远的射不到,距离近的射中黑龙寨战士的,也被黑龙寨战士穿着的藤甲弹开,造成伤害的几乎没有。

    在元军的印象里两三万人规模的大股元军遇到敌军主动攻击的事情从来没有过。元宋连续交战多年,大规模的战斗,宋军就很少打赢过,早就吓破了胆子,往往是还没有看到元军的影子宋军就开始转进。

    这一次的遭遇战完全出乎元军意料之外,一贯骑马和人打仗的元军今天在狭窄的运河河道里被人伏击堪称是阴沟翻船。

    尤其是现在这个对手,打法和以往遇到的任何一个对手都不一样,清一色的用火器对敌,被密集的火器武器远程攻击,是他们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一些元军将领指挥船只向岸边靠拢打算登陆和敌人战斗,结果不等船靠岸船上的兵就被打死打伤大半,冒着枪林弹雨好歹坚持到岸边的零星几只船,上岸的少数元军在持续不断的火力打击下也根本没办法组织起进攻。

    眼看着登陆的元军被压制在河滩上光挨打不能还手,董文炳和阿塔海只好又用船把登陆的部队接回来把船在河中央。

    元军渐渐发现就算距离很远,最结实的铁甲和盾牌都无法遮挡宋军火器的打击,一些机灵的元军把被打死的同伴的尸体挡在身前被动挨打苦苦支持。

    董文炳和阿塔海被一群亲兵护卫着聚集到了一起,商量对策。

    向上游来路撤退,那是绝对不行,两三个万人队的元军被少量宋军攻打得落荒逃跑那是奇耻大辱,按照蒙古人的法典《大扎撒》,临阵脱逃是死罪。

    如果就这样原路撤退,蒙古大汗忽必烈绝对不会饶过他们,必须想办法突过这股宋军的拦截。

    董文炳躲在几个护卫的身后观察了一会心里有了个计较。和阿塔海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蒙古人虽然一向看不起汉人,可眼前阿塔海无计可施之下不得不死马当活马医,采纳董文炳的计策。并授权董文炳指挥突围。

    董文炳指挥水面上的残余元军结成数队,对拦在河面上的宋军轮流冲锋。

    张银铛指挥战船这一段河面上一字排开,船上战士们轮流发起排枪齐射,还在一些战船上架起佛郎机炮,凡是进入射程的元军都被黑龙寨的佛郎机发射的葡萄弹打得和筛子一样,少数冒死突入敌人近处的元军也战船无一例外被黑龙寨一边投掷的手榴弹炸沉。本就不擅长水战的元军又碰上了前所未见的火器部队,只能是案板上的任人宰割的鱼腩。

    参加冲锋的元军战船上面尸体堆叠了很高,伤亡元军的鲜血流满了船舱。拦在河面上的这一排宋军战船构成了一条不可逾越的死亡封锁线。这一场意外的遭遇战进行到了这里已经演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连续冲锋了几个波次,董文炳把败退下来的元军聚集在一起,那些死去元军的衣服皮甲都被剥下来堆集到几艘船上。整个过程中黑龙寨一方在河岸上架起佛郎机炮一直没有中断对元军的轰击,元军的死伤也一直在持续。

    佛郎机炮的优点就是射速快,缺点是威力不足。

    装填好的子炮全部打完了以后还要重新装填子炮有一段时间的间隔,战斗开始时是一轮密集的炮火,其后装填子炮的过程就给了敌人以喘息之机,张银铛的混成团只有一个炮营,所带的佛郎机炮数量不多,再则由于打击目标是元军的船只,一些开花弹落入水里引信被水浸灭不能爆炸,葡萄弹射程不足,实心弹的杀伤力不够大。

    步兵用的滑膛枪射程不足准确性不高,线膛枪数量不多,对聚集在河面中间的元军,黑龙寨一边也只能是零敲碎打一点点往下啃,始终做不到一鼓作气一口吃掉,黑龙寨一边的船只比元军少很多,如果冒冒失失冲上去近战,被元军反扑陷入包围之中也是有败无胜。

    一边岸上,把个张银铛急的直跳脚,眼下这种情形,好似一个绝色美女脱得赤裸裸躺在床上男主却早*泄、疲*软、不*举,眼睁睁拿不下了。

    时间就这样流逝,天色渐渐就暗下来,接近傍晚,董文炳用几艘堆集了破烂衣服皮甲的船只打头阵,集中最后的力量,从水面发动一轮冲锋,这一次,黑龙寨一边还是用横在河面的战船上的火枪火炮拦截杀伤元军,想不到的是,元军战船到得接近宋军火器射程时突然点燃船上装载的破烂衣服皮甲,这些破烂衣服皮甲着火冒出滚滚浓烟,遮蔽了河面,后面的元军战船冒着烟雾一拥而上,对宋军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黑龙寨一边在河面拦截敌人的船只被烟雾遮挡视线,火器失去准头,只能对着烟雾之中胡乱放枪开炮,眼看着优势数量的元军战船冲近,只能让开航道躲避,如果不躲避,在烟雾里和优势数量的元军近战混战火器的优势无法发挥就有可能是水军全军覆没的结果。

    原本必胜的一场歼灭战功亏一篑,居然就这样被元军船队从水上的封锁线突围了出去。

    张银铛万万想不到,狡猾的元军居然会想出施放烟雾这样的办法,措手不及,也只能无可奈何看着元军顺流逃跑。

    好在这一股元军大部分都被留了下来,最后能突围的元军不过万人,黑龙寨兵进两淮算是旗开得胜打了个大胜仗。

    </p> ( 蒸汽大宋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1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