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三十三.万历的家事(下)

文 / 肇恒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努尔哈赤对大伙说:“你们愤怒可以,朕也生气。但是与使者有啥关系,派遣的人才是可恨。先留着他,朕也有话回敬林丹汗。”于是命额尔德尼和班布理写回信,要求即要羞辱林丹汗怯懦,不敢敌对大明,激起察哈尔人对大明的愤慨,又要拉拢他,让他靠近大金;即贬低林丹汗的实力,又显示大金八旗兵的威风,以此消弱林丹汗与熊廷弼的联盟。

    额尔德尼与班布理领命,以大汗的口气写出回信:

    “阅察哈尔汗来书,称四十万蒙古国主、巴图鲁成吉思汗,致书水滨三万满洲国主、淑勒昆都仑可汗如何如何。你奈何以四十万蒙古之众,小看我国?

    我听说明洪武时,攻取你国都,你国以四十万人,战败溃窜,逃入漠北的仅有六万人。且这六万,又不都属于你部,属于鄂尔多斯一万,属于土默特一万,属于阿索忒,雍谢布,喀喇沁一万,这三万人各有其主,与你有什么关系?余下三万,又岂是尽归于你?以不足三万人的小国,而引用久远的说法,骄称四十万,轻视我国三万人,天地岂能不知道?

    我国固然不如你四十万那么多,不如你那么勇猛,我国人少又弱小,只能蒙天地眷佑,得到哈达、辉发、乌拉、叶赫,与大明的抚顺、清河、开原、铁岭八个地方。

    来书说广宁已为你所收缴,我不可出征,若征你就出兵牵制。今你我二人毫无怨恨,何必因一城池,出轻薄之言?我承天命,顺时势,你如何能不利于我?你既然喜爱广宁锱铢之利,为什么不兴师转战,攻克坚城,恢复四十万人的大都。

    昔日我未征讨大明以前,你曾与大明交战,丢失骆驼马匹,大败而逃。再出兵,格根戴青贝勒等十余人被杀,毫无所得而回。你两次出兵,有何虏获,攻克哪个名城,击败哪个劲旅?大明是因为这个厚赏你的吗?因为我征伐的缘故,兵威所震,男子亡于锋镝,妇女守其孤寡。大明畏惧我,才以小利诱惑你。

    你看大明与朝鲜,语言相殊,服饰相异,二国尚能结为同心。我和你,语言虽殊,服饰类同,你如果有知有识,来书应当这样说:‘大明,是我的仇人。汗兄征讨他,承蒙天地眷佑,毁其城,破其众。我愿与天地眷佑之主合谋,以讨伐有深仇的大明。’如果能这样立誓言,不是很好的事吗?现在不思祈福,为一点金帛与我结怨,面对皇天后土请你明鉴。”

    书信写完,努尔哈赤命大臣硕色吴把什,率领十名快马护卫,出使察哈尔,亲口把书信读给林丹汗听。

    硕色吴把什到达察哈尔,拜见了林丹汗,拿出书信读给他,还没有念上几句,林丹汗大怒,喝令卫兵拿下满洲来的人,硕色吴把什与护卫反抗,寡不敌众,一起被林丹汗锁住。硕色吴把什的副手龙锡在帐外看守马匹,看见手持弯刀的察哈尔卫兵,冲进林丹汗的蒙古包,又听见刀剑砍碰的声音,于是偷牵一匹马,冲向林丹汗的营外。龙锡是努尔哈赤堂弟,三祖父索长阿的孙子,勇猛善战,拼死闯连营,奔回大金报信。

    回到大金的龙锡向大汗报告:“硕色吴把什可能被林丹汗杀害了。”努尔哈赤得报使臣遇害,也要斩首察哈尔的使臣康喀儿拜虎。熊廷弼不用一兵一卒,仅使银子,就把察哈尔与大金的仇,给做成了。

    熊廷弼办完外围的事务,只等天启再派来几万兵马,就可以反攻建州了,翘首盼望两个多月,没有兵马的信息,朝廷的监军太监高初乘八台大轿,到了辽阳城的经略府。

    熊廷弼接待监军,报告军情,太监哪有心思听这个,打断话头,问熊廷弼:“经略大人如今掌管几百万的银两兵饷,都是因为的魏忠贤千岁在万岁面前美言,大人打算怎么报答千岁?”熊廷弼忙躬身拱手说:“下官一定尽心尽力,办妥辽东事务。”

    监军高初一听,心里生气:笨蛋,谁问你这个。见熊廷弼脑袋这么不开窍,高初就直截了当地问:“大人准备给千岁弄点啥礼物?”熊廷弼听了一愣,反问监军:“礼物?千岁大人要啥礼物?”监军不耐烦了,一脸不悦地说:“你爱弄啥就弄啥,洒家给你提个醒,只要花个万把两银子,就得了。”熊廷弼大惊,高声说:“一万两?那能打造多少刀枪?制出多少战车?凭啥要这么天价的礼物?”

    太监高初看熊廷弼还急了,不再说一句话,一甩手走了。第一次朝面,不欢而散。陪同熊经略一起接待的刘国缙,看出门道,偷偷追上气破肚皮的太监。

    刘国缙是熊廷弼亲手提拔起来的,本该是熊经略的亲信,可是熊廷弼做事雷厉风行,不徇私情,而刘国缙又是手粘的主,因为仨瓜俩枣的,没少挨熊廷弼的训斥,所以心里反而特别怨恨熊经略,敢怒不敢言。现在看到京城来的大人被熊廷弼得罪了,赶紧来巴结监军,为自己捞些好处。

    监军正合计怎么找茬呢,刘国缙又是恭维,又是要送辽东特产,正好,高初叫刘国缙给熊廷弼使坏。

    刘国缙和姚文宗给朝廷上了一道弹劾经略的奏章,由监军带回京城,监军高初又在魏忠贤面前添枝加叶,数落出熊廷弼一身的不是。魏忠贤沉着脸,拿了刘国缙和姚文宗的上疏,面奏天启。

    天启正在禁宫内亲手干木匠活,天启虽然像他爷爷,但是不全一样,万历喜欢宫娥彩女,天启喜欢木头。总管进来时,皇上正全心全意地锯木方子,划完溜直的墨线,刚下锯,“刷”一下,魏忠贤跪在锯沫子上,上奏说:“启禀万岁,辽东经略熊......”皇上一分神,一下锯就跑偏了,出墨线外头去了,天启心疼:白瞎一块红松木料了。

    皇上厌烦地说:“朕都知道了,你就看着办吧。”嘴说着话,眼睛还在看手里的木料,在想怎么改改锯,别糟蹋了好东西。魏忠贤又说:“朝臣们奏请由袁应泰代替熊廷弼。”天启也没有听清楚谁的名字,拿着墨线说:“你们好自为之吧。”说完摆手叫魏忠贤下去,别当误干活。

    朝廷上一些大臣得知千岁不满意熊廷弼,就跟着起哄,溜须魏忠贤,御史冯善才等人赶紧写奏章,胡乱弹劾熊经略。

    一道圣旨到辽东,袁应泰替换了熊廷弼,任职经略,薛国用任辽东巡抚。

    努尔哈赤放下察哈尔的事,与喀尔喀使臣盟誓,再派希福等人出使喀尔喀会盟,安抚了蒙古,又得报辽东经略换人,决定立即出征辽沈。[[[CP|W:448|H:273|A:R|U:
]]]

    </p>

    </p> (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