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正文 三十. 捉介赛熊廷弼到辽东(上)

文 / 肇恒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八旗兵的牧马阿哈,在铁岭城外遭到劫杀,马匹被抢走一百多匹,逃回城池的人也说不清是谁干的,惊慌逃命的阿哈没有看清楚。从方向上看,沈阳城的明兵或者叶赫的兵马都有可能,代善得报,立即率人马出城,同时上报大汗。

    正红旗的先锋兵出西门,向西北方向追赶十多里,发现前方有数千蒙古兵,接近打探,看出是喀尔喀部介赛的旗号。先锋兵马不知道应不应该出击,因为他们即不是明兵也不是叶赫兵,领兵的额真派人回马请示旗主贝勒,代善传令:“不要出击,只跟着他们。”

    下完命令,代善拨马回走,在城外见到努尔哈赤说:“阿玛,抢我们马匹的,是喀尔喀部介赛的兵,先锋追上了,我没让他们攻击蒙古兵。”努尔哈赤说:“怎么不战,赶紧出击,别让他们跑了。”代善劝阻说:“出征大明的时候,再与喀尔喀开战,怕将来要后悔的。”努尔哈赤告诉身边的各个贝勒大臣说:“朕恨介赛有五宗事儿,今儿个他又先杀大金的人,讨伐他,有啥后悔的。”

    皇太极催马上前说:“喀尔喀五部一直依附大明,与我们为敌,如果打下介赛部,其他四部就能臣服,现在是机会。”努尔哈赤赞许,传令八旗:“全军出击介赛。”

    介赛原与总兵马林有约定,联合阻击八旗兵马,开原城被围攻时,介赛尚未准备,没来得及出兵。这次大金攻打铁岭城,介赛联合扎鲁特部贝勒巴克和巴牙尔图,两部汇集一万兵马,增援铁岭城。当他们到达时,铁岭城已经失守三天了,介赛不敢攻城,把兵马埋伏在山谷中田野里,准备等努尔哈赤出城回兵时,伏击八旗兵马。这时,八旗兵的牧马阿哈出城放马,走到了扎鲁特埋伏的地方,台吉色本看到大金的马匹个个膘肥体壮,一群有数百匹,不禁眼馋,纵兵抢夺。

    介赛得报色本为占小便宜,抢劫了大金百八十匹战马,暴露了目标,很是愤怒,训斥了扎鲁特的两个贝勒,然后传令起营回兵,不愿意和八旗正面交战,大军向西撤退,还没有走出几里远,八旗兵马从后面追杀上来,介赛命令吹号角反击。

    代善一马当先,率领五千人马杀进介赛的马队。介赛的兵马正在撤回的时候,遭到追杀,现转身反攻,所以有些抵挡不住冲击,正拼命顽抗时,皇太极率领四千铁骑,从左翼如山洪一般冲出来,介赛再难抵抗,全线溃退。八旗兵马追击到辽河边,斩杀敌兵近五千人,俘虏三千,跳入河水中淹溺的上千人。

    介赛巴克等贝勒台吉兵将,逃过辽河上岸的,不过五百多人,战马不到百匹,所有的蒙古包以及肉干奶茶等物资都丢失干净,两部一万大军损失殆尽。介赛残兵过河后,天色已经暗了,疲惫兵将倒在草地上,只能仰脸看星星露天过夜,有人拢起篝火,有人杀死带伤的马匹,剥皮烤肉充饥。

    串在棍子上的马肉,还没有烤到两层熟,四面杀声突起,数不清的八旗兵马,将五百又饥又乏残兵围在中间,斩杀过半,活捉贝勒介赛巴克和巴牙尔图,以及色本忙谷尔大介赛的儿子妹夫等台吉十多人,俘虏兵将一百五十多人,全部押回铁岭城。

    在丁碧府内,各贝勒大臣一齐向努尔哈赤贺喜,户尔汉说:“出征前大汗做梦真的是吉利,今儿个果然抓到介赛,与梦符合了。”护卫恒纬领着卫士把介赛巴克等十多人押进来,按住跪下,等着大汗发落,几个人都扭着脖子不服气。

    近侍阿敦走到努尔哈赤前面说:“介赛是喀尔喀五部里最可恨的,早先就夺走大汗下聘礼的女人,抢劫我们的村屯,后来又囚禁我国使臣,投靠马林,堵截与科尔沁的联络,现在捉到了,应将他鸣镝穿心,以解愤恨。”努尔哈赤说:“如果他们归顺大金,即使过去有天大的罪恶,朕也能饶恕他不死。”

    跪着的人没有一个求饶的,都侧仰着脸看棚。阿敦怒斥他们说:“战败被俘了,不去死,还有什么洋气的?”介赛的从人乌胡齐问道:“你们的大汗贝勒都没伤吗?”站在一边的皇太极说:“我军中只损伤兵卒数十人,其余的没有事儿。你们的鞍马还都完整吗?”被俘虏了,还哪里有马匹,骑士被夺走鞍马,是比死还丢人的事,跪着的贝勒台吉们,都羞愧地低下头。努尔哈赤命令恒纬,将他们全部押回界凡城。

    八旗兵马得胜回兵,走到界凡城外时,绑在马车里的乌胡齐嘴还是不老实,又嘲笑大金说:“你们住的地方实在太差劲了,除了大山就是大河,哪象我们家,平平坦坦的大草地,放马跑上一天,都看不见头。这里跑马三鞭子,就没有地方跑了。”恒纬看着得意的乌胡齐说:“大山有啥不好,树林子里养活了百鸟百兽,可打猎;出产貂皮人参能卖钱;大河怎么不好,有捞不尽的鱼虾,有采不完的珍珠。”乌胡齐听了,直着眼睛说不出话。

    回到界凡城中,恒纬请示怎么处置介赛等人,户尔汉阿敦再次要求斩首介赛,以警示喀尔喀其他四部,努尔哈赤不准许,命令恒纬将介赛等贝勒囚禁,把介赛的从人孛罗齐等十一个人,释放回去,让他们告诉喀尔喀各部,介赛被活捉,所属兵马全军覆没。

    不几日,费英东额亦都各率人马,返回界凡城。努尔哈赤与两个大臣合计:“朕把介赛囚禁,把他的兵马灭掉了,他所属的部民牛马,恐怕会被其他的贝勒掳走,不如将介赛的儿子和一百四十个兵卒释放回去。”

    额亦都赞同说:“这样好,保全介赛的部落,留着他才有用。”费英东说:“让介赛的一个儿子回去,另一个留下侍奉他阿玛。”努尔哈赤依从费英东的办法,召见介赛的儿子克石克图,赏赐给他貂皮镶边的朝衣,猞猁狲裘及靴子帽子带鞍子的马匹,令他带一百四十人回国。

    萨尔浒大战之后,大明朝廷上下,一片慌乱,除了问罪败军之将,斩杀封疆大吏之外,没有人能够拿出整治辽东残局的办法,正在不知所措时,开原城失守,总兵阵亡的急报又传到朝廷,吏部尚书赵焕等大臣,在禁宫门外跪了一整天,求见万历皇上,奏请起用闲赋在家钓鱼的熊廷弼,天黑了,才出来一个小太监,将赵焕的奏章递溜进去。

    过了数日,万历终于下旨意,起用熊廷弼为御史,兵部侍郎,辽东经略。此时,五十一岁的熊廷弼,正闲居老家湖北江夏,过轻松的日子。这里是三国时,刘备驻军的地方,熊廷弼就坐在当年关羽操练水军的江边,戴斗笠,披蓑衣,放长线,钓大鱼,长江水里,先洗头,后洗脚,仰卧在圆石头上,吹风晒太阳,正在怡然自得的时候,大内的太监摆仪仗,鸣锣鼓,到江边找熊廷弼宣读圣旨。

    熊廷弼突见大内传圣旨的宦官,慌忙滚下石头宝座,跪在河滩上叩拜,手擎圣旨的太监走近,宣读了皇上旨意,熊廷弼谢恩接旨。后面的随从端上来官帽朝服朝靴,送到熊廷弼手里,太监又嘱咐说:“皇上有旨,要熊大人即刻启程,进京赴职。”熊廷弼叩头答应:“臣遵命。”

    传旨的太监上轿走了,熊廷弼就在河滩上,戴好官帽,穿上朝服,木鞋脱了,甩到大江里,蹬上崭新的朝靴,鱼竿渔具,斗笠蓑衣,丢弃不要了,昂首阔步走回家中,吩咐家人准备马匹干粮,家人备好路费银子,封装圣旨,打上包裹,熊廷弼带两个下人,当天出发,星夜兼程,奔往京城。[[[CP|W:434|H:265|A:R]]]

    </p>

    </p> (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1/1410/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